皖皖娇女励志记
作者: 赖筱懒
字体: 特大
颜色:          

  “保安,把这个疯女人,带走。”还不等李经理说话,张淼峰就一声大喊,叫来了好多个保安。李经理看着场面越来越不好控制了,突然觉得自己这个部门经理可能是做到头了。

  保安们看着一脸纠结的李经理,和挡在一个精致小女生面前的怒气冲冲的陌生男人,还有那个总是出现在副总经理身边的小女孩。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他们不敢上前,只是站在门口,用纳闷的眼神看着眼前的四个人。

  “到底是怎么回事?”闻讯赶来的伊莎国际商贸的总经理和副总经理,站在门口齐声的问道。

  “总经理,副总经理,孟女士和唐女士因为美容的时间问题,发生了点小不愉快。”李经理据实回答道。而当天华美容中心的总经理听到李经理说唐女士(也就是伊莎国际商贸的张总经理带来的小女孩)是因为自己的弟弟(副总经理)的关系才发生的不愉快,就用一种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看着自己的弟弟。可副总经理还知道自己的小**这次惹的是他惹不起的人,还像似个没事人的样子,和孟雅安眉目传情呢。

  “姐......”副总经理用胳膊肘捅了捅总经理。示意自己的姐姐帮自己。可是他没想到,自己的姐姐一开口就是在求张淼峰和唐皖不要计较今天的事情。

  “呵呵,张总经理对于今天的事情,我感到很抱歉,我想我们没有必要因为一些无关紧要的人,而影响了我们和您以及您朋友的友谊,是不?”天华美容中心的总经理放低姿态的赔笑道。

  “无关紧要?我看这个疯女人和你弟弟的关系不浅吧。”张淼峰温尔文雅的笑道。

  “呵呵,那您看在合约上减少我方5%的所得收益,作为这件事情对唐女士的补偿,您看怎样?”天华美容中心的总经理咬着牙,再次放低姿态的赔笑道。

  “小懒猪,你看这样可以消你的气了吗?”张淼峰对唐皖眨了下眼睛,笑眯眯的问道。

  “.......呃,这个......就差不多吧。”唐皖说话停顿,越是说不到主题,天华美容中心的总经理就越是担忧自己的美容中心,会因为这件事情损失了伊莎国际商贸这么个大金主。

  “呵呵,那不如今晚有我做东,为唐女士设宴赔罪吧。”天华美容中心的总经理看事情没有她预想的那么糟糕,就借机提出想要请张淼峰和唐皖吃饭的事情。

  “我看吃饭就不必了。我的小懒猪,吃东西的时候可挑剔的很,不喜欢有讨厌的人出现的。”张淼峰看着站在一旁还不明所以的天华美容中心的副总经理说道。

  “呵呵,那就下次有机会再说吧。”天华美容中心的总经理尴尬的笑了笑。她现在特别想抽自己的弟弟一顿,没事乱找什么**,把自己好不容易请来的大金主都给惹了。

  “小懒猪,饿了吧,我带你去吃饭。”张淼峰牵着唐皖的手,在孟雅安的妒忌和天华美容中心的总经理的一脸赔笑中,离开了天华美容中心。

  “干嘛在那些人的面前,歪曲我和你的关系?”坐在车里的唐皖,轻声的问道。其实唐皖早就注意到了天华美容中心人一直都在用暧昧和妒忌的眼神看着自己,当时她还没有多想。可是发生了孟雅安泼妇骂街,以及天华美容中心的人愿意让出什么利益,以求自己的一句原谅时,她突然就明白了。为什么张淼峰会在不经意的时候对自己做出暧昧的动作,原本她还以为是自己想多了,自己只不过是个刚上初中,身体还没有完全发育的小丫头,怎么可能让身边的这位多金的贵公子,张淼峰先生百般维护和宠爱呢?

  “没有啊,小丫头,你想太多了,饿不饿,我带你去吃饭。”张淼峰没有回答唐皖的问题,而是换了个话题。当他看见唐皖嘟着的小嘴的时候,他很想尝一尝唐皖嘴唇的味道,可是又怕吓到她。

  “我不饿,你送我回家吧。”唐皖没有得到答案,就嘟着嘴巴,把头扭到一边,不去看张淼峰。

  “真的不饿吗?”张淼峰笑着问道。

  “不,咕噜。”唐皖刚想说不饿,肚子就很不给唐皖面子的咕噜的叫了一声,唐皖捂着空空如也的肚子,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呵呵,小丫头,喜欢吃法国菜吗?”唐皖的肚子一听到法国菜,就更加不争气的咕噜咕噜的叫了好几声。张淼峰听到唐皖肚子的叫声,突然觉得这个小丫头实在是太可爱了。

