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雷魂
作者: 壶山石
字体: 特大
颜色:          

  狂风倏忽而起,倏忽而止,只是瞬间便已停了。

  赵耀武等人没有迎来预想中的雷霆一击,不禁有些意外。

  此刻狂风乍停,烟尘消散,绿叶无踪,依然是风轻云淡,阳光明媚。

  定睛看前面的两个道士,飞剑依然悬于空中,随时雷霆攻击的样子,只是两个道人的眼光却不在赵耀武他们身上,而是死死地盯着马车上空,一副如临大敌的摸样。

  赵耀武等人心下疑惑,抬头往空中望去。

  只听得上空有冷冷的声音响起:“你们磨蹭了这么长时间,不就是为了要把我引出来么?现在,我已经来了,说吧,到底要怎么样?”

  赵耀武四人这才看到,马车的上空,静静悬浮着一柄艳红有若晚霞的宽大飞剑,飞剑上静静站着一个道士。

  赵耀武四人心下大喜,这站在飞剑上的人,正是颌阳道观的陈道长。

  赵毅一看见道长,急忙伸手入怀,将道长送与他的玉符拿了出来,紧紧握在手中。

  方才的情况已是万分危急,赵毅却是忘了自己还有这么一个护身法宝;此刻一见道长,倒是想了起来,便连忙拿了出来。

  那蓝剑主人冷笑着道:“你终于肯出来了?我还以为你不敢出来,要当缩头乌龟了呢。”

  道长哼了一声,说道:“废话少说,当日尔等已经自认不敌而退,也许诺此事一笔勾销,居然还行此出尔反尔之事,不怕道心有失?

  再者,忤逆天规法则,对俗世之人妄动杀机,莫非尔等真的不怕天谴?”

  那蓝剑主人哧了一声,说道:“我等修行近四十余年,不过御剑之期而已,离那天忌心劫之日遥遥无期;

  什么天谴,什么天忌,都是个屁!就算金丹九转又如何?有几人能渡过九死一生的雷劫,破虚成道?还不如率意而为,图个爽快。”

  道长叹息一声:“原来尔等自甘堕落,不求正而自愿入邪,既如此,那老道便无有顾忌了。”

  蓝剑道士哈哈大笑道:“本来等的便是你,你既来了,那便废话少说,留下命吧!”

  道长冷哼一声,不屑地说道:“就凭你二人?”

  蓝剑道士说道:“我师兄弟自认不是你的对手,因此还有好朋友等着你。”说话间,道长身后遥遥出现了两个人影,刹那间,神念锁定了道长。

  道长面色凝重,沉声道:“四相绝杀!你们是天一宗之人。”

  “嘿嘿,你这道士倒还有几分见识,居然认得我宗门这四相绝杀之阵。”那蓝剑道士得意万分。

  赵耀武也算是个有见识的人,一见对方又出现两个人,按照东南西北的方位包围住了道长,连忙带着众人退到一边,脱离了围困的中心。

  这倒不是赵耀武畏死,却是生怕自己等人不但帮不了道长,反而成了道长的负担;看道长的脸色这般凝重,赵耀武和赵毅都知道,这四人组成的这个什么四相绝杀阵很不好对付。

  ……

  东、南、西、北。

  四个方位各站了一名道士,神色肃穆,目光专注。

  每个道士的面前,均有一柄飞剑虚悬空中,剑尖指向中心的道长,飞剑微微颤抖伸缩不定,青赤白黑四色光华闪烁明灭,杀机蕴而未吐。

  道长身在空中,剑指当胸,沉默不语,双目隐隐有精光闪烁,体外便有五色光华静静流转。

  沉默!寂静!压抑!时间似乎停止消逝,空气仿佛不再流转。

  一时间,无穷杀机充斥了这方天地。

  路边的山上,无数飞鸟离巢而起,不鸣一声,沉默着“扑簌簌”急速扇着双翅向远处惊惶逃窜。

  一只小鸟从一棵大树上艰难的飞起;显然,这是一只刚刚会飞的幼鸟,稚嫩的双翅尽管拼命的扇动,但飞行还是相当的艰难而缓慢。

  初飞的幼鸟惊慌失措,只知道拔高,拔高,再拔高。

  飞到一定高度,终于力竭,在高空略略停了停,便突然向下坠落。

  求生的本能和对危险天然的感应,使急速坠落的幼鸟尽力的张开了双翅。

  幼鸟滑翔而下,却滑错了方向,眨眼间,一头撞进这片充满了杀机的天地。“卟”一声轻响,血肉四溅,轻羽纷飞。

  同一刻,道长眼中精光大盛,倏地向天上飞起。

  气机牵引之下,四个方向的四柄剑光华大放,同时向急速升高的道长飞刺而去。

  眼看着四柄飞剑瞬间便要汇聚在一起,从四个方位同时击中道长,道长在空中左手持印诀,右手剑指一立,脚下飞剑陡然加速,身形瞬间拔高,避过了四把飞剑的交错点。

  堪堪避开,道长右手剑指一指,脚下落霞剑飞击而出,直刺四柄飞剑交汇处。落霞剑与四柄飞剑一触,四柄飞剑上顿时便各有一个小小的豁口被击了出来,显是落霞剑的品质要高出甚多。

