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花魂
作者: 嫦娥玉兔
字体: 特大
颜色:          

  沈洛天此时已与雄霸天激战八百来招。沈洛天就似那白虎出山,那雄霸天就如黄龙出水,一场好杀,龙争虎斗。

  七星剑光闪闪,播土扬尘,当胸疾刺,幻影剑明晃晃飞沙走石,迎面猛斩,只斗的天昏地暗,万物朦胧,就连中天红日亦是黯然无光。

  虞美人看在眼里浑身已起了微微的颤抖,百里浩然也终于回过神来凝神观战,一颗心也不禁提到嗓眼。花溅泪与慕娉婷更不必说,观战已至忘我境界。

  只见得沈洛天七星剑芒如万千细毫朝着雄霸天齐射而去。雄霸天幻影剑在手幻化出万千剑影无不精妙,但将那细毫一一挡开。手腕疾抖,剑影越来越密,宝剑疾旋,影幕越转越大,那剑影就如一张硕大无朋的帷幔将两人隔了开来,瞧不见彼此。

  沈洛天只觉天地一片飞旋的黑暗充斥着疲惫的双眼,如狂风大作,无所不至,直逼的他如旋风中的孤鹰,不能自主。

  慕娉婷心中一急,伤口复又涌出血来,花溅泪一个踉跄,嘴角亦有血丝溢出,虞美人心惊胆颤,百里浩然面色惨白,已有些颤抖了。

  雄霸天目中余光所及,见四人这般神情,不禁纵声狂笑道:“既是如此担忧,何不一起来攻呢?”

  虞美人早有此意,碍于沈洛天的面子不好出手,此番经过他一番言语相激,惊怒之下一跺足正欲飞奔而去,却被百里浩然一把拖住,沉声道:“你此刻出手只会拖累洛天!”

  虞美人正欲分辨却见花溅泪正朝她摇首,终是将话憋回了肚里。正郁闷突听得慕娉婷扬声道:“呸!好个不要脸的老东西,自知将败便诱我们同上,想要我们落下个以多欺少的恶名么?想得美,我偏不上你的当,怄死你!”

  雄霸天大笑道:“本座将败?只怕你是吓昏了头,说起胡话来了吧!”

  慕娉婷冷笑道:“不妨告诉你吧!沈大哥可是壬寅金箔金,而你却是戊辰大林木,五行相克中金克木,上天注定沈大哥是你命中的克星你又怎逃得过呢?”话间沈洛天已冲天而起,身体宛如游龙在空夭矫盘弄,七星剑疾抖刷刷划出道道如波死浪的剑花向着雄霸天滚涌而去,一波疾过一波,一浪高过一浪。雪白的浪花向着那片黑幕点洒而去,点缀着那黑漆漆的帷幔,浪滔滔,人渺渺….

  白茫茫的剑光如海潮一般,风来它便御风而来,排山倒海,风去它便踏波而去,悄无声息,煞是奇丽,极是美妙,令人一望之下恍然如梦,如痴如醉,就在这梦境之中,沈洛天气形融会贯通,将他那从未施展过的家传剑法挥洒的淋漓尽致。

  剑光变幻闪动,剑气冲天而起再波及开来,正欲雄霸天的剑气相撞,只闻得“啵!”的一声巨响,爆出璀璨的光华,一时间天地为之色变,迷离了众人眼目,在璀璨的光华之中沈洛天的长剑折为两截“哐当”落地,而他如中箭的大雕向后坠落下去,雄霸天则腾空跃起,举剑飞刺而去,沈洛天已避无可避,必死无疑…

  慕娉婷双腿一软,跌倒在地,花溅泪意欲飞身上前,稍动真气便不自主的张口,一支血箭自喉头射出,而百里浩然已完全呆了,他未曾想到沈洛天竟败在了兵刃上。

  那柄剑,那柄幻影剑,万剑归一,如飞龙般朝着沈洛天的胸口急奔而去,沈洛天面上露出了无可奈何的苦笑,却也显得平静。然这平静只是短短的一瞬,只因那飞龙穿过的是另一个身体。

  虞美人那娇小的身子颤抖不已,雄霸天惊怒交迸,撤剑再攻,百里浩然已回神迎了上去。

  沈洛天惊骇之下忙将虞美人接在怀中,为她封住穴道止血,惶然低呼道:“美美…美美…”

  虞美人嘴角微微一翘,勾出一抹灿烂的笑意,道:“干嘛那么紧张?我又不是你老婆!”

  沈洛天神色黯然,喃喃地道:“傻瓜!生死有命,何苦这样?”

  虞美人嘻嘻一笑,却扯动伤口,疼痛之下,微微皱眉,咬紧牙关强作笑颜道:“我才不傻,我是天底下最聪明的女孩儿,常言道:聪明必遭天谴,所以我才会短命的,天妒英才嘛!”

  沈洛天眼中已溢满了泪水,五内俱裂,张了张口却不知该说些什么,这个宛若精灵的女孩儿用她的生命来爱自己,而自己却只能眼睁睁看着她在自己的怀里一点儿一点儿的死去。他又想起了步步娇,鱼思渊,他的心仿佛已被撕得七零八落,血淋淋的碎了一腔。

  虞美人见他神色怆然,转动着灵活的秀目,故作愤然道:“哎!我说沈哥哥你也太没良心了吧!我都快死了,你也不知道安慰我一下倒在这儿缅怀旧情人,我可不乐意了!”

  她故作轻松调皮本为沈洛天宽心,然她越是如此,沈洛天心里越是痛苦,只痴痴地望着她,似是要把这一生本要看而又没有机会再看的都补回来。

  虞美人惨白的脸上泛起一抹红晕,如朝霞一般绚丽灿烂,娇笑道:“沈哥哥,你这样瞧我,亦飞姐姐会吃醋的!”

  沈洛天这才回过神来,惨然道:“我伤她太深,只怕她这一生都不愿再见我了吧!”

  虞美人微微一笑道:“聪明如我怎会无缘无故去白挨一刀呢?”

  沈洛天怔住。

  虞美人长长叹了口气道:“她若真不愿见你,我就任你去死,反正没有她我知道你生不如死!”

  沈洛天讷讷地道:“你是说….”

  虞美人深吸一口气道:“圣尊那日瞧过你的剑法后,特将亦飞姐姐的剑法改创一番,恰与你的剑法相辅相成,双剑合璧定可挫败雄霸天,亦飞姐姐闭关修炼此剑法已有月余,今日便是她出关之日,你若未等到她前来岂不辜负了她?”

  沈洛天悲喜交加,颤声道:“你说的可是真的?”

  虞美人撅起小嘴道:“你觉得我会拿自己的命开玩笑么?“

  沈洛天在次凝注她那张精致的脸庞目中一涩,清泪几欲夺眶而出,与虞美人在一起的点点滴滴无比清晰的浮现在脑海中,此时此刻再也抑制不住对她的疼惜与爱怜,一把将这个坠入凡间的精灵紧紧的拥在怀里,久久不放。

  虞美人亦是用尽全身仅剩的那点力气窝进他的怀里,紧紧的抱住他喃喃地道:“可惜了我这双手,抓的住世上任何东西,唯独抓不住你的心。”

  沈洛天心中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他已无法言语,只觉怀中人儿猛地一抖,凝固在哪儿,抓紧自己的那双名震江湖的玲珑手也就此松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