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群侠传之风云再起
字体: 特大
颜色:          

  东方烨见到荆云傲气势汹汹,心绪不宁,一溜烟地逃离而去了。“东方兄?!……”尾随而至的唐枫大惊。唐枫的脚力没有荆云傲的好,所以方才东方烨只是见到荆云傲。荆云傲怒道:“段大哥的剑竟然在东方烨那小子身上,段大哥一定是出了什么事了!”荆云傲又怒又急。“荆大侠,莫激动。你先上山看段大侠有什么状况没,我去追东方兄。”唐枫建议道。“嗯!”荆云傲点点头,顿然冲上山去。

  “东方兄!……”唐枫声嘶力竭地大喊着。不一会,一个熟悉的身影闪现在唐枫眼前,正是东方烨。“唐兄,你怎么会在这里?”东方烨先问道。“我当日在玉笔峰时受到李兄的飞鸽传书,说有你在天山的消息,于是便前来寻你了……对了,听荆大侠说你背上的剑是段大侠的。这是怎么一回事?”唐枫一鼓捣地问道。东方烨向他讲述了这些日子和段冷凝共同习武,在天山之巅以师徒相称,相伴相随,以及段冷凝受古清仞所害,临终前赠予自己寒赤剑的事。“虽然和师父相识不久,但是在我无立足之地时,师父肯收留我。天山之巅是我家,师父就是我的亲人……”东方烨哀愁地叹道。“啊!又是古清仞?!……”唐枫咬牙切齿,紧接着眉峰一转,关切地问候东方烨:“东方兄,接下来你意欲何从?”“找古清仞,为师父报仇。”东方烨冰冷地说道,紧接着踏着飞云步,在唐枫眼前消逝不见。

  “东方兄,要小心啊!别鲁莽行事!”唐枫关切地叮嘱道。“我会的……”不一会,传出东方烨的回音,他的回答铿锵有力。

  唐枫见东方烨离去,心中一阵辛酸,叹息着朝思暮想的友人,相见不多时又分离了。接着唐枫攀上天山之巅,见荆云傲站立在一座大冰雕前祭拜。荆云傲见唐枫到来,问道:“唐少侠,有追到东方烨吗?”“嗯……”接着唐枫把东方烨告诉他的话复述一遍给荆云傲听。“嗯……方才我视察了一下周围,发现冰窟内有两个人住过的痕迹。东方烨应该没有说谎。不过,既然如此,为什么他见到我会如此逃逸而去呢?”“东方兄是怕荆大侠如同其他武林人士般,欲将其除之而后快吧……”“我们的目标既然一致,为何他不愿意与我们站在同一战线呢?”“东方兄身份特殊,担心与我们在一起唯恐连累我们。”“哎……”荆云傲长叹一声,不再向唐枫问太多,举起一壶烈阳酒,洒在地上:“段大哥,这一壶酒,我敬你!”紧接着,荆云傲提起别在腰间的另一壶烈阳酒,一饮而尽。唐枫走到荆云傲一旁,对冰雕说道:“段大侠,我虽然与你素未谋面,但你今日之所为,是武林的英雄,武林的典范!”说罢,唐枫跪在段冷凝冰雕前,扣了三个响头表示对其敬重。

  “唐少侠,我们走吧……”“嗯……”唐枫尾随着荆云傲离开天山之巅。回头一看,那座大冰雕在夕阳下显得格外温馨。“段大侠,愿在黄泉路上能和段夫人双宿双栖吧……”唐枫默默地祝福道。

  “义父,你没什么大碍吧!……”阴森的血煞教宫殿内,祝婉儿关切古清仞道。“咳咳!……”古清仞狠狠地咳嗽了两声,咒骂中带着点点敬佩之意道:“不愧是天下第一杀手段冷凝!……哼哼……咳咳……”说罢,古清仞又咳嗽起来。“义父……你先别动,女儿再替你疗伤……”说罢,祝婉儿正要打坐继续给古清仞输入真气。“婉儿,不用了。为父的伤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只是段冷凝的内功深厚,他当日一鼓作气卸去全身气劲凝聚于掌心攻入我心脉,如今我的幽冥神功已经被废,任脉已损,即使他日完全康复,功力也只能回复到以前的五成……段冷凝啊,段冷凝……”古清仞气若游丝地叹道。“……”祝婉儿无言以对。因为她没想到竟然世上能有人能把自己义父伤成这个地步。纵使是四大家族之首,恐怕也难以及此。段冷凝的武功,真是深不可测。

