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箭升职
作者: 方隆浩
字体: 特大
颜色:          

  林白啸从医院出来后,细细琢磨着父亲的话,他总觉得不可思议:父亲是个成功的商人,而商人最看重的就是‘利’字,而他为商之道竟重个‘仁’字,这两者在很多情况下是对立和矛盾的,但是老人确能把两者兼容和成功的利用起来,这不简单啊!以后要多多参悟学习!

  更让他钦佩的是父亲的胸怀,明知张怀强是张耀武安排好欲夺他家产的,他还视张怀强如同己出,悉心抚养、培养,甚至把股份都给了他。

  现怀疑张怀强有不轨行为,要自己去调查,如果调查属实,只是要为了阻止他,并没有惩戒他的意思,如果张怀强的确做了不该做的事也不知他明不明白父亲的良苦用心!

  如果他冥顽不化,那就是父亲那句话敬而远之,放弃!再想父亲说行事不可偏激,而自己先前就是为了激进,竟然谋杀了雷鸿…..!父亲说偏激的做法往往是要付出代价的,现在想想这事就没那么简单。

  这件事天知、地知、自知、时间老人知。如果这时间老人早就知道他是林耀祖的儿子,那自己就有价值被他利用,那先前升职的事很有可能是时间老人设的局,那自己就是他手里的棋子。就是说他已成功地掐住自己的七寸,只要他愿意随时可以要自己灰飞湮灭!

  想到这,林白啸阵阵后怕,这完全有可能是个天大的阴谋!那这样做目的是为了什么?现在是不得而知。林白啸知道这个迷他是一定要解开的,否则不知何时会爆炸!

  准备婚礼的事,迫使林白啸暂时放弃再次调查时间老人的打算。姐姐林姗请了海晨市最知名的婚礼公司,他们看了百林山庄后,做了个仿古婚礼策划,林白啸和楚柔都很满意,为了这次盛大的婚礼百林山庄上上下下都忙开了!

  初八!天气晴朗,风和日丽。百林山庄经过昨夜一场大雨的洗礼,更显妩媚秀丽、春意盎然!山庄里是张灯结彩、披红戴緑,处处喜庆洋溢!

  海晨市各界上层人士大部份在林耀祖的邀请下云集百林山庄,再加上意达公司的员工、男女双方的亲朋好友,一时间百林山庄车水马龙、攘来熙往热闹非凡!

  楚柔身着凤冠霞帔,头盖真丝红头巾,坐在八抬大轿里,前有童男玉女引路,中有身披红绸缎的唢呐手和铜锣手十六人鸣锣开道,后有十八人抬着聘礼,向山庄走来。

  一进山庄门,礼炮响起:仙女散花、心心相印、富贵吉祥、鸳鸯戏水……等等竞相奔向天空,相互竟艳,彼此起伏,绵绵不息!

  八个精壮的轿夫抬着轿,一进山庄便耍起了花步,煞是好看!唢呐手和铜锣手也卯足了劲道,唢呐声、铜锣声与礼炮声,一个地一个天互相呼应!再加上沿路围观的来宾鼓掌声和祝贺声场面空前壮观!

  楚柔在轿子里被颠得胃肠翻涌,花容失色!但她没有叫唤,先前有老人早就给招呼了:轿子颠得越簸,代表他们夫妻一生会更加美满幸福。她心里载满了幸福和荣耀,一个女人能有这样的婚礼那简直是天赐啊!她呀在花轿里紧紧抓住轿子,噙着泪享受着幸福!

  林白啸身着状元装,在主院门前翘首张望,焦急地等着他的新娘子!整整半个钟,才见到了花轿,林白啸迫不及待的掀开花轿,背上醉晕晕的楚柔,踏着红地毯撒着红包开路,好不容易进了院子!

  主持人一番捉弄后,他俩拜了天地、高堂,夫妻对拜后,进了东院的洞房!小夫妻俩换了衣服,而后才出来给客人们敬酒!林耀祖坐着轮椅,一返病态,精神焕发,一一给林白啸介绍海晨市各方头面人物,他是在给儿子将来铺路!

