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星灭世
作者: 风里歌
字体: 特大
颜色:          

  狼王叼着一块碎肉在那惨呼,之后慢慢将碎肉放下,扒着沙土将其掩盖。身后有几头巨狼也跟着悲呼,为狼王而悲愤。三米之高的狼王前脚竖起,之后仰头一嚎,响彻云霄,四方震颤。

  就在狼王呼啸之时,这群巨狼就像打了狗血一般,都仰天一啸,然后更加不要命扑向沈星和阿牛。沈星压力顿增,就算砍断巨狼之爪,但还受到受伤的巨狼拼命的扑过来,没了利爪,就用身体冲撞,沈星已是险象环生。

  沈星咬牙顶住群狼之围,向后看去,不免奇怪。按理说阿牛应该很难顶得了这巨狼玩命般的冲击,但阿牛此时看起来比沈星轻松多了。阿牛舞着狼牙棒,那些巨狼都在攻击范围外,双脚踏地,想扑过去又好像害怕似的,愤怒的眼中还带着一丝的畏惧。

  沈星无暇多思,因为狼群这里出现了异动。巨狼群让出一条道来,而后狼王从土包处狂奔而来,直扑沈星,四肢践踏地面,落地之声正如少年惊吓的心脏般。巨狼之王前冲之势带着呼呼的风声,尚未冲到,沈星就感受到风之势仰面冲击而来。

  沈星双手握剑,微微撑起剑尖,准备在狼王到来瞬间刺出。面对巨狼王,无论是体型还是实力,沈星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危险,根本不可与葛三之战相比。恐怕这狼王已是堪比筑就星台中的强者相比,但也应该高不了多少,因为群狼的实力一般都是相当于内功高手。

  就在狼王扑至之时,沈星一剑刺出,没有出现一剑入肉的声音,但沈星也知道不会这么简单就能解决狼王。狼王扑到之时,见到沈星一剑刺来,前爪横扫,将重剑偏向一边,碰撞声发出叮叮般的金属音。

  沈星见状,此狼王非其他巨狼可比拟,身体强壮比其他巨狼强壮不止一倍,巨爪更似利刃一般锋利坚韧。

  沈星不敢大意,将重剑横切过去,狼王动作敏利,抬头躲闪,然后俯冲而下,张开狰狞巨口,一股腥臭味直冲沈星,欲想一口吞下沈星。沈星横剑于前阻挡,两者之力相差悬殊。沈星被冲撞到大树边,撞得大树都摇了几摇,可见狼王一扑之力如何。

  沈虎口大颤,狼王之力绝对数倍于沈星,数万斤的冲击不是沈星可正面抵抗的。如果不是沈星身体有如祖妖般结实非常人能比,绝对会被此击撞个双手折断,重伤不起,但既是如此,沈星一样不好受,因为狼王不可能一击而去。

  狼王见沈星受到一击无伤大碍,愤怒一起,再度冲了过来。沈星已作好防御招架之势,欲要和狼王比拼十个百个回合。就在这时,阿牛赶到,一棒向狼王猛挥而去。

  狼王连忙躲闪阿牛之击,对于沈星,它会毫不迟疑地冲过去,但对着阿牛,狼王却不敢向前,眼中犹带着一丝敬畏。狼王嘶嘶低吼,像是在犹豫着什么。

  而这时,几位少年都爬上了大树,冲着两人道:“快上来,我们放箭掩护你们。”

  沈星和阿牛趁狼王的迟缓,果断爬上大树。狼王见状大吼一声就冲过来,但这时几个少年表现出狩猎的本质,利箭狂射,箭头闪烁着利钢的反光,直射狼王。

  利箭追魂,狼王也不敢大意,连忙躲闪,被逼得暂时退了下来。沈星和阿牛两个身手非凡,抓住这个空隙时间,爬上了大树,随后吐了一口浊气。

  众位少年见到两人都安全上来,也不再感到害怕,不禁开始打起趣来。

  一位个子稍矮的少年对着下面狼王笑道:“咦,小狼崽瞪什么瞪,有种上来啊,你刚才不是很牛吗?”

