皖皖娇女励志记
作者: 赖筱懒
字体: 特大
颜色:          

  “你是不是把我昨天给你做的人参鸡汤都给喝了?”沈野逸坐在沙发上,仔细的想着刚刚的流血事件。自己用手刮唐皖的鼻子也没怎么用力啊。照理来说唐皖的鼻子不可能出血,也不能无缘无故的出这么多的血啊。难不成她把昨天自己给她做的鸡汤都给喝了?

  “呃,是啊。我肚子饿了,家里又没有吃的,我不就得吃它了。怎么了你想吃了?”唐皖坐在沙发上,摸了摸自己鼻孔外露出来的面巾纸。哎,这造型可真难看啊。

  “你,你这个吃货,我昨天不是告诉过你不要把汤都喝了吗?等着我今天来给你做饭啊。”沈野逸越说越大声,唐皖看着沈野逸面无表情大声吼自己的样子,吓得耷拉着头,不敢接话茬。

  “叮咚,叮咚。”沈野逸原本还想接着说下去的,可是听到有人在摁门铃就停下说唐皖的这件事情。到门口,从猫眼里先看了下门外的人,确定不是什么奇怪的不安全人士,是个送快递打扮的男人之后,他这才打开了房门。

  “您好,请问是唐皖吗?这里有一个包裹需要您签字接收下。”快递员以为沈野逸是唐皖,就把单子递给了沈野逸,让他签下字,自己好把包裹给他。

  “嗯,好。”沈野逸接过快递员递过来的单子,还有笔。在单子上龙飞凤舞的签上了唐皖的大名,然后从快递员的手里接过了邮包。

  送走了快递员后,沈野逸就拿着刚刚签收的包裹,走到了唐皖的面前,递给了她。

  “这是什么?”唐皖拿到包裹之后,感觉包裹轻飘飘地,就好奇的晃了晃。

  “我也不知道,你拆开了看看不就知道了。”沈野逸从壁橱里拿出了一把壁纸刀递给了唐皖。

  唐皖接过壁纸刀之后,拿着壁纸刀左比划下,又比划下。不知道该从哪儿边划开才对。沈野逸见唐皖拿着壁纸刀的样子,就后悔刚刚干嘛自己把壁纸刀递给她,直接替她把包裹划开算了。

  沈野逸从唐皖的手里拿过壁纸刀之后,顺着胶带粘合的缝隙很轻松的就把包裹打开了。包裹打开之后,唐皖就很纳闷的看着空荡荡的包裹,她感觉到特别的奇怪,到底是谁啊,那么有意思寄一个空的包裹给自己。她拿起包裹晃了晃,突然有一张电影票和一张卡片从包裹里掉了出来。她好奇的弯下腰,捡起掉在茶几上的这两张纸。

  卡片上写的是:我知道你在家,这是你之前在QQ上写的你想要的泰坦克号3D版的首映礼的票,票我已经送到了,你是不是应该在那天准时的出现在电影院和我约会呢?峰。

  唐皖看着茶几上的票不知道是捡起来好,还是不捡起来好了。因为唐皖之前曾经在QQ上发了个说说,谁要是送她张泰坦尼克号3D版的票,她就和她(他)约会一天。其实当时这条说说是唐皖闲来无事发的,网上正在宣传泰坦克号3D版如何如何的比原版的好,就弄得唐皖特别地想要想要票,可惜却买不到。等到这票真的出现在唐皖的眼前的时候,她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峰?张淼峰?”沈野逸从唐皖的手里拿过了卡片,仔细地看了一遍之后,面无表情的问道。

  “是啊,你说我这票该咋办啊?”唐皖此时没有注意到沈野逸已经有些生气了,因为和沈野逸相处的这么多年里,沈野逸从未在唐皖的面前生过气,唐皖根本都不知道沈野逸生气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的,是怒火冲天呢?还是一贯的面无表情呢?

  “不知道,你自己处理吧。”沈野逸坐在沙发上,摆弄起手机,不再和唐皖说话。

  唐皖坐在沙发上,盯着茶几上的那张票彻底无语了,她是该收下?还是该把这票还给张淼峰呢?纠结了许久,唐皖得出了一个结论反正离首映礼还早呢,等到时再说吧。

  打定主意的唐皖刚想和沈野逸说话,可是还没等她开口门铃响了了。这次唐皖可不想让沈野逸去开门了,万一这回是自己在网上买的女性内衣之类的东西邮到了,被沈野逸这货给看到,自己会不好意思的。所以她果断的冲在了沈野逸的前面。

  一打开门,唐皖就惊讶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一个管家模样的中年男子见开门的是唐皖,就先摘了帽子,然后对唐皖鞠了躬。说道,“您好,打扰了。”

