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息天劫
作者: 七月辰
字体: 特大
颜色:          

  “呼……哗哗哗”,骆方手中的原力刀轻轻一斩,虽然还是飘散,但仍碰到了一些灌木,灌木一接触原力刀,纷纷坠落掉了一地。

  “有点进步了,哈哈!”骆方看着地上掉落的灌木,心中高兴。

  突然,一只硕大的老鼠似是受到惊吓,“嗖”的一下从骆方脚底窜过,钻进了灌木丛内。

  “嗯,想跑!”

  骆方印记内一团原力在脑海中爆开,一股精神力瞬间射出,笼罩向已钻入灌木里的大老鼠。

  只是一会儿,这只大老鼠晃晃悠悠像是喝醉酒了一般爬出了灌木丛,对着骆方爬了过来,来到脚旁“吱吱”的叫个不停。

  “乖,这下还跑吗?”骆方对脚边的老鼠道,随后控制精神力一放,作用在这老鼠上的精神力顿时消散。老鼠明显一怔,转过身嗖的一下又钻入灌木丛中。

  骆方现在的控神者技能不断增强,已经可以在短时间内利用精神力控制一些智慧不太高的生物,比如这只大老鼠。但要想用这种方法控制人,难度却是高出百倍千倍,毕竟人是高等级智慧生物,脑部结构异常复杂。光是从思想上拼命挣脱反抗,骆方就毫无办法可言,更别说控制了。甚至就是一只智慧稍微高点的小猫小狗,骆方想控制起来也是困难无比。

  吃了一颗蕴神丹后,骆方又盘腿做了片刻,等彻底消化了丹药,这才起身穿了上衣离开。

  刚走进住所,只见朱乐的住所外,一群护卫有的空手,有的手持突击枪,正大呼小叫的围在一起,像是在看什么热闹。

  骆方好奇,快步上前钻进了人群里。只见朱乐笑嘻嘻的站在人群围着的空地中央,对一个头戴迷彩帽的男子道:“怎么样,到底比不比,不比我可进屋睡大觉去了。也不看看自己什么样!还想挑战我们老大,先过我这关再说吧!”

  那迷彩帽男子扯着喉咙道:“当然比,我还怕你不成!娘的,我好歹也是护卫队副队长,凭什么搬出这好房间让给你住。比输了,你就给我夹着尾巴搬出来!”

  原来,骆方三人住进来前,这三间房是三个副队长居住,现在搬出来让给了骆方等人,这三人心里早就憋了一口恶气,今天早上终于爆发。这迷彩帽男子正是其中一位副队长,刚刚要进屋去挑战骆方,被朱乐拦了下来。

  骆方挤在人群中也不出去,只是笑看着眼前一切。

  “比什么,你说?”迷彩帽男子吼道。

  “喊什么喊,小点声不行啊!我又不是聋子。”朱乐伸手掏了掏耳朵。

  “我声音就这么大,怎么了!”迷彩帽男子这次吼的更大声。

  “好好!”朱乐堵着耳朵道:“你嗓门够大,不知你力气大不大,我们比掰手腕好不好,既简单又不伤和气。”

  骆方闻言笑了起来,朱乐本来就是大力者,虽然不像阿尔杰那种变态不能引发狂暴状态,但若是论扳手腕,在场的人中除了自己有一搏外,没有谁是他的对手。

  “这,论力气我叫个手下来和你掰,我手下就能掰赢你,我……我就不用了。”迷彩帽男子支支吾吾道。

  “随便你叫谁!”朱乐毫不在意,同时心里也觉得这副队长虽然可恶,但也挺可爱的。

  迷彩帽男子转身一招手,一旁围观的人群中开始涌动,片刻后,一个身高两米,头上却是扎着一条小辫的巨汉走了出来。

  这名巨汉,若是不论高度,光是那庞大身躯就像极了狂暴后的阿尔杰,浑身肌肉凸起,把上身穿着的军用背心撑得满满的。

  “你来和他比!”迷彩帽男子吩咐道。

  巨汉点点头,看了看面前身高一米八的朱乐。光是朱乐的身高倒也不怎么输给这巨汉,只是论身材,这两人一个像是头莽牛,另一个却是只瘦猴。

  两人来到一张宽大的石桌旁坐下,巨汉伸出蒲扇大的手掌握住了朱乐的手。

  随着迷彩帽男子一声“开始”,朱乐嘻嘻一笑,“嘭”的一声石桌碎裂开。众人定睛一看,那巨汉捂着手臂痛的呲牙咧嘴,大手已被朱乐压在一旁,连下面的石桌也被压的四分五裂,只是还没完全垮塌。

