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琴师的无家可归
字体: 特大
颜色:          

  “仅靠单体机巧魔神的魔力,就只能临时打开一道很小的时空门而已。不过,如果是这个‘超弦重力炉’的输出功率的话,就能打开一道更大也更稳定的时空门呢。要说发电能力,和这个意义相比较的话,就只是鸡毛蒜皮般的副产物而已。对外这么宣称,也只是为了应付大众传媒的臆测所以适当喂了点儿饵料而已。”

  这样说着的律都小姐,一脸恶作剧似的表情,耸了耸肩。

  直到刚才都还对这个假情报深信不疑的我,不禁一脸痛苦地陷入了沉默。骑在这样的我肩上,操绪用明快的声音提出了问题。

  “……在门的对面有什么吗?”

  “在次元间潜航的超微空间——‘漩流’……也就是我们所创造的人类最后的希望,差不多就是这样了。”

  “总觉得、很像一艘船的名字呢。”

  面对操绪突发奇想般的感言,律都小姐只是苦笑了起来。

  “与其说是船,还不如说是潜水艇吧。而且,它也是所有机巧魔神的母舰哦。”

  “机巧魔神的……母舰?”

  我不禁回过头去窥探着阿尼娅的表情。不过她也只是沉重地点了点头。

  “的确如此。我们所制造出的21台机巧魔神,都收容在‘超弦重力炉’的最深处——那个连方位都无法测定的、在异次元空间里潜行的超微空间里。”

  “为什么、要这样做?”

  惊得已经目瞪口呆的我,不禁这样反问道。就算不弄得这么复杂,就普通地保存在地面上不行的么?

  “这个……是能把机巧魔神送往‘二周目世界’去的必要前提。”

  本以为我的问题会被巧妙地岔开,然而事实上却是阿尼娅认真地回答了我的问题。只是她有点嫌麻烦地微微歪起了嘴唇。

  “我们的打算,是准备将时间倒流,改变同一个世界的历史,从而改变世界的命运。但是,同一个时间记录点上的数据只能维持一份。因此当这个‘一周目世界’的历史被‘二周目世界’追上了的话,原有的‘一周目世界’旧历史就会被‘二周目世界’的新历史覆盖而永久地消灭。就算是在这个世界里制造的机巧魔神也不例外。”

  “偶然,由于不明的理由而没有被覆盖消去完全的‘旧历史残渣’,就会被冠以‘遗迹’的称谓而被发掘出来呢。”

  律都小姐用着可爱的口气做了下补充,不过阿尼娅只是冷淡地摇了摇头。

  “那种完全不确定原理的东西根本无法去下任何论断,有的都只能是设想吧。”

  “所以……才将机巧魔神沉入‘超弦重力炉’的最深部……沉入那个人工制造的异世界里……”

  凝视着从脚下伸展开去的自己的影子,就像个人的独白似的,我只是轻声自言自语着。

  终于稍微有些明白了。为什么机巧魔神是像撕裂“演操者”的影子一般,从未知的空间里浮现出来的理由。

  这样做的原因,仅仅是因为别无他法了。这是能从已经走向了毁灭的“一周目世界”里,将人类最后的王牌——机巧魔神送去“二周目世界”的唯一方法——

  “那么、黑铁也在那里面?”

  操绪“呼~”地似乎做着探出身子的动作,向律都小姐问道。而律都小姐望着手机的待机画面,似乎很自豪地轻松给出了答复。

  “要去看一眼不?”

  “还能去看一下的吗?”

  面对这样情不自禁地大叫出声的我,律都小姐觉得稍微有点儿麻烦似的抬起头来。

  “毕竟这里就是监控机巧魔神的管理中心嘛。”

  微笑着的她,打开了控制室大屏幕的电源。

  这个约有200英寸的大型显示器,就像不知道哪年前的老旧CRT(显像管显示器)似的慢慢地开始明亮起来,然后在人都等得快不耐烦了的时候终于显示出了影像。一系列就像超市防盗摄像机一样的黑白画面。还有着密密麻麻的块状图像噪点。(以上两句简约描述就是5个字:黑白渣画质)

  不过,图像上显示出的,也毫无疑问就是机巧魔神。

  约有成年男性数倍的高度、身披如中世纪骑士铠甲的人形机械,就像被吊着似的站在圆筒状的发射井里。

  数十台机巧魔神面对面整齐地队列在中间一条道路的两侧,不仅非常壮观,同时也弥散着十足的威严感。就像展览着无数雕像的美术馆似的,也如存放着伟大战士们遗体的陵墓一般,沉静而肃穆。

