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息天劫
作者: 七月辰
字体: 特大
颜色:          

  一阵疾风迎面扑来,骆方也不顾是否公共场所,一眼不眨的直视前方,双腿不住迈动快如闪电,整个人宛如一只离弦之箭,划出一道直线,冲向洛阳公园方向。

  洛阳公园距离宁洋大学约十五公里,因为骆方早已对宁洋市的主要建筑所在位置记得滚瓜烂熟,以他施展疾风技能的速度,只是片刻功夫就赶到了公园。

  一到公园,就见朱乐和阿尔杰站在大门口。

  阿尔杰还好,朱乐则是一脸紧张,脸上不时浮现出愧疚之情。

  一见到骆方赶来,朱乐忙道:“骆方,他们进去有一会儿了。刚刚阿尔杰联系上了韦伯斯特,韦伯斯特说他们在一处类似庙宇的地方僵持着,叫你一来就赶去。我们就在这儿守着,这公园只有这一个出口,以防此人乘人不备又跑出来。”

  骆方抬头看了看公园四周的高墙。这洛阳公园是模仿古时洛阳所修建,外面的高墙就犹如一座城池的外围,就算是疾风者,在韦伯斯特这种高手的压制下也的确很难攀爬跳跃出来。

  “是几级武者知道吗?”骆方问。

  “刚才他趁我不备抓走皇甫文涛时,我与他对过一掌。我看的很清楚,是白色原力,应该只是一级刚武者。”朱乐肯定的点点头,“韦伯斯特完全能压制他,只是他是疾风者,虽然背负着皇甫文涛,但他的速度我们还是跟不上。”

  骆方不再说话,而是看了一眼一旁一直没有说话的阿尔杰,突然转过身化作一道疾风冲进了公园大门。

  一进入公园,一座座仿古建筑呈现在眼前,亭台楼阁,杨柳池塘,白石板铺就的拱桥随处可见,让人仿佛回到了从前。

  骆方也没有心情欣赏,只是一个劲的寻找类似庙宇的建筑物。

  此时正值下午,公园内的游人寥寥无几。

  骆方施展疾风技能四处乱窜寻找。不一会儿,一座庄严宝象的寺庙出现在前方,虽然比普通寺庙小了一号,但修建的式样风格却模仿的微妙微翘。骆方站在庙前,似是看到了香火袅袅、梵音环绕的场景,心中的焦急被这股肃静的气氛所感染,顿时平静了下来。

  振振精神,骆方大步来到庙门前,伸手推开了门,一个熟悉的人影出现在眼前,正是韦伯斯特。

  这名红眉男子此刻正背对着骆方,负手看着对面站着的另一名男子,而皇甫文涛则是被这名男子扛在肩上,此刻人事不省,没有任何动静。

  “少主,你怎么现在才来?”韦伯斯特也没回头,却像是已经看见骆方走进来。

  骆方没有回答,而是静静打量着前方二十米处站立的那名男子。

  这男子浓眉大眼,下巴尖细,是一张标准的东方人面孔,双眼不住转动,似乎每一刻都在酝酿着心中诡计,让人不得不小心戒备。

  此刻,浓眉男子也在上下打量着骆方,嘴角露出了淡淡的微笑,似乎丝毫不惧现在所处的危险境地。

  骆方缓步来到韦伯斯特身边。

  韦伯斯特轻声笑道:“这位年轻人,你是歃血联盟的吧!我身边这位是五洋联盟的少主,超级异能者。其中有一项技能也是疾风技能。他特地赶来,想必你也知道你现在的处境了。把皇甫文涛放下,你只是一个刚武者,我也不为难你。认个错后,你可以马上离开!”

  浓眉男子嘿嘿一笑,道:“五洋联盟里面修炼烈焰手的人有不少,但修炼成五云级别以上的就少了。你们联盟内像你这种尖嘴猴腮,又长了一双红眉、配有炽兽护腕的异能者,除了韦伯斯特,我再也想不到其他人!不过,你以为你韦伯斯特是烈武者我就怕了吗?”

  韦伯斯特闻言微微一怔,冷笑道:“知道我是谁也这么镇定自如,看来你还有底牌啊!”

  “这里就我一人,也没有其他异能者来帮我,我能有什么底牌。”浓眉男子讽刺道。

  韦伯斯特错愕,心里虽明白眼前这人在讽刺他呼唤骆方前来帮助,但也毫不在意,只是耳朵轻轻一动,四周范围的风吹草动皆尽知晓。但除了在场站着的三人外,此刻周围并无其他人。

  韦伯斯特眼皮一阵抖动,背在身后的双手突然捏了一个结印,猛地伸出手来轻轻一划,一片滔天的火海瞬间形成,对着前方的浓眉男子席卷而去。

  骆方吓了一跳,忙道:“小心皇甫文涛!”

  那名浓眉男子却是笑道:“三云烈焰手!不管你家少爷啦!”

