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群侠传之风云再起
字体: 特大
颜色:          

  话说上回伊贺为了追上北丑一族的李默峰,紧追其后要杀了他以免泄露东瀛忍者的风声。只是正如东方烨所说,伊贺的轻功根本不及李默峰。正当伊贺见到李默峰的身影时,要投出几枚暴雨梨花针将其毙命。只是伊贺如此浓烈的杀气,李默峰又岂会感觉不到?只见李默峰躲过伊贺的攻势之后,双腿又凝聚起强大的内力,奋力一瞪便把伊贺甩得老远,留下伊贺望尘莫及。

  夜色渐渐开始朦胧,盘龙镇内渐渐笼罩着一层宁静的气息。丁晨坐在客栈屋顶,眺望远方,略有所思。唐枫则在客房内挑着灯,慢悠悠地给自己右臂上的暴雨梨花针伤包扎。“唐大哥,我来帮你吧……”唐枫咬着半条绷带往门外望去,正是史灵茵。唐枫正要谢绝,史灵茵已经赶上前来替唐枫包扎起来:“唐大哥,你救了我,这点小事就别跟我计较了吧。”史灵茵看着唐枫的右臂,双眸充满愧疚。“呵呵……”唐枫苦笑了一下,然后便没作声。他是想说:男女授受不亲吧……

  尔后,史灵茵仔细地给唐枫包扎完,音声细语地问唐枫:“唐大哥,你觉得,东方烨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唐枫被史灵茵的问题愣了一愣,然后看着她那求知的眼神,也没有反问:“呵呵,虽然他三番四次想置我于死地,在武林中臭名昭著,但是我始终觉得他身上散发着一股正气,并非如传言中那么冷血无情……”唐枫说话之前思考了一下,最终决定把刚刚那第一句说出来,然后仔细观察史灵茵的表情。“嗯,我也觉得他不是这样的人。那天他救我的时候……”史灵茵正要继续说下去,见唐枫目不转睛地盯着她,顿时脸上泛起绯红,想必唐枫是知道她的心事了吧?然后便灰溜溜地离开了……

  “呵呵……”史灵茵的飞燕步紧拖着唐枫的笑声。“大师兄,有情况……”此时坐在屋顶上的丁晨跳了下来,手里还拿着一书卷状的物品。丁晨向唐枫解释道:这是李默峰饲养的一只猎鹰传达过来的书信。书略为:

  丁兄,通过近日和前些日子的调查,我对武林的隐患——东瀛忍者们也略有了解:之前冒充北堂三绝的三名东瀛忍者,额头上有伤疤的是伊贺,为三人之首;身材和伊贺差不多高大的清秀蒙面人是山藏;身材相对短小的,当日在牧野山庄被南宫庄主废了一根尾指的正是藤武。这些东瀛忍者的来历都是源于东瀛最大的杀手组织——“弑”……

  读到这里,唐枫不禁一惊:“又是‘弑’?!十年前就是他们险些颠覆了中原武林……”接下来唐枫和丁晨还了解到之前的李代桃僵正是那三名蒙面人策划,他们偷学的武功都是由西域血煞教教主,千手郎君古清仞偷学百家武学传授。

  想到李代桃僵,唐枫问道:“既然当日那三名蒙面人习得烈阳掌偷袭牧野山庄等人,那么杀害飘雪的是不是他们?……”唐枫尝试着给东方烨辩解。“不……”丁晨无奈地摇摇头:“当日我和莫师兄领教过那名叫山藏的烈阳掌,他的纯阳内功并没有东方烨的深厚,不过能打乱人体内的经脉,并不能形成灼烧的痕迹……”

  唐枫摇头叹息,这一点点希望并没有带来灿烂的闪烁,杀害飘雪的,已经确定是东方烨无疑了……“咦?……”正当唐枫在思索之时,丁晨怪异地看着那信纸,说道:“怎么会有这么浓烈的涂改痕迹?……”李默峰写给丁晨的信件尾部有很大段涂改,丁晨想仔细勘察原文字,但却是徒劳。一大段涂改的最后,添上的是李默峰铿锵有力的一句话:“我相信,我们很快就能拨开云雾见青天……”