  一击之下,落霞剑便与这四柄飞剑纠缠在一起,而道长却一边御使飞剑,一边缓缓向地面落下来。

  若是道长始终悬于半空,不仅是目前道长的修为不够,不能支撑道长长时间的滞空,而且甚是耗费心神和真元。时间短尚无关碍,时间一长,便恐后继乏力。

  所以,道长趁着一触之下,落霞剑与整个的四相剑阵气机相互牵引的时刻,便向地面落去。

  到时,靠着落霞剑远胜其他飞剑的品质,只需稳守,便可在斗剑中断其飞剑,只要断了一柄,四相剑阵自然便破了。若是对方惧怕飞剑被断,而主动脱离牵引,那么四相剑阵便不攻自破,道长只需御使落霞剑雷霆一击,自然大功告成得胜而归。

  而且刚才一触之下,道长发觉对方的四相剑阵似乎并未学全,只知攻杀而不知防守,如此一来,道长心下大定,至少已经有了七分胜算。

  对方显然也是发现局势对他们不一定有利,顿时焦躁起来。

  要说这四相剑阵确实是天一宗的压箱之术,无论攻击防守都堪称修真界的一绝;要不然,也不会冠以绝杀之名。

  但是这师兄弟四人学艺不精,只学了半吊子的攻击之术,至于防守之术……开什么玩笑,飞剑飞剑,自然便是要一击夺命,攻击就可以了,防守个啥啊?

  这四人,在宗门内仗着后台硬扎,经常生事,又偷懒不肯上进,宗门内各弟子忍无可忍之下,联名闹到宗主那里,搞得宗主也是一个头两个大。

  狠狠心将这四人原本上好的飞剑收了去,从内门贬到外门以示惩戒。

  谁知这四人被贬到外门之后,仗着师门所传更是变本加厉,尝到在外门横行无忌的味道后,这四人居然连内门都不想回了,自己靠着巧取豪夺,夺了几柄散修的三流飞剑,在俗世之中称王称霸了。

  这次颌阳镇之行,便是受了王家子弟所在的一个世俗修真小宗派的雇请,前往颌阳镇为王氏家族压阵的。

  话说王家子弟所在的修真小宗派,派中掌门原先不过一介散修,实力仅为御剑期,比他四人中的任何一人都还不如。

  原以为这次前往颌阳镇,应该是耀武扬威,大杀四方,俗世之人一见之下便应是顶礼膜拜;谁知道赵家居然连腾云期的修士都请到了,这颌阳之行,实实在在的是一脚踢在了铁板上,灰溜溜的便逃了回去。

  回来之后,越想越是气愤,这四人在俗世之中何时收过这等气啊?只是碍于对方的实力实在是高过他们太多,不敢回来找场子。

  正气恼万分心气难平之际,王家一个叫王家豪的小孩却找上门来,告知赵家请来的那个腾云期修士已经离开颌阳镇了。

  思之再三,想想若是能灭了另一个御剑期的修士,将他手里那件明显是极品法器夺了来,些许代价也是可以承受的;而且在俗世这么些年,也不是没有遇见过比他们修为高的修士,但是只要四相剑阵一出,基本无往而不利。

  按照王家那个小孩所说,只要赵耀武一家有难,那道士是铁定不会袖手旁观,一定会出手相救的,只要四相绝杀剑阵一成,四人还没见过能全身而退的修士呢。所以便麻了胆子,在半路设伏。

  谁知道长一眼便识破了四相剑阵,而且应对得宜;早知如此,还不如三个人攻击道长,一人攻击赵耀武父子以牵制对手呢。

  只可惜,如今牵制已成,加上四相阵内,布阵之人心意相通,心神相连;阵破既是人亡,只要有一人脱离剑阵,道长雷霆一击之下,损一极为伤四。

  往日成于剑阵,今日却要败于剑阵;四人暗暗后悔之际,眼看道长再过片刻便要落于地上,若是道长脚踏了实地心无旁骛,自己四人落败便在顷刻,不由得暗暗焦急。

  那蓝剑主人眼中戾色一闪,暮然张开嘴来,大喝了一声。

  四人心意相通,齐齐喷出一口血来,拼了修为受损,强行脱离落霞剑的牵引,主动散了四相剑阵。

  同一刻,蓝色飞剑拼着被落霞剑斩断的危险,迎剑而上,缠住了落霞剑。

  道长被这几人搞的一愣,手下略缓了缓,那蓝剑主人一口精血喷出。

  蓝色飞剑“轰”的一声自爆开来。

  这人知道,若是此次伏击落败,道长第一个便不会放过他,必定会取了他的命去;只要击败了道长,至少能保住一条性命不是?所以拼着神魂重创,修为骤降而自爆了飞剑。

  道长始料未及,落霞剑顿时被击飞!这自爆飞剑的代价虽然大,但是威力同样也是巨大的。此时的道长一边御剑,一边控制着自己缓缓落地,一心二用之下,落霞剑与道长神魂之间的联系也一时间被击散了。

  道长大惊,便看到另外三柄飞剑疾刺而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