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雷魂
作者: 壶山石
字体: 特大
颜色:          

  有人欢乐自然便有人忧愁。

  王家祠堂外的一株柳树之下,一个孩子正在一拳一拳的击打着柳树,双拳骨节处已经出血,柳树被击打的地方也沾满了鲜血。这人浑不知痛,面目狰狞,眼中全是怨恨之色,仍旧不停的击打着,一边击打一边咒骂,“你这没用的爹,你这没用的娘,你这没用的哥,你这没用的老不死。

  害的我在这么多人面前向赵耀武那个山野匹夫下跪,害的我丢尽了面子,害的我以后在他们面前都抬不起头来。你们都该死,都该死!”

  这人正是王豹的小儿子王家豪。

  又打了几拳,双臂已经微微颤抖,显是在柳树反震下,双臂已经受伤。

  王家豪大吼一声:“我恨不得杀了你们!”又是恨恨地一拳击在柳树之上;一屁股坐倒在地,闭上双眼,泪水滚滚而落。

  “你是不是觉得很没面子?”王家豪忽然听到一个声音在耳边响起。

  “谁?谁!”王家豪大吃一惊,左右看了看,没有人。惶急的叫道:“你是谁?出来!出来!别躲起来吓人。”

  “别找了,我在你的心里。”那个声音再次响起,声音雍容,语调平和,听着便让人觉得十分的可以信赖。

  “在我心里?你怎么会到我的心里的?为什么我不知道?你到底是谁?”王家豪还是十分紧张。

  “呵呵。”那声音轻轻地笑了笑,又说道:“你太爷爷请来的那两个人,你知道是什么人吧?”

  王家豪说道:“我当然知道,他们是修真的仙人,是天一宗之人。”

  “果然是个聪明懂事的孩子。”那声音夸赞了一句,声音中满是赞叹和赏识,忽然又问道:“那你觉得他们的本事怎么样?”

  王家豪说道:“他们很厉害的。”不过想想他们狼狈逃窜而去,又恨恨地啐了一口,说道:“不过他们打不过别人,居然逃掉了,也是没用的东西。”

  “那你想不想变得强大?想不想把你丢掉的面子找回来?”

  那声音悠远深长,动听之极,一时间,王家豪的眼神都迷离起来,紧紧攥着拳头说道:“当然,我当然想变得强大无比,把那些敢于笑话我的人统统打翻在地。你能帮我吗?你到底是谁?”

  “我是圣灵,游荡在天地间的圣灵,我奉圣王的旨意,在天地间选择有缘之人,让他们信奉圣王,让他们变得强大,让圣王的威名和慈悲充满天地的每一个角落。”这声音,充满了狂热,充满了骄傲,使人不觉间便已确信无疑。

  “那,你怎样把我变得强大?”王家豪问道。

  “要把你变得强大非常容易,只要你信奉圣王,圣王自然会赐圣力与你。”那声音又悠悠的响起。

  “信奉圣王?只要信奉圣王就可以了?这么简单?”王家豪怀疑的问道。

  “当然,你以为圣王会让你奉上生命?奉上你的一生?年轻人,你想的太多了,呵呵。”那声音淡淡地笑道。

  “很简单,你只要去取你父母兄弟的血各一滴,加上你的血混在一起,敬献于圣王,圣王便会通过这滴鲜血赐于你力量,让你变的强大无比。”

  “这样啊?可是我爹我娘我哥他们如果不给怎么办?”王家豪犹豫的问道。

  “他们害你当着那么多人,给那粗鲁肮脏的山野匹夫下跪,丢尽了你的面子。只不过问他们要一滴血而已,如果他们连这点要求都不答应,还算什么父母兄弟?”那声音忽然尖利起来,愤怒的说道。

  “去吧,去吧,去拿他们的一滴血来,我就在这里等着你;你看,圣光已经出现,圣王已经在关注你了。”那声音忽然变得柔和舒缓,充满了蛊惑,王家豪的背后也隐隐有蓝光显现出来。