  画面里显示出的机巧魔神,既有很眼熟的机体,也有完全不曾见过的机体。偶尔也能看见已经空无一物了的发射井。可能曾收纳在那里面的机巧魔神,已经在过去的战斗中被毁坏了吧。

  然后在这两列长长的发射井阵列队尾,有一台被破坏得比较严重的机器,十分醒目。

  那是一个已经满目疮痍的漆黑机巧魔神。

  “……黑铁……”

  我轻声叫出了它的名字,无意识地咬紧了嘴唇。

  “黑铁”的破损程度比预想的还要严重。两脚已经残破不堪,甚至都无法站立,只能跪坐在发射井里。全身的铠甲也满布裂纹,龟裂得七零八落。整条右臂被从根部完全切断,消失。虽然还是有原形的一些样子,不过已经面目全非到让人觉得其存在本身都已经是奇迹般的程度了。

  “毕竟承受了由重力时空门开放时所产生的全部冲击嘛。只损伤到了这点儿程度,已经都可以算是奇迹了哦。而且‘魔力供给装置’和‘副葬少女生命维持系统’都还完全无伤呢。”

  律都小姐就像安慰我似的平静地向我做着说明。我也的确因为她的话而稍微放下了心中的那块悬着的大石头。至少操绪本身是安然无恙的。

  “关于黑铁的修理……这个有可能做到吗?”

  “非常遗憾。”

  面对我这样的问题,律都小姐只是这样说着,摇了摇头。

  代替她继续向我做出说明的是阿尼娅。

  “机巧魔神内部,本身就装载有利用量子叠加效应而进行自我修复的‘自检机构’。不过……被破坏到了这种程度的话,仅靠‘自检机构’已经是不可能复原的了。毕竟破损部分太多了。”

  “缺少足够的部件……是这个意思么?”

  虽然阿尼娅的解释听来非常复杂,不过她想要表达的意思却是很明显的。嗯,阿尼娅向我点了点头。

  “虽然可以进行最低限度的应急处理,不过只是这样的话,要让它恢复原有的作战性能也是不可能的。”

  “尽管如此……你都还是想牺牲操绪,让我们回到‘二周目世界’去的么?”

  怀抱着无处发泄的愤怒,我直直地瞪视着律都小姐。

  律都小姐正面面对我的满腔怒火,淡淡地向我说道。

  “做出最后决定的人、是你。不过,怎么说呢,我个人是这样希望的。”

  “为什么?”

  “这个还是由你自己去亲眼确认吧。”

  “确认?怎么去确认……难道?!”

  我不禁心里一惊,抬头望向了控制中心里的那台显示屏。难道说潜藏在这“重力炉”里面的?

  律都小姐微笑了起来。

  “‘漩流’里,有个正在等着你的人哦。只要你愿意,他将会告诉你所有你想要的真实。”

  “你说的……是谁?”

  心里的不安突然急速膨胀,我不禁满头冷汗地问道。

  “仅靠一人就制订了这整个夸张计划的黑幕。既是‘恶魔’又是我‘契约者’的男人。”

  让猫头鹰停在自己肩上的律都小姐,就像正遥望着某个远方似的望着我。她的眼瞳闪耀着淡淡的绿色辉光。“恶魔之瞳”。然后她那丰满妖媚的嘴唇,轻声编织出了一句话。

  “已经并不存在了的、你真正的哥哥——‘一周目世界’的夏目直贵。”

  如果想深入“超弦重力炉”内部,那就不能通过普通的空间,而必须通过一个名为“魔桥”的连通道路才能进去。同时,这个“魔桥”的大门,似乎又在这个“十字陵”的最深处。

  我目前就正走在这个连电梯都没有的研究所地下通道上。

  “怎么了,小智。感觉没什么精神呐。”

  望着正向前拖着脚步邋遢地走着的我,操绪还是那样满口轻快的语气。

  “怎么可能会有嘛!”

  我不禁用着相当随便的口调这样回答道。毕竟说到地底最深处的牢狱,那里一般都是被称为“地狱”的吧。既然目的地是那种地方,那半路上还兴高采烈的人,除了变态也不可能再有其它称呼了吧。

  “放心吧,操绪一直都陪在你身边的哦。”

  操绪又这样连鼓励都算不上的毫无责任感的话挂在了嘴边。再怎么说这也太没有根据了吧,我不禁悄悄地叹了口气。就像是也要鼓励我似的,另一个人也插了句话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