  这三云烈焰手一施展出来,火海原力成包围之势横扫一片,瞬间就到达目标身前,就算是疾风者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也是无处可逃。但缺陷是,只要处于在火海中的人将会全部遭殃,无一幸免。

  所以韦伯斯特打出这一招竟然是毫不顾忌处于殃及范围内的皇甫文涛。

  火红色的火海原力所过之处,杂草皆尽被焚烧,地上也呈现出焦黑之色。眼看就要触及到浓眉男子和皇甫文涛的身体。

  浓眉男子忽然露出诡异笑容,左手稳住肩上昏迷的皇甫文涛,右手轻轻一抖,,一把像是纯钢淬炼的短枪从袖中滑出握在手中,忽地一伸手,往已逼近的火海中点去。

  “呜……”一阵风声响起,从短枪枪尖处开始,一股罡风宛如漩涡般不住旋转开,只是一刹那就把猛烈袭来的火海吹的四散飞开,消散在空中。

  “啊!”骆方和韦伯斯特同时吃惊大叫。

  韦伯斯特惊讶的看着浓眉男子手中的短枪,一字一顿道:“这是‘星钻神风’!你是……歃血联盟的少主——康玉阳!”

  骆方则是依然沉浸在震惊中。眼前这名刚武者从容不迫,一招就把韦伯斯特的三云烈焰手给破了,丝毫没有当初他抵挡这招时那么吃力。武器固然重要,但此人的实力也的确非同小可!

  浓眉男子手握短枪哈哈大笑:“不错,是星钻神风。我就是康玉阳,歃血联盟的少主里排名第十的康玉阳。”

  康玉阳天赋异凛,这名疾风者在刚武者时期就创出了自己的功法,达到了劲武者的实战级别。歃血联盟为了培养他,把联盟仅有的一支“星钻神风”赏赐给了他,使他的战力达到了三级烈武者的水平,再配上独有的功法,导致康玉阳的实际战力完全超出了一般异能者的想象。

  “原来你刚刚一直深藏不露啊!”韦伯斯特嘿嘿笑道:“不错,以你现在表现出的战力,我想抓住你的确不可能。不过我若是全力施展五云烈焰手再配合大力技能,你说谁胜谁负?到时候,我可不会顾忌什么少爷不少爷的。”

  说完,韦伯斯特眼光扫了一旁的骆方一眼。

  骆方的心直往下沉,暗道:“这个老东西!打起来他可以不顾皇甫文涛的安全,可这保护任务是我接的,我不能不顾。这个老奸巨猾之徒不是陷害我么!”

  就在这时,在康玉阳肩上昏睡的皇甫文涛突然动了一下,似是快要醒来。

  康玉阳忽道:“我就来试试你的五云烈焰手!”

  话音一落,纵身向前扑来,肩上依然扛着皇甫文涛,手中短枪顺势一点,一股罡风凝聚在这一点之上,“呼呼”旋转,直扑韦伯斯特面门。

  面对星钻神风的袭击,韦伯斯特可不敢大意,两手结印不断打出,猛虎、蛟龙、火凰、神猿各种异兽层出不穷,呼啸连天,对着罡风冲杀而去。

  “砰砰砰……”火红原力形成的各种异兽撞击在这突如其来的猛烈罡风上。

  罡风被撞得四处溢散,一只只异兽也在哀嚎声中消亡。溢出的强劲罡风击射向四周墙壁和寺庙房门。

  “啵啵啵……”响声不断,墙壁、房门全部被洞穿,露出一个个有规则的细小圆洞,瓦砾四处飞射。

  “好个‘星钻神风’!”

  韦伯斯特一声大喝,双手猛地抱住,似有什么在不断酝酿。只是一刹那,韦伯斯特两手向前一送,“嚯嚯嚯嚯嚯”五道宛如刀片的火红原力激射向康玉阳。

  每一片火红原力都发出“吱吱”的燃烧声,像是真的变成了火焰正在剧烈燃烧,又好像随时随地都会分散开,化为更为厉害的火海包围住康玉阳。

  “五云烈焰手!”

  康玉阳心中一惊,不敢正面硬接,忙施展疾风技能快速地把身体避开了一些。同时,手中星钻神风猛地开始旋转,点向其中一道射来的火红原力。

  一道道罡风透过枪尖不断盘旋而出,“砰砰砰”撞向火红原力,只是一会儿这道射来的火红原力竟被击的变成了火星点点溃散开。

  另外四道火红原力却紧贴康玉阳而过,分别撞击在火香炉、石碑、地面和一堵墙上,出乎意料的是,并没有发出剧烈的撞击声,而是红火原力猛地包裹住被撞击到的物体,瞬间就侵蚀进去。火香炉、石碑顿时化为黑色粉尘洒落地面,那完整地面呈死灰色凹陷进去,宛如被一颗炮弹落下击中,而那一堵墙壁也化为粉尘,最上层的残砖断瓦不断掉下。

  “这就是‘五云烈焰手”的威力!“骆方站在一旁眼睛睁的犹如铜铃,算是真正开了眼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