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一个呆子
作者: 苏茜芯
字体: 特大
颜色:          

  赵雅萱被秦氏两姐妹给按住身体,一动也动不了,她怎么挣扎也是没有用处,她们等到赵雅萱不再试图反抗,才放开了赵雅萱,并且对她说,不要着急,她们对她没有恶意的。

  赵雅萱眼看是不能逃离这里了,也就认命的随着她们重新进入到房间里去。

  秦香莲刚才只顾着和赵雅萱谈话,还没有让人收拾好桌子,当下,就叫了伙计进来,将桌子收拾干净了,然后,就叫赵雅萱坐在自己和姐姐秦玉莲的中间,这样子,她们就能够在赵雅萱有什么动作时,第一时间可以反应过来。

  赵雅萱开口道:“二位大娘,我真的不认识你们啊,你们是不是认错人了?”

  秦香莲道:“你不认识我们,不代表我们不认识你啊,你不是说你对过去的事都忘记了吗?我们就是你以前记忆中的人物,现在你是暂时忘记了,但是我们并没有忘记过你,我们真的是希望你可以快点恢复记忆,这样的话,我才能向你的爷爷交代啊。”

  秦玉莲也说道:“你放心,我们不会对你怎么样的,我只是想询问一下,当时你在下山之后发生过什么事情。只是你现在说你已经失忆了,再怎么问也是问不出来的,所以,我希望你从今天起就住在我们这里,我们会照顾你的一切的,直到你恢复记忆的那一天。”

  赵雅萱急道:“不行,我的干哥哥一家还在村子里盼着我回去呢。我不能够在你们这里住下,我一定要去参加那个会考,不然我会后悔一辈子的。”

  秦玉莲道:“什么,你的干哥哥?他在哪里?他在哪里?”她以为赵雅萱所说的是赵德昭呢,连忙问起他现在在何处。

  赵雅萱说道:“他在武安镇里的陈村啊。怎么,你为什么会那么着急啊。”

  “陈村?他为什么会在陈村?你是不是骗我啊?”秦玉莲想着的还是赵德昭。

  “我为什么要骗你。我那干哥哥确实是住在陈村。他现在一定很着急。”说到这里赵雅萱的脸上出现一丝黯然。

  秦香莲听到两人之间的对话,知道自己的姐姐误会了,赵雅萱口中的干哥哥可不是赵德昭啊。所以,她开口对秦玉莲道:“姐姐,萱儿口中的干哥哥不是那个皇子赵德昭,是另有其人。”

  秦玉莲奇道:“萱儿又认了一个干哥哥吗?”

  秦香莲道:“是啊,我也是刚才和她聊天的时候才从她的口中得知的。她这位干哥哥可是她的救命恩人啊。”说到这里,秦香莲看一看赵雅萱,而秦玉莲也是看向她,两者都看到赵雅萱用力的点点头,承认了秦香莲所说的是事实。

  “哦。原来是这样啊,难怪她会帮助她这位干哥哥去参加那个什么会考呢。”秦玉莲赞许的看着赵雅萱,知恩图报,这丫头干得不错啊。只是她又埋怨起她这位干哥哥起来,为什么赵雅萱这个样子,他还放心她自己出来,到那么远的地方去去参加会考。

  不止心中这么想,秦玉莲还说了出来:“你那位干哥哥为什么没有跟着你一起来呢。他怎么可以放心你一个姑娘家在外面闯荡啊。”

  赵雅萱还没有开口,知道其中隐情的秦香莲抢着道:“姐姐,萱儿这次出来是自己偷偷出来的,她那位干哥哥是因为在出发前的那几天得了病不能够远行,萱儿为了报恩,仗着自己曾学过几天文章,还自诩说能够比得上她的那位干哥哥,所以才想代替他到京城里去参加这次的会考。你来之前我已经劝过萱儿了,但是她总是不听我的劝告。这让我没有办法了。现在你来了,我们一起想一个办法吧。”

  秦玉莲道:“萱儿,好样的,敢想敢做,这才是本色。如果做事畏手畏脚的,那还不如不做。”

  赵雅萱听到秦玉莲的赞赏,开心的笑了,她说道:“这么说,您不会阻止我去参加这次的会考了?”她听了这么多话,这句话,让她看到离开这里,到京城里去参加会考的希望。

  但是,秦玉莲的话一转,“只是你这个样子去参加会考,我们不放心,如果我们没有遇见你倒还罢了,现在你就在我们的面前。我们是不可能不管你的。你要去可以,前提条件就是你要将以前的所有的事都想了起来。我们才能放心。不然如果你失忆的事是因为那个人搞的鬼,你去了岂不是自投罗网?”

