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一梦
作者: 明笑白
字体: 特大
颜色:          

  (求收藏啊。。。)

  刺客的事情一直折腾到深夜,太子与大阿哥追到森林深处也没有抓到那个刺客,反而有很多士兵迷路,不得不再次派人进去引路。

  康熙凝重的脸色,不言不语,此刻他的身旁只有胤禩与胤禟几个人,虽然胤禩心里担心筱白与胤誐,可眼下不能说,只能干着急。

  “报~!十四阿哥晕倒了,太医说,是中毒。”

  轰~

  康熙的脸色越加的深沉,这才想起是老十四差人来送的信,经刺客这么一搅合,忘了那俩孩子怎么样了。“怎么回事?”

  “十四阿哥一直在土包下面锯石门的锁,不知道怎么就晕倒了,传了太医才知道是中毒了。”、

  “可曾发现筱白与老十?”康熙已经觉察出这件事可能不太普通了,巧合太多了那就不是巧合了。

  “没有。只是十四阿哥一直念叨着,‘石门后面’这四个字。”

  “来人,定要把那石头给朕破开。老四,你去处理这件事。”

  胤禛跪谢领命,没有耽误,转身出了大帐,挥手点起一路兵马,跨上坐骑一路狂奔而去。

  “儿臣恳请皇阿玛恩准儿臣同四哥一同前往。”胤禩跪地的动作十分坚定,看向康熙的眼神里也未曾搀着半分虚假。

  康熙叹气,随后点了点头。

  胤禩没有去土包,他先去了胤祯的营帐。

  胤祯躺在床上,脸色煞白,额头上的冷汗不停的外渗,人有些迷糊,但偶尔也会清醒一小会儿,那时候他就反复重复着“石门后面”几个字。

  “十四弟,石门后面有什么?”胤禩坐在床边,看胤祯又开始重复那四个字忍不住发问,“石门后面有什么?”

  胤祯仿佛听到了他的话,努力睁了睁眼,可他的眼皮此刻对他来说太沉重了,根本抬不起半分,喘息着休息了一会儿,胤祯用尽全身力气吐出两个字,“阴谋”。

  胤禩倒退着吸了一口冷气,看来这事情果然不简单,筱白与胤誐固然没有与人结仇到此地步,那么,这人八成是冲着自己来的,他俩不巧走进了这个陷阱,那么,实在是不妙了。

  ……

  胤禩赶到的时候,胤禛已经带人下去过一次了,他发现了是石门内的气体不对劲,又让太医确认了一次,就规定分为三队,每次下去一队人,那锁已经不堪重负了,只剩一点点细细的连接着。

  胤禩身上的伤都是外伤,也恢复了七七八八,此刻要想让他以此为理由呆在地面上可万分不可能的了。不顾胤禛的劝阻,直接带着自己的近侍下了洞。

  胤禩刚下去就听到里面高呼“打开了”,四个比较强装的侍卫正在从中间一点一点的分开那块看起来天衣无缝的石头。

  一阵花香扑鼻而来,“不要喘气,这香味有毒!”不知是谁说了这句话,其余的人全都拿衣服捂住口鼻,不敢前进。

  “我们进去救人,你们上去叫人。”胤禩哪还顾得毒不毒的,他最担心的是筱白与胤誐现在是不是还活着。

  没往前走多久,最前面的侍卫一个趔趄,一下就朝前倒了下去,火把也摔灭了。仔细看了之后,原来是齐腰高的土,堆的满满的,要想继续往前只有爬到这些土上面去,可这个洞的高度有限,土堆离着洞顶只有不到一米的距离。

  胤禩分析了眼前的情形,一咬牙,“爬过去,至少要先找到人。”

  “爷,求您回去吧,奴才几个爬过去看看。”现在还跟着胤禩的都是从小跟他在一起的近侍,当然不能眼睁睁的看他犯险。

  “是啊,爷,奴才们保证就算死也要找到格格与十爷。”

  几个人都力劝胤禩回去,胤禩看他们僵持在这里实在是耽误时间,只得先行回去好让他们赶紧爬进去。

  ……

  回到地面,胤禛等的早已不耐烦,看到胤禩出来稍稍安心,再看胤禩轻轻摇头与疲惫的神态,心又沉了下去。

  “石门打开了,可里面堆满了土,只能先从上面爬过去看看。”胤禩的呼吸也有些气促,不知是不是吸多了那气体的缘故。

  胤禛派了第三队人下去接应,自己又亲自下去看了一次,胤禩的人还没有出来,如果不是已经中毒昏迷了,就是那土堆太难爬了,他们行进困难。

  看着胤禛也是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胤禩闭目养神,试着分析胤祯说的“阴谋”会是谁。

  ……

  胤禩试图说服自己去想想“阴谋”,可每次都是想着想着脑子里就出现筱白浑身是血惨死的场面,要不就是筱白脸色惨白的样子,吓得自己再也不敢闭上眼睛。

  忍受着这种折磨,直到胤禛从洞里上来,轻叹,“找到了”。

  胤禩不懂他的意思,追问人怎么样了,就看到胤禛悲伤的样子,那样子如同风中的纸片一样,眼圈慢慢的红了。

  “我不相信!”大喊着这句话,胤禩发疯似得冲下洞里,可一到石门前,接触到那幽暗的环境,眼前又满满的浮现着筱白浑身带血的模样,手紧紧的握住石门边缘,脚再也挪不动半步。

  胤禩一辈子从没这样后悔过,后悔不该对筱白说衷敏的谎话,后悔明知筱白也随着胤誐开路却没有来看一眼,后悔本该是自己的宿命却夺去了筱白的性命……

  胤禩把能想到的错误都往自己身上揽,红红的眼圈出卖了他的悲恸,他第一次承认,他不想失去筱白,他爱她。

  可是,现在一切都晚了,她听不到他的忏悔,看不到他的悲伤,甚至不知道他爱她。

  不知过了多久,当他快要没力气继续这么站下去的时候,胤誐被人抬了出来,即使这里光线如此昏暗,也能看到他毫无血色的脸,额头的冷汗,至少说明,他还活着,那是不是说,筱白也可能还没死?

  重新燃起希望,看到胤誐身后被人架着的筱白时,胤禩一步跨过去,不顾周围的侍卫,伸手去摸她的脸,他要确定她还活着,他要跟她说清楚一切,他要她原谅自己。

  只是,指下冰冷的触觉也凉了他的心,跌倒在地上,呆滞的望着她就这样被人抬了出去。

  地面上胤禛抚摸着筱白冰冷的双手,大声喊着太医,甚至不顾形象的威胁太医如果救不活直接自刎谢罪。

  霎时间,乱作一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