皖皖娇女励志记
作者: 赖筱懒
字体: 特大
颜色:          

  “你松开我。”唐皖在男子的耳边大声地喊着,可是男子像是没有听到唐皖喊得一样,接着搂着唐皖的腰身热舞着。唐皖最后被那个男子装作没有听见自己说话的样子给气的,只得用力地踩了下男子的脚尖,男子吃痛得停止了热舞。用似笑非笑的眼神看着唐皖。唐皖感觉这间酒吧和这个神秘的男子一样都透着古怪,她趁男子似笑非笑的时候偷偷地从酒吧里跑了出来。

  当唐皖走在大街上,自由的呼吸着冷空气的时候,她感觉内心特别的舒畅。她突然很想大吼一声,把刚刚的一切的不舒心都吼出去。可是她四处看了看,大街上都是人,自己还是不要做那么傻叉的事情了,等一会儿到个没人的地方再说吧。

  “咳。”唐皖感觉此时的喉咙在咳嗽了一下之后,感觉特别的不舒服,火辣辣的。而且她的头也晕晕的。该不会是感冒了吧?唐皖心想自己不会这么的倒霉吧。

  果然,等唐皖回到家的时候,她就感觉浑身没有力气,头重脚轻的,特别想睡觉,然后她就直挺挺地趴在床上睡着了。

  一夜无梦,唐皖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早上九点多了。她先是看了眼墙上的石英钟,然后就吃力的想要起床,可是她却无论怎么的都使不上力气。天啊,这回真的要迟到了。唐皖一想到班主任的墨迹神功,就无力的趴在床上了。

  “皖皖啊,起来了啊。”坐在客厅里看电视剧的唐妈听到唐皖的卧室有了响动,心想肯定是自己的宝贝女儿醒了。

  “妈。”唐皖刚说了一个‘妈’字就觉得此时的喉咙有种撕裂地红辣辣般地痛,并且连带的胸也很痛。

  “皖皖啊,你喉咙不舒服就别说话了,妈妈给你班老师应该打过电话请好假了。你今天就好好的休息,等会妈妈给你煮点姜糖给你喝,喝完你盖着被子睡上一大觉就好了的。”唐妈见自家宝贝女儿说话很是费劲的样子,就一股脑的把女儿可能要问的事情都说了出来。然后帮女儿掖好被子,她就悄悄地离开了唐皖的房间,去厨房给宝贝女儿煮姜汤去了。

  其实,此时的唐妈特别想问唐皖怎么昨晚那么晚才回来,而且穿的还不是她昨天早上走的那身校服。可是她见女儿一副病怏怏的样子,就把一肚子想要问的话都咽回去了,还是等宝贝女儿好了以后再问吧。

  躺在床上的唐皖虽然闭着眼睛,但是却怎么也睡不着了。她感觉此时自己的身体像是被一种力量封闭了一样,虽然种种的迹象都表现的很像正常感冒的症状,但是却透着股奇怪。她静静地调整呼吸,然后她就进入了自己的意念次元空间里了,紫灵见到很久没见过面的唐皖,显得特别的激动,亲昵的蹭着唐皖的脸颊,和她撒娇。

  “呵呵,紫灵,你又调皮了呢。”唐皖一进到意念次元空间之后,就感觉那种类似感冒的感觉就消失了,反而有种特别精力充沛的感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唐皖迷茫了,要是沈野逸在身边就好了,他还能帮着自己研究下,一想起沈野逸,唐皖对着紫灵就像是终于找到亲人一样,抱着紫灵就是好一阵的痛哭。她说不清那种对于沈野逸突然离奇失踪的事件的感觉,也说不清自己看着突然变得很奇怪的沈野逸的感觉,她感觉此时的自己就像是懵懂的孩子,而自己心里的这一切她又不知道该去和谁述说,就那么自己闷在心里的感觉好难受。

  不知道哭了有多久,唐皖感觉自己的脸都变得黏糊糊的时候,她停止了哭泣,她对着一脸无奈的紫灵,心里突然暗下了一个决定。

  “皖皖,醒醒,喝姜汤了。”唐妈见唐皖睡得很香的样子不忍吵醒宝贝女儿,可是一想到宝贝女儿正在重感冒中,她也顾不得什么心疼不心疼的了,叫醒了宝贝女儿之后,她就扶着宝贝女儿靠着床头柜,一点一点的用着汤匙的喂女儿喝姜汤。唐皖刚开始喝姜汤的时候,就感觉姜汤特别的难喝,浓浓的姜味还有甜到腻得要命的红糖,让唐皖很不想接着往下喝了,她很想告诉妈妈自己的感冒已经好了,但是又担心妈妈会担心自己是不是得了什么奇怪的病了。哎,自己还是认命的喝点它吧。

