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一梦
作者: 明笑白
字体: 特大
颜色:          

  中午12点,筱白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了,额头也略微有些虚汗,时不时还会闹一下心慌。

  总结一下自己的症状,这以前的筱白格格的不会有低血糖的毛病吧?

  估摸着再残忍也该快下课了,顾不上琢磨筱白格格的疾病史,在宣纸上写了些字,折成小小的一个方块藏进袖子里,看到周围的几个阿哥与老师都没有注意到她,才松了一口气,拭去额头的冷汗,又开始假装读书。

  十四阿哥与筱白同坐后面一排,自然是看到这丫头的诡秘行径,可他并没有声张,反而随便捡了个问题将赵晋礼给缠住了。

  过了不久,赵晋礼也是宣布了“下课”,各人行过礼后也是按着尊长的顺序走出。

  刚出上书房没几步,筱白便不顾为她撑伞的间儿的叫喊,上前把十阿哥喊住了。

  “十哥,留一下步啊。”

  听到这一声,十阿哥不仅没回头,反而加快了脚步,看样子明显想溜。

  这会儿,本来跟十阿哥走在一块的十二阿哥抿嘴一笑,迅速开溜,一转眼就转出门不见了,十四阿哥倒是没走,站在一旁,一脸笑意的看着生生被筱白给扯住的十阿哥。

  被扯住后十阿哥老大的不愿意,脸上隐隐有些慌乱的神情,不过掩饰的倒也可以,“你又想干什么?”

  “没什么啊,就是给十哥请个安啊,自从筱白落水后你都没去看过我。”佯装满脸不高兴的样子。

  一听这个十阿哥才慌了神,“我不是不想去看你,是前阵子不是跟着八哥办差去了吗,前天刚回来就碰上皇阿玛考察学业,结果,唉,一时心情不好才忘了看你的。”

  筱白演戏的功夫直逼科班出身的演员,任凭十阿哥怎么解释,脸上的不高兴就是不减,还一副不相信的样子。

  “哎~,你怎么不信呢?你看你平时怎么欺负我我都没给你打过小报告的。”

  这句话成功的起到了,呃,火上浇油的效果。

  “不是,不是,我知道你那是喜欢跟我玩儿。我这次出门还给你带来了礼物呢,格格里面只有你哦。”十阿哥神秘的笑了笑,终于把筱白的“怒气”化解了去,心里面也是长出了一口气。

  “那,这个给你。好好看哦。”

  说完带着间儿就走了。

  十阿哥看着手里的纸,犹豫着要不要拆,显然先前的筱白格格在他心里留下了极为深刻的阴影。

  “十哥,你还怕她不成?顶了天,不过是个小丫头而已,你这都已经是郡王的人了,要是害怕一个未出阁的格格的话,说出去恐怕不太好听吧。”十四阿哥并未掩饰脸上的好奇,怂恿十阿哥拆开纸团来看。

  似是被胤祯激起了自尊心,十阿哥大义凛然一挥手,“拆就拆,还当真怕了她不成。”几下就把纸展开来,两人看到明筱白那手惨不忍睹的字,嘴角又一次的抽筋。

  看来有必要把这事告诉四哥了,给她开个小灶,怎么一落水,这写字的功夫给淹没了呢?十四阿哥虽然觉得有些对不起筱白,可日后如果让皇上看到她的字,恐怕下场会更惨。

  “邀请函:今晚酉时御花园参加放鸽子比赛,你要是赢了我就跟皇阿玛美言几句,放你出上书房,如果输了,就得答应我一个要求。——筱白”

  “十四弟,你说这丫头说得准不准,怎么病刚好就玩什么放鸽子比赛?”十阿哥有些心动,可又下不了决心,这才询问十四的意见。

  “我也不知道,估计又是她一时兴起吧,可能觉得闷的久了,找个乐子。不过我倒觉得可以一试,别说鸽子了,她连鸟都没见过几只,怎么会赢呢?”这倒是实话,十四阿哥虽然不是有意帮筱白,可他也乐意看热闹。

  听得胤祯这么说,十阿哥也高兴起来,“我也觉得是,她见过的鸟估计也就后、宫笼子里那几只,还敢比放鸽子比赛,看来真是闷得慌了,我就陪了她了。”

  不知道这消息是怎么走漏的,还未到酉时,宫里的阿哥们就有大半的知道十阿哥要跟筱白格格比赛的事情,三三俩俩的相约一起去,要不是当下没有未出阁的其他小格格,这是说不定演变成家庭大联欢了。

  虽说德妃、惠妃、宜妃她们也都知道了,但碍于身份没有去看的意思。

  【酉时——御花园】

  十阿哥坐在凉亭了吃着水果,十四阿哥也是一起来了,另外还有两位阿哥端坐一旁,低声商量着什么。

  “你看吧四哥,你还说不来,这么多阿哥们都来了,想来是筱白这一病两个月,闷坏了各位了。”十三阿哥有些半强迫的把四阿哥催来了,他上次吃了瘪,一听说筱白对胤誐下了战书,急忙通知了四阿哥,硬拽着不情愿的后者来到了御花园。

  四阿哥剑眉轻皱,微微环视,便发现竟然连一些年长的阿哥也是来凑这热闹,凉亭里的十阿哥更是心情愉悦,低头轻笑,他不知道那丫头主动下战书绝对不是好事吗,心情竟然还这般的好,怪不得十三弟硬要来看着热闹呢。

  “四哥,没想到你也来了。”十二阿哥胤裪总是谦虚有礼,在兄弟之中也是低调行事,但胤禛明白,他低调并不代表没有能力,只是自小在苏麻拉姑的教导之下不想卷入一些纷争罢了。

  “连你这大隐隐于朝的十二哥都来了,四哥能不来吗?”十三阿哥略微行礼。

  十二阿哥并未答话,只是微笑着点点头,然后默默立于一旁,等着主角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