  “教主,伊贺等人在殿外求见。”此时,血煞教一名弟子禀报道。古清仞摇了摇头,叹气道:“让他们进来吧……”不一会,伊贺和藤武那鬼魅的身影窜入血煞教大殿,尾随着数十名东瀛忍者。“古教主,你要的人头我已经带回来了。”伊贺冷冷地说道,并一把将手上血淋淋的人头抛在地上。“东方烨的人头呢?……”伊贺质问道。“哎……”古清仞只是摇摇头叹息,不说话。原来古清仞登上天山寻找东方烨,就是因为事先与弑的旧部——伊贺,藤武等人协议好:伊贺藤武等人助自己剿灭西域新崛起的一批反动势力,古清仞登上天山夺取东方烨人头。若事成,伊贺藤武等人愿意加入血煞教。古清仞见伊贺是一个人才,并且此事对自己有利无害,当机立断就答应了。

  只是没想到一个段冷凝就让古清仞如此溃败……

  “堂堂血煞教教主,没想到竟然是言而无信之人!……”伊贺怒斥道,脸上青筋暴起,拳手紧握,杀气腾腾。伊贺的杀气满盈大殿,祝婉儿顿时紧握长鞭,站在古清仞前,指着伊贺道:“伊贺,你想怎么样?”“哼,没什么!”说罢,伊贺凝聚于掌心的内劲散去。“你们别吵了……”古清仞虚弱地说道:“伊贺,本教主答应你,带我养好伤之后,必然会替你取下东方烨首级!”“哼!不必了!……”伊贺冷冷地说道。“仇,我自己去报。作为替你完成任务的代价,你好好安顿好我的这帮兄弟!……”“没问题!……”伊贺听完古清仞的回答之后,放心地一溜烟离去了。

  自从柳泽次郎毙命凤凰山后,剩余的弑组织忍者顿时群龙无首,于是皆以伊贺马首是瞻。弑踏入中原,只求一统中原武林,不料中道崩阻。既如是,伊贺只好远寻古清仞,愿他念在曾经合作的情谊,收留弑的一众部下。古清仞爱惜伊贺是个人才,于是与之达成协议,希望能够名正言顺招纳伊贺以及一众东瀛忍者加入血煞教。只是段冷凝并非泛泛之辈,其武功造化超乎古清仞所料,以至于此。

  “什么?!段大哥他?!……”唐枫天山回来,先行回到逍遥谷,回报了最近遇到的状况。东方皓听到段冷凝的噩耗,不禁大惊。“夫君,人死不能复生,节哀顺变吧……”徐滟心一旁安慰道。“段冷凝逝世了吗?曾经叱咤风云的大侠就这样消逝了啊……”东方未明和徐子易听到后不禁为之惋惜。“血煞教,果然不愿意偏安一隅啊……”徐子易开始慨叹起来。

  入夜,逍遥谷后山宁静而萧瑟。“段大哥,你一路走好……”只见东方皓在后山举着一壶酒洒在地上,看起来是祭奠段冷凝。“咳咳!……”接着东方皓猛烈地咳嗽了几声,叹道:“呵呵,果然我还是不适合喝酒啊……”东方皓想将剩下的半壶酒一饮而尽,以追悼段冷凝,只是酒到喉咙之处又猛烈地呛了出来。“夫君,夜深了,天气也越来越凉了,早点休息吧……”此时徐滟心在东方皓背上披上一件披风以让他御寒。“啊,是滟心啊。外面冷,不要在这里逗留了。快回房休息去吧。”“夫君,我知道你为段大哥的死讯而伤心。只是人死不能复生,段大哥在天之灵,亦不愿见到你这个样子啊。”东方皓侧过脸见到徐滟心那关切的神情,叹息道:“你先回房休息,我很快就回去。”徐滟心见到东方皓的神情有所回转,外界也越来越冷,紧抱着双臂关心道:“嗯,快点回来……”

  “呵呵,当年段大哥,荆兄脱离天龙教之后,我们三人就一同闯荡江湖,为匡扶武林正道为己任。掐指一算,至今已经十余年了呢。”东方皓开始慨叹起当年和段冷凝,荆云傲一起行走江湖的日子。虽然那段时期江湖动荡不安,但是三人的情谊在那时候非常浓重。但是杀死柳泽一郎之后,山本雪的牺牲,让段冷凝长隐天山与之相伴;至于荆云傲和自己,亦有自己的门派事业,三人也不曾共聚。而如今,即使三人欲再共聚,却已经枉然。

  想到这里,东方皓情不自禁地走到谷月轩和荆棘的坟前,叹息道:“两位师伯,愿你们在天有灵,保佑中原武林不再多事……”东方皓虔诚地祈祷着,尽管这是非常天真的想法。两人坟前旁的树木再次飘尽枝桠上的树叶,但是随着年岁的飘零,那树木越来越高大了。东方皓凝视着这棵大树,冥想:嗯,它很快就会长出嫩芽,恢复那它本应拥有的勃勃生机。

  次日早晨,唐枫正在谷前苦心练武,一个身穿东方堡服饰的弟子手持请柬而来。唐枫带领这名弟子参见东方皓,才知道原来东方堡鉴于西域血煞教意欲侵吞中原武林之事广发武林帖,希望武林各派掌门应邀至东方堡开武林大会,商讨如何抵御血煞教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