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星灭世
作者: 风里歌
字体: 特大
颜色:          

  阿牛见到山贼后站了起来,道:“这些山贼强盗怎么跑到这边来了。”

  沈星起身往回跑,他知道山贼发现了什么。阿牛知道定是发生了什么事,也跟着回去。

  “伍伯,有一队山贼往后山而去,”沈星一回来就跟伍伯说起山贼之事,毕竟这里是伍伯最大,最能解决事情的人。

  伍伯看向阿牛,阿牛上前,道:“应该不是左哥哥的人马。”

  伍伯轻叹,道:“看来有些小麻烦。”随后走了出去。

  小艾嘻嘻一笑,跟了出去,道:“爷爷最厉害了,爷爷出手,哪有什么麻烦哦。”

  来到村口,这时已经聚集了不少村民,议论不停。看到伍伯来的时候,都安静了下来。当见到沈星这位陌生人时,都有些疑惑。

  伍伯大声道:“这位是我多年不见故人之孙,就像我的孙子,刚到此处,多多打扰诸位。至于这次山贼之事,大家不要过于担心,他们是不会冒犯我们村的,不会有事的,大家散了吧。”

  当即有一部分村民回家作息,不当回事,他们相信伍伯的话一定能兑现,相信伍伯能搞定一切。也有一部分人留了下来,询问或好奇,但绝对不是对伍伯的话心存疑惑。

  不久之后,那队人马折返而来,在村口不远处,停了下来。一位大汉跳下了马,长刀立地,向着伍伯道:“伍伯,这里可有什么异常发生?”

  伍伯冷漠回应:“这里没有任何异常,从哪儿来回哪儿去。”

  “你……”大汉抓着刀柄,欲上前但又止了下来,如果不是伍伯的深不可测让他顾忌,恐怕早已提刀相向了。大汉再次说道:“之前大地颤动,方圆十里皆可知,加上不远山坡之上一个大坑,我不相信你不清楚是什么回事。”

  伍伯踏前一步,只觉一阵狂风而过,对面人马都有些燥动,这是以势压敌,这是高阶对低阶的眄视。

  伍伯语气凌厉地道:“我不知道,你又如何?”

  山贼大汉知道伍伯不会轻易出手,但不保证他一怒灭了他们一队,正左右为难之中。

  就在这时,又一队人马狂奔而来,为首的是一位俊朗的青年。

  沈星身后的小艾马上欢乎出声,道:“是左哥哥来了。”

  青年在另一边停了下来,对伍伯这边作了一辑,然后对大汉道:“葛三,你好大的胆子,竟敢跑到我左某的地盘撒野,找死不成。”

  大汉哼道:“你左相延还没那么实力。只是此次不知何因造成大地颤动,方圆百里百姓恐慌。我们葛家是为百姓谋利,在为百姓解苦。我怀疑这次是妖物临世,藏在此地,故来搜寻。”

  大汉说得大义凛然,众人却是暗地鄙视。左相延嗤笑道:“不劳葛兄,此事我早已知晓,只不过是异石殒落,小事一桩而已。”

  “小事一桩?如果是异石,那坑里为何不见异石。”大汉争道。

  “不是异石,那是什么。”

  “那肯定是什么神物出土才有如此大阵势。”大汉扬头哼道。

  “有神物出土你们来做什么。”

  大汉不假思索,道:“有好东西肯定要抢了。”

  “哈哈哈。”左相延大笑道:“葛兄果然够大义,原来大义就是抢东西。”

  大汉气急,知晓被绕入了口误,怒道:“有妖物混入此地,你要阻我办事?”

  左相延疑惑地道:“这些城镇治安之事什么时候轮到你们去做了。”

  大汉葛三哼道:“我们葛家一直在做”

  “那你们怎么闻到这里有妖物混入?”

  “这只是我们的职责,为百姓解惑。”

  左相延笑道:“什么时候你们葛家成了城主府的走狗为其办事了,鼻子还那么灵敏闻到妖物。我看你该改姓叫狗三了。”

  “哈哈哈,狗三。”小丫头小艾最先笑出声来,随后双手掩住嘴巴一副忍俊不禁的样子,左右环顾,似乎怕被人知道一样。

  “哈哈哈……”这时左相延身后的一群兵马也暴笑出声。

  葛三颜面扫地,大怒一声,道:“小子口利,休得猖狂,拿命来。”说完提刀而上,砍向左相延。

  左相延拨剑相迎,笑道:“狗急跳墙,狗三要咬人了。”

  “你……”葛三被气得脸色潮红,吐出一口气血,功力不及十之八九。

  本来葛三已经突破内功的高手,而左相延还只是内功八重,相差甚远。但现在葛三一气之下,功力折损,两人一时缠斗不分胜负。

  沈星观两人打斗,感觉他们俩人就算厉害十倍也不是伍伯十分之一的厉害,随即放下心来。沈星来到这里还不知道自己算是什么样的功力,蠢蠢欲动,欲要试验自己的实力,只觉他们俩个他应可力敌。