  男子毕恭毕敬地退到了一边,紧接着男子身后出现了十个慢慢地推着两大长排衣架的女仆装扮的人,一眨眼的功夫,就把两个慢慢地大长排衣架推到了唐皖的家里。

  “少爷好。”女仆和管家都聚齐了之后,齐声地对坐在沙发上无比淡定的沈野逸喊道。

  “嗯。”沈野逸抬头看了眼手表,嘴角划过了一丝微笑。五分十三秒,看来这次司机提速了。出现在唐皖家的这些人是沈野逸家的女仆和管家,这些人平时都是在老宅子的,一般只有在紧急情况下,沈野逸才会联系管家让管家替自己处理些急事的。

  沈野逸起身在两大排衣架前走了一圈,才决定到底选择哪件衬衫。沈野逸选定的衬衫是阿玛尼的手工制作的一件款式简洁的黑色衬衫。沈野逸拿起衬衫之后,管家向沈野逸鞠了一躬,然后对那么女仆摆了下手。女仆在得到管家的示意之后,搬着两大排衣架的衬衫向后小退着步子,到了门口的地方才转过身子,搬着两大排衣架出了唐皖家,接着管家也出了唐皖家。随着唐皖家门的关上,唐皖突然觉得刚刚就好像是在看偶像剧里的情节一样,太不可思议了,居然刚刚有人搬着两大排衣架的衬衫出现在自己家里过。

  “早上想吃什么?”已经从洗手间里换好衬衫出来的沈野逸对唐皖说道。

  “吃什么?额,西红柿鸡蛋炒饭好不?”唐皖托着腮帮想了半天,终于想到了自己早上想吃什么。

  “西红柿鸡蛋炒饭?!你昨天,前天,大前天早上吃的都是这个,你是打算吃满一周是怎的?”沈野逸一听唐皖还想吃西红柿鸡蛋炒饭,就立刻火大了。这妮子,一问她想吃什么,就是西红柿鸡蛋炒饭,西红柿鸡蛋汤的,真不知道上辈子她是不是没吃过西红柿和鸡蛋,还是和西红柿与鸡蛋有仇,顿顿吃不到西红柿和鸡蛋,就觉得浑身不舒服不成?

  “才没有呢。那今天吃紫菜鸡蛋汤好不好?再来个西红柿拌白糖?”唐皖看着天花板想了半天,终于又想出了一套和自己心意的吃的。

  “额,我算是败给你了。坐着等着吧,我给你做饭去。”沈野逸算是认命了,唐皖这妮子就认准西红柿鸡蛋了。自己还是给她做饭去吧。不然,等下她又得饿的,坐墙角哭鼻子了。

  “嗯,小逸哥哥最好了。”唐皖故意捏着嗓子,拉长原本就很甜的声音对沈野逸说道。

  “得了吧,我要是好,早晚就帮你的西红柿和鸡蛋给你戒了。都成西红柿鸡蛋控了,你离开西红柿鸡蛋你就活不了。”沈野逸系上了围裙,准备开始做饭了。

  “不要,不要,西红柿和鸡蛋是我的最爱。”唐皖从茶几上的糖果盒里,拿了一支不二家的原味棒棒糖,拆开包装袋就叼着棒棒糖,一边吃着糖,一边和沈野逸说话。

  沈野逸见唐皖又靠在沙发上吃棒棒糖,就想起来之前唐皖总是和自己念叨她牙齿痛得事情了。他从大大地购物袋里,找到了自己刚刚在超市买的新鲜水果,橙子。然后用刀麻利地切好了之后,放到了唐皖面前的茶几上。

  “把糖扔一边去,吃这个。”沈野逸也记不清自己是从什么时候起,特别爱限制唐皖吃什么东西了,每天都会不由自主的规定她不许乱吃糖,不许老是赖床,不许只吃西红柿和鸡蛋,不许等等的一大堆的东西。一想到唐皖因为吃不到自己想要吃的东西之后,撇着嘴巴,用可怜巴巴地眼神看着自己的样子,他就特别有种成就感?额,沈野逸也说不清楚那种感觉到底是什么,只是暂时将那种感觉归到了成就感的一类里。

  “呜呜,我还想再吃一会儿,就一分钟,一分钟。”唐皖眨着眼睛,嘟着小嘴,用右手比划出一的样子,然后又有左手拽着沈野逸的衣角,可怜巴巴地的说道。

  “那行,不过。等会你又牙齿痛了,我可不管你了喽。”沈野逸作势就要把茶几上的果盘拿走。

  唐皖一想到自己牙齿痛起来的时候,痛得要命的事情,就拽着沈野逸的胳膊,不让沈野逸拿走果盘。然后把棒棒糖从自己的嘴里拿了出来,最后不舍的看了它几眼,就把棒棒糖放到了一边。认命地拿起果盘的一块橙子吃了起来。沈野逸选的橙子果然是新鲜的,唐皖一咬,橙子的果汁就顺着她的嘴角流了下来,滴在了她的衣领上,还有胸前。

  沈野逸见唐皖这妮子吃东西还处于需要围嘴的程度,就认命的去洗手间里,拿了条柔软的毛巾围在了唐皖的脖子上,省的她在把橙汁吃到自己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