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雷魂
作者: 壶山石
字体: 特大
颜色:          

  老道长今天上午的来访让老太爷很高兴,老道长对赵毅的青眼有加和投缘让老太爷更是开心。

  所以老太爷一天都显得精神奕奕,在用完晚餐,负责服侍老太爷的几个婶子都回去后,精神头还算健旺的老太爷和柳氏以及赵毅在老太爷的卧室里坐着唠了会磕。赵毅从老太爷的絮叨中知道了一些陈道长的事情。

  原来这个陈道长是四十年前到的颌阳镇,而且是老太爷捡回来的。

  在老太爷三十多岁的时候,那也是需要和镇子里的人一块进山狩猎的。

  有一次进山狩猎,老太爷到一处地方采草药时,发现了昏死在大山里的陈道长。山里的人淳朴啊!老太爷看这个道士虽然满身血污,昏迷不醒,却有一息尚存,而且眉眼长相不像个恶人,于是便将这个道士捡了回来。

  捡回来的道士安置在了颌阳镇的道观,老太爷给了道观一笔财货,托他们照顾这个道士。还外出请了大夫抓了药,闲暇时经常跑去探视。

  这个道士昏迷了半个多月后醒来,得知是老太爷相救与他,自是感激不尽。不过也没有多说什么。

  三个月后,这个道士养好伤后便消失了,未留下只字片语。开始时,族里人都说这个道士忘恩负义,不告而别就是不思报恩,这次老太爷救回了一头白眼狼。

  又过了三个月,这个道士却出人意料的回来了,情绪相当消沉;在道观呆了半年后,拜了当时的道观观主为师,常住了下来,三十余年来不曾离开颌阳镇半步。

  “这老道回来后,教了我一些呼吸吐纳以及练体的方法,也用他师门的药物帮我洗浴过;只是太爷爷当初年纪太大了,没能练出什么东西;不过说到延年益寿,强身健骨倒是不错的。你看这颌阳镇,和我一般年纪的还有几个?”老太爷如是说。

  赵毅问道:“太爷爷,这陈道长不是有师门有师父的吗?他怎么不回去?”

  老太爷告诉赵毅:“当时,太爷爷也问过他,他说他这次受伤过重,虽侥幸捡回一条命,但是原先在师门学的那些东西都废了,那次回师门后,师门也没有办法助他复原,只是嘱咐他,让他在世间修行,日后或许还会有些机缘。”

  赵毅撇撇嘴,不屑的说道:“看来道长的那个师门也不怎么样嘛?连这点小事都办不了。”

  老太爷哈哈大笑道:“你个小兔崽子,人家陈道长所在的师门那是很了不得的大宗派,那里的人可都是神仙一般的人物啊;就说老道教我的那些,算是他们宗派最低浅的东西。虽说太爷爷练不出什么东西来,可是当年进山狩猎,和野兽玩命,在绝地采药,这玩意帮了我很多忙啊。虽说当年是我帮着他捡了这条命,可是他教给我的东西,却救了我好几回命呢。这恩,到底是谁大谁小,谁欠了谁的,哪里算得清啊!”

  赵毅眼睛亮闪闪的:“太爷爷,道长的师门叫什么啊?”

  老太爷爷说道:“这个,得你自己问那老道去,没有他的同意,我可不敢告诉你,这个是要犯忌讳的。”

  赵毅“哦”了一声,又问道:“太爷爷,那您说,陈道长和他师门的那些人会不会飞?”

  老太爷更乐了,嘿嘿笑着说:“陈老道师门的人,太爷爷可没见过。陈老道会不会飞?太爷爷也不知道,太爷爷反正是没见过他飞起来。只不过如果是说爬山,这老道还不见得能赶的上你太爷爷我诶。”

  赵毅又说道:“老道长自己不会飞,不见得他的师父不会飞啊;您说他师门那个大宗派里的人都是神仙般的人物,可能那些人会飞也说不定呢?您说道长跟我这么投缘,会不会见我根骨清奇,悟性极佳,是个天才般的人物,而把我送到他师门去?这神仙教天才,岂不是理所当然?”

  “呃~”老太爷愕然,愣了一下,哈哈大笑起来:“根骨清奇,悟性极佳,天才般的人物,神仙教天才,哈哈……哈哈……”

  笑的上气不接下气。柳氏听着赵毅这话也是忍俊不禁,连忙在老太爷身后一边给老太爷捶背,一边忍着笑埋怨道:“毅儿,没你这么自吹自擂的,你看把老太爷笑的……”

  老太爷一边笑,一边用手按着肚子,又朝柳氏挥了挥手,示意自己没有关系,让柳氏不要埋怨赵毅。

  老太爷好不容易止住了笑,抬头看赵毅正不好意思的挠着头,歪着头看着自己,一副好害羞的样子;便忍不住又想笑,连忙转开视线,仰头望着天花板,好一会儿,说道:“好了,好了,说了这么多话,太爷爷累啦,要睡觉了。总之明天下午你去道观的时候机灵着点,少说少看,听陈道长的话就是!”

  柳氏连忙带着赵毅告辞。

  将赵毅赶走后上床睡觉的老爷子,还是忍不住的呵呵笑着。

  “根骨清奇,悟性极佳,天才般的人物,神仙教天才,呵呵……呵呵;根骨清奇,悟性极佳,呵呵,……不过,谁说不是呢?呼噜呼噜。”老太爷就这样念念叨叨笑呵呵的睡着了。

  ……

  第二天下午,赵毅依约前往道观,说实在的,赵毅很是兴奋好奇,颇有点迫不及待的意思。

  真气啊!修仙啊!法宝啊!御剑啊!腾云驾雾上天入地啊!反掌间山河破碎日月无光啊!呵呵,这个口水横流啊!!!

