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啸镜玄
作者: 墨游仙
字体: 特大
颜色:          

  羽墨看出来了,其实极罗修的性格比较泼辣,好斗,不过她的功法可不属于硬碰这一类的,所以每次攻击有不怎么能用力。极罗家的功法貌似都是以柔克刚的,想到这,羽墨不由的笑了,这小丫头这不是在撒娇么?不过这却是另类的撒娇,一般人还真受不起。

  看准极罗修的手的痕迹,羽墨手伸出,极罗修的手非常自然的落在羽墨手中,紧紧一握,极罗修的小脸一红,另一手对准羽墨的右脸挥去,可惜她的速度怎么可能跟羽墨比呢,照样被羽墨抓在手心。

  “好了,别闹了,你哥哥还在等你回去,第二场测试已经开始了,再不会可能就会认为是弃权了。”羽墨突然正经道。他可不能再跟着小丫头片子闹下去了,虽然这感觉挺不错的……。

  闻言,极罗修倒是静了一下,忽然极罗修道:“好吧,现在跟你回去,出去后再找你算账。”说完极罗修抽出小手,恶狠狠的瞪了羽墨一眼,脸上的红晕也渐渐淡去。

  “走吧。”

  看着羽墨的背影,极罗修愣了愣,最后还是跟了上去。

  洞口处,此刻两名身着黄色道袍的弟子紧盯着洞口,仿佛在等待着什么。

  “你真的看到有人进去了?我说着不怎么可能吧,上次我们不是也进去过,最后还不是没有什么收获的回来了,而且我们只根本进不了这该死的迷之洞穴,就我们的能力只过了几分钟就会被这该死的阵法送出来的,更别说你说的那些人了。”

  那名羽墨见到的玄天峰弟子愣了下道:“我是亲眼看见,他们亲自进去的,至于为什么到现在还没出来,那我就不知道了,宗主告诉我们要好好看守这里,这几天我们都去自顾自的练剑,如果被宗主知道的话,我们恐怕就要倒思过崖呆上几年了。”

  另一个弟子不以为然的点了点头,他可不大相信有人能进去里面呆几个时辰,要知道他可亲眼见过宗主进去才一个多小时就出来呢。

  他们正注意山洞的动静,但他们也却不知道山洞里的人此刻也在注意着他们。

  “你有把握搞定这两人么?”极罗修拉了拉羽墨的衣服道。

  听着洞口偶尔传出的讨论声,羽墨皱了皱眉,两名凝剑期的剑修,要瞬间打晕他们羽墨倒有个方法。

  想了一下自己现在拥有的功法,第一个,师傅传授给他的御剑诀,这招用着世界的功法来衡量的话,大概在低等灵阶左右,毕竟这个世界的剑修太多了,剑修的攻击就是远距离攻击,所以这世界的攻击有很多是跟御剑有关的,不过有些不同的是羽墨的这功法比较灵活,比起着世界的那些僵硬的功法要好太多了,如果把这功法拿出来的话,那必定是争个头破血流的下场,这功法还是不要随意透露出行。

  第二个,游身步,据说的师傅说,这是双修门的高级躲避身法,回想下师傅说的那句话‘双修门很注重身法的修炼’还是别有一番滋味的,至于双修门为什么要注重身法修炼嘛,这用师傅的原话来说,那就是有‘有时候双修门的弟子们需要做一些比较高深的修行,被人追杀是在所难免的,所以必须有高强的身法完美的完成这种修行’,那一次羽墨倒是问了很久,什么是高深的修行,可惜那时候的师傅总是吱吱唔唔的含糊带过。不过值得说的是,这身法的确很有一套,如果按着世界的身法规范的话,恐怖已经进入了中等灵阶的范畴了,用这知道这可是一些宗师的人才能拥有的高阶功法啊!不过现在羽墨貌似还不用逃跑,所以暂时无视。

  第三个,炽烈灵火,一种玄火,用来杀人倒是可以,给人身上来一朵,恐怕那人就要对着世界说拜拜了,貌似那两人跟羽墨也没什么深仇大恨,可以无视。

  第四个,凝固空间,这个功法的作用是一招毙命,可以毙别人的命亦可以毙自己命,曾经学这一招的时候师傅就曾告诉他,不到万不得绝不能用,以金丹级的灵力也只能用上一招,如果一击不中那就任人窄割了!所以一般的羽墨是绝不会考虑用这一招的。不过如果要瞬间打倒外边的两人的话或许就只有这个方法了,不过现在还不是万不得已的时候。

  “我们回去看看还有没有出路,如果没有再考虑是不是用将他们打晕,毕竟我们还是在独罗宗的地盘。”羽墨轻声对极罗修道。

  极罗修想了想,最后也点了点头,如果出手的时候被认出来,那麻烦可就迎面而来,能不出手还是尽量不出手,想到这也不再迟疑,转身两人消失在山洞里了。

  “这里我找过了没什么出口,不过不知道不会像我们出来时那样藏有结界,所以没能找到,我们试试。”极罗修和羽墨两人重新回到洞府,随后两人就开始寻找出口了。

  看着墙壁腐蚀的程度,这里应该是个极其古老的洞府,羽墨眼睛转向原本放有小盒子的石桌,或许这是一名上古的修真者开辟的,上古修真者的洞府不应该这么破旧,想不通的羽墨也就不想了,开始专心搜