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风云之雄霸天下
作者: 项天云
字体: 特大
颜色:          

  “吟~”回到房间里,天云盘膝坐在白纱床上,拿出了红丹丹,球内仍旧热流滚动的的最后一颗龙元,一口服下下去。有了第一次的经验,这次服用并没有什么大的动静,只有一声刚刚响起就被压下去的龙吟声。半天六个时辰后,本来太阳高照天色渐渐昏暗,夜幕降临……卧房里的天云突然睁开了紧闭半日的双眼,一道黄光自眼中一闪而逝,双手一拢与丹田,天云暗暗感受着体内的变化,按照计划好的,一有断浪消息后立刻服用龙元,而这颗龙元他也是按照预订,运用圣心诀的运功方式去吸收搬运的,果然如他所想,用圣心诀配合凤凰残识大大加快了,只用了半天就把这颗千年龙元消化完毕。拖这样做的福,融入圣心诀内力的三分归元气如今也带了些圣心诀特性,事到如今,连天云自己都不清楚变异几次的三分内力到底算是什么了。伸手抓住床头的英雄剑一拉,英雄剑空中几个旋转,“乓!”左手握住英雄剑把柄下面四一尺之处,凌空双脚踏地,白衣荡下,最后深深看了眼临时几日的家,随即换上冷静的脸色,几个闪烁就到了屋外,最后一个甩袖,“呼~吱呀。”不强的风温柔的关上了木质房门,天云再也没有丝毫留恋,大踏步的离去,下了楼,第一眼就看到了还跪着的鼠脸猥琐男子,对方也注意到了下来的天云,大喜就想开口。天云却不给他开口的体会,看也不看他,冷淡道:“我是要去杀断浪,你还要跟来吗?”对于天云来说,这种跪求不起的方法早就在电视剧里看多了,看着可怜,说到底是为了目的的一种手段罢了,因为对此并不感冒。此话一出,那鼠脸男子果然没了声音,凌空心中不屑的撇了一下嘴,再也不管他,踏步就走。就在天云一只脚踏出门槛的时候,鼠脸男子坚毅的声音忽然传入他的耳朵,“我越追随少爷去杀断浪!”天云霍然转身看他,这个胆小的男子此刻鼓起了一生的勇气,毫不退让的对视天云,也不知道对方在这几天遇到了什么,居然这么想要依附强者。‘可惜自己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不然收这个手下倒也可以。’看着居然和他对视的闪亮双眼,天云眼神闪烁了几下,沉默了一下后问道:“你叫什么?”“……属下叫周叔勇!”鼠脸男子,周叔勇似乎认定天云已经答应了他,他一边回答一边就这么站到了天云身后。听到他名字里还真有鼠的同音字,还有与鼠意义相反的勇字,天云心生怪异之感,这不是应该是电视剧里的桥段么?……见到周叔勇站到了自己身后,天云默然,算是默认了吧,他刚刚已经有了打算。“走吧!”带着周叔勇走到了外界胡同,天云再次转身看着同福客栈,在星空照耀下的同福客栈灯火明亮,却一个声响都无,寂静万分。黄色的灯光印入天云眼中,印出了七道人影,印出了短短几日内的温馨……简陋的擂台下。“老白,你们干什么呢?”“办武林大会!”“武林大会?……我看是江湖卖艺吧。”“卖艺……嘿嘿哈嘿?”“湘玉(掌柜的)你说什么呢!”帐台。“芙妹,来,啊……吃瓜子。”“恩,算你识相!”“无双也来……啊~...不对,无双不要来!”“算什么啦!”“恩?无双??!”“帕帕!……不是这样的芙妹,一时错口..”“一时错口?你心里没这么想怎么会一时错口?……哼!排山~倒海!”“啊!”客栈厨房内。“小贝,来吃这个,这个是大嘴哥新做的菜。”“不要!”“什么,你……”“李大嘴!!!”“啊~掌柜的,不要啊……啊!”“小贝,快来练剑。”“来了!”客栈后院。