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一个呆子
作者: 苏茜芯
字体: 特大
颜色:          

  赵雅萱自从被陈梦鸥救起,来到他的家中也已经有一个月多十天了。陈梦鸥原本的房间就被她给占据了,而陈梦鸥只能在大厅的一角搭一个简易的床来作为睡觉的地方,不过,他并没有任何怨言。

  这一个多月来,赵雅萱在孙大娘的大力调教下,已经适应了他们这一家子的生活,在这里过得很是开心,并且成为了陈梦鸥家中的一员,除了她还没有想起来到这里之前的一切,她的表现就和正常人一般无二了,这让陈梦鸥一家子都由衷的感到高兴。

  而赵雅萱之所以能够这样,主要还是陈一帖大夫给的丸药起了很大的作用。在服用了几次这种专门针对赵雅萱的病情的丸药之后,赵雅萱的失心疯也再没有发作过了。这让陈梦鸥在见到陈一帖后,总是向他表示其心中那种感激之情。

  赵雅萱在陈梦鸥家中的这段日子里,成为了他们一家子的开心果,让这个家比平时还多笑声传出。

  还有自从赵雅萱的手被陈梦鸥那次在早餐的饭桌上牵过之后,两人的关系变得和谐起来,赵雅萱平时除了帮孙大娘做点家务活,有空的时候她就坐在陈梦鸥的身边听着他读书,陈梦鸥发现,赵雅萱其实也是认识很多字的,不过就是对一些书中所说的意思不太懂,每当碰到这样的情况,她总是诚心向他请教,陈梦鸥当然不会吝惜自己的才学不教给赵雅萱。

  每当看到陈梦鸥和赵雅萱在一起谈论着书中的内容,有说有笑时,孙大娘还好,并没有说什么,陈老四就看不惯了,他总是说,一个女孩子家,读什么书啊。在他的心中,女子无才便是德这句古语那是根深蒂固的,看到赵雅萱和陈梦鸥一样的学习着书中的知识,他一时还接受不了。

  而陈梦鸥因为有人陪伴自己读书,并且时不时的问着自己书中的内容,这让他的学习热情无限高涨,所以当陈老四对赵雅萱和自己在一起读书有意见时,总是对赵雅萱进行维护。有时候,孙大娘也站在儿子的一边,与陈老四进行对抗,这样一来,到最后,陈老四只能妥协了,任由赵雅萱继续和陈梦鸥一起读书了。

  不得不说,一个人在头脑单纯的时候接受新知识是最快的,赵雅萱在陈梦鸥家中的这一个多月里,已经将陈梦鸥所有的书给看了一遍,虽说只有十来本,但是这十几本书,陈梦鸥都没有完全看透。

  而赵雅萱的唯一老师就只有陈梦鸥了,她不断的问陈梦鸥关于书中的内容,这样一来,等于是让陈梦鸥再复习多一次书里的知识,让他对书中内容的看法更加深多一步。两人就这样,在读书时,加深了感情。

  陈梦鸥不只一次感叹,赵雅萱实在是投错胎了,如果她是生为一个男人的话,功名自然是手到擒来。他可不知道,赵雅萱是一个从一千多年后的现代社会视穿越到他的这一个时代来的。她本来就学习过很多知识,对大脑的开发已经做了很久,虽说她现在对过去失忆了,但是她的学习本能还在,加上她的前脑现在是一片空白,学习的速度自然是快速异常了。

  但是令陈梦鸥不能接受的是赵雅萱写的字实在是太难看了,歪歪扭扭的,不成样子,这跟她的样子差得远了。赵雅萱也对自己的字怀有深切的自卑感,所以,在读书之余,她也很努力的练字,将陈梦鸥的那些书给抄了一遍。只是陈梦鸥家贫,没有闲钱给她买纸,所以她只能用笔沾着水在铺砖的地上写着,她也因此经常忘了时间,一写就是半天。她的这种学习精神,不仅感动了陈梦鸥,孙大娘,连平时对她学习文化很反感的陈老四也被感动了。以后,也不再出言反对赵雅萱和陈梦鸥在一起学习了。

  而陈梦鸥自从有了赵雅萱在一旁向自己问这问那,就很少出门去找好友了,总是将时间花在了赵雅萱的身上,这个情况看在陈老四夫妻二人的眼里,那也是心知肚明,却也不开口妨碍两人在一起。还因为陈梦鸥比以前更加奋发图强而高兴万分。对于他下次去参加科考就越加有信心了。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转眼间,已经到了开宝八年的大年初一。

  这一天,陈老四、孙大娘、陈梦鸥还有赵雅萱都换上了一身新衣服,一家人一早就在满村的鞭炮声中起床,互道祝福,祭过祖宗之后,一家子开开心心的围坐在一起,吃起比平时丰盛的早饭。其中就包括他们已经将她当作是家庭成员的赵雅萱。

