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途未路
作者: 王中一
字体: 特大
颜色:          

  第二十六章假痴不癫

  旁边有一个小伙子,杨老板凑近他说:“小伙子帮个忙,我给你伍佰元钱。”听说有钱赚,小伙子站住问:“老板,帮什儿么忙?”杨老板掏出了钱,边传给小伙子边对他耳语。小伙子一听连说:“这好办,这好办。”小伙子拼命逃,杨老板大声喊:“抓扒手!”在后面追。市中心本来人拥挤,抓扒手,行人一下乱了,小伙子故意七闯八撞,逃时撞到了阎如玉,阎如玉跌倒后痛得哇哇直叫,杨老板赶忙去搀扶,连声说:“对不起,对不起,我抓扒手赶的急,一不小心撞倒了你……”阎如玉正想发作,抬头一望,见是一个大腹便便,衣冠楚楚的大老板,灵机一动,决定宰他一笔。阎如玉抱怨:“扒手没抓住却撞倒了我,我痛,一定伤骨头了。”她站不直,杨老板问:“哪儿痛?”阎如玉答:“膝上。”杨老板忙说:“我马上送你上医院拍片检查。”求之不得,阎如玉也同意。杨老板把阎如玉背到一旁坐好,说:“你在这等我,我马上去开车来接你。”阎如玉警惕地说:“你想逃走?”杨老板忙把所买的物品传给阎如玉说:“这是我刚买的,三万多元呢,押在你这儿。”阎如玉一看发票确实三万多元呢,一看物品是她喜欢的想买的,心想反正是轻伤,他逃走也值了,于是也同意。杨老板去开车,阎如玉仔细打量物品,自言自语:为什么都是我选中的物品?难道这是巧合吗?她自我解释,店中这样相同的物品多着呢,这只能说明我们俩人的目光相同,他会为女人购物,她好像找到了知音,心扑嗵扑嗵跳起来,脸也红了起来。杨老板没有失约,一忽儿他就开着奔驰来到,停在专用车道,然后下车,走去时,见阎如玉还在摆弄那物品,于是轻轻叫:“颜如玉,上车,我送你去医院。”阎如玉一惊一喜问:“老板,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杨老板答:“我哪会知道你的名字呢,我是见你生得颜如玉才这样称呼你,想不到歪打正着。”阎如玉嘻嘻笑,说:“老板,我姓阎,不是颜,你真幽默。”杨老板说:“阎和颜是同音,喊你颜如玉也一样。”阎如玉嫣然一笑问:“老板你姓啥?”杨老板说:“我姓杨。”阎如玉说:“那我以后就叫你杨老板了。”说说笑笑中俩人不知不觉拉近了距离。杨老板背颜如玉进了轿车。杨老板全神贯注开车,沒有与颜如王搭訕,颜如玉几次想开口问话,看杨老板一脸严肃全神贯注开车也就沒敢开口,到了医院门口接送病人的专用车道停下车,杨老板忙背颜如玉下车

  安排她坐在候医室。杨老板停好车挂了号,就医时,医生开了拍片单。杨老板去付了钱。拍片还要排队。拍片后结果出来了,是膝盖骨损,医生说须住院治疗。

  一个是存心要扼诈,一个是要留住她,医院是小病大看,各怀鬼胎,三方反而统一。杨老板就要了个单人病房,接着把颜如玉背进了病房,医生给她上了药绑上护膝,挂上吊瓶还服了药。忙活了一阵,天也渐渐暗了下来,杨老板说我已请了个护工来服侍你,我还有事得急着赶回去,反正我己交足了往院费。说罢掏

  出了伍仟元钱,交给颜如玉说:“你要吃啥用啥就叫护工去买,钱可大胆化,十天后我会来看你,还会给你带钱。”颜如玉又笑了,心想,到底是大老板落落大方,出手不凡,这伍仟元叫我用十天,让我也沾了光,他这一撞得贴我多少钱啊?不是我敲竹杠,是他自告奋勇,这钱不用白不用,我正走投无路,这一跤还是撞好了。正说着护工已来到。杨老板告辞,颜如玉喊:“老板,把你的物品带走。”杨老板莞尔一笑慷慨大方豁达大度说:“你不是怕我撞了你逃走吗?还是押在你这儿吧。等你伤好了,出院了,我还要给你营养费误工费,一大笔钱呢……”说罢已走了出去。颜如玉笑上加笑,忍不住喃喃自语:“洋生,自己夸大口赔偿,不斩白不斩。”她忙叫护工去买晚飯,水果,往好里买。护工走后无所事事闲得慌,颜如玉就拿出了二套时装,看了又看,越看越喜爱,同时拿出了翡翠戒,试着戴在自己手指上,更是爱不择手,她想入非非,这物品要是买给我的就好了,她还突发其想,反正他是押在我这里,他要十天后再来,我不妨先把这翡翠戒戴十天再说,反正也戴不坏。她就沒有摘下来。不知怎的颜如玉觉着杨老板和蔼可亲,脑中一直浮现他的影子,她一夜沒睡好。

