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超级电能
作者: 桃仙喂马
字体: 特大
颜色:          

  等李智从正门进入别墅时,魏松赶忙的凑了过来。

  “大哥,老爷子怎么了?”

  李智脚步不停,视线四下观望,寻找着老爷子所在的房间。

  “李先生,老爷子突然发病了,还把小姐打伤了,跟我来。”

  魏松急促的介绍一句,率先向前走去。

  登上前往二楼的楼梯时,李智隐约的听到了敲打东西的声音,还有易碎物品摔碎时发出的清脆的声响。

  “嘭嘭,啪啪!”

  听到这动静,李智皱了皱眉头。快速的回忆了一下,阿尔茨海默症发病机理。

  阿尔茨海默病即所谓的老年痴呆症。是一种进行性发展的致死性神经退行性疾病,临床表现为认知和记忆功能不断恶化,日常生活能力进行性减退,并有各种神经精神症状和行为障碍。

  说白了,这种疾病是神经类的疾病。

  神经,是一个通泛的说法,严格来说是神经系统。它有三大系统组成,即脑神经,脊神经和植物神经。各系统之间以脑神经为中心,分工合作,共同实现生理功能。

  而老爷子得的阿尔茨海默症,却恰恰就是脑神经退变导致的。

  在初次见到老爷子时,李智已经有所判断。老爷子的脸上出现了老年斑,意识并不是很清醒。在熟悉的地方出现迷失方向,但说话倒还算是清晰,综合种种表现,老爷子当属轻度症状。

  虽然大致的诊断出了老爷子的病状情况,但是,不管轻度和中度,李智心中都没有底。可知,神经类的疾病在当今医学条件下,还是一个医学难题。虽然能够延缓病情恶化,但却是没有手段彻底治愈。

  带着满腹的苦涩,李智故作平静的硬着头皮登上了二楼。

  辛凌见李智赶了过来,疾步迎了上来。她一边用纸巾擦拭着脸庞上的血口子,一边急切的说道:“李先生,我爷爷突然发病了。毫无来由的情绪激动,四处打砸。”

  听闻此话,李智点点头,一副成竹在胸的架势,好言宽慰道:“这是老人出现了幻觉,是病症之一,不用过于担忧。我去看看老爷子吧,你们就不要跟过来了。”

  见李智自信褚定的样子,辛凌有些心安了,担忧的朝爷爷的房间看了一眼,看向魏松,说道:“去请专家了吗,什么时候能够过来?”

  魏松不卑不亢的说道:“已经安排人过去了,最多十分钟就能赶到,小姐放心吧。”

  说完之后,魏松在心中叹了口气。李智,你还是太年轻啊,小姐最终还是不放心啊。

  听到肯定的回答,辛凌舒了一口气,靠在护栏上,轻轻的擦拭着脸上的伤口。在她的眉眼间,萦绕着一团阴云。在李智走进老爷子的房间后,辛凌就有些后悔。自己刚才真是病急乱投医了,李智年纪轻轻的能治什么病啊。他若是让爷爷伤着了,那真要愧对他了。

  带着担忧,辛凌朝爷爷的房间靠了靠,静心的倾听着房间内的动静。

  李智走进老爷子的房间时,正看到老爷子茫然无措的在那转着圈子。他手中不知从哪搞到的玻璃碴子,四处乱划。

  地板上铺满了破碎的东西,花瓶四分五裂,液晶电视内部闪着啪啪的声响。

  看到这一幕,李智突然满脸带笑,拿出了手机,播放了一首歌曲,并在手里掂起来。

  “老爷子,想不想玩啊,咱们换换哈。”

  李智一边掂着手机,一边诱惑着老爷子。

  在李智走进后,老爷子就靠到了墙根停了下来,两眼无辜的歪着头,打量眼前的陌生人。

  “给……我”

  老爷子将李智打量了一通后,语言生涩的吐出两个字。他随手扔到手里的玻璃碴子,动作迟钝的向李智走了过来。

  见老爷子把手中‘武器’扔掉了,李智欢天喜地的伸长胳膊,把手机递了过去。

  “宿主,可以动手了,先让他失去行动能力吧。”

  在老爷子接过手机,很有兴趣的观看时,小音音适时的做出安排。

  “明白”

  李智亲昵的凑上去,靠近老爷子。然后在老爷子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突然的伸出手,像是点穴一般,点在了老爷子喉咙处的廉泉穴。

  电能在指尖一闪,瞬间打入了老爷子的身体内。

  当!