  昨夜睡梦中,赵毅那天才般的想象力再次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发挥,梦境中是各种神奇、各种变幻莫测、各种匪夷所思。一想起梦境中的种种,赵毅便热血沸腾,头脑发热,浑身颤抖。

  来到道观,一个正在扫地的道士将赵毅带到了道观后院陈道长的居所,在门口通报了声,便让赵毅自己进去了。

  陈道长领着赵毅进了隔壁的一间空屋,屋子中间放着一个正烧着炭火的火盆,火盆上架着一口半人高盛了大半桶水的木制铁底浴桶;浴盆上水气缭绕,屋子里一股药香弥漫。

  赵毅一看这架势,就知道道长已经准备好了。

  陈道长转过身来对赵毅说道:“毅儿,这浴汤里已经放了药,刚开始的时候会有些难受,稍作坚持,一会儿就无妨了。”

  赵毅点点头,道长又说道:“下面的炭火大约能加热一炷香的时间,你看好时间出来。出来后便到我静室来,我教些基础的呼吸吐纳之术给你。”

  赵毅应了声“是。”

  道长在房间里点了根香,一股特殊的清香便在房间里弥漫开来。

  道长笑着走出门去,顺便把房门带上了。

  赵毅过去试了试水的温度,和自己在家泡的温度差不多,也是烫烫的;这样的温度开始的时候会感觉有些烫有些难受,但是稍忍忍就会很舒服了。

  “就这点难受也要提醒我?真是太小瞧我了!”赵毅如是想着。三下五除二,脱得精光;看看自己胳膊上、胸脯、以及腹部明显的肌肉,忍不住摆了几个健美先生的POSS;低头看看小赵毅,光洁溜溜,象条离水半天的泥鳅,便觉得深受打击;赶紧泡进浴桶里。

  赵毅一屁股坐进浴桶,浴汤滚烫的温度瞬间包裹了他,赵毅憋着气,全身肌肉紧绷,忍了忍,顿时全身的肌肤都舒爽无比;放松了身躯,闭着眼将头向浴桶边上靠去,准备开始享受热水泡澡的舒爽。

  头还没靠到浴桶边呢,一阵针扎的感觉突然从全身各处同时传来,赵毅“嗷”的一声惨叫,顿时坐直了身体,全身肌肉又紧绷了起来。

  这种密密麻麻无孔不入针扎般的疼痛简直难受的要死,躯干上的疼痛还不算什么,问题是腰部、腋下、脚底板甚至小赵毅这些地方传来的疼痛,就让赵毅受不了了。

  赵毅双目圆瞪,捏紧拳头,咬着牙,涨红着脸,憋着气,全身紧绷,精神高度集中的与突如起来的疼痛对抗着。在这样突如起来的痛感之下,赵毅连用手撑着浴桶边往外跳的想法都来不及出现,更别说付诸行动。

  过了约莫十五息,赵毅觉得自己快要承受不住,身上的一些肌肉已经在这种高强度的紧绷之下开始有痉挛趋向的时候,疼痛感开始减弱,赵毅随着缓缓减弱的疼痛慢慢的放松肌肉,疼痛感的减退起初很慢,但是越来越快,很快便如海水退潮一般,退得一干二净。

  赵毅长出一口气,浑身瘫软大汗淋漓的靠在了浴桶边上,这才想起了道长刚才说的那个有点难受是什么意思。现在疼痛感消失,长吸一口气,便觉得浑身毛孔开张,舒爽无比的感觉从全身的毛孔传了进来,真是通体舒泰啊!

  忽然间,赵毅“腾”的一下站起身来,眼光十分惊奇的看着自己的两腿之间。

  只见光溜溜、寸草未生的倒三角处,小赵毅昂首挺立,还骄傲的像点头般微微一颤一颤,男儿雄风彰显无遗!尽管小赵毅还小,只比大拇指稍粗点。

  “我~~操~~!”赵毅哭笑不得。

  ……

  目瞪口呆后的赵毅还是坐回到了浴桶里,看着小赵毅昂首挺胸的样子心里不免有些担心,要是这玩意不肯软下来那该咋办啊?

  难道就这样让它直挺挺地杵着?以后可怎么见人?难道要挥刀自宫?难道要给它绑根绳子?难道……幸好,没多长时间,那玩意儿就恢复正常了。

  放下心思的赵毅开始专心泡澡,放松的身躯在滚烫的浴液中充分的放松,赵毅感觉着浴液的温度,感受着毛孔里似乎在不断进进出出的热流,真是舒坦啊!

  舒坦的赵毅靠着桶边无聊的左看右看,便看到了道长点燃计时的那根香。

  看着香头上飘飘而起的渺渺香烟,看着青烟在空中变换着形态,这是一个很好的消遣。

  盯着看了一会儿,脑海中便想起了当初刚刚来到这个世界时,看见的那根招魂香,不觉便痴了……;重生前和重生后的一切,一幕一幕的在赵毅的脑海中慢慢、慢慢地滑过……

  在滚烫浴液浸泡中,在香烟莫测变幻中,赵毅慢慢的合上眼睛,沉沉睡去……

  ——前世今生皆入梦,酸甜苦辣细细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