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殇情
作者: 主公爵
字体: 特大
颜色:          

  因为万青山将自己建立的国家也成为宁国,于是世人为了区分两个宁国,称万青山为皇上的宁国为南宁国,宁东篱为皇上的宁国为北宁国。

  大婚第二天,刚建立起的凤国就对北宁国发出了猛烈攻击,这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新婚燕尔,人家小夫妻都忙着缠在一起,这对夫妻倒好,直接开始打起别人来了。

  这也不能怪凤和舜景动作太快,而是他们的时间耗费不起,要知道,重新在一起只是他们的目的之一,复兴凤国是他们的另一个目的,而第一个目的已经达到了,再不完成第二个目的更待何时?

  就在凤国开始进攻北宁国的第二天,南宁国传出消息:全力攻占北宁国!

  一时间北宁国人人自危,有能力逃跑的都逃跑了,他们不是不相信宁东篱的能力,而是因为同时被两个和他们国力相当的国家进攻这种事,就算是大罗神仙出现也救不了他们啊!

  宁东篱倍感吃力,他不得不承认他是一个完全不适合乱世的君王,在这种情况下他完全束手无力。

  但是他也不可能就这样任这两个国家慢慢吞噬掉本该属于宁国的土地,因此他作出了一个危险的决定:御驾亲征!

  这个消息一出,前线的士兵们的士气明显被提升了不少,打得更加卖命了。

  大臣们中反对声占大多数,但是却全部被宁东篱无视了。呆在皇宫中眼睁睁见对手打到门口来好呢,还是带领着这个国家的士兵背水一战的好呢?

  然而去哪边的前线倒是成了一个问题,不论是直接面对万青山的军队的还是直接面对凤国军队的都十分吃紧,选了一边就意味着要放弃另一边,说不定还会对自己这边的士气造成影响,让另一边更加吃紧。

  思考了其中利弊,宁东篱还是选择了面对凤国的军队。

  如果······一定要把这江山拱手让人的话,那交给有皇族血脉的万青山比交给外人更能让地下的列祖列宗瞑目罢······

  宁东篱带领着军队前往与凤国交战处,前线士气果然大振,马上便扳回了颓势,和凤国的战斗陷入胶着的状态。

  而没盼来宁东篱的另一边战场士气果然受到了一些影响,被抛弃的心情弥漫在士兵们的心间,因此在跟南宁国的军队打时连先前的状态都达不到,节节败退。

  看到士兵们颓废的样子,杨威大怒,召集了所有人,站在台上,运气十足地向下吼道:“皇上没来怎么了?皇上没来你们就急着去送死了吗?那还不如现在集体自刎的好!知道为什么皇上没来吗?因为信任!皇上信任我们在没有他的监督的情况下也能将那帮兔崽子打跑!你们看看你们是怎么对待皇上的信任的!就是这样一个个要死不活的样子吗?!下一战如果再输,我们就全部自裁于当场罢!这样好歹还能吓到对面那些王八蛋!”

  被杨威的吼声引出了体内的血性的士兵们士气大振,在下一战中,抱着“杀一个保本,杀两个赚了”的心思,北宁国的士兵们杀红了眼睛,乘胜追击,硬是收回了大半的失地。

  凤国的军营中,看着正在批阅各种公文奏章的凤,斜躺在床上的舜景笑嘻嘻道:“还是你回来了好,不然那些公文就还要我批了,还是这样懒懒地躺着看着你批比较享受。”

  看着一身紫衣的舜景,凤无奈地笑了笑,“紫衣的习惯千年不变,懒惰的性格也千年不变,你倒说说你哪点变了的?”

  舜景冲着凤做了一个鬼脸,凤认出了那是她最喜欢做的鬼脸,红了红脸。

  “穿紫衣还不是因为你说我这样穿好看,懒惰还不是因为你很勤快,还有,你少说了一点,我爱的人也千年不变,要是还有一个千年、两个千年、千个千年······无数个千年也不会变。”看着血鸢越变越红的脸,舜景眼波流转,调笑道“变的呢,也有啊,你没见我越变越美了么······”

  凤扭头避过他那惑人的眼神,脸红成了天边的晚霞,愤愤道:“长得越来越美有什么好的?你还想勾引多少美人啊?”

  舜景嘿嘿一笑,压低了嗓子魅惑地道:“不长美点怎么能勾引到面前这位美人?不长美点怎么让你‘从此君王不早朝’?臣妾哪里有时间去勾引别人,就怕满足不了皇上啊,还请皇上看在臣妾尚年轻貌美的份上多多宠幸臣妾,不要被外面的狐狸精给骗去了啊······”

  见舜景越说越不正经,凤一只笔丢过去,“有时间说话还不如过来帮我批奏章!”

  没想到舜景没有像以前一般挺尸装死,反而邪邪一笑,听话地走过来搬走她面前一半的奏章,嘴巴里碎碎念到:“早点干完活才能睡觉,然后才能抱上大胖小子和大胖闺女······”

  在说到“大胖小子和大胖闺女”时,他突然住了嘴,似乎想起了什么,眼神中的光芒黯了黯。

  凤察觉到他的异常,激将道:“大胖小子和大胖闺女惹你啦?还没生出来呢怎么就见你一脸嫌弃的表情。”

  果然舜景忙解释道:“不是,不是,没有嫌弃,只是······四年后我就不在了,所以······还是不要小孩比较好······”话说到最后眼神中的光芒已经近乎熄灭了。

  凤眼角一跳,厉声道:“那是我的孩子,我说要就要,不要就不要,你没有权利决定!”说到这里,她顿了顿,平静地接着道:“既然是我们的孩子,就算我们两个都不在了也能过得很好。”

  舜景闻言皱眉道:“什么叫‘我们两个都不在了’,答应我你不会做出什么傻事!”

  凤淡淡一笑,坚定地点头,道:“我答应你,绝对不做傻事。”

  一颗心回到肚子里,舜景没再说话,刚才提到的话题太沉重,他们都需要平复一下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