  手机从老爷子的手中掉落,砸在了地上的瓷片上,发出一声脆响。老爷子茫然的看了一眼李智,身子一软,就要倒下。

  李智赶忙的凑上前,把老爷子接住,挪到了床上。

  李智虽然全身细瘦,没有多少劲道。但老爷子也不是胖人,感觉起来,轻若无骨。

  听到房间内的动静,辛凌赶忙的向内查看。见爷爷被李智放在了床上,心思焦虑的冲了进来。担忧的问道:“李先生,你,你把我爷爷怎么了?”

  李智为老爷子盖上薄被,转过身来说道:“没怎么着啊,就是让他暂时的休息了,我好进行医治啊。”

  说话的时候,李智发现辛凌的脸色不善,像是生了莫名的气。

  “你打他了?”

  辛凌脸色变得冷峻,语气冰冷的问道。

  “你真是会寻思,我是那种畜生不如,打老人的人吗?我是学医的,要让老人昏过去有的是办法。怎么着,你不是该出去了,我要为老人治病了。”

  感受着辛凌言语间的质疑,李智没好气的回了一句。虽然还未想到治疗老爷子的方法,但李智在气势上却是丝毫不弱于辛凌。

  “哼!”

  辛凌气哼一声,说道:“稍等吧,医学专家很快就会过来。”

  李智刚要准备拿出工具开始医治,听到这话,赶忙的停下了。瞥了一眼辛凌,李智扣上医药箱,在心中轻叹口气,找到笤帚开始清理房间内的垃圾。

  辛凌还是不信任自己啊,也罢,我就在边上看着吧。

  等了有五分钟,匆忙的脚步声从楼梯上传来。辛凌收拾了一下心情,整理了一下着装,带着淡淡的微笑走出了房间。

  李智看着辛凌有质的背影,再次的叹口气。

  “王医生,辛苦您了。”

  辛凌热情的招呼声从外面传了进来。

  “辛小姐客气了,济病救人是我们的天职。”

  略显苍老,但中气十足的男音接着传来。

  听到交谈声,李智扭头朝房门看去。辛凌跟在一位老者的身后,出现在门口。这老者应该就是辛凌口中的王医生了。

  王医生满头的银发,条条皱纹布满眉头。两条剑眉,一双虎目,很有精神。白皙的面庞,淡然平和的神情,很有大师风范。一身白大褂,整洁、端正。

  突然看到房间内还有外人,王医生轻轻的点点头,视线毫不停留的转移到了老爷子的身上。

  在看到床尾放着的医药箱时,王医生伸手指了指,看了李智一眼,说道:“在我来之前,已经有人给老爷子诊治了?”

  虽然王医生说的平淡,但李智和辛凌分明的从中听出了不悦和气愤。

  辛凌赶忙的解释道:“李先生也是一位医生,现在正在学习过程中。正是让爷爷安静下来的。”

  “嗯。”

  王医生淡淡的应了一声,走到床头,俯下身看了看老爷子的气色。突然抬头,意有所指的说道:“人命关天,不能儿戏啊。”

  王医生说完之后,打开自带的医药箱,开始为老爷子诊治。

  辛凌别有用意的看了李智一眼,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走到王医生身后。

  李智看着两人,心中再次的叹口气。他突然的感觉,自己站在这真是别扭无比,尴尬不已。

  “宿主,是不是很受刺激啊,是不是想仰天长啸,发泄心中的不甘?”

  感受着李智稍显紊乱的情绪,小音音带着揶揄的口气问道。

  “技不如人,有什么好发泄的。事实如此,不承认不行。迎难而上,不也是人生之路?”