  王家豪点点头,略显木讷地说道:“是啊,如果连一滴血都舍不得给,这算什么爹娘兄弟呢。我已经感觉到圣王在看着我了,我已经看见了圣王的圣光,我感觉到圣王的力量了;我的背上都是一片一片的暖流,好舒服啊。”

  说着站起身来,痴痴呆呆的向家里走去,嘴里喃喃地说道:“我这就去,我这就去,我去要一滴血,一滴血,就一滴。”

  只见王家豪转身而行的背影上,有一片有蓝色的荧光。

  荧光中,有一只蝙蝠紧贴在背上,一只锋利的爪趾,已经嵌入了王家豪裸露在衣服外面的脖颈之中。

  ……

  虽然止住了血,但是之前失血实在太多,被抬回家中的王豹,一直未曾从昏迷中醒来。

  王老太爷看着自己最疼爱的孙子那面如金纸,断了一臂的摸样,忍不住便悲从中来老泪纵横,族里的后辈不忍老太爷过度悲伤,在几个长老的支持之下,强行将老太爷背回了自己的宅子,并特意加派了人手守候在身旁。

  月上中天之时,所有的族人都回去了,王豹的妻子周氏和王家俊守在王豹的床前默默地流泪。

  好一会儿,周氏轻轻抚摸着王豹苍白的脸,转过头对王家俊说道:“家俊,你恨不恨差点杀了你爹的赵家叔叔?”

  王家俊点点头,忽又摇摇头,疑惑地看向母亲,不明白母亲为什么要这样问。

  周氏轻轻地说道:“家俊,你坐下来,娘有些话跟你说。”

  王家俊依言搬了张凳子坐在母亲身旁。

  周氏轻声说道:“赵家叔叔这次虽然差点杀了你爹,但是毕竟他最后饶过了你爹这条命;你,不可记恨在心。”

  王家俊盯着母亲说道:“娘,为什么?”

  周氏回头看了看昏迷的丈夫,又回过头来,对王家俊说道:“因为,赵老太爷和赵家叔叔说的那些话,都是真的。”

  王家俊噌的一下站了起来,嘴里急急说道:“不可能,不可能的!娘,您别听别人胡说,爹不是这样的人。”

  周氏叹了口气,说道:“娘不是听别人说的,而是听你爹说的;当年,赵家叔叔出事后,你爹一个人匆匆忙忙从山里回来找老太爷;娘那天刚好在老太爷家当值,在给老太爷和你爹送茶水的时候,在门口听到你爹亲口说的。”

  王家俊颓然坐倒,想起爹宠溺的目光,粗糙的大手,曾经温暖的怀抱;不自觉地摇着头,眼里流下泪来。嘴里喃喃地说道:“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周氏也是双目含泪,说道:“从那天起,娘便老是做恶梦,老是被恶梦惊醒;你爹的脾气也越来越坏,老是喝醉酒,喝醉了就打我出气;

  娘知道,你爹心里也是怕的。娘可怜他,所以从来没有反抗过他;再说了,我一个妇道人家,还能怎样?”

  王家俊如遭雷击,父亲老是喝醉酒,喝醉了就骂母亲、打母亲;可是娘从来不还嘴,也从来不哭泣,只是默默的忍受。

  自己兄弟俩都以为娘懦弱没用,从最初的可怜娘,到后来司空见惯习以为常,最后更是以为男人本来就应该这样霸气,女人天生就应该是男人的出气筒。

  可是,一个敢于无视死亡,能迎着闪亮刀光合身扑上,救下丈夫的女人,怎么可能是一个懦弱无用的人?