  这一天,陈老四也难得的买了酒回来。平时他和孙大娘陈梦鸥都是滴酒不沾的。

  孙大娘为每个人都倒了一碗酒,陈老四道:“来,儿子,这碗酒就当是你取得功名的庆功酒。干。”

  陈梦鸥道:“好,今年的科考我一定能够成功的。这碗酒,也祝爹娘你们健康长寿。”

  孙大娘也端起了酒碗,道:“也祝雅萱她早日恢复记忆。”

  赵雅萱说道:“多谢干娘,其实我觉得这样也不错,能够和你们一起开开心心的过这样的生活,就算永远无法恢复记忆我也无所谓了。”

  四人举碗,陈老四与陈梦鸥是一饮而尽,孙大娘和赵雅萱只是浅嘬一口,慢慢的喝。

  “好,总算我们没有白疼你。哈哈。”陈老四听到赵雅萱的话,不由得开怀大笑。

  孙大娘笑道:“雅萱啊,如果你现在就恢复记忆了该有多好啊。”说罢还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陈梦鸥。

  陈梦鸥被她看得不好意思了,他说道:“娘,您这些年来辛苦了,来,多吃点鸡肉。”说罢就为孙大娘挟了一块鸡肉到她的碗里去。

  赵雅萱在此之前不知听过多少次孙大娘感叹,如果自己恢复记忆该有多好了,这次又一次听到,她忍不住问道:“干娘,为什么您非要我恢复记忆呢。这样子不好吗?”

  孙大娘就要开口回答,陈老四趁着酒意抢先说道:“丫头,你喜欢我家梦鸥吗?”

  赵雅萱回答道:“喜欢啊。”

  这话一出,陈梦鸥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更别说陈老四还有孙大娘了。

  但是赵雅萱接下来的话,又让他们感到一阵失望。

  “他是我的干哥哥,对我真的很好,教会了我许多书中的知识,还教会我写字。我有这样的干哥哥真的很开心。”

  孙大娘还不死心,问道:“除了像对哥哥那样的喜欢,就没有别的什么了吗?”

  “有。”

  “是什么?”另外三人几乎异口同声的说道。

  “就是对他那样的学识,我很佩服。”

  “噢。就是这个啊。”他们的脸上都显示出失望。

  “哎,你们怎么了,怎么脸色不是很好看啊。”

  “没有什么,来吃饭,你多吃点,多吃点。”孙大娘给赵雅萱挟了很多食物放进其碗中。

  “干娘,太多了,我怎么吃得完啊。您吃吧。”当孙大娘还想继续向赵雅萱碗中挟食物进来时,赵雅萱端起碗,不让孙大娘将食物放进里面去。孙大娘只得作罢。

  孙大娘和陈老四经过这段时间的观察,发现了赵雅萱是一个好姑娘,都先后向陈梦鸥询问过了,知道儿子对她也是有意思的,所以就趁着这次,问一下赵雅萱,探一下她的口风,得到的却只是她对陈梦鸥只有兄妹之情。这不由得他们不失望。不过他们也只是怅然了一会儿就又谈笑如初了。赵雅萱现在可是住在自己家中的,现在是没有一个竞争者的。只要时间长了,感情自然也就有了。这个是强求不来的。他们也不愿意强迫赵雅萱。一切都还要看她的意愿是怎么样的。

  陈老四向陈梦鸥道:“儿子啊,我和你娘对你向来是最有信心的,但是有时候命运也是无法违抗的,当年你爹我也是有考取功名光宗耀祖的宏愿,只是称生逢乱世,不得不隐身于农田之中,现在已经是太平盛世,我也放心让你去拼上一拼。”

  “爹,您放心,这次无论如何我都要考一个功名回来。经过这些日子教导赵雅萱读书,我也觉得自己对于经书的理解更加深了一些。”

  “爹娘老了,该教给你的我都教给你了,一切就要靠你自己了。你也不要对自己抱有太大的希望,不然失望的时候会很痛苦的。你只要以平常心对面对接下来的会考就行了,行与不行,就让老天来作主吧。”

  “儿子,你娘对你是绝对有信心的。你爹年纪大了,对功名早就看得淡了,但是你还年轻,还可以去拼一把,到时候也能够为国家出力,让自己的人生变得更精彩。我也可以沾点光,享享福了。”

  赵雅萱也力挺陈梦鸥:“梦鸥哥哥,我相信,你一定会成功的。”

  陈梦鸥得到他们的鼓励,心中豪情激荡,眼神因此而变得坚定了许多,他对于这次的科考,信心十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