  林耀祖陪着儿子转了几圈,看看也差不多了,感到有点累了,本想进里屋歇口气!这时…..从大门进来一个人,此人身着一套白色西装,身材魁梧,满头银霜,豹眼鹰鼻,卷着一股杀气奔他而来!

  “哈!哈!哈!妹夫啊,贵公子成婚,怎么没通知我这个当舅的!啊!”来人声震如雷!

  林耀祖盯着此人稍许片刻,忽然想起,经不住愕然张开了嘴:来人竟是张耀武,他妻子的哥哥!

  “怎么,不认识我啦!妹夫,我是张耀武啊!”张耀武横眉瞪眼的嚷道!

  “是耀武呀,这么多年未见,一下子还真认不出来!”林耀祖非比当年,很快就稳定情绪。而后又淡定的问到:“你这些年到哪里去了?过得好吗?我和姗儿、强子都一直再找你,我们牵挂着你!”

  “哈!哈!哈!牵挂?!托你的福我过得还好,身子硬朗的很,死不了!”张耀武眼里透着仇恨和杀气。

  “过得好就行,今天来的正巧,我小儿成婚,您多喝几杯。”林耀祖对张耀武说完,回头对林白啸说:“啸儿,这是你大舅,你敬敬他!”

  林白啸听到张耀武的声音觉着耳熟,他正纳闷?此刻他听到父亲的招呼,他明白其中的意思:张耀武说话太嚣张,要打打他的气焰!于是说道:“舅,今天是我结婚喜庆之日,我先敬您一杯酒!”说着有力地递上一杯酒!

  “等等!你是林耀祖的儿子?我记得他只有一儿一女,你是从哪冒出来的?”

  “我记得我们好像也没请你,也不知你老人家何故从哪赶过来?”林白啸不卑不亢地回答,又道:“你老来给我庆贺,我欢迎!如果你老人家旅途累了,百林山庄大得很有你休息的地方!您看!”林白啸话里藏针!

  张耀武这老狐狸一听就明白了,他脸色一肃,说道:“怎么?你想下逐客令!”

  “舅!”林姗不知何时也到了,一向好强的她,也面带怯色地喊道。

  “舅舅!”张怀强也及时赶到,怯怯地叫到!

  张耀武看到林姗和张怀强,凶悍的脸色收敛了不少,他马上应道:“嗯,嗯,好,好。姗儿越长越像你妈了,强子发福啦!我看到你们我就高兴,我就想起你们的母亲,她啊!没福气!”

  “舅,今天是我弟结婚的日子,不说这些,好吗?你今天既然来了就多喝两杯酒,以后我们一家人再叙叙旧!”张怀强说道!

  张耀武横了眼林耀祖和林白啸,霸气地说道:“好吧,看到我两个外甥的份上,我今天就不找你算账,不过,这杯喜酒我就不喝了,改日我再来找我妹夫叙叙旧!告辞!”他说完就大摇大摆地走出院子!

  “舅舅!”

  “舅舅”

  林姗和张怀强都不约而同的叫到,毕竟骨肉相连,多年未见,没说上几句活,就要离开,他俩心里不忍!

  “随他去吧,放心!他会回来的,你们先招呼客人!”林耀祖对着他俩说道!林姗和张怀强诺诺而去!

  经张耀武一闹,本就疲惫的林耀祖心情更不好了,他柔声对林白啸说道:“啸儿,不要受他的影响,你去招呼别的客人吧,我有点累了,我先休息一会。记住今天是你结婚的好日子,也是我们林家的大事,你要高高兴兴的!”

  “知道了,父亲!我先陪您回房休息吧!”

  “不必了,你先去忙!”

  林耀祖说完就要医生推他到后院里去了!林白啸想到张耀武说什么要找父亲算账,还不知他们之间有什么恩怨!但他相信父亲一向是以‘仁’来处事的,不会有什么理亏的,即便是父亲的过错,他也绝不让张耀武如此嚣张!

  张耀武这点小插曲对这次隆重的婚礼并没有什么影响!众来宾和亲朋好友高高兴兴地吃着喝着欣赏着百林山庄的秀丽风景!林白啸和楚柔的婚礼这天圆满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