  王家俊的泪水如同绝提的溪水,再也无法止住。双膝一曲,从凳子上滑了下来,跪在周氏面前,将头埋在了周氏的双膝之间,呜咽道:“娘……”

  周氏轻揉儿子的头,感受着儿子的头在抽泣中的微微颤动,叹了口气,柔声说道:“俊儿,你起来,男子汉要坚强,不要动不动就下跪。”

  看向王豹,又说道:“你爹的脾气暴躁,又是谁都看不起的人,希望断了一臂之后,从此安安份份的过日子。只是……”

  又转向儿子,说道:“只是,这个家以后便要靠你我母子撑着了。”

  坐回凳子上的王家俊听到母亲这样说,挺起胸膛,神色肃穆的说道:“娘,您放心,儿子如今也长大了,会和您一起撑起这个家的。

  下个月开始,我便求老太爷允许我和叔伯们一起进山狩猎去,我虽然不一定能起大作用,但是打个下手什么的,还是可以的。”说话间,才十三岁、略显稚嫩的脸庞上显着一种坚毅。

  看着周氏有些犹豫,又说道:“娘,您放心,族武我不会懈怠的,我还要在三年之后的镇比中,为咱家争光,为咱王家争光呢,弟弟我也会时常督促着他,不让他贪玩了。”

  周氏欣慰的点点头,听见大儿子提起家豪,忽然想到从回家开始就没见到过小儿子王家豪呢,不由担心的问道:“家俊,你弟弟怎么一晚上没见到?他去哪里了?”

  王家俊听母亲问起弟弟,不由得想起在池塘边弟弟那副表情,便生气的说道:“谁知道呢,当时让他下跪求赵家叔……赵耀武放过爹,他还一脸的不情愿,这会儿不知道跑哪个角落去哭了呢。娘,别管他,他哭累了自然就会回来的。”

  周氏摇摇头,说道:“豪儿毕竟还小,不懂事;你当哥哥的不能和他一样啊。听娘的话,你去把他找回来,和他说说道理,劝劝他。”

  听母亲这样说,王家俊应了一声:“哦。”站起身来走出门去。

  出了门是个小院子,王家俊拎了一只灯笼,拉开院门,便要出去找弟弟。

  院门一拉开,便看见王家豪正好往里走,两个人差点撞了个满怀。

  一见弟弟,王家俊气就不打一处来,骂道:“爹躺在床上生死未知,你倒好,一个晚上连影子都没见着,你死哪里去了。”

  王家豪木讷的说道:“我去求圣王了,求圣王赐给我力量,我要打败赵耀武全家。”

  王家俊差点被弟弟气的笑出声来,没好气的说道:“圣王,圣王,什么狗屁的圣王,你老老实实的呆在家里,别给我们添乱了。”

  王家豪不回答,却扯着王家俊说道:“哥哥,我找到圣王了,你给我一滴血,给我一滴血好不好?”

  王家俊一把推开弟弟,口中骂道:“什么给你一滴血?你是不是疯了,说话乱七八糟的,一滴血没有,老老实实的进去守着爹。

  王家豪的心里突然一个声音响起:“这算什么兄弟,连一滴血都舍不得;舍不得给你血,就是故意让你得不到圣王的力量,故意让你丢脸,这人,真该死!”

  王家豪的双目通红,张嘴就说道:“你算什么哥哥,都是爹没用,都是你没用,都是那个老不死的没用,害的我丢这么大的脸,你们真该死!”

  “啪!”地一声响,王家俊一个耳光抽在弟弟的脸上,王家豪惨白的脸上立即显出五条鲜明的手指印痕,王家俊狠狠地骂道:“有你这么不懂事的人的吗?你不是要我的一滴血吗?你杀了我,杀了我啊,杀了我,别说一滴血,一盆血都有了。”

  王家豪被耳光抽的一个趔趄,心里的声音如滔天巨响般:“他居然这么欺你,杀了他!杀了他!”

  王家豪转过被抽的歪在一边的脸,狠狠地瞪着哥哥,通红的双目中凶光直冒,口里喃喃地说道:“我杀了你,我杀了你!”

  双掌一推,把王家俊推得向后踉跄而退,顺手操起边上的一把锄头;纵身扑上,“呜”的一声,锄头狠狠地向王家俊的头顶凿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