  迷雾森林里,东方烨正在认真地练功。突然一道身影掠过他身边,东方烨顿时眉头紧皱。只是片刻后,他的眉头又舒展下来——他感受得到,那道黑影没有杀气。

  对,那道黑影是山藏,并非伊贺。东方烨见到山藏回来,心中很是高兴,摊开手掌作势要和山藏切磋几回合。山藏笑笑道:“东方兄,我就没空和你切磋了。我已经从伊贺口中听说北丑一族的弟子也介入了武林,对此我们可不能放松警惕,要尽速铲平中原武林正道,助首领一统大业!”“呃……”东方烨见山藏如此严肃,自己也收起马步,说道:“的确,那北丑一族的弟子看似比之前的两只苍蝇更加难缠。只是接下来我们应该怎么做呢?”东方烨问道。“这些天,我和藤武被首领委派的任务就是……”说罢,山藏从腰间抽出一把匕首给东方烨:“之前古清仞给过首领一瓶烈性毒药。这种毒药只要沾在伤口上,不用片刻便能将对手毙命。就算内功再深厚,也撑不过一炷香时间。我和藤武这些天就是淬炼这些武器……”

  “真的?……”东方烨对山藏这番夸张的话表示有些质疑,抽出山藏给他的匕首一把投向了天上的一只飞鸟。天空顿时传来一阵娇小的凄凌声,那只飞鸟痛苦地缩成一团,身上的羽毛入梨花般脱落,在空中轻舞地飞扬着。待落地之时已经全身泛紫,气绝而亡。“哇!……”东方烨惊叹一声。“呵呵,这把匕首就留给你防身了。首领有令,让你早日杀死东方烈阳,除掉首领的一大绊脚石。”山藏说起“东方烈阳”四个字的时候故意提高声调,见东方烨面不改色,心中甚是欣喜。“我该怎么做?”东方烨咬牙切齿地问道。“你只需约东方烈阳到一人迹罕至的地方,然后将他围剿便可。”“不行!……”东方烨怒叱道。“噢?”山藏对东方烨的反应很惊讶。“东方烈阳是我的杀父仇人,必须要我一个人杀了他!……”“呃,只是如果到时候东方烈阳并非一人邀约,我们也不会袖手旁观!……”山藏很直白地说道。“好!……”

  东方堡内的上空依旧是那水一般的平静,没有半点瑕疵。东方烈阳在房内正要吹灯就寝之时,一枚飞镖凌厉地投射而来,直刺东方烈阳房门外。“烈阳,什么事?……”正要睡着的李凝霜起身问道。“呃,不知道。我出去看看……”

  东方烈阳走出房间,眺望了一下,四周很安静。紧接着从门檐上抽出飞镖,拿着那信件缩成一团回房间了。书略为:杀父仇人东方烈阳,三日后天都峰决一死战!书信最后启名是东方烨。“啊!烨儿的书信……”李凝霜见到书信最后的三个字很是震惊。“呃,好吧……”东方烈阳摇头叹息,然后放下书信就要回床休息。“烈阳!你打算怎么办?!……”李凝霜见东方烈阳那漫不经心的样子很是着急。“哎!能怎么样!就这样呗!好了,先休息吧!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接下来两天,李凝霜很安静,异常的安静。她被东方烈阳下了药,安静地睡着了。东方烈阳把堡中的事务交给洛笔生打理,谎称自己和李凝霜有事要南下一趟。洛笔生虽然看得出东方烈阳的眼神闪缩,但是也不敢追问。安静地,东方烈阳离开了。东方堡和往日一般安静,不,是更加安静了……

  “东方烨,预祝你就要大仇得报了,哈哈!……”平静的森林里,山藏似乎在为东方烨践行,但是更多的却是祝贺。“哼哼,呵呵……”东方烨冷笑了一声,嘴角充满阴森的气息。“待你解决掉东方烈阳,首领必定会很好地提拔你。首领的宏愿也就要实现了啊!……”山藏的双眼开始泛起闪光:“好了,接下来就看你的了。没什么事我们是不会出来的……”“嗯……”

  烈日当空,阴风阵阵,很是不协调。东方烈阳一步一个脚印塔向天都峰的路。虽然他走得很急,很轻盈。但是每一步都是举步维艰。这,或者是一条黄泉路……

  “哼哼,你总算到了……”东方烈阳踏上天都峰顶没多久,一阵阴森的声音从他背后传来。这声音他很熟悉,正是东方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