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水泮
作者: 九雪
字体: 特大
颜色:          

  “波光潋滟影倚楼,为谁轻叹独自愁?”朗润的戏谑自身后传来,打破了迷蒙的宁静。沐宛初快速回头,一男子正悠然自得地瞧着自己,面上挂满诡异的笑。沐宛初打量男子,由上而下,再由下而上……只那么一站,便润朗如水,比轩辕凌那种美不相同。沐宛初瞧着男子不怀好意地笑,暗暗吃惊:难不成是个登徒浪子,可我又没有色可截!再说了,这什么地方!

  男子步步紧逼,嘴边的笑意更浓厚。沐宛初本能地后退,可是她早已倚靠栏杆,再无路可退。恐慌一闪而过,她勇敢地侧前大跨一步,好借机逃脱。男子吃惊过后,快速向侧手边掠去。二人便在这亭中央相遇,堪堪差了三分便要相撞。沐宛初恼怒地瞪着男子,忽而所有情绪都化为妩媚一笑,趁男子错愕之际,侧身迅速掠出,男子亦飞速转身,二人对换了个方向面对面僵着。男子邪魅一笑,春风满面。沐宛初只觉十分猥琐,万分鄙夷,面上却笑道:“公子果真风流倜傥,教小女子好生仰慕呢!”男子听罢恭维,嘴角的笑顷刻冷淡下去,眼中的异彩消失无余。“可是,我相公还等我一起吃饭呢,你自个儿玩吧,不奉陪!”

  沐宛初对男子做个鬼脸,不顾他骤然生出的肆无忌惮的笑,嘻嘻回身便跑,嘎……不料与人撞个满怀。沐宛初着实愤怒,怎么阴魂不散,偏偏又身手高于自己!她想探出脑袋,却被人用力按回去。“哎哟,哪里跑出来的疯子!放开你的狗爪,不然我相公来了,一定替我把它们砍下来炖红烧肉吃!”她挣扎着,还是努力昂起脸,得意地往上瞧。

  好吧,多么俊美的一张脸,好熟悉!“轩辕凌!呵呵……”轩辕凌喜怒难辨,瞧着她:“怎么不是我!”他又压低声音,“本王的颜面被你丢尽了……”沐宛初不顾忌他的言辞,笑呵呵地殷勤挽上他的胳膊,一面向着亭中人得意满面,像炫耀与示威,一面悄悄回道:“我哪有!分明是那个登徒子——”轩辕凌低哼一声,向亭中人淡淡道:“三弟也在——”

  沐宛初幸灾乐祸的笑即刻僵在脸上,比哭还难看。三弟,还有谁会令轩辕凌称为三弟呢?他怎么会是昭儿口中俊逸的三哥轩辕景呢!她又自上而下,自下而上来回打量他,这么看着确实芝兰玉树俊秀非凡……

  轩辕景无奈笑笑:“大哥也知道小弟,不过出来散散,不料遇见嫂嫂,更没料到嫂嫂竟不识小弟,误以为什么登徒浪子。”沐宛初听罢,猛然一股相识的感觉,不知是不是意识在作祟。去年的除夕夜应该见过,但那日她初时心思全在皇帝轩辕皓的事儿上,中间只在许士悠的身上注意,后来晚宴上全在恍惚自己的来龙去脉……还有一次是中秋后,不过那一次没遇见几个人,先是安平贵人,然后落水,再见轩辕凌、哥哥与上官哥哥,啊!对了,曾经有个人指点她出那诺大的皇宫!再相逢,虽然衣服穿着不同,但是那份优雅飘逸——

  沐宛初窘极,干笑着欲修补绣布惨淡的局面,轩辕景却依旧淡笑望向她与轩辕凌身后。沐扬与上官清并肩而立,神情都不是很好,尤其上官清,往日郁郁的眉宇间愁绪萦绕,似乎还有疲惫不堪。沐宛初有点儿寒冷,嘴巴张张又合合,那声往日清脆的“哥”今日变得分外沉重,她挽着轩辕凌的胳膊的白皙的手越来越苍白。轩辕凌察觉沐宛初的变化,垂目望她,目光格外温柔,尽是怜惜,原来心会隐隐作痛!

  “哥……”干涩的声音,她自己听也觉得飘渺恍惚。她甚至不敢直视沐扬,她怕他冷冷地走开……她在心里求呀求,求他不要走,如果他今日离开,那么日后她怕自己再也没有勇气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