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息天劫
作者: 七月辰
字体: 特大
颜色:          

  赵飞白一开始也被金璇流芳的拳脚逼的手忙脚乱,但过了一会儿静下心来,只凭一股刚劲笼罩全身,任凭金璇流芳怎么击打,全身发出被拳头击中的“突突”响声,但却像挠痒一般,浑然无惧。

  金璇流芳打了片刻也慌了起来,看着像是无事一样的赵飞白,素齿一咬,运气猛逼丹田,丹田内似是火焰灼烧起来,燃烧向四肢百骸,顿时全身气劲暴涨,她这是逼不得已自损的打法,拼命逼出潜力,一击对手,而自己也会被气劲反噬受伤。

  “嘭嘭嘭!”

  连续三拳,打得赵飞白闷哼一声,后退两步,似是已经受了伤。

  赵飞白一脸不可思议的看了看被击中的胸口,刚抬头又见金璇流芳又是一记粉拳击来。赵飞白猛地一抬手,一把抓住了金璇流芳的手腕。金璇流芳见手腕被抓,大惊之下正准备抽回,赵飞白宛如钢铸的拳头已经猛击过来,一股刚猛的力道击在金璇流芳臂弯处,手臂顿时断裂,鲜血如注。

  “嘭!”心窝上又中了赵飞白挟带刚劲的一脚,金璇流芳一声惨叫,抛飞出去,摔在地上,震得地上的树叶全部飞开。

  倒地后,金璇流芳身体动了动,再也爬不起来。

  “哼,臭婆娘,竟然让我受了伤!”赵飞白依旧阴沉着脸,把手中抓着的断手往地上随意丢去,身影忽地一动,又到了金璇流芳身旁,抬起右脚对准金璇流芳脑袋,重重的踩了下去。

  这一脚也是挟带了猛烈的刚劲,如不出所料的话,金璇流芳是必死无疑。

  “不要!”骆方看见这一幕,惊恐万分,脚上一发力,向赵飞白冲去,可是相隔距离太远,那边赵飞白的脚已狠狠踩下,已然赶不及。

  就在这时……

  “嗖!”

  一道细小泛着白色的流光忽然从赵飞白后背进入,胸前穿出,带出一股鲜血,直没入地下,赵飞白的一脚还未踩下就被这道流光所挟带的劲道击的直飞出去,摔在地上。

  赵飞白满脸惊恐,捂住已被洞穿的伤口像是不知疼痛般一骨碌爬了起来,四处张望,像是已做好了逃跑准备。因为,这暗器速度快得离奇,连他赵飞白以速度称雄都毫无反应就被射中,更别说避开了。

  这时骆方也惊异的发现,有一高一矮两人朝着赵飞白一步步走了过去,那两人看长相都不是中国人,一个是金发碧眼的瘦高老外,另一个稍矮点的一头棕色头发,有点像是亚欧混血。

  这两人走到金璇流芳身旁停了下来,其中那高个看看金璇流芳,用英语对那混血道:“这个女人武功不错,竟然把他打受伤了。我们关键时刻救了她一命,也算是惜才吧!”

  矮个混血点点头,脸上没有丝毫表情,也用英语道:“我们来晚了,让他杀了那么多人,现在该他偿还了。”

  说完,两人向正盯着他们的赵飞白走去,此时的赵飞白终于露出了害怕的神情,想跑又不敢跑,一脸复杂惊惧的表情。

  看见这两人向自己走近,赵飞白慌忙开口道:“你们别杀我,我可以加入你们,我也不乱杀人喝血了,我改邪归正,马上……马上改邪归正!”

  “晚了。”高个老外似是听的懂,也用生硬的汉语道,“你说你,不喝动物血,偏偏去喝人血,虽然喝动物血没有喝人血威力大,但你也不能滥杀无辜,你现在杀孽太重已是事实,而我们的盟规对杀孽太重的独行异能者处置会非常严厉,你……可以死了!”

  话音刚落,高个老外左手抬起,成手刀形状,向下一挥,一道寒光闪过,赵飞白正想逃跑,谁知只是念头才刚刚升起,接着就是一声杀猪似的惨叫声从口中传出,下一秒就悄无声迹。

  原来,赵飞白竟是被那一记手刀从肩膀处劈开,斜着划过身体,又从腰处划出,人已被当场斩成两截,五脏六腑流了一地。

  骆方猛吸一口气,眼睛瞪得滚圆,张大着嘴巴,吃惊地看着眼前这一幕,人却犹如置身幻境一样。这高个老外好像天神下凡,简直太强悍了,因为骆方刚刚由始至终都看到了赵飞白的凶猛,连全国警察搏击赛的冠亚军都被他打败,还差点被杀死,可是竟然不是这高高瘦瘦老外的一招之敌。

  杀了赵飞白后,那棕色头发的混血向高个老外问道:“他是几级武者?是一级吗?”

  “对,是一级武者,刚武者。”高个老外点头,“而且是不久前才跨进刚武者的门槛,还不会熟练运用。”

  “嗯,和我一样,只是我跨进刚武者行列已经很久了,单对单他也不是我对手。”矮个混血点头道。

  两人说完,像是有默契似的转身就朝骆方走来。

  骆方心里一惊,感到有点局促不安,可转念一想,自己又没犯什么错,怕什么,而且骆方外语本来就好,刚刚听到两人用英语交谈,似乎不是坏人,倒像是专门除恶扬善的人。

  正想到这,两人已经走到了骆方跟前,此刻矮个混血脸上挂着笑容,心平气和的对骆方问道:“你是疾风者?”