  第十天一早颜如玉问护工,今天我住院十天了吧?护工答是第十天了。颜如玉吩咐,多买一些早点,也许杨老板会来。只听得有人附和:“不要去买了我已带来了。”颜如玉一喜,已像知己一样毫无拘束说:“想着曹操曹操就到,你不失约,第十天就来到,我肚子已饿了,快拿来给我吃。”杨老板忙打开一次性饭盒,里面已装了几样颜如玉从未吃过也不知其名的皇亭小吃,颜如玉一尝味道确实好,娇滴滴说:“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这小吃啊?”杨老板一笑答,我想,古时皇公贵族,公主吃的小吃,你当代公主般的人儿也一定会喜欢吃,我特意去买了。杨老板还带来了一保温杯汤,说:“这是我亲自为你煲的猪筒水骨汤。”颜如玉风趣地说,“你一个大老板为我这个小女子煲汤,我受用不起。”杨老板一笑冠冕堂皇说:“谁叫我不小心撞倒了你呢?你已是我的上帝,我得讨好你,巴结你,求你宽恕。”颜如玉又说:“我因祸得福了。”杨老板忙说:“应该,应该。”颜如玉吃着皇亭小吃喝着猪筒水骨汤,津津有味,津津乐道。杨老板还带来了一些昂贵的进口水果又讨颜如玉欢心,她妩媚一笑说:“知我者杨老板啊!”杨老板见颜如玉已戴上了翡翠戒,他心中一笑却装作沒看贝。颜如玉也若无其事没有提及。杨老板还呈上了二身内衣,边抖出来边说:“这是你的替换衣服。”颜如玉边吃边说:“你真会买衣服。”又笑着说:“医院有病号服,用不着这鲜艳刺目的内衣替换啊。”杨老板却说:“你是跌伤不是病,穿着这病号服有些霉气,不利你养伤,穿着这鲜艳的内衣养伤喜气,心情好,有利于你养伤,旁人看了也养眼。”颜如玉已佩服得五体投地,赞不绝口:“你堂堂大老板,心却这样细。”杨老板说:“大老板

  也是人,也爱漂亮。”弦外之音,昭然若竭,颜如玉格噔一震,有些神魂颠倒,不响了。好一会,颜如玉恋恋不舍说:“杨老板,这十天我已闷的慌,你今天在这里陪我聊天吧。”杨老板心想鱼儿在上钩了,他不露声色托词:“我有大事,下次再来……”说着又掏出一沓钱,作告辞。艳如玉有些怅然若失,接过了钱。杨老板想走,正巧主治医生带着随从来查房,他也就站住了。主治医生看了看病人通知:“病房紧张,伤已不要紧了,这伤到家也一样养,回去后可用双拐练习走路,自理生活,快去结账后出院吧。”杨老板一喜就走去结账。颜如玉喊:“杨老板,把钱带去吧。”杨老板豁达大度说:“我有信用卡,给你的钱你留着吧。”颜如玉喜上眉梢。杨老板结好账回来,颜如玉已吃好了丰盛的早点,杨老板今天赶的急,还沒吃过,已饿,见还有颜如玉吃剩的,于是就狼吞虎咽吃了起来。颜如玉低着头吃吃吃笑说:“大老板吃打工妹的剩食……?”杨老板说,“美女吃过的剩食才高挡呢,一般人想吃也吃不上呢,要是不撞伤你我也无福享受。”一番调笑过后俩人更亲热了,缩短了距离。护工来了,杨老板忙与她结请了工资并给了小费。杨老板背颜如玉走,护工拿着物品送,杨老板觉着越背越有力越背越轻松,就一直把颜如玉背到停车场上车,出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