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息天劫
作者: 七月辰
字体: 特大
颜色:          

  血人心中大惊,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惧笼罩心头,匆忙脚上一发力,纵身往上跃去。本来以他的速度,瞬间就可以躲过枪口的威胁,但他忘记了,此刻脚上正有一双大手死死的抓着他。

  “啾!”一道有三指并拢粗细的激光束从怪异长枪中射出,瞬间穿过血人右胸,去势不减,又射穿后方教学楼二楼玻璃,射入教室中,教室里亮起一阵白光,随即才逐渐暗淡。

  那血人右胸穿透,一股鲜血从背后喷出,重重摔在地上,而司马狂徒早已用尽力气,双手已经无力放开,不知此刻是死是活。

  血人倒地后只是一怔,又缓慢爬了起来,佝偻着身,左手捂住右胸,满脸痛苦,早已没有了刚才的凶狠。他双眼缓缓看向卫小侯和贺长平,又出奇的看了一眼俩人身后的骆方。

  “射击!”周言此时才从刚才的场面中缓过神来,急忙下令。

  顿时,“通通通、噗噗噗、嘭嘭……”各种枪声不绝于耳,血人站立处一阵耀眼,根本看不清人影。

  “停下!”周言感觉不对劲,又忙下令。

  果然,待得火光散去,地上只是又多出了一些血迹,但血人已不见踪影,显是又跑了。

  “出动警犬追!”周言气急,“刚才他能躲过子弹,现在受伤了,速度受到影响,我看他还能支持多久,跟着血迹追,他受伤了一定跑不快,追到就乱枪伺候。”

  “是。”众警察领命,顿时有两支巡逻队领着四条警犬顺着血迹追去。

  周言此刻愤怒难平,死伤这么多人,还是没抓住嗜血狂魔,不知今晚的事怎么向上级交代。

  “老大!”

  “队长!”

  这时,卫小侯和贺长平已跑了过来,抱起司马狂徒伸手一探,还有气息。

  卫小侯抬头看见周言走了过来,忙道:“周警官,队长他还有气息,还没死。”

  听到卫小侯说话,周言看了一眼司马狂徒的伤势,转头命令到:“快送去抢救,务必要保住狂徒性命。”

  “是。”

  这时,骆方和林耀也被带了过来。

  “他是谁?”周言看着林耀,又瞄了瞄林耀手上的手铐,疑惑问道。

  骆方刚待说话,卫小侯抢着说道:“是骆方的同学,刚刚准备杀骆方,被我们给抓住了。”

  “哦!”周言略带诧异的看了看骆方,“你受伤了?”

  骆方点点头:“轻伤。”

  “嗯,快去校医务室看看。把那小子先押下去,等我把这里的事处理完了再说。”随即周言不再理会众人,转头去收拾残局。

  待周言走后,骆方转头看向林耀,而林耀的脸上则毫无表情。

  “你为什么要杀我?”骆方不解问道。

  林耀闻言惨然一笑,随即脸色一转,恶狠狠地道:“要不是你,我哥哥就不会进医务室,更不会被那血人闻到血味喝光了血。你才是罪魁祸首,我找不了那血人报仇,可我杀得了你!”

  骆方顿时哑口无言,面对林耀这么一个歪理,他也懒得再去解释什么。待林耀被警察带走后,骆方在另一名警察的陪同下前往了医务室。

  第二天,衡远一中医务室内。

  骆方躺在病床上输着液,旁边妹妹骆情正笑嘻嘻的陪着说话。

  “一会儿,语心姐姐就来了。”骆情嬉笑道,“今天早上上课,语心姐姐知道你受伤了,脸都吓白了。”

  “啊,她怎么样?”骆方顿时紧张起来。

  “哈哈,幸亏我们班就在她们班隔壁,我一早上都在安慰她,我跟她说,我昨天晚上已经看过你了,没什么大问题,让她下了课再过来。”骆情接着道。

  “哦。”骆方不再说话。

  骆方所在的医务室不同于一般学校的普通医务室,因为衡远一中是市重点中学,学校设施全市最好,而学校医务室虽然叫“室”,其实比“室”要大很多,和一般小型医院的分布一样,设备非常齐全,足以应付多种突发情况。此时骆方就是在一间护理房内。

  刚刚母亲冯春然给骆方炖了补汤送来,直到看着骆方全喝完了才放心离开。想起昨晚父母的焦急眼神,骆方也暗自唏嘘感慨,心里不断提醒自己下次千万要小心,不能再轻易相信别人,想那林耀随便两三句自己就着了他的道,骆方已开始渐渐明白这世间的尔虞我诈。

  “骆方!”