  “皖皖,乖乖睡觉哦。妈妈,等会有个厨艺班的课要去上,你自己乖乖在家哦。”唐妈看着宝贝女儿乖乖的喝完了一大碗姜汤之后,总算把紧皱的眉毛舒展些了。

  唐皖听话的点了点,看着妈妈替自己掖好被子之后,目送着妈妈关上了门。唐皖在听到妈妈关防盗门的声音之后,她才从被子里钻了出来。她盯着墙上的石英钟很久,才下定决心自己等下要去找沈野逸。

  等到下午五点的时候,唐皖感觉沈野逸差不多要到家了,她就准备出门去沈野逸家堵他了。而且唐妈发短息给唐皖说,今晚唐妈唐爸有饭局,不回来吃晚饭了。让唐皖去姥姥家吃饭。然后唐皖给唐妈回短信说,自己已经好很多的,家里冰箱里还有吃的就不去姥姥家了。唐妈考虑了一会儿之后,回短信说那好吧。

  唐皖到了沈野逸家门前的时候,唐皖贴着防盗门听了听屋里的动静,屋里静静地,貌似沈野逸还没有到家,她靠在防盗门上,看着手腕上的手表的指针一下一下的走动着,她感觉她自己的心扑通扑通地跳动的特别的快。当她听到有人在上楼的时候,她紧张地拽着衣角,心跳得越来越快了。

  “沈野逸。”沈野逸在走到沈野逸自家门前的时候,听到有人叫他的名字,他愣了下,然后见唐皖站在自己的面前他愣了下。但是愣过之后,他并没有说话,而是从裤兜里拿出钥匙去开自家的防盗门。

  “沈野逸。”唐皖见沈野逸没有搭理自己,就再次喊了沈野逸的名字。这次沈野逸还是没有搭理她,唐皖跟着沈野逸一起进到了沈家。一进到沈家,唐皖就感觉屋子里闷闷的像很久都没有开窗通风了一样。她走到窗户前打开了窗户,当把窗户都打开的时候,唐皖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然后她一回头就看见沈野逸呆呆的坐在沙发上,双眸呆呆的出神。

  “沈野逸。”这是唐皖第三次喊沈野逸的名字,沈野逸在听到唐皖喊他的名字之后,呆呆的双眸开始有了焦距,但是还是呆呆的出神。

  “沈野逸,你为什么不搭理我。”唐皖走到沈野逸的面前,用力地拽着沈野逸的衣领大声的喊道。

  “沈野逸,你真的不是沈野逸,还是你不愿意搭理我了,你说话啊。”唐皖对沈野逸喊的声音越来越大,大到最后唐皖的声音里都带有一丝哭声了。此时的沈野逸还是没有搭理唐皖,双眸依旧呆呆的出神着。

  “沈野逸,沈野逸,沈野逸,沈野逸,沈野逸.......”唐皖记不清自己到底喊了多少次沈野逸的名字了,只听着空荡荡的屋子里回荡的都是唐皖喊沈野逸的声音。

  “嘀嗒,嘀嗒......”一滴,两滴的眼泪从唐皖的脸上逐渐的滑落,掉在了沈野逸的衣领上,手背上,裤子上。可是沈野逸还是无动于衷,双眸接着呆呆的出神。唐皖看着此时的沈野逸,感觉到特别的心痛,那种痛是痛彻心扉的那种痛,是痛到她无法呼吸的痛。她心想,沈野逸,这到底是不是你?如果是你,你为什么不理我,如果不是你,你为什么还不出现呢?我好怕,我好想等待着你回到我身边。

  唐皖哭着哭着,就像是失去支撑一样,瘫坐在了冰凉的地板上。唐皖看着依旧呆呆出身的沈野逸,感觉自己的世界就要坍塌了。但是当她听到沈野逸的心跳声的时候,她开始怀疑沈野逸是不是中了什么魔咒了,才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如果不是魔咒,她不相信眼前的沈野逸不是沈野逸,因为她此刻离沈野逸很近,她终于可以听到沈野逸的心跳声了,她确信眼前的沈野逸肯定是沈野逸。因为从小到大,她很熟悉沈野逸的心跳声,她一直认为每个人的心跳声是不同的,并且她真的能凭借心跳声,蒙着眼睛找到沈野逸的,这就是为什么从小到大玩猜猜我是谁的时候,唐皖总是能猜中是谁是沈野逸的原因。

  此时的唐皖已经不哭了,因为她在闹心到底要怎么做才能解除沈野逸身上的魔咒呢?难道要像白马王子亲吻白雪公主那样,为公主解除沉睡的魔咒吗?唐皖看了看依旧目光呆呆的沈野逸,她决定死马当活马医,不管好不好使,自己都可以尝试一下的,毕竟自己的初吻是给了沈野逸的。

  打定主意后的唐皖慢慢的坐了起来,然后单膝跪地,捧起沈野逸的脸,对着沈野逸的嘴唇,正要亲的时候,她犹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