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一个呆子
作者: 苏茜芯
字体: 特大
颜色:          

  赵德昭听了周妙音的话,却是一头雾水。他问道:“你说我们以后相处的时间会多了,是什么意思啊?”

  一旁的秦玉莲听到周妙音提起这才想起有重要的事没有和赵德昭他说呢。

  于是秦玉莲就将她的安排开始向赵德昭说了起来。

  “赵公子,是这样子的,就在刚才,我接到花老的投诉,说你和妙音在他的课堂上互相传纸条,他也不好意思阻止,这影响了他保持很长时间的形象,还有他担心坐在你们中间的赵雅萱会因此大受影响,不能专心听课。今天早上,花老已经忍到极限了,他向我诉苦说,再这样下去,他会崩溃的。所以要求我想个办法,尽可能不让你们两个在他的课堂上出出这种情况。我呢思前想后,这才想到了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来。就是不知赵公子你同不同意。”

  “夫人,请讲,只要我能够做到,我一定尽量配合。”

  赵雅萱也在一旁竖起耳朵,要听一听她这干娘想出了什么好主意来。

  当下,秦玉莲将与周妙音说过的提议,再次向赵德昭和赵雅萱两人说出来。

  听完秦玉莲的提议,赵德昭和赵雅萱两人相视一眼,都是十分的高兴。

  “妙音她已经同意了这个提议,不知道赵公子你有什么意见吗?”秦玉莲在最后还加了这一句,她可不能强制的让赵德昭听自己的话,一切还是要让他自己拿主意的。

  “夫人,谢谢你想了这么一个好主意。既然周小姐都已经同意了,我也没有什么意见了。”

  周妙音在一旁听得赵德昭答应了,内心一阵窃喜,哼,只要我有很多在你身边的时间,我就不信,你还会逃出我的手掌心去。

  “昭哥哥,恭喜你啊。”

  又是一句昭哥哥,周妙音脸上显现出一丝不忿,这个表情丝毫没有逃过赵雅萱的眼睛,以赵雅萱的精灵,当然明白了她是在吃醋,如果不说清楚的话,这会成为她这刚认的义兄未来的一个障碍啊。呵呵,为了他和她的幸福,还是说清楚点好些。

  “周姐姐,希望以后我能够改口称你为嫂子。嘻嘻。”

  “什么,嫂子?”

  异口同声,秦玉莲和周妙音都被这个称呼给震蒙了。

  秦玉莲大声地说:“萱儿,你再说一遍。我刚才是不是听错了?”

  周妙音更是在一旁连连点头。她一时还转不过弯来。

  “我是说,以后呢,妙音姐姐和德昭哥哥两人可以共结连理,那么我就要称她为嫂子了。”

  “什么?你和赵公子……不,你希望和周妙音在未来成为姑嫂关系。这么说来,你和赵公子是兄妹?”

  “对啊,是不是这样子啊?”听到秦玉莲的发问,周妙音也急急的问出来。

  赵德昭看着两女失态的样子,连忙说道:“不错,就在不久前,我认赵雅萱为我的干妹妹。”

  “啊。”秦玉莲和周妙音两人同时惨叫一声。原来两人已经变成这种关系了。那么刚才,她们是完全错怪这一对干兄妹了啊。顿时心中的愧疚,难为情一股脑的涌上来,搞得两个女人的脸都红得不能再红了。

  “哈哈,原来你和赵雅萱成为干兄妹了,这真是不可思议啊。没想到我这干女儿的人缘这么好。”秦玉莲摸着赵雅萱的头发,笑着向赵德昭说。

  “秦夫人,我和萱妹妹结拜,只是我们两人的事,我先声明,我可不会称呼你和寨主为干娘和干爹的。”笑话,让一个皇子认除了当今皇帝以外的人为义父义母,给他的父皇母后知道了,还不怒不可遏么。他可不想出现这种情况,所以就先向秦玉莲事先声明了。

  “呵呵,这个我明白的,萱儿这孩子能认你作她的哥哥是她的福气,只是她比较调皮,赵公子就不要和她太计较了。”

  “哈哈,这个我已经知道了,我就是很喜欢她的这种性格。可以说,认她作为我的妹妹,是我来到这个山寨学艺的第二大收获。”

  “昭哥哥,那你来到山寨的第一大收获是什么呢?”赵雅萱明知故问。

  赵德昭笑着道:“佛曰,不可说,不可说。”

  赵雅萱向他扮了一个鬼脸,斥道:“哼,不说就算了,说了那么多话,枣子还没有洗完呢,干娘,周姐姐,你们一起进来吃些枣子吧,我刚才试过了好好吃哦。”

