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途未路
作者: 王中一
字体: 特大
颜色:          

  第二十章忍痛负重

  救妹妹出虎口吧?老张心中在呼喊。可要戒赌就要赎回房子,为来为去围着活命的钱转。自己所积的养老钱有血啊!况且已与老伴达成共识,不能误入歧途,

  明知故犯,冒睐用来救赌徒。老张苦思冥想没了主意。就像前面有一座大山怎么也翻不过去。他脑袋刚冒出窨井盖就给打了回来。

  “还有半月期限,不赎就成了死当。我哪有钱赎啊?我不能活在世上了,给和谐社会抹黑,给稳定团结添乱,给亲人添忧加愁。嗨,无牵无挂一身轻,二眼一闭就是极乐世界。”说罢妹妹朝墙上撞去。额上鲜血直流。哥哥忙拉住她。二人只会哭。

  呵呵呵,嘻嘻喜,哈哈洽……妹妹傻笑着,她已崩溃。她的精神己经不正常了,六成是疯了,她笑时肌肉是板的,眼珠是呆的,她一会儿站一会儿坐,一会儿望着窗外,都不是正常的动作。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妹妹的傻样疯腔又点燃了老张的心头之火,心头之恨,心头之痛,他想哭哭不出,想笑笑不出,气不一处来,想摔想打,“你是偷来的抢来的,你把房半送半卖(当)?……”话还没说完霎时如泄了气的皮球一下瘪了,忍不住笑了出来,多卖(当)也是输也被抢。赌徒的家产就是不值钱,不丢在这里定撒在那里,光着身子来剝了皮回,哈哈哈,天方夜谭,无稽之淡,走了贼来了强盗!社会上有多少人虎视眈眈着赌棍的钱袋啊!赌徒是臭豆腐,闻着臭吃着入味!赌徒是墙内生毒根,墙外开艳花;赌徒人卑微家产也不值钱。哈哈哈……

  嘻嘻、呵呵、咯咯,……哈哈哈、呵呵呵……俩人都笑着,笑声在屋中回荡,屋中阴森而颤惊,二个笑声一个音:赌徒明知明犯,荒唐,不伦不类之人!

  “哥……”一会后妹妹忽地抬起了头。

  “咋啦?”

  “我是明知明犯自跳火坑,自己往枪口上撞,自己往狮子的血盆大口中送,罪

  有应得,死有余辜。你也知道二十多万的房只当了十万,不能再干傻事了,便宜尽给坏(外)人占,我做个顺水人情,这房子你去赎吧,赎后过户到你的名下,你可以出租,以房养老。”妹妹无可奈何却真心实意说。

  刺伤了老张的神经,他更为难了,他说:“你不是发了财买了新房,这房子半价不到卖给我,我能领情。如今你是大难临头,我不能学社会渣滓干乘人之危、乘火打劫的事。”

  “这叫肥水不流外人田。我去后,我与父母亲的阴魂都能在这避风躲雨,安息,逢年过节你能为我们做庚饭,上香磕头……”妹妹在行临终嘱咐。

  确实无家可归的日子妹妹也不会过,老张更坐立不安了,他大吼:“放屁!住嘴!难道让我见死不救,反乘隙而入,给人留下笑柄吗?”

  “啪!”老张顺手拿起台上的“金鸡报晓”(小工艺品),扔中妹妹嘴巴上,立马起了泡……

  “哥!”妹妹站起后蹲在哥哥腿旁,伏在哥哥的大腿上,凄凄泣泣,彻骨透心的哭。阴气四溢,阴森可怕。

  “妹!”哥哥低下头,泪流到妹妹脸上,二人的泪交织在一起。

  嗜赌,多么可怕啊!这比特殊时期时期被扫地出门,一家人不能放声大哭,只得拥作一团暗暗流泪,低低哭泣的凄惨场面更悲惨。屋内万籁俱寂,墙上的老式挂钟这一刻也停止了摆动;屋中的小虫,蜘蛛也瞅着不再作乱。哥哥一边拍着妹妹,一边仔细地打量这屋,多熟悉啊。他十岁时死了爹,十三岁那年母亲改嫁到这里,他跟随妈在这里生活了三年,十六岁回老家后,每个月都要来看望母亲。房屋虽不大却五脏六肺样样齐全,到也实用。前面是一条小河,空间巨大;河旁垂柳依依,香椿碧绿;屋内光照充足,空气新鲜;站在阳台上既能看到日出还能看到晚霞……

  母亲在这里风风雨雨过了几十年;妹妹就是在这里慢慢长大;兄妹俩就是在这里为母亲送终。妈啊,如能把你的阴灵带入宽畅的新屋你会高兴,会安息,可如今要把你的阴魂抛入荒野……妈啊!他抬头见到了母亲的遗像,他推开了妹妹跪了下去,“妈,你说我该怎么办?我已向你许过愿搀着她走,如今妹妹误入歧途,明知明犯,已跌进万丈深渊,这是变态狂啊!这是借别人的刀杀自己,心甘情愿作阶下囚,臭气熏天,专害自己人。这能搀吗?我已搀过她多次,搀不回啊。妈,菩萨那,显显灵吧。给我指条路!”

  喊天不应,叫地不灵。屋顶掉下一个蜘蛛,老张一眼不眨地望着,蜘蛛掉到了妹妹身旁,凭着一根丝却上上下下,没有着落……后来上到屋顶后逃走了。神灵也不知所措无能为力。他呆坐着,突然妹妹童年落水后拍打水面的小手又浮现在眼前,耳旁母亲在急呼:“嗜赌者也是人,一个活生生落水的人,快救她!”是啊,妹妹不赌时是贤妻良母,人见人夸,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被几千年的妖魔、毒瘤吞噬,被隐形杀手追杀。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舍钱救人,当!一拳击在台上,一天一夜的彷徨徘徊终于一拳定音,他咬着牙一字一字地说:“妹,我要救你出深渊,但你一定要长气。一定要戒赌!”

  好似冻僵了的蛇遇到阳光;好似绝症者买到了特效药;好似行刑时有人劫

  法场;妹妹咀角露出了不易觉察的微笑,可她还是鬼客气:“哥,这是你的养老钱,叫我怎么还你?”

  “人,不能没有家,咱们祖祖辈辈都有家,日子越过越好却失了家,众人发笑啊!于心不存,我不能袖手旁观见死不救,你不赌了,你挣我挣,三年就能挣回来啊。不赌才是硬道理!”哥哥语重心长说。

  家万万不能失啊!妹妹没有再推辞。天地良心只有迷途知返,远离赌博才能报恩!她向哥哥磕着头,“大慈大悲观世音!”

  好在存单还是自己保存着,瞒天过海,忍痛负重,冒家庭之大不韪,老张抽空就去领了现金。钱拿至妹妹家,妹妹望着钱,觉着有几千斤几万斤,如万箭穿心,无力接这钱。哥哥捧着钱肝脑涂地,满怀希望,心潮澎湃……他把钱放到了台上,二人默默注视着,钱越来越大,好似一座山……

  晚上老张出其不意睡了一个好觉,他做了一个好梦,妹妹赎下房子后如免疫一样不再赌,她在超市当了营业员,从此芝麻花开节节高,她还成了家……一天,她棒着十万元钱,“这是救我命的钱,还你了,好哥哥!”他接过,哈哈,他在梦

  中笑出了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