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群侠传之风云再起
字体: 特大
颜色:          

  风景如画,庄严肃穆,正是东方堡的一片光景。“你们是什么人?!”东方堡门外的守门弟子千篇一律的呼喊着属于自己的对白。“在下……”唐枫还没介绍,便有人打断他的话:“原来是逍遥谷的弟子和青云教的两位护法,请……”唐枫抬头一看,见此女子眉清目秀,唇如胭脂,正是赵依风。“赵姑娘,幸会……”一阵客套后,众人随着赵依风进入东方堡大堂。尽管赵依风的脸上是神采飞扬,然而那无法欺骗的眼神却透露出她心中淡淡的哀伤。

  大堂内,东方烈阳和李凝霜都已经吩咐下人备好茶待客。寒暄没两句,东方烈阳正要询问唐枫等人的来意,唐枫顿时又一股热气上涌,眉头紧皱。东方烈阳和李凝霜看了看他的脸色,顿时领悟,东方烈阳用内功镇住唐枫体内的热气,接着李凝霜用寒冰真气为唐枫消除寒毒。一炷香过去,唐枫的脸色从通红变成正常,看来他体内的热毒是消除了。

  “敢问唐少侠,是不是孽子东方烨伤及于你?……”东方烈阳问道。既然东方烈阳都开口问道了,唐枫也只有回答是了。“哎……”东方烈阳和李凝霜都叹气起来,一旁的赵依风那水灵的眼睛更是微微湿润。

  场面陷入一阵宁静,但是很快就被打破:“回禀堡主,方才我们在东方堡以西十里寻觅到少主的踪迹……”那名东方堡弟子还没说完,顿时看到了唐枫,问道:“这位少侠是……”东方烈阳很不解这名弟子怎么汇报的时候这么没礼貌,但是也出于礼貌回答道:“他就是逍遥谷大弟子唐枫唐少侠……”“原来是逍遥谷大弟子!”那名弟子惊叹道。“难怪刚刚三招就轻易地打败了少主……”

  “什么?!”东方烈阳,李凝霜和赵依风顿时一惊。“唐少侠,方才你遇到了孽子东方烨?”东方烈阳关切地问道。“哎,这是东方堡的丑事,我都不想说这么多,怎么总是有人逼我说……”唐枫暗暗思忖,然后很无奈地对东方烈阳说:“呃,方才东方兄截住我们的去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亢奋地和他战在一起,更奇怪的是之前还被打得奄奄一息的自己竟然能够轻易地打败他,可能是南宫庄主那雪蟾丸的功效吧……”“……”东方烈阳沉默了,对东方烨的所作所为感到沉默。接着换个话题:“雪蟾丸?真没想到南宫庄主会把他交给唐少侠……”“呃,来东方堡的路上吃了三颗雪蟾丸,不仅暂时压抑住了体内的热毒,而且刚服下的时候还感到非常亢奋……”

  “雪蟾丸可是比天山雪莲还要珍贵的啊……”东方烈阳说道:“雪蟾丸是由冰蟾提炼而成的丹药,服用的人除了能够提高自己的内功修为,在刚服下的时候还能暂时提升数倍自己的内功修为。南宫庄主可是收藏了八年了……”“哇!原来这雪蟾丸竟然如此珍贵……”唐枫非常惊讶,念叨道:“下次路经牧野山庄一定要将雪蟾丸交还庄主……”

  入夜,那淡淡的月光洒在东方堡内是那么地写意。“哎……”东方堡后院内,一女子正在长吁短叹。如此多愁善感的女子,除了赵依风又能是谁?这些天来赵依风一直想着之前东方烨叛离东方堡,和东瀛浪人攻打东方堡都只是噩梦而已,只是噩梦而已……然而今天唐枫的到来,叙述道东方烨拦截唐枫等人的事,让他的噩梦更加“噩梦”……

  “赵姑娘,如此靓丽的月色下,何以长吁短叹呢?”赵依风回过头,正是唐枫问候道。“原来是唐少侠啊……”“莫非赵姑娘在为东方兄而烦恼?”唐枫冒昧地问道。“呵呵,没想到少主如此对你,你还称他为兄弟……”赵依风这些天来第一次绽开了笑容,尽管是苦笑。“我相信东方兄并不是如此冷酷无情之人……”说罢,唐枫还给了赵依风一个坚定地微笑。面对这个微笑,赵依风也不知道是喜是悲,沉默着。“夜深了,赵姑娘还是早点休息吧,要相信自己,也要相信东方兄……”说罢,唐枫转身离去了。