  骆方一脸愕然的看着矮个混血,摇头道:“什么风?我……我不知道。”

  矮个混血像是知道骆方也听不懂,也不管其他,一抬手,把骆方的脚拉了起来,骆方被拉得站立不稳,一屁股坐倒在地上。

  矮个混血伸手一挥,除去了骆方脚上的鞋袜,观察起骆方的脚掌来。只是片刻,他就惊奇道:“没有,没有印记。”随即一脸惊讶,转头看向高个老外,似是自己也懵了。

  高个老外也是诧异的看了看骆方脚底,摇摇头:“不是,不是疾风者。”

  “可,刚刚我们明明看他跑的很快的,速度都快和我们差不多了,只是没那血疾风快。这是怎么回事?”矮个混血一脸不懂的表情。

  “可能只是突然被逼出了常人的潜力吧!”高个老外解释道,“刚刚那被我杀死的血疾风本来速度就快,嗯,人家可是天赋,喝了血后快如闪电,我们普通疾风者怎么跟他比!这小子就算是常人的潜力爆发也不可能跑得过血疾风,就是我们都追得上他。”

  “嗯,那倒也是。”

  矮个混血不再说话,低头看见骆方正伸着光脚丫子一脸茫然的对着他们,顿时忍俊不禁笑了起来,一拍骆方光脚丫道:“快穿好鞋袜,起来!”

  “哦。”骆方慌忙穿上鞋袜,站了起来。

  “你们是……”看着眼前两人,骆方小心问道。

  “我叫约瑟夫。”那高个老外道,随即又指了指矮个混血,“他是堂林。”

  骆方不禁点头:“你们刚刚说的疾风者,是什么啊?”

  “疾风者,就是移动速度极快,跳跃能力也超强,我们两人都是疾风者。”堂林说道,“而那刚刚被约瑟夫杀死的,是血疾风,平常速度和我们一样快,但喝了血之后,速度又会再次飙升,我们都追不上他,刚刚要不是约瑟夫已是二级武者,那人只要一躲开攻击,依仗着速度恐怕早就跑了。那时,我们也莫可奈何。”

  约瑟夫道:“小子,你以后要是发现自己疾跑如飞,完全超出常人的话,打这个电话通知我们。”说着,递给骆方一张纸条。

  骆方伸手接过,看见那纸条上只是写了一个电话号码,其他什么也没有。

  “你叫什么名字?”堂林问道。

  “骆方。”

  此时骆方一直强忍着,他不敢告诉眼前这两人,他已经发现自己能疾跑如飞了,他需要回去慢慢消化今天所发生的事,如果说出发现自己还能刀枪不入的话,不知眼前这两人会惊成什么样。

  “记住。”约瑟夫依旧强调,“发现自己有异能了一定要打电话通知我们,如果发现自己左右脚底出现六个星型印记的话,也要打电话通知我们。”

  “哦。”骆方仍旧只是点头,忽然似是想起什么来,“那赵飞白,就是刚刚你杀的那个血疾风,他也有印记吗?”

  约瑟夫点头道:“当然有,只是血疾风不同,普通的疾风者双脚印记是对称的,是一边三个,而血疾风的星型印记可能是左脚两个,右脚四个,也可能是左脚五个,右脚一个,但所有疾风者双脚加起来不会超过六个星型印记。”

  “那我要怎么才能发现自己是疾风者呢?”骆方不解。

  “你只要静坐感应脚底的印记就行了,任何一个异能者都有自身的印记,只是在身体上的部位不同,都是通过静坐感应自身部位的印记来提升自己的异能,你可以先试试这个方法。”约瑟夫回答。

  “我们快走吧!不然警察快到了。”这时堂林对约瑟夫催道。

  约瑟夫点点头,又对骆方道:“记住,骆方,千万不要在警察面前提起我们。万一以后你发现自己是疾风者了,也记住不要告诉任何人,不然传出去对你会有极大地危险。”

  “对。”堂林点头赞成,“我们所在的联盟代表正义,可有正就有邪,不代表所有异能者都是好人,你自己可要小心了。”

  “嗯,我一定谨记在心。”骆方郑重道,他忽然感到一个闻所未闻的世界正想自己敞开了大门,里面许多未知的东西正等着自己去探索。

  约瑟夫两人一说完就化作两道疾风飞驰而去,片刻不见了踪影。

  骆方缓过神来,想起了地上正躺着的金璇流芳和邹矩,忙跑过去查看二人的伤势,金璇流芳伤势最是严重,脸上毫无血色,一只手臂断裂,失血过多,早就已经昏迷,呼吸似有似无,而邹矩则是被赵飞白一拳震的双手骨折,痛的晕死过去,呼吸倒还算平稳。

  这时草丛里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越来越近,骆方慌忙转头,眼睛紧盯着草丛,心提到了嗓子眼,正准备喝问。忽然,三条警犬两前一后从草丛中冲了出来,对着躺在地上的金璇流芳和邹矩二人闻了闻,又瞧瞧骆方,接着又跑到赵飞白的尸体旁嗅了嗅,一条警犬甩了甩鼻子,发出一阵似被呛着了的哼气声,回过头来冲着来路“汪汪”大叫起来,其余两条警犬也开始跟着大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