  “啊……”一干护卫特别是那迷彩帽男子全都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幕。

  “还比不比了?”朱乐像是没事儿一样站起来,冲人群中的骆方眨眨眼。

  “这下够你小子威风的了!”骆方微笑,“叮叮叮”怀内的追踪仪突然响起。

  “可能皇甫紫逸该上课了。”骆方转身快步走进自己房间。

  宽敞的大道上,紫色的布加迪跑车飞速疾驰,道路两旁的景物不断倒退。

  骆方依然坐在后排,静静的看着窗外。开车的还是古雷,这古雷虽是护卫队队长,但却很少与队友在一起,已经成了皇甫紫逸的贴身护卫兼男朋友。

  “骆方,今天和我上学去!”皇甫紫逸转头笑嘻嘻对骆方道。

  骆方错愕,不知皇甫紫逸怎么突然对他态度转变了,但既然人家礼貌对自己,骆方也不会假装不理会。

  “哦,不知皇甫小姐上的是哪所大学?”骆方问。

  “宁洋大学。”皇甫紫逸嘻嘻一笑,“这所大学教学质量非常好,要不是我的家族关系,我也不可能上得了这所大学。”

  “你倒也有自知之明。”骆方心道,但嘴上却什么也没说,只是保持微笑。

  驾驶位置上却传来古雷的怒哼声,显然他不想皇甫紫逸对骆方这么好。

  过了半个小时,跑车缓缓驶进了一道庄严的大门,校园内彩蝶纷飞,一排排花草树木青翠欲滴。若不是看见前方教学楼墙体上,那“尚德,识理,慎行,笃学”闪闪发光的几个金色大字,骆方都以为到了某个游乐园了。

  跑车停在一栋教学楼下,皇甫紫逸与骆方一前一后下了车。

  皇甫紫逸下车后对车内古雷道:“你先回去吧,下午课后来接我就行了。”

  “可是……”古雷有点焦急,眼睛却瞟向了骆方。

  “哎呀,就这样,上课要迟到了!”皇甫紫逸打断古雷未说完的话,带着骆方跑上了教学楼。

  上了四楼,皇甫紫逸快步跑向一间教室,嘴里叫着:“骆方,跟我一起上课。没事,老师不会说什么,这学校里我爷爷投资修建了八栋教学楼、两间图书馆和一个室内体育场,他说了算!”

  骆方嘴里应着,脚步不停跟着皇甫紫逸走进了一间教室。

  此时还没有上课,虽然教室里坐满了人,却是静悄悄的。每个人都在低头看书,宁洋大学良好的学习氛围体现了出来,整个教室内没有一人说话,都在专心学习。

  突然听见皇甫紫逸走进教室,一些学生抬头看了看她,又看了看跟在后面头戴棒球帽一身休闲装的骆方。骆方也不看其他人,只是跟在皇甫紫逸身后往最后一排走去。

  忽然,一股熟悉的感觉涌上心头,骆方感到心跳莫名其妙的加快,像是潜意识里发现了什么,忙下意识的转头看向右边正低头看书的一排男女。

  一道身影映入眼帘,弯弯的柳眉,薄薄的双唇,一头秀丽的长发,显得那般楚楚动人。

  “语心!是萧语心!”骆方身体像是被施了定身法,猛地停了下来,怔怔地看着正在低头看书的萧语心。

  惊讶、高兴、激动,都不足以形容此刻骆方心中的感觉。他怎么也想不到会在这里遇到自己时时刻刻、日日夜夜朝思暮想的人,忽然一愣,不知如何是好,只是傻傻的站着紧盯着萧语心。

  只是现在,虽然苦苦思念萧语心,骆方却知道自己不能和她在一起。他现在一直刻苦修炼,一心向往着能爬到异能者的最巅峰,深知自己已经不能够向一名普通人那样正常生活学习和工作。而萧语心则不同,不光学习成绩好,人也长的漂亮,以后会与一个和她一样的普通人幸福的生活,不必为骆方这名异能者在外拼死拼杀而整天担惊受怕。

  骆方心里也隐约明白,他和萧语心将会是两条道路上的人,在以后的生活中可能再也没有交集。

  “就让我和语心的感情永远埋在心里吧!”骆方下定决心,一双手紧握成拳头,已经捏得发青。

  皇甫紫逸此时已走到了后排,发现骆方并没有跟上,转头看去,就见骆方一个人站着发呆,正准备开口叫喊,骆方突然转过身一溜烟儿跑出了教室。

  “他这是怎么了?”皇甫紫逸纳闷,忙开口喊道:“骆方,骆方你上哪儿去,要上课啦!”

  “骆方!”

  正在低头看书的萧语心听到叫喊声,一个激灵抬起头来,刚好看到骆方快速跑出教室的模糊身影。

  “骆方!”

  萧语心万分激动,忽地站了起来,转身快步走向正在大声喊叫骆方的皇甫紫逸。

  “紫逸,你在叫谁,你刚刚叫的可是‘骆方’?”萧语心急切的拉住皇甫紫逸的衣角,两眼期盼的看着她。

  皇甫紫逸被萧语心拉的愣住,奇怪的看着这位平时优雅文静的同学,道:“怎么了,语心?对啊,我是在叫骆方,我的……嗯,男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