  尽管说的很不错,只是赵依风心中的哀伤,又岂是三言两语可以开解的呢……“依风……”“夫人……”此时李凝霜也夜不能眠,无所适从,在后院闲逛起来。“转眼间你都已经这么大了呢……”李凝霜暗自慨叹道。“嗯,夫人的养育之恩,依风一辈子也不会忘记……”

  当年李凝霜和东方烈阳号称冷烈双绝行走江湖时,李凝霜因为被伤及小腹,尔后经过大夫诊断,证实绝育。然而李凝霜当时并没有为东方烈阳留下子嗣……大概一年后的某个早晨,门外传来一阵婴儿哭啼的声音。东方烈阳和李凝霜想到反正自己没有子嗣,这个婴儿又这么可怜,便收养为自己的养子,这个婴儿就是东方烨……接下来李凝霜就在家里照顾东方烨,东方烈阳则为一些镖局保镖。其中一次保镖的时候,途径一个村庄,正被一群山贼土匪屠村。正义凌然的东方烈阳和镖师们自然没有袖手旁观。当他们打退了这些山贼土匪的时候,整个村庄,已经被鲜血,烈火洗礼得那么昏暗。但是还有一个生还的女孩!她就是赵依风……

  接下来,白手起家的东方烈阳通过努力,成功开了一家镖局,然后经过多年的努力经营,成就了如今的东方堡。很凑巧地,他们的养子养女年纪都相当,小的时候东方烨和赵依风就是青梅竹马。若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他们是兄妹呢!然而正当东方烈阳和李凝霜都欣喜着这平静而又快乐的日子时,东方烨竟然不知从哪里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只是东方烈阳和李凝霜的养子……是因为东方烨从小就自尊心强,所以忍受不了东方烈阳和李凝霜的欺骗?毕竟生娘不及养娘大啊……但是无论如何,东方烨还是离去了。他的离去,正在改变着自己的人生,也已经伤透,正在伤透一切关心他的人的心……

  女人是水做的这句话说的真没错。方才才被唐枫安慰,稍稍平静下心来的赵依风,遇到多愁善感的李凝霜之后,也不禁一同悲伤,相拥而泣。

  然而东方烈阳,尽管是四大家族之一的堡主,一代大侠,可是面对东方烨如此执迷不悟,心中又何尝不是绞痛万分?寂静的夜里,东方烈阳的书房内挑着一盏微弱的灯火。尽管那星点火光是那么地昏暗,但是对于他来说没有半点关系。因为他也静不下心来读书,满脑子都是东方烨的身影。“烨儿从小就太冲动了,干什么事都不多番思考,就知道横冲直撞。如今只是被对方说两句,就轻易地被挑拨,哎……”东方烈阳慨叹道。

  客栈内,掌柜依旧是繁琐地拨弄着算盘,店小二依旧忙碌地招呼各位客官。只有东方烨,依旧安静地盘坐在床上打坐练功。每当想起前些天唐枫三招就击败自己而感到非常羞愤,练功也更加急促起来。至于山藏,救走东方烨之后就离开了,托辞是执行任务……东方烨也理解,或者他就在某个角落监视着自己呢!……

  唐枫等人在东方堡打扰了几天后,便告辞离开了。“唐兄,接下来你有何打算?”孤风问唐枫道。“哎,我也不清楚。那群东瀛忍者的巢穴如此隐秘,四大家族和我们几人都找了很久了,却没有半点蛛丝马迹……”唐枫慨叹道:“不如就地解散,大家还是回去吧!……”“……”孤风和飘雪沉默着。那是心有不甘的沉默?但是这股沉默很快被打破:“大师兄,两位护法,你们先回去吧!剩下的事让我们来做……”正是莫晓峰和丁晨说道:“毕竟我们曾拜百晓门,师承徐子易,面对搜集情报,虽然不敢说非常精通,但是也有信心找出一些线索。”唐枫和孤风飘雪听后,想了想,表示赞同:“嗯,是好主意……”“不过……”唐枫担心到:“隐藏的东瀛浪人们武功高强,恐怕你们俩应对不了啊!……”“大师兄不必担心!师承百晓门,轻功的造诣都不是一般的。就算打不过,我相信我们还是能逃的……”说罢,莫晓峰和丁晨都有点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呵呵……”唐枫笑了笑:“那两位师弟保重,万事小心。”“嗯!如果有什么事的话,我会飞鸽传书回逍遥谷的……”

  “哼,没想到你们真是阴魂不散!……”“潜入中原,莫非想重建血煞教?”“我今日就要一雪前耻!……”天都峰上,两股神秘的声音正在对持着。那雄厚的声音,深刻地反映出了这是两位内功高手在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