  “欢迎光临,张先生,这边请......”一个穿黑白相间的男服务生向前接待了张淼峰和唐皖。一走进餐厅,唐皖有一种穿越到了法国的感觉,金色奢靡妩媚的格调装潢,深紫色的落地窗灯,大理石的壁炉,法式的廊柱,熠熠闪光的水晶灯,银色的烛台,餐桌上缤纷的美酒,还有一个个姿态高雅的用餐者......这一切的一切都看得唐皖眼花缭乱。当张淼峰帮唐皖拉椅子的时候,唐皖因为是第一次来吃法国料理,所以显得特别的慌张,在张淼峰示意好几次她坐下的时候,她才明白原来他这是在帮自己拉椅子啊。看到唐皖入座了,张淼峰才入座。

  “张先生,还是照旧吗?”男服务生貌似很熟悉张淼峰的习惯。

  “不,今天改成两份鱼子酱,两份法式牛排,两份蔬菜沙拉,一份香草舒芙蕾。其余的照旧。”张淼峰都没有看菜单,就点了一堆让唐皖不知所云的东西。然后男服务生递给了唐皖和张淼峰一人一杯甜酒。“啦啦~”优美的小提琴声从唐皖的对面发出,一曲动人的琴曲让唐皖觉得今天好像是在做梦一样。张淼峰举杯向唐皖示意尝尝甜酒,当唐皖喝了一小口的甜酒后,蔬菜沙拉就上桌了,然后是法式牛排,一道道的主菜和各种口味的奶酪让唐皖应接不暇,可是她却不敢多吃,因为她怕不懂餐桌礼仪而让自己和张淼峰丢脸,所以基本上是张淼峰吃一口,她才会学着张淼峰的动作吃一口。后来当张淼峰发现这一问题的时候,唐皖已经基本上适应了餐桌礼仪,努力地高雅的品尝拉菲了。唐皖尝了一口拉菲,她觉得味道很苦涩,她撇了撇嘴,要是继续装着优雅的品尝红酒。终于等到让唐皖激动地香草舒芙蕾了,她曾经看过一部小说,小说的女主角评价香草舒芙蕾是最好吃的柔软绵密的香草甜点了,当唐皖真的吃了香草舒芙蕾的时候,她觉得舌尖薄如蝉翼,轻轻抿开香草舒芙蕾,就消失在唇间了。

  “张淼峰,今天谢谢你的招待。”当张淼峰开车载唐皖到家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皎洁的月光倾泻在芙蓉树上。唐皖下了车,和张淼峰挥手再见。张淼峰对唐皖笑了笑,驱车离开了红霞小区。

  “皖皖,都8点多了,怎么才回来啊。”唐妈听见开门声,就立刻从沙发上起来,一脸担忧的问道。

  “做完美容,正好遇到了一朋友,一起吃了饭,溜达了一会才会来。”唐皖一边换鞋,一边回答道。

  “妈,爸爸和姥姥她们呢?”唐皖坐在沙发上问道。

  “哦,你爸他今晚上有个饭局,会晚点回来......你大姨一家去参加什么公司的周年庆了.......姥姥在活动中心唱歌还没回来呢。皖皖啊,你一个女孩子,大晚上的不要和朋友在外面溜达,那样不安全,下次不要这样啦。”唐妈打了个哈气,对唐皖说道。

  “嗯,知道了。妈,你早点睡吧,明早还上班呢。”唐皖起身,把唐妈推进了卧室。帮唐妈盖好被子,关上了灯,唐皖才离开唐爸唐妈的房间。

  “呀,没想到我徒儿做下美容,就从东施变西施了。”唐皖进入冥想状态的时候,就等于进入了沈野逸的次元空间。沈野逸身穿一贯的血色华服,甩了下长长的银发,坐在石椅上,准备抚琴。沈野逸谈的高山流水越来越好了,唐皖听着沈野逸的琴声,突然想到了今天在法国餐厅里听到的优美的小提琴声。她觉得两者同样优美,但各有各的不同的迷人之处。

  “坏徒儿,听为师抚琴,是你应该觉得多么自豪的一件事,你居然敢走神。”谈完高山流水的沈野逸,敲了下唐皖的额头。

  “我才没走神呢。”唐皖用手指在沈野逸的额头弹上了回去。

  “好啊,翅膀硬了,刚欺负为师了是不??”沈野逸亮出手指,一脸坏笑的看着唐皖。

  “看你还欺负为师不了。”沈野逸摁住唐皖,开始他的挠痒痒,痒死人不偿命的无敌神功。

  “师,师傅,徒,徒儿错了,错了,停手啦。”唐皖一边想忍着笑,一边断断续续的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