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超级电能
作者: 桃仙喂马
字体: 特大
颜色:          

  直到离开了教学楼,李智的情绪才稍显稳定下来。

  李智怎么也不会想到,仅仅是送点东西,居然会引起众同学的强烈反弹,甚至于差点出现暴动的情况。李智不得不去猜想,顾文雪姐姐在众学生心目中到底有多高的地位。一个人能够做到这一点,学生生涯真是不虚此行了。

  “宿主,你就没有想到另一点吗?”

  就在李智为顾文雪有如此高的声望感慨万千时,小音音又是毫无声息的插了话。

  “另一点?什么啊?”

  小音音每每提出问题,定是有着深层次的意义,李智习惯性的问了一句,赶忙的转动脑筋深思起来。

  “实力。财力,权势,地位。”

  小音音当即的做出提醒,随之缄默不言。

  “呵呵,言之有理啊,果真有这个因素。假若我有很高的实力,就算是我送上一根竹筷子,他们也会以为我送的是国粹重宝,不敢小觑。甚至于,开口夸赞,说我有情有义。但我没有实力,他们可以毫无顾忌的诽谤,叫嚣甚至于无情的诋毁,辱骂,口出污秽之言。”

  李智脑筋一转,立刻想到了其中的关键因素。

  “既然想到了,你应该想到了改变的策略了吧?”

  小音音在李智话落之后,带着诱导的语气接着问道。

  “你等的就是我的决心吧。实话说,存于世间的每个人,谁没有野心呢?谁没有欲望呢?只是大家苦于登天无门,这才庸庸碌碌的生活一生。但凡是有点机会,都会拼着命的去赌一把。刘流和马一宗应该就是其中一员啊,他们也想着改变。若我预料不错的话,他们就应该是龙啸羽的小弟。在龙凤呈祥这座熔炉呢,应该有的是这种人物。”

  “自从进入到龙凤呈祥,看到如此多的有钱之人。我也想攀住高枝,尽可能的向上爬。但我的身体条件太差了,谁又能吸纳我呢?我只能另辟蹊径,想要在学习上拔得头筹,只盼着有人能够注意到我,能够在关键的时候提携我一把。鱼跃龙门化成龙,翱翔于世间,那是何等的快活和潇洒。很多人有这样的梦想和期盼,但龙门不好跳啊。”

  “我现在有生命能,挣钱这一关暂且说来,应该是问题不大,只要经营稳妥,实现跨越应该是水到渠成。但是,权势,地位,人脉,这却是需要常年的积累,不能一蹴而就啊。步子大了,扯到蛋可就不妙了。我可是还没有女朋友呢,可不能把男人的能力报废了。”

  李智略带感伤的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自嘲的抬起头,看向天际。天空中万里无云,只有骄阳一枚,飞腾快活的巨龙并不存在。

  “嘎嘎,你认知的倒也透彻。不过呢,宿主,你大可不必如此感怀不安吧?现在你有生命能,身体也在时时的强化中,医馆也正在筹备中,一切都在向着良性的轨道发展。权势,地位,人脉,在一切进入正轨之后,都会切实的展现出来。为今之计,你自己却必须有所改变了。”

  小音音认可了李智的说法,但随之又抛出了一个问题。他的语气中带着郑重,想来对这问题很是重视。

  “我有所改变?改变什么呢?我并不悲观,反而对一切事情想得开。说说吧,什么方面?”

  李智对小音音的提议产生了浓厚的兴致,不由得疑惑问道。

  “处事方式,做事手段。你一直想着低调,想着亲力亲为,就为了保证自己的秘密不会暴露,这无可厚非。但是,与你的秘密牵扯不大的事情,尽可高调的宣传。假若,你有了靠山,假手于人,加以利用,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这是对你自己安全的负责,也是对你心境的磨练。事事亲为,这并不是良策。蜀之兴亡,胜在诸葛,败也在诸葛。孔明太过于亲自做事了,反而让手下有了依赖之心。放权,放开也未尝不是一种手段。”

  小音音的教诲,李智听得很认真,甚至于有了震耳发聩的感觉。自己心思中的细腻,独行侠似的做事手段,有时却是一种桎梏,牵绊手脚的无形绳索。自己现阶段感觉不出来,但摊子铺展开,就会捉襟见肘,暴漏出它内在的威力。

  “呼”

  李智长舒一口气,轻轻的点点头,诚恳的说道:“我有些明白了,谢谢你的及时提醒。”

  “嘎嘎嘎,不用谢了,这些东西原本就来自于你的记忆,我只是整合了而已。”

  小音音怪叫一声,再次的恢复了油腔滑调的样子。

  “呵呵”

  李智摇头轻笑,心生奇怪的想法。人这一辈子不管是乞丐,还是万亿富翁,一生得经历多少东西啊?那存储量真是海了去了,但是很可惜的,不常用的东西被放进了记忆深处,到死都不一定用到。若是把这些东西整合起来,世间的天才真要无以计数了,哪还用得到所谓的异能。话说,每个人都身藏小宇宙,果然是不欺人也。