  “呃,我们还是不吃了,你们自己吃吧。”都是这可恶的枣子,让秦玉莲觉得非常的丢脸,一想到刚才闹的笑话,就很难为情。怎么还好意思继续留在这里。

  于是秦玉莲交代了赵雅萱在课堂上好好地学习,还有让赵德昭以后就与周妙音直接学习就行,不过两人不许在没有第三个人在场的情况下单独相处。这是唯一的条件,至于两人在一起究竟是在学艺授艺呢,还是谈情说爱,那只有到时才知晓了。

  周妙音就在赵雅萱所居住房间的隔壁,她为了补偿刚才对本赵德昭的误会,就和他们一起进入赵雅萱的房间,帮着这对干兄妹洗枣子。说话的语调也恢复了在舞台上的那个温柔的腔调了。得知赵德昭和赵雅萱已经成为了干兄妹,她心中的醋意当然也随着烟消云散了。看到赵德昭对赵雅萱的态度,她知道,如果和赵雅萱的关系变得恶劣的话,就有可能会让赵德昭离自己而去了。所以在面对赵雅萱的时候,周妙音也是表现得很是客气,颇有大姐姐的风范,希望让赵德昭对自己加深点印象。但是,她是恨不得赵雅萱马上离开她的视线,好让赵德昭和自己好好相处。

  赵雅萱面对周妙音的殷勤寒喧,明知那是假装出来的善意,还是报以笑脸。不过她的心里还是对赵德昭这位干哥哥表示同情。有这样一个性格暴燥,伪装本领高强,善妒的女友,他以后的日子看来不会很平静了啊。不过呢,每个人的缘分不同的,或许,这就是上天给他安排的注定吧。现在她除了默默为他祝福之外,什么也帮不上,因为感情的事最难预料的,更何况,赵雅萱她的年纪比他还小,论阅历,论经验,她怎么也比不上赵德昭啊。

  赵德昭好像忘记了刚才的事了,也没有再向周妙音质说些冷言冷语。三个人吃着洗净的枣子,有说有笑,气氛十分融洽。

  春桃和秋菊这时候正肩并肩地走在山道上,两个丫环边走边谈论着她们听来的小道消息,还有她们各自所服侍小姐的种种。

  秋菊开始了两人的话题:“春桃姐啊,我真是羡慕你啊,赵小姐对你真是不错,哪像我的那位周小姐啊,动不动就骂人,我都让她给骂怕了。”

  “嘘,你小声一点,这山寨可不是能够随便乱说话的地方,如果被人听到你说的这话,那可就糟糕了。传到周小姐的耳朵里,你以后可就没有好果子吃了。”

  “哼,怕什么,她那么凶,还有谁愿意帮她传话啊。”

  “那可说不定,小心一点比较好。”

  “你知道吗,周小姐她又有人喜欢她了。”

  “真的吗?会是谁呢?”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我只是看到她在吃午饭的时候看着一张纸发呆。”

  “纸?不会只是一张白纸吧。”

  “当然不是啦,那张纸上面有着一个男人写给她的情诗。”

  “哇,你怎么知道就是男人写的诗呢?”

  “我是在给她端食物的时候看到她手上拿着的,你不知道啊,她看着那首诗,整个人都呆住了,连我走到她的身后都不知道。”

  当下,秋菊就将她看到的周妙音手上所持纸张上的诗念了出来。春桃听了,两眼冒出了很多的星星。她说道:

  “哇,如果有哪个男人也写这样的诗给我,就算让我下一刻死去我也愿意啊。”

  “去,你就别做梦了。我们做下人的,能够找到一个普普通通的汉子嫁了,平平安安的过完下半辈子就算好的了。你还想自己的男人可以有这样的文采啊。”

  “难道你就没有做过这样的梦吗?命运给了我们低人一等的角色,我们如果连对美好事物的憧憬也没有,那我们岂不是很悲哀。”

  “嗯,你说得很对。我们除了幻想之外,就没有什么能让自己开心起来的了。我说了周小姐的事了,你也说一说你的赵小姐的事给我听听吧。”

  “赵小姐她对我很好,并没有对我耍什么大小姐的脾气,整天都是嬉皮笑脸的,就是有一样,她十分贪睡,昨天傍晚她在洗澡时就睡着了,居然在梦中也唱起歌来,因此啊,她把你的那位周小姐给引了过来,两人的初次见面都是针锋相对,周小姐居然不能占得赵小姐的便宜。你不知道,当时周小姐被气的那模样,啧啧,我真的很佩服赵小姐的本事啊。”

  “你是说,周小姐她和赵小姐发生过冲突?”

  “是啊,不知道她们两人再次见面时会怎么样呢。”

  “我也很是期待啊。”

  两个丫环这时已经走到了赵雅萱的房间附近,当她们看到从那里走出来的一男两女,还有两女脸上所表现出来的亲切笑容,都不由得张大了小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