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超级电能
作者: 桃仙喂马
字体: 特大
颜色:          

  见两个人醒了过来,李智挪过凳子坐下,翘起二郎腿,抱起手臂,似笑非笑意味深长的看着他们。

  “你狗日的对我们做了什么?”

  刘流发着颤音,极力的回想着刚才的事情。自己怎么就突然倒地了,身上怎么就突然疼痛难耐了?

  结合自己的现状,和李智的表情,刘流的脸色阴沉了下来,他突然的意识到,自己上当了,上了李智的贼当。

  这时,长发男扭头看了过来,两人的视线碰触在一块。两人想到了一处,李智下了套,他们钻了进去。

  “妈的”

  长发男啐了一口,也不顾忌李智可能留有的后手了。他捏的手指卡帕响,迈步就要找李智的晦气。可刚才全身无处不在的刺痛,已经损伤到了肌肉和神经,他的步伐显得摇摇晃晃,几乎下一刻就会摔倒在地。

  “别徒力挣扎了,你们中了我的‘烂心腐骨手’,没有多少日子可活了,回家准备后事吧。”

  看着刘流两人现在的样子,李智憋着笑,故作严肃的告诫着。

  “什么?”

  刘流和长发男好像没有听清,伸长了脖子瞪着大眼,看着李智。

  “没什么,我在你们的身上做了点手脚。刚才你们应该感受到了,就是那种感觉,很美味,很享受吧?哈哈”

  李智看到他们质疑的眼神,也不隐瞒他们,直截挑明真相。

  “啊!”

  一听这话,长发男和刘流顿时发出一声惊呼。两人原本还心存侥幸,只是以为那酒菜中有问题,谁知道居然是在不知不觉中被李智下了黑手。

  想两人是来‘借’钱的,眼看着就能马到功成。现在可好,居然中了什么‘烂心腐骨手’。名字听起来很玄乎,可两人已经切实的感受到那种威力,真像是撕心裂肺,无处不在的疼痛让人生不如死,痛不欲生啊。

  “现在相信了吧,别想着其他办法,这世界上只有我有解药。七日之内,没有我的独门解药,你们将会死于非命。趁着还有几天,尽快的去料理后事吧。”

  李智看着两人留露出的些许却怕,心怀大度的摆摆手,不耐烦的扭过凳子,背对着刘流两人。

  刘流和长发男对视了一眼,眼睛中的杀气烟消云散,脸上满是苦涩。这他娘的算什么事啊,不就是‘借’点钱花吗,怎么落到了这种下场?突然,两个人想到,李智说他的独门解药?

  “李智,我们错了,不该打你的主意,你就放过我们这一次吧,以后再不敢做这事了。”

  刘流和长发男噗通跪在地上,看着李智的背影,不住的央求道。

  “嗯,我原谅你们了,你们可以走了。”

  李智开明大义的摆摆手。

  听到这话,刘流和长发男的脸色更苦了。我们不是希望你原谅啊,我们要解药啊。

  “好吧,你有什么条件就说吧。只要不是要命的,我们都答应。”

  也是江湖老油子了,刘流和长发男一咂摸,就猜测出李智的意思来了。两人干脆认栽,许下了承诺。

  “走吧,尽快的走吧,别在这烦我,你们不是还有好几天可活吗?”

  听到承诺,李智更不耐烦了,干脆的不愿搭理了。

  不过呢,听到李智的说法,刘流和长发男眼睛亮了。‘有几天可活’,这里面大有文章啊。虽然没有说透,可是能够趁着这几天的时间,改善改善关系啊。

  “好好,我们马上就走。”

  刘流两人忙不迭的应了一声,踉跄着就走出了宿舍。

  回想着今晚上的可怕遭遇,两人悠悠的叹了口气,并转身瞧了一下宿舍内的李智,带着不甘心浓浓的后怕的远去。

  听着宿舍外面没有了动静,李智停了停,随后转过身奔到了门前。楼道内安静如死寂,一个人也没有了。

  “呼!”

  李智长舒一口气,总算把两个人给摆平了。

  关上房门,李智靠在上面,寻思了一下整个过程。反复的推敲之后,李智并没有发现其中的漏洞,没有可怀疑的地方。

  确信之后,李智再也抑制不住兴奋的心情。

  “嘎嘎嘎,我有小弟了,再不是孤家寡人了。”

  “宿主,有一个疑问要问你。为什么没有点明做什么事情,他们知道怎么做?”