  想明白一些事情,李智不由得轻笑起来。

  恍若顿悟了一般,李智从未向此刻这般,对自己的成长路线看的那样清晰,理解的那样透彻。

  在交流中,李智已经不知不觉的远离了教学楼,走在了出校园的路上。身侧的低矮花丛,释放着阵阵清香,六月份终于如期而至。

  已经对自己的人生,有了稍稍规划的李智,看到绚丽多姿的花朵,颔首而笑。整具身体,感到热血充盈,精力充沛,仿佛有用不完的气力。

  “大自然的美,真想去好好的感受一番啊。造物主给了我灵魂和身躯,不去感受他的世界,活这一生真是愧对他了。”

  感受着自己的心态,李智没来由的想感慨一番,诉说心中的爱恋和欢喜。

  “你倒是真该尾随造物者而去的,好好的去感受他的精神世界。只是,在临走之前,把你知道的东西说出来比较好啊。”

  李智刚刚感慨完,一个戏弄轻佻的声音随之接上话茬。

  听到这话,李智定眼看去。在李智的对面,居然毫无声息的出现了四个男学生,阻断了自己的前进之路。

  四人相同的打扮,均是跆拳道练功服。腰间腰带蓝绿不一,显然是有些道行了。最前面的那人,一头寸发,浓郁双眉,晶亮眼神,四方脸,满脸的笑容。整个人带着端正,狠辣之气。刚才就是他接了李智的话茬。

  猛然间见到这四位,李智心中有些不解。我与跆拳道馆素无瓜葛,他们堵在这是为了干啥?误会?那是不可能的,他们能够堵在这,接话茬,已经很说明问题了。知道的东西说出来又是什么意思呢,我对他们的事情不了解啊。

  带着种种疑惑,李智脸上堆笑,学着江湖人,抱了抱拳,问道:“几位大哥,这是在等我吧?大哥有什么事尽管问,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哟,小子听识抬举啊。行啊,就凭你这份眼力界,我们就不动手了,跟我们走一趟吧,去说明点情况。”

  领头男学生一听李智还挺会来事,和其他三位同伴交换了一个眼神,神色轻松,话语愉快的吩咐道。

  “走一趟?说明情况?”

  李智四下里环视一圈,心中有些悲苦。我怎么逛荡到这里了,这里除了我和他们居然没有一个外人。看他们的样子,自己不同意恐怕少不了一顿揍。为了避免这种情况发生,李智拖延时间似的重复了一下要求。

  “甭看了,周围没人。今天校长到各班级调研去了,所有的人都在教室。乖乖的跟我们走吧,挨顿皮肉苦可不值当啊。”

  领头之人看着李智在那左顾右盼,也不心急,很亲善的给李智解释了一通。

  “我靠,原来这样啊,怪不得呢。那些人真可恶,居然没有给我说一声。我他妈的还真够倒霉的,居然能够赶上这种事。”

  听到解释,李智心中更加苦涩了。他现在算是明白了,为什么教室呢座无虚席了,原来是校长他老人家亲自出马了。

  “好,走就走。挨顿揍,再挨顿批,这买卖可不值当。”

  一想到即将面对教导员狂风暴雨般的教诲,李智还是决定先顾眼前吧。把这些人处理了,再去做其他的事情吧。在脑筋急转中,李智已经做好了应对之策,就是不知道这四位还有没有同伙。舍不得肉体,套不到屠夫,李智干脆的豁出去了。

  “有胆量,走吧。”

  见李智干脆利落的答应了,领头人赞许的看了李智一眼,径直的越过李智,向着学校内部走去。

  其他的三位跟在李智的身边,不徐不缓的监视着李智。

  李智他们很快的离开了这片花园,没走多远,两个人快步的迎了过来。这两人赫赫就是刘流和马一宗。

  突然看到他们俩,李智再也不能保持淡定了。脸上的笑容瞬间隐去,脸色上流露出一丝隐忧。

  “哟,孙强大哥啊,这是忙啥呢,咋没去训练啊?”

  刘流一副谄媚的笑脸,远远的就拿出了一盒烟,凑到了领头那人的跟前,热情的献着殷勤。

  “你俩晃悠啥呢,又在找目标下手呢?注意点吧,别让人剁了爪子。”

  孙强美美的吸了一口,吐出烟圈后,耷拉着眼皮,对刘流两人说着。

  “嘿嘿,是,是。”

  刘流和马一宗忙不迭的答应着。

  “几位哥抽烟。”

  刘流弓着腰拿着烟又散了一圈,唯独的没有搭理李智。

  “孙强大哥,这是啥情况?这小子惹着你了?”

  马一宗像是才看到李智似的,伸着手指指着李智,踮着脚不怀好意的问着。

  “不关你们的事,少在这打听。走了。”

  孙强厌恶的看了一眼马一宗,烟卷一扔,迈步就走。

  “好好,大哥忙。孙强大哥,若是动手啊,替我们兄弟多踹两脚,我们看着他就心烦。谢谢啊。”

  刘流和马一宗很识趣的站到一边,看着李智,两眼直冒冷光。

  “你小子真他妈的会惹祸啊,仇人一波又一波的。”

  听到刘流两人的说法,孙强回过头来,打趣着李智。

  “唉,苦啊。”

  李智悠悠的叹口气。

  待孙强五人远去后,站在原地没有动弹的刘流和马一宗,很有默契的对起了眼。

  “去不,这可是好机会。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马一宗首先问道。

  “干,整天的受折磨不是那么回事,一了百了。”

  刘流眼神坚定的应道。

  “走!”

  两人异口同声的说道。

  说完,两个人赶忙的尾随在后面,沿着李智消失的方向追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