  沈星迈出一步,望下伍伯,只见伍伯微微点头,便放心走向战圈外,道:“两位可暂且停下,听我一言。”

  葛三与左相延一分而退,遥遥相对,葛三视而不语。左相延笑道:“小兄弟但说无妨。”

  沈星见状,壮了胆子,道:“左兄可否退下,在下沈星,习得一套棒法,名为打狗棒。”

  左相延哈哈大笑,允了。随后退出战圈。

  葛三大怒,道:“小子莫狂,你这是找死,伍伯你什么意思。”望向伍伯,只见伍伯只是淡然而对。

  随后葛三大笑道:“既然伍伯不管那是最好,哈哈,小娃子你的棒呢。”

  沈星上前,伸手笑道:“你还真是贱狗啊,明知我会打狗棒,难道还要送我棒来打狗?”

  葛三再次狂喷一口气血,举刀冲向沈星,步伐已经有些蹒跚。一些村民惊吓出声,小艾拉着伍伯的手问道:“沈星哥哥会没事是吗?爷爷。”

  得到的自然是肯定的答案,要不然他不会让沈星上去的,最重要的是这个级别的搏斗在伍伯眼中如同儿戏,随时可制止,随时能镇压以避免不必要的伤残。

  沈星见葛三冲上来,自是不忌,对方实力早已被怒气代替,已是残狗。

  沈星依仗强壮体魄,欺身而上,拳拳生风。沈星身体异常结实,葛三实力折半,加之手中之刀也只是普通货色,根本奈不了沈星。虽然如此,但重刀之势可是实受,落在手上也泛起红印。

  刚开始,沈星一直经受葛三之攻击,毕竟没有经验,不知如何下手为好。但过一段时间后,沈星一直在变更作战方式,趁葛三怒乱,逐渐掌握战斗。

  “棒捣狗窝。”沈星寻着一机会,长拳轰出,直捣葛三胸口,将他拍倒在地。

  “这不是棒!”葛三哇哇直叫,早已被气得只剩下怒火,只知道攻击,爬了起来又扑向沈星。

  “棒击癫犬、棒追疯狗、棒挑狗爪……”沈星乘胜追击,更是戏耍葛三,道:“哈哈,原来这打狗棒真的这么厉害,真爽!”

  “我不是狗!”葛三不知道是给打的还是被气的,大吼一声便不支倒地,昏迷过去。他的手机左右相顾,随后急忙扶起葛三,一骨碌跑个干净。

  “太好了,山贼跑了。”山村村民看到,顿时欢呼起来,大声赞好。

  小艾跑到沈星身边,高兴地道:“沈星哥哥,你好厉害啊!”

  “沈星哥哥,老大,你以后就是我阿牛的老大了。”阿牛也跑了过来,眼中尽是崇拜之意,道:“老大,教我打狗棒,我也要打狗。”

  沈星拍了拍胸口,得意地道:“好。你以后就跟着我,保证你也像我今天一样威风。”

  伍伯乐呵呵地看着摇了摇头,低声道:“这孩子领悟能力我从所未见,短短几息之间,竟然从一个从不会武功招式到一个打得有声有色的武士。他日定是非凡,阿牛天生神力,也注定不会庸碌一生,跟着他也好。”

  对面的左相延也走了过来,抱拳道:“沈兄弟好功夫,打狗棒法,刀枪不入之金身,使左某大开眼界。”

  沈星笑道:“我只是会随便耍耍而已,当不得真,当不得真,哈哈。”

  阿牛忙道:“老大不要谦虚了,你是最厉害的了,比爷爷还厉害,一会教我随便耍耍,我也要和你一样帅,嘻嘻。”

  小艾走到左相延身边,抓着他的手道:“左哥哥也很厉害呢。”

  左相延笑着摸了摸小艾的头,柔情似水,道:“小艾真乖,要听爷爷的话,左哥哥先走了。”

  随后左相延对着敬伍伯道:“伍伯,打扰了。沈兄,阿牛,告辞!”

  说罢便转身上马,带着手下绝尘而去,留下举手道别的小艾痴痴相望。远方传来一丝轻音:“滚滚红尘,只经此地,漫漫人生,何憾之有!”

  “好一个痴情男儿!”沈星不禁感叹,道:“左兄弟如此洒脱之人,钟情于此,且武艺高强,定是一个好男儿。”

  小艾听到偷偷看了看伍伯,伍伯回避道:“虽有此心,但终究是草寇之辈,太过弱小。我的小艾不会跟着流离颠沛,不能受到任何委屈。等他哪天足够保护小艾了,我再考虑。”

  虽然南蛮烽火连天,征战不断,但山村与世相隔,人们自然心境不同,追求也就不同。打打杀杀不是这里的命运,安宁一生才是它的归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