  听到姐姐的话,秦香莲的心里也是一阵担心。她本来也只是担心赵雅萱本身是一个姑娘家,出门在外,如果受到欺负,那就是很大的问题了,只是还没有想到赵雅萱之所以会在被救之后出现失忆的情况,这很可能是她有离开山寨之后,有人对她下毒手,只是这个下毒手的人,还没有能确定,现在秦玉莲提到的那个人,应该就是赵德昭。赵德昭现在很可能就在京城里,如果赵雅萱到彼处去的话,很可能就会和他相见面,如果造成赵雅萱现在这个样子的凶手不是他还好,如果是他的话,见到赵雅萱可以活生生的出现在他的面前,一定会再一次对她下毒手的。她现在可是对赵雅萱的状况很是担心,一切都是按照最坏的结果去算的。

  所以,秦香莲再一次加入到劝说赵雅萱的行列当中。她说道:“你干娘说得有道理,现在你到京城里去,很可能就会遇上当初对你下毒手的那个人,这样的话,别说你帮你的干哥哥取得什么功名了,很有可能就在京城里被人下手害死了。”

  听着秦氏两姐妹的一唱一和,赵雅萱虽然还认不出她们到底是不是自己以前的熟人,但也从她们的语气当中感受到浓浓的爱意,对于一个后辈的关心。

  赵雅萱听着这些充满关怀的话语,还是坚决的摇摇头。说道:“不行,这一次无论如何我也要去参加这次的会考。如果我不去的话,很可能本来就属于我的状元就被别人拿去了。所以,你们不用再劝我了。即使这一次去到京城是凶多吉少,我绝不后悔。”

  赵雅萱那副视死如归的样子,让秦氏两姐妹很是气愤,但也是为她这份气概给震住了,这真的是当初那么听话的赵雅萱么?

  “萱儿,听干娘的话,不要去了好不好,这一次是天意让我们再次相逢,我可不想就和你见过一次面就分别啊。你知道吗?自从你干爹出事之后,我除了想他之外,想得最多的就是你了。你可不能再出事了。”秦玉莲想用感情来拴住赵雅萱的脚步。

  但是赵雅萱却是说出了让她哭笑不得的话来:“你不是我的干娘,我的干娘也是在武安镇里的陈村当中。我的事不用你管。你们也不知道安好的什么心。我的时间可不想浪费在这里。我要去找我那位同伴讨论一些事情呢。你们就放我走吧。算我求你们了。”

  看着赵雅萱那楚楚动人的样子,秦氏两姐妹的心变得很软很软,差点就要答应她的要求了。

  幸好,到最后她们都忍了就要出口的答应赵雅萱要求的话。一起摇摇头,坚决的说道:“不行,我们无论如何也不会让你离开了。”

  然后,秦香莲对她的姐姐说道:“姐姐,你看着萱儿,我去和她的那位同伴说明一下,让他不用再等待赵雅萱了。”

  秦玉莲点点头,伸手按住就要随着秦香莲一同起身的赵雅萱。道:“这个我知道,你快去快回。我们一起来商量一下怎么样能够让赵雅萱快点恢复那些过去的记忆。”

  赵雅萱无奈的坐了下来了。论力气,她怎么能够比得上练过武的秦玉莲呢。

  看着赵雅萱嘟着嘴,一副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秦玉莲只能无奈的苦笑着。拉着赵雅萱的手,跟她说起当初在梁山山寨,还没有出事之前所发生的事来。赵雅萱依然是像听着别人故事一样,找不到记忆当中哪怕是一丁点相符的事。她因为被强行留下来,心里是窝着一腔怒火,但是却无法发作,她也不知道眼前这位会不会在对自己狠心的鞭打。

  因为她在陈梦鸥家中听到过,有的人被人绑架之后就会受到许多折磨。现在自己的情况就像是被人绑架了一般啊。虽然还没有遇到像是传说当中那样被折磨,但是这种软禁方式还是让赵雅萱受不了。明明对方是很善意的对待自己,自己却一点也不知道对方到底和自己在以前有过什么样的关系。虽然她们口口声声说不会对自己怎么样,而她在离开陈梦鸥家中之前,孙大娘对她说的最多的是人心隔肚皮,千万不要对任何人表示绝对的信任。不然到最后很有可能会受到很大的伤害的。

  “大娘,我真的不想再和你浪费时间了。你就放过我吧。到时候我得了功名之后,一定不会忘记你的。到时候的庆功宴一定来你这个客栈里摆。”

  “你这丫头,什么时候学会这么油滑的。我们这里为你好,你就安心的住下来吧,我会派人去陈村通知你那位干哥哥的,让他在病好了之后到我们这里来。在这之前,你就别想离开这家客栈了。”

  “大娘,你怎么这么霸道啊。我的事,我自己去做就行了。不用你们来插手。”

  “萱儿啊,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啊。我可是你的干娘。当时我那么疼你,你真的一点印象都没有吗?”

  “我都说了多少遍了,过去的事,我全部忘光了。你再怎么问也是问不出什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