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一梦
作者: 明笑白
字体: 特大
颜色:          

  (每天至少3000+,亲,您就收了吧!)

  十阿哥仔细的查看着死去的贡马,从马肚被划开的伤痕推算力道的话,至少有一只熊处于壮年,而且见了血的棕熊十分疯狂。

  “十哥,这熊不是很少一起行动的吗,怎会突然出现两只。”十四阿哥刚刚安排好了人手,现在那两只熊都处在火把的包围之中,既愤怒又害怕,十分狂暴。

  “筱白在哪里?”十阿哥听说筱白没事,只是躲到了树上,也冷静了很多,他的武艺在阿哥里算是顶好的,打猎自然也包括其中。

  十四阿哥指向一棵树,那是目力所及最大的一棵,那树的半腰位置有个火点一闪一闪,想来那就是筱白了。

  “是她的那个粗布袋?”十阿哥脑中略过早晨调笑过的那个难看的布包,没想到此时却成了筱白的救命稻草。

  “我想那里面应该也有雄黄之类的东西,可惜,不是蛇。”十四阿哥得知筱白没事也是放心了不少,至少这丫头还能想起点火把来放信号,火把未熄灭,也就证明她还有意识。

  粗略的估计了一下带来的人手,加起来不过几十人,都是骑兵,那围猎的步兵还没赶到,又不能胡乱的赶跑两只熊,要知道太子他们也是在林子里的,万一冲撞了他人也是不妙。“可曾都派人四处禀报了?”

  “禀十爷,奴才已经派了人分三路、两批人往回禀报了,相信不久八爷与太子他们也会赶到,那我们就能开始猎杀了。”

  “有没有嗓门大的,喊话让格格稍安勿躁,说我们马上就去救她。”十四阿哥看着周围剩下的三四个侍卫,这几个人是负责联络各处的,其他人手都用于围猎了。

  “十四爷,这时候不可喊话,会激怒熊的,那两畜生现在只是害怕火把不敢随意冲撞,万一被激怒了,恐怕第一个遭殃的是格格。”说话的是十阿哥的一个侍卫,他看十四爷还有些不明所以,就继续解释给他,“熊这东西,一旦生了气,急了也会爬树的。”

  轰~

  看着就不安的在树下走动的两只棕熊,筱白离着熊头不过十米的距离,若这熊真要爬了树,可就不是儿戏了。

  “可这里林子太过茂密,又不能射箭,就算射了箭那熊也是皮糙肉厚,对它不是致命伤,只能这么干巴巴的等着?等会儿围猎开始,那熊照样会急,要是爬了树岂不是功亏一篑?”十阿哥挠着脑袋,事情似乎不妙。

  “十爷,别急。等会儿围猎自有老猎手参加,会先把熊引开一段距离,然后来个万箭齐发,那时那熊不是死也得重伤了。”

  “你叫什么名字?”十四阿哥觉得这人与寻常的侍卫有些不同。

  “奴才顾仑,家住长白山,也算得上猎户出身,只是参了军把祖上的手艺给荒废了。”

  仔细打量顾仑,他不是满人,身材瘦壮,目光灵活、炯炯有神,在这深山密林里,还是夜晚,并没有别的侍卫的恐惧与慌张,反而气定神闲、思维灵活。

  “我们现在引开棕熊如何?”十四阿哥知道杀死棕熊可能性不大,可引开还是有些机会的。

  “十四爷,不可!我们人太少,控制不了熊的逃跑方向,反而容易被冲乱了方阵,其次骑兵善于驱赶,而不是围杀,加上马本就怕熊,靠的近了,我们的死伤会很多,也救不回格格。”顾仑一板一眼的分析着。

  十阿哥与十四阿哥只能死等,好在过了不到半个时辰,就听到周围的马蹄声,再看四周,火把也越来越多,不仅是骑兵,步兵也是赶到了。

  “十弟,怎么样了?”在前的赫然就是太子胤礽。

  仔细说了一下现在的形势,太子也是犹豫不定,生怕棕熊伤了筱白。

  “太子,此事因我而起,我带人引开棕熊。”八阿哥的主动请缨让四周一片沉默,再看他脸上的伤,虽然知道事有蹊跷,可众人都选择了沉默。

  “好吧,八弟引开棕熊,九弟、十弟、十四弟负责围杀那两只畜生,我与四弟去救筱白。”太子发话,似有好意的看了一眼四阿哥。

  太子表面上是给了他一个面子,让他与自己一起营救筱白,实际是怕筱白有个什么闪失的话好有个替罪羊吧。胤禛心里冷笑一声。

  随着八阿哥带人引着棕熊跑离那棵树许久之后,太子才命人前去查看筱白的情况,早就等不及的胤禛第一个拍马而去。

  “筱白,不要怕,是四哥。”来到树下,看着头顶上时明时暗快要熄灭的火把,虽然看不到筱白的样子,想来也好不到那里,心里揪心的疼。

  几个身手好的侍卫,连忙爬上树,不一会儿就爬到了半腰的位置,看着因为惊吓过度眼神有些迷离的筱白,几个人一起才把她绑在了一人的后背上,慢慢的向下爬去。

  看到筱白下来,胤禛箭步跑过去,接过冻得如冰一样的筱白,一把搂在怀里不肯松开,“筱白,是四哥不好,都怪四哥没把你带在身边。”

  太子看到这样一幕,也是觉得不妥,皱着眉头走到胤禛身旁,“四弟,成何体统!”