  “哈哈!”原先那位粗犷少年笑道:“小狼崽给爷笑个,要不爷们的童子尿侍候了。”

  矮小个子的少年赞道:“这主意不错,说不定以后我们还可以在村里吹嘘一翻。狼王都要仰望着喝我的童子尿,如此英雄气概,何乐而不为。哈哈哈!”说完竟然真的解起裤带,为狼王奉献童子尿水……

  粗犷少年见状也跟着解裤带对狼王尿了起来,嘴里吹着口哨,而后大呼:“登高歌兮群狼至,童子尿兮驱狼王。”

  “奇葩!”沈星绝倒,悲呼:“这世界太疯狂……”

  狼王退后几米,摇头甩掉皮毛沾染的尿水,又是仰天一啸,显然狂暴了……

  “哈哈哈……”粗犷少年指着狼王,大笑道:“原来这厮怕童子尿,早知道之前不用射箭,直接尿它一脸,岂不妙哉。”

  矮小少年一脸的思索,手托下巴道:“它是被你高歌一曲所感染了,还是被我英雄气概所撼动?”

  “牛逼!比阿牛还牛。”沈星已不能用其他词表达了。

  “肯定是我的高歌……”粗犷少年吹嘘之声哑然而止,这时狼王狂怒而来,高高跃起,足有七八米之高,冲撞而来。

  砰!

  狼王冲撞瞬间,沉闷之音响起,古树摇拽,像是飓风肆虐一般,落叶飘飞。矮小少年之前在思索没有抓稳,不慎被震落于树……

  阿牛手快,一把抓住了矮少年的后脚,下边狼王见状,在下面跳跃而起,想刁住落树少年。

  矮小少年倒立于树上,见到狼王之口直冲而上,距离他的脸面不足半米,吓得大叫,道:“阿牛哥抓住我啊,我不想死啊……”

  阿牛迅速将其拉上来,笑道:“好了,不会死了,只要你英雄气慨大发,狼王定会止步。”

  矮小少年低下头,不再言语,刚才的冲击还没让他完全平静下来。几位少年都惊吓得不再大意,沈星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大家都不要大意,狼群还未退去,我们就有危险。伍伯还没过来,我们就得靠自己,如果还有什么变故,需要大家的齐心协力以御敌。”

  阿牛举着狼牙棒,道:“拿起武器,准备杀狼吧,说不定你们拿着武器舞一圈,狼群就退了呢。”

  沈星听到阿牛这么说,不禁回想起刚才阿牛舞着狼牙棒无狼敢前之景,问道:“阿牛,你是不是觉得那些狼都在怕你?你向前一步的时候那些狼就会退一步,虽然在嚎叫但不敢越前一步,是不是?”

  “对啊!”阿牛拍了拍额头,道:“老大,难道这就是你所说的人格魅力,或者是这些巨狼怕牛,而我比较牛呢。这样是不是我一个人可以带着大家走出失落了吗,哈哈,我也要威风一回。”

  “土鳖!”沈星摇了摇头,吐出一句。想了想,又道:“我们陷入此危境,主要是中了不明之人的诡计,现在我们还不知道那人是谁,不知道他在哪?敌暗我明,甚是被动,如果狼群只是这样围着,我们在这里更加安全,那些人想要自己动手还得把狼群摆平。”

  “那人借狼群之手来杀我们,估计实力也强不到哪里去,所以我们暂时安全的。我们就先在这里呆着,以不变应万变,等伍伯过来之时,那就算是我们赢了。”沈星望向远方,似乎是在眺望他的对手,似乎是在应战!

  阿牛靠着沈星,盲目赞道:“老大,你是我的老大,你是天下第一聪明的老大。吃香喝辣要带着我,风流快活算我一个。”

  几位少年侧目,沈星也恶寒一般,不多说什么,望着四周,谨防有异。

  不一会,狼王低吼一声,呼咽之声传遍四野,传递着某种沈星等人不明的意思。狼群再次骚动起来,挤满大树周围,或是用利爪扒着大树,或是以长齿啃着大树。大树之根枝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减少着,尘土翻飞,木屑纷扬。

  沈星几个顿时眼睛都直了,以这速度,不出盏荼功夫,大树就会被啃断。或者更快,只要狼王一撞,应力集中而折,也许他们就失败这天然屏障。

  沈星将弓箭拿出,搭箭弯弓,然后对准树边狼群射了出去,急道:“大家快射这些狼,一旦失去大树之掩护,我们将凶多吉少。”不需多说,谁也不想死,少年们用尽吃奶力,对准狼群狠狠地射了下去。

  狼群在狂箭之下虽然倒下几头,但在这成千上万的狼群面前,不过皮毛。不一会,少年们的箭就全部用尽再次陷入困境。

  矮小少年低声喃道:“刚刚童子尿让狼王退离大树,我们再尿尿试试好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