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靠在风扬起的地方
字体: 特大
颜色:          

  日子就那样一天天过去,轩跟静还有微微都没有说话了。静想要是他主动跟我说一句话,我就还像以前一样甚至加倍对他好。可是静并没有等到这一天就离开了。

  也许命运只是在捉弄她,从她遇见他的那一刻起就是个错误。

  就在轩一度失落时,轩把情感倾泄于网络,在网上认识了个寂寞的女孩。这个女孩叫杨影。轩似乎和她很聊得来,知道了她也是在外面打工,很是寂寞。影才十六岁初中还没毕业就出门打工,这情况跟轩差不多。很快,影跟轩成为了朋友。轩每天上班都偷偷地用手机跟她聊天。静看到了他上班还在玩手机,就瞪了他一下,不巧被他发现了。他好像很怕静一样,赶紧把手机收好继续慢悠悠地做事。静虽然是女孩子可她还经常干男孩子的工作。她边装着箱子边偷骂:“这里男的都死光了吗?怎么总安排我来干这辛苦活?”静上次告了一状得罪了那管工,她公报私仇才整天让静去干这累活。静都干了两天,腰酸背痛手都没力气一直发抖还得封好箱子。这时文清来了,静说:“快来帮忙!”文清正忙着拉货,没空就说:“你放着等我待会再来。”嘴里还饶有兴致地念着:“咱老百姓生活真尽兴!”静嘟嚷着:“还尽兴,你站在那边等电梯玩玩手机,待会拉拉货就行,当然尽兴了,我在这又闷又累,等你来我都干好了!”静无奈继续干活。这种苦日子什么时候才是尽头,静好想回家。等到文清来的时候,静早已把活干完了。文清说:“需要帮忙吗?”“都好了还来干嘛,走开!”静又犯小孩子脾气了。文清只是笑。可没想到和静一起装箱的那个阿姐把东西装错了,静也没看仔细就把箱子给封了。糟糕!整件货装多了。不知谁说出去那个凶巴巴的管工就来骂人了,还好不是静装错了。可静也被骂了,心里更加不爽!静想:这只疯狗就知道乱吠!又不是我装的,不是我的错!

  静心情不好每天晚上都不去加班了,虽然得到允许可那管工就很不高兴,她认为那么忙静都不上班对她态度更加恶劣了。

  才隔天早上,静去上班。那管工好不容易把她安排去做点轻松的。没想到那里新来了个女人是那管工的老乡,不知怎么一直想跟静拌嘴。她一直骂静:“你个笨女人!”也许她只是贪玩。

  静不想理她,只好走开去倒水,刚好昨天把水杯放微微那了,就过去拿,轩也在那。他挡着静拿水杯了,静也没说话就挤过去拿了。他看了静一眼,然后就跟旁边的女孩说笑起来了。静看到了心里很不舒服。微微也在那,可他也没理微微,微微见静要去倒水就托她帮她倒。静就顺便也帮她了,手里拿了两个杯子。没想到这短短的路程又有人找她帮忙了。扬叫静:“小妹,帮我拿个胶纸来。”静就放下杯子顺手帮他拿了。“给。”静说。“谢谢!”扬说。没想到走到那里水刚好还没开,就等了一下。这样一来也耽误了静不少工作时间了。

  静倒完水回去,那个人还骂她:“笨女人,你怎么去那么久了?”静生气了于是装作跟她闹:“你个坏女人!不要吵了!没素质!”没想到这时碰巧那个凶巴巴的管工过来听到了就大声嚷嚷:“你在干嘛!这是工作不是在玩!嘻嘻哈哈的。你看你才做这点事!连个临时工都不如!”她这么凶把静都吓了一跳。静说:“那我刚刚去倒水,现在才上班一会好不?”“你还找借口!”她那么大声地骂静,静心里特别不爽:为什么只说我一个?她老乡玩手机又不说她。静既生气又委屈,扔下手上的东西走了。“你去哪?”那个管工还是非常凶,音量都提高了好几百倍。静说:“下班了。”那个管工就说:“你想下班就下班,你以为是你家啊!”静冷冷地说:“我不干,行了吧!”

  静去找领导辞工了,领导还想留静下来,可静已经不想在这待下去了。领导见静坚持要离开了,也不想再说什么了。如果不是那么忙,他也许不会跟她说那么多废话想留她继续在那工作吧!最后领导只好留下她的电话说等算好工资通知她来拿,她就走了。

  静回到宿舍正准备收拾东西回家,却想到了轩,她真的舍不得他。可轩此时正在外面送货什么都不知道。静想起往事种种,心里泛起涟漪。就在她收拾好东西要离开的时候,她想起了陪伴自己已久的水杯还没拿。虽然回去拿有可能会遇到那个令她感到厌恶的管工,但是静是个重情重义的人,对于陪伴她很久的小水杯更加不可能丢弃。更何况那个水杯价格可不便宜!静决定回去拿了,她早上走的时候急匆匆也没看到轩,她想要是看到他也好跟他告别。可是她又不知道自己见到他还有没有勇气跟他说。

  大家都早已去上班了,静才去拿她的水杯。一进车间,静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轩了,轩也看到静,两人的目光瞬间凝聚于一起。轩的目光似乎深藏着不舍。这里的人传播速度跟火箭一样快轩又怎么可能完全不知道呢?静很想过去跟他说说话,可现在是上班时间。而且轩正在干活,把东西都快堆成一座山了,正好挡着路,静是无法靠近他的。目光似乎成了一种传递信息的力量,包含这静的千言万语。等静反应过来,眼前正是令她厌恶的那位,静给了她一个不屑的眼神表示鄙视,然后就直接去拿她的水杯。拿到水杯就直接走了,也没再看轩一眼,而轩的目光却追随着静离开的背影。她不敢回头,怕有太多的留恋。当然不是留恋这个地方,她并不喜欢这里。

  静终于可以回家了,她还是有一丝高兴的。毕竟家是避风的港湾,那里至少可以让她得到暂时的庇护。她以为只要时间一久,就会慢慢遗忘在这里发生的一切。她真的不想再来这个令她不开心的地方了,可她还要来拿工资,想到这里她就很烦。不过也许还能再见到轩,这是惟一让她欣慰的理由。此时的她是矛盾的。

  走了,回家······

  她误以为自己只要离开就可以很快忘掉不开心的一切。但事实并非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