“小贝,你听好,接下来我要用元神把这套剑法刻入你的神魂,容不得半点差池,你一定要忍住脑中涨痛……明白吗?”“恩,明白了,项哥哥!”大厅,某人犯了众怒。“葵花点穴手!”“排山倒海!”“子曾经约过……”“放着我来!”“额滴神呀!”“降龙十巴掌!”“三分归元气!”“我……我,我是紫电神剑!”……随着天云的回忆,周叔勇感觉周围空气凝糊起来,一会紧一会松,随着公子的心情而变化,又有不同的气势一闪一闪的,等到回忆结束,他已经是满头大汗了。“走吧……!”满头大汗还来不及擦,周叔勇就见公子已经先一步拐入了一个胡同,他不敢怠慢,连忙小跑着跟了上去,满头晶莹在丑丑脸庞晃动间飘散在空中。某处阴暗处,七道高矮不一的身影默默注视着他远去的背影,似要穿透墙壁看向凌空。……“项兄弟!”刚出了七侠镇,两人组就在一片村庄前的竹林里遇到了同样是两人组的风云,比起风云两位帅哥,项天云一张娃娃脸与一张鼠脸真是够怪异的。“你们怎么在这里?”天云诧异的问道,刚刚还在有些伤感,没认出擦肩而过的两人,倒是聂风先认出了天云,喊了出声。聂风温和的回道:“哦!是特意寻赵兄弟而来!”话音刚落,背着黑色绝世好剑的步惊云忽然冷冷的问道:“帝释天呢?”

  项天云马上同样冷淡的回道:“死了!”步惊云沉默,符合他的性格,只问结果,不问原因。‘聂风和步惊云?风云?’旁边从武器认出风云身份的周叔勇有些惊骇,虽然公子的厉害,但人的名树的影,发现公子居然认识风云这种几乎是武林神话的人物,并聂风看上很尊敬公子的时候,他还是不自主的有些吃惊。“那日,我与师兄各得了一颗龙元……”知道天云疑惑为什么自己两人来找他,聂风详细介绍起了原由。“破军?断浪?……也就是说你们来找我一个是因为想知道帝释天的下落,另一个就是想请我帮忙一起对付断浪?”知道破军一代高手最后那副样子的天云想起了这个情节,当时他还很感慨自己也想和妹妹安静的生活,最好还有还有一个女儿,厌倦了争端,两人平静的活下去……至于女儿是谁和谁的,这个天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想的是谁。聂风微笑点头,“恩……项兄弟以为如何?”天云淡淡的转了个身子,跺着步,眼中冷芒一闪,“我正好也是要去斩杀断浪,但我们走在一起太明显……明日,在他那武林大会上,也是他的丧命的大会上一齐出手吧!”听了这话,聂风欣慰的点了点头,忽然伸出一只手来,他还以为天云也要去为武林除害呢,在他的印象里,这个孩子就是嘴硬心软,外表冰冷,内心火热,具有毒舌属性的善良孩子。当时屠龙除祸害也不是不惜性命的么?最后龙元也没要……要是天云知道聂风的想法,肯定会嗤之以鼻,拍开聂风代表友谊的手,他有那么好心?一切都是巧合罢了,只是此刻他还在考虑一事,下意识把这个握手当初现代礼仪了,心不在焉的握了上去。‘既然断浪才得到两颗龙元,学了十强武道的聂风步惊云为什么还要找我帮忙?虽然他们是根据打听消息找到我的,但他们应该不知道我实力暴增十倍的信息,也就是说他们要集合一切可以集合的力量……二元断浪凭什么让此时的风云集合一切可以集合的力量才敢动手?’……一日后,天云带着周叔勇到了中原腹地,参加了断浪真正的所谓武林大会,只见天门前面长长的道路上,到处都是红灯笼,艳的要死,更要命的是全是人,到处都是人,人应该比此地的蚂蚁还多,想挤进去可不是什么易事。一到了这里,周叔勇就直说见识到了什么是真的人山人海,天云暗自鄙视他没脑子,断浪要一统武林,自然把全武林的人都叫来了,能不热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