  也许是四哥的怀里有种安全的味道,筱白开始慢慢的回神,听到太子的话,下意识的以为太子要把她从胤禛怀里带走。

  “四哥,不要,不要走!”撕心裂肺的哭声至少证明,她还活着,而且生命力极强。

  太子尴尬的表情里渗着怒气,但碍于身份,只能吩咐胤禛好好看护筱白,转身拂袖而去。

  看着怀里筱白满脸泪痕,哭声越来越小,最后睡着的样子,胤禛的心就像被刀扎,也像从地狱升回人间的感觉。

  【筱白的营帐】

  “格格,您醒了?”

  听到间儿的声音,再看到一张瞬间放大的脸,浑身的酸痛,想说话,没发出声音就感觉到嗓子干涩火辣的疼痛。

  “水”嘶哑着说出一个字,嗓子就像被刀划开了一道。

  又是众人的忙碌,传太医,禀康熙,就像又一次穿越醒来一样。

  “四爷,格格醒了。”屏风外面文红的声音清晰可闻。

  难不成四哥一直守在自己身边?看到从屏风侧面闪进的一袭藏青色长袍,一张憔悴的脸,通红的眼睛,不是四阿哥还能有谁?

  “四哥,你怎么”哽咽着说不出后面的话,紧紧攥着四哥的手。

  “筱白,等你好了可真得罚你到春节了啊。”用词是责罚,语气却是关心,把筱白扶起来,让她靠到自己怀里,好喂她喝粥。

  筱白开始还不习惯,可一会儿就克服了心里的别扭,她现在脑子里都是问题,她想知道太子为何会出现,更想知道八阿哥去了哪里,难道他不担心自己吗,自己迷路他难道都没有寻找吗?

  筱白的营帐不大,前厅与卧室之间就隔着一道屏风,康熙与查鲁王子等人不等禀报的太监把话说完已经穿过屏风看到了这一幕。

  康熙的眼神没什么变化,他知道胤禛素来疼惜筱白,这几日没事就守在这里,喂她喝粥虽不合礼仪,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查鲁的眼里略微有些惊奇,他对筱白与四阿哥的关系也知道些,但看着眼前一幕还是有些吃惊。

  太子的眼神就没那么和谐了,露骨的嫉妒不加掩饰,只是堪堪避开了康熙的目光,连查鲁都没有避嫌。

  康熙看筱白不适合见客也是早早回去了,留下胤禛要他好好照顾,其他的十阿哥与十四阿哥、十五阿哥只在屏风外面问候了一声就被康熙屏退。

  “四哥,你回去吧,看你都快成兔子了。”喝了粥,筱白的气色好了些,竟有力气开玩笑了。

  胤禛现在是很生气,可看着筱白有气无力的样子又心疼,一副纠结的表情,看的筱白格格直笑。

  无奈的叹气,自己还真是被这个丫头片子吃准了,“明天再来看你,好好休息吧。”

  送走了胤禛,筱白在床上回想起自己迷路后的经历,真是惊险刺激,虽然那时候怕的不得了,估计肾上腺素的水平高的离谱,可现在想想,也是有了吹嘘的本钱了,下次碰到十阿哥就可以好好自恋一把了。

  想到十阿哥,不对!刚刚来看他的人里没有八阿哥与九阿哥,平日里与九阿哥本就不熟,他不来可以理解,可八阿哥不来绝对不对!

  筱白的迷路他是有责任的,按理说最先发现她不见得人应该是胤禩才对,他应该是最先展开搜救的人,难道,康熙处罚了他?

  “间儿!间儿!”

  “哎呀,格格,您别乱动啊,您要是掉到地上奴婢的脑袋离地也不远了啊!”间儿与文红一路小跑,赶紧按住摇晃着要下床的筱白。

  “八哥呢?他是不是被皇阿玛处罚了?”筱白急急地样子,让人浮想联翩。

  “八爷,他……”间儿低头不敢正视筱白的眼睛,嘴里也不敢说八爷的遭遇。

  “八哥到底怎么了?”筱白也不知道哪来的劲道,抓住间儿的衣服晃着她。

  “八爷为了救格格,主动去引开那两只熊,被熊抓伤了,现在还没醒。”文红性子比间儿文弱,经不住筱白逼问,就告诉她了。

  筱白刚刚恢复的脸色又是一片煞白,“我要去看他,我要去看他。”

  “格格,您的伤还没好呢,不能下床。”间儿死死的按住筱白,不让她离开床。

  “筱白,八哥没事,你放心吧。”就在三人纠缠之时,屏风外面传来一句话,这话的主人明显松了一口气。

  “筱白,我猜的果然没错,就想你知道了八哥受伤不会心安,所以守在这里告诉你的,好好休息,八哥也是刚醒,差我来看你的。”

  筱白已经听出了是十四阿哥的声音,“十四哥,代筱白谢过八哥。”

  “你俩的帐,等伤都好了自己算吧,哈哈。”十四阿哥在笑声中出了营帐,留下三个大眼瞪小眼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