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琴师的无家可归
字体: 特大
颜色:          

  “机能停止了的白银目前也还没有回到这艘母舰里来。因此要互换部件进行维修也是不现实的事情。毕竟保护着我的克罗耶,也无法离开这个时间的牢笼,去将白银回收过来嘛。”

  “如果将嵩月的肉体……从白银中取出来了的话……”

  “这样的话,目前暂时寄宿在‘一周目世界’肉体中的她的灵魂,就会返回原来‘二周目世界’的躯体里去哦。这样的话,曾一度处在‘非在化’发作临界点上的她,就会由于‘非在化’的继续发作而真正地消灭。”

  “呜……”

  就像说不过黑衣少年了似的,操绪陷入了沉默。

  直贵再次抬头瞟了一眼自己的“使魔”。

  “克罗耶说,即使是现在这个状况的黑铁,也还能再承受住一次时空跳跃的冲击。同时,‘副葬少女’的安否也是能够得到完全保证的。”

  “这是在指我们返回‘二周目世界’的事情么?”

  “应该是吧。”

  直贵用着不负责任的语气,死死地盯住了我。

  “夏目智春,过来面对你的命运吧!目前的你还有两个选择哦。一是返回‘二周目世界’,把‘点火装置’交给炫塔贵也,并且为他的救世伸出一臂之力;二是就这样什么都不做,见证世界毁灭的瞬间——”

  黑衣少年静静地向我宣告道。完全就像是催促着我快点订立契约的童话故事里的恶魔一样。然而,直贵的话语,却在途中被突然传来的震动音打断了。

  啪沙——展开了翅膀的克罗耶转过了身躯。

  “使魔”的视线注视着的是一个空无一物的发射井。处于闲置状态的发射井突然打开了盖子,不知用什么方法返回了母舰的机巧魔神,冲入了发射井内部的固定栓套里。这一连串动作,不禁让人联想到火炮的自动装填机构。边四散着白色蒸汽,发射井里的固定连杆伸了出来固定住了刚返航的机巧魔神。

  回航的机巧魔神右手握着一柄巨剑。是一个身披银色铠甲的人形机体。胸部的装甲被触目惊心地撕裂开来,不过其中并没有本应封印在里面的“副葬少女”。

  “白银回来了?呃、这是怎么回事……?”

  直贵已是一脸困惑的表情。

  操绪边窥视着刚返航的白银内部,边惊讶地问道。

  “嵩月怎么了?喂、小智、嵩月呢?”

  我已经完全忘记怎么发声了,只是像尊雕像似的呆呆地凝视着机巧魔神里那根已经空无一物了的封印筒。

  “……嵩月……出了什么事……?”

  许久,我才虚弱地从喉咙里憋出了这几个字。从白银中解放出来的嵩月,灵魂返回了原本她作为“恶魔”的身体,于是消逝得无影无踪——刚从直贵那里听来的词句再次如重放般回响在了我的耳边。

  不过、为什么会这样?和律都小姐一起留在研究所里的她、究竟发生了什么?!会什么事情能降临到那已经变成了普通人的、柔弱的嵩月身上?

  处在半放心半提心吊胆状态下的我,只是呆呆地迈出了步子,向那个已经无人了的白银机体伸出了手。

  就在那一瞬间——

  我们所在的地下回廊上,产生了激烈的震动。

  “爆……爆炸?”

  就像地震了似的,石板砌成的地面如湖面惊起的水纹般地荡漾起来,我不禁一时间失去平衡,跪倒在了地板上。蔓延开去的冲击波,使整个回廊的石柱都在嘎嗒嘎嗒地轻微震颤着。收纳着机巧魔神的发射井也吱嘎吱嘎地发出了金属的摩擦音,迸射着些许的火花。

  “真是难以置信。居然会有这样的事……”

  直贵仰望着什么,愕然地发出了呻吟。

  发生了什么事情?望着满脸写着这样疑问地跟着他抬起头来的我,黑衣少年的表情扭曲成一个难以言状的样子。背对着就像在保护他似地展开着翅膀的猫头鹰,他回答了我的疑问。

  “‘超弦重力炉’内部——发现入侵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