  正在李智兴奋不已的时候,小音音突然开口。终极智能也有不明白的事情?李智立刻来了兴致,把问题听得真真的。

  “这两个人明显就是一根筋,两头堵。你应该不明白这种人的做事风格,明确的说了,他们只会做嘱咐的那件事,其他的不会理会。现在呢,他们只要觉得和我有关的,他们都会注意的。这就是模糊的好处。”

  李智好不容易能当一次老师,很认真的给小音音解释了一下。

  “哦,这样啊。你的记忆中,好像当官的最喜欢做这种模棱两可的事情吧?”

  小音音举一反三,立刻做出反应。

  “呃?好像是了。”

  ……

  今天挨了一顿揍,李智的身上再次的出现了片片的红肿。不过,李智没有立刻治疗。

  做了一番精神准备后,李智再次的开始了每日的功课——身体强化。

  随着电能涌进身体,慢慢的转化成生命能。那种撕心裂肺的感觉再次的侵袭全身。

  李智咬着牙,绷紧着神经,瞪着眼,疼的直哼哼。这身体强化虽然好处多多,但这痛楚却是外人无法感受到的。

  那感觉就像是被执行了凌迟极刑,扒了皮,抽了筋,打断了骨头,然后再把这些原件重组起来。并且,在执行的时候,一点不温柔,很暴虐,生怕当事人感受不到疼痛。

  在死去活来的折腾中,李智愣愣的坚持了下来。可是嘴角见血了,眼角见泪了,身上像是下了一场雨,湿淋淋的。最可气的就是,全身的腥臭味,在汗水的冲刷下,弥漫整个宿舍。想堵住鼻子,都不可能。

  炼狱般的煎熬在持续了近十分钟后,终于暂时告一段落。

  李智再次的虚脱了,身上使不出一点力气。

  翻着白眼,看着天花板,李智感受着身上的无力,悠悠的叹口气:还是让我死了吧,这罪哪是人受的?我真是犯贱,找这么一份行当。

  李智一天来的美好心情,在身体强化之后彻底的燃烧干净了。

  “嘎嘎嘎,宿主,这才开始呢,以后还有的是这种机会哟,好好享受啊。”

  感受着李智失落、痛苦的情绪,小音音幸灾乐祸的落井下石。

  “滚,你妹的,你以为来激将法,我就会上道,想门去吧。”

  虽然这样说着,李智还是爬了起来。按他的话说,不是我妥协了,是可怜我的被褥。那可都是钱哪。

  洗涮了一通,整理了一下床铺,李智全身轻松的躺到了床上,枕着手臂,开动脑筋寻思起来。

  马上就要大四了,面临着就业,自己现在搞的这些东西,能够当做一份职业去做呢?

  “嘎嘎,宿主,有件事我得慎重的提醒你。这个宿舍不能再住了,再住下去指定出事。这两天你的室友没有回来,你大可进行强化,但是,一旦有人存在,你必须要谨慎啊。你记忆中,你们是好同学,好朋友,好兄弟,但是人心叵测,不得不防,你当有心理准备。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想想后果吧。”

  在职业还没有正式确定前,猛然间听到小音音的提醒,李智脸上的淡然平静瞬间隐去,变得有些焦虑。

  我相信自己的同学,认为他们能够为自己保守秘密。但是,他们是怎么想的,我不知道啊。无端的怀疑人是对人家的人格侮辱,但是事关自己的身家小命,自己真的能够做到坦然自若无所顾忌吗?

  曾有人说,不是不背叛,是引起背叛的砝码太轻。自己身体的情况,在现今的社会等同于逆天的存在,难免不让人觊觎啊。

  想到这,李智叹口气,神色变得平静。他直接说道:“好吧,趁着明天还有时间,去找房子。”

  “嘎嘎嘎,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当机立断才是好同志吗?我就喜欢你这样果断拍板的样子。”

  听到这话,李智一阵恶寒。你一智能程序喜欢我,想恶心人,也不带这样啊?只是,可怜我的钱包啊,这才有点起色,马上又要憋下去了。这攒钱之路,真是路漫漫啊。

  找房子?到哪找呢?

  这工作还没有一撇,居然要安家落户了,有些讽刺啊。

  带着自嘲,李智躺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