  熟悉的声音传来,一道秀丽的身影站在门口,正是萧语心。

  骆方抬头一看,心中一暖,微笑看着萧语心,而萧语心却是紧盯着骆方胸前包着的伤口,眼里泪光涌动。

  “语心,你来了!快过来!”骆方撑了撑身子,骆情忙起身扶住。

  “你怎么这么不小心!”萧语心走到床前,口中埋怨,一双柔情似水的眼睛怔怔的盯着骆方,脸上却没有丝毫埋怨的神情。

  “以后不会了。”骆方微笑道。

  此时,骆情知趣的拍拍屁股,往外面走去,临走时还不忘一阵偷笑。

  萧语心却没看见,只是看着骆方。待得骆情关上房门后,她才柔声道:“答应我,以后别再做这么危险的事了。今早,我听见你昨天晚上出事,吓的差点晕过去,幸好有骆情在,我才知道你现在的情况。”

  “嗯,我向你保证,以后再也不会了。”骆方轻声道,“以后干什么事,一定先跟你说一声。”

  “嗯!”

  两人随即不再说话,骆方看着萧语心,萧语心却低头盯着雪白的床单,场面一时静谧,空气中逐渐弥漫起了一股淡淡的爱意,骆方的心里涌起了丝丝甜蜜,恨不得时间在这一刻静止,就这样和萧语心一直静静地呆下去。

  过了片刻,骆方按捺不住心中冲动,强忍着紧张的心情慢慢伸出右手,向萧语心放在床沿的左手移去,眼睛却是怔怔地看着萧语心透红的脸颊。萧语心哪会不知,只是俏脸更加变的红了,慌忙低头假装不知,转移了目光紧紧盯着自己洁白的鞋子。在手触碰到萧语心的一刹那,萧语心的左手微微一动,却并没有缩回,骆方本来还有点害怕紧张的心顿时松弛下来,一鼓作气,继续探了过去,终于一点一点的握住了萧语心的纤纤玉手,而萧语心的脸却已经红到了脖子根。

  “语心!”骆方静静的瞧着萧语心,握着萧语心的手,宛如身处在梦境里,不敢相信刚刚自己的举动,同时,心里一股爱意泛滥开,琢磨着今天借这个机会,怎么也得把这层纸捅破了。

  “嗯!”萧语心以蚊子般的细微声音应道。

  “我,我其实一直有句话想对你说……”骆方顿了顿,再也不管其他,彻底释放出了压抑许久的感情,“2018年5月13日,那天,我遇见了你,那天正是你哥建明的生日。他应该是当天最幸福的人了,但是,我却感到我比他更幸福。因为,就是那一天,我认识了你!遇见你后,我心中什么都已装不下了,因为全部都被你占据,你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让我入迷,陶醉。甚至,昨天晚上,我以为我快要死去的那一刻,最后心里想到的还是你。语心,我只想告诉你,我爱你,从两年前就已经深深爱上了你。我现在只想和你一起,再也不分开。”

  等骆方叽里咕噜一口气讲完,萧语心一颗晶莹剔透的泪珠却已滑到了嘴角,看着这颗光亮的泪珠在萧语心的嘴角泽泽闪动,骆方忽然心中一动,伸过头去,嘴唇一下吻在了泪珠上。

  “啊!”萧语心顿时感到一阵惊慌,但却出奇的并没有把骆方推开。

  时间在这一刻静止。

  过了良久,两人闭着眼,缓缓分开,静静地看着对方。

  “你愿意做我女朋友吗?”骆方摇着萧语心小手,轻轻问道。

  “嗯,愿意!”萧语心害羞微笑,点头回答。

  骆方正要说话,此时,一道催命似的尖锐声音响起……

  “警察叔叔好!”门外传来了张羽花的招牌嗓音,接着张羽花的大脑袋从门缝处挤了进来,对着屋里两人一阵傻笑,随即又缩了回去。

  两人相顾哑然,知道这小子一定一直在偷看,突然又想起了张羽花刚刚的话,顿时两人松开了手,而萧语心也急忙擦拭干净脸上的泪水。

  “警察叔叔,你找骆方啊?那我先走了。”张羽花的声音又一次传来,接着一阵急去的脚步声。

  门打开,周言一脸和蔼的走了进来。

  萧语心忙站起身,深深地看了骆方一眼,又向周言问了声好,这才转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