  李智头脑很是清醒的感慨道。

  “哟,心境果然不错啊。好吧,我不瞒你了。你现在就有能力治愈老爷子的疾病,但效果很不明显,问题就出在你的身上。生命能要到达对方的身体,必须先经过你的身体。你的体质现在仅仅是弱于【低等】,生命能必须与你的体质匹配,不然会在输送的过程中对你造成伤害。这也是我要求你,必须达到【低等】的原因。”

  感受到李智能够理性的正对现实,小音音将自己隐藏的信息讲述了出来。

  “呵,是这样啊,我明白了。我会量力而行的。”

  李智轻笑一声,将心中疑惑化解了。自己现在的身体宛若就是狭窄的水渠,若是碰上特大的洪水,面对的局面只有崩溃。

  想清楚了这些事情,心中的不适瞬时从李智的情绪中消融。

  李智脸上带着谦虚神色,好学般的靠近王医生,细心的观察起王医生诊治的全过程。

  王医生诊治了有几分钟,把老爷子的手臂放进被窝中,转过身看着辛凌说道:“辛小姐,老大哥的病症已经开始由轻度到中度转变了。我给老大哥开一些益智、补血,健肾的药物吧。平时也需要家属能经常的陪伴一下,鼓励他多锻炼,参加一下益智类的活动。相信这样对于延缓老大哥的病情有一定的帮助。”

  辛凌犹豫了一下,心情有些急迫的问道:“王医生,真的就没有大幅度减缓病症的药物或者方法?”

  王医生苦笑了一声,轻轻的摇摇头,略带歉意的说道:“辛小姐想必查询过这方面的案例吧,估计也询问过其他医生吧,在现如今的医学条件下,中西医只能延缓轻度早期患者的病情,却没有治愈的手段。这是一种慢性致命病啊。”

  “唉!”

  多次的听到这话,辛凌叹了口气,说道:“真是麻烦王医生了,让您这么晚过来。”

  “没事,这是我应该做的。”

  王医生客套了一句,随之看了李智一眼,接着说道:“辛小姐,有句话提醒你。讳疾忌医,对于病人来说是不可取的。但是病急乱投医,这也是大忌的,一定谨记。”

  这话明显的是针对我啊,这犊子一晚上奚落我两次了,真把我当做软柿子捏了,他妈的。

  再次听到王医生明显带刺的提醒,李智心中顿时恼了。他抬起头,瞪大眼看着王医生,冷声说道:“王医生,我敬你是位老前辈,有你这样埋汰人的?我今还告诉你,老子不吃你这套。敢不敢跟我打个赌,我若是半年内把老爷子救治成正常人,你叫我声爹。敢不敢?”

  猛然间听到李智发飙,辛凌和王医生顿时愣住了,直到李智说完,两个人才清醒过来了。

  辛凌焦虑的拽了拽李智的衣袖,却被李智毫不领情的拍打到一边。李智现在宛然就是点燃的火药桶,时刻都有爆炸的危险。

  王医生嘴上肌肉抽搐着,气的直咧嘴巴。他伸出手指,指着李智,气呼呼的说道:“你,你真没家教。辛,辛小姐,你从哪找来这么个没教养的兔崽子?”

  李智轻蔑的看着王医生,再次的问道:“怎么?不敢吗?没种的玩意。”

  辛凌赶忙的再次的拽了拽李智,而李智却是不为所动。看着李智的样子,辛凌的脸色慢慢的布满寒霜,她生气了。

  “怎么不敢,就你这么一个小东西,也敢口出狂言?治病救人不是说说就行的。小伙子,你还年轻啊,火气太大了。也好,借着这事长长记性吧。做不出来,你就当我家当看家狗吧。辛小姐,告辞!”

  王医生再次的把李智教训了一通,一摆手带着医药箱,急匆匆的走了出去。

  “你啊,真是会惹事。”

  辛凌埋怨一句,赶忙的追了出去。

  “嘎嘎,终于见到宿主的火气了,幸甚啊。”

  辛凌刚说完,小音音欢悦不已的叫唤起来。

  “有什么啊,小意思。”

  李智也不谦虚了。

  给老爷子掖了掖被子,李智关上房门走了出去。

  刚走到一楼,辛凌火气冲冲的就迎了上来。恨恨的看了一眼李智,辛凌说道:“你跟我来。”

  说完,辛凌转身就走。

  感受着辛凌身上的火药味,李智挠了挠头,心里很不是滋味。我啥时候惹着这姑奶奶了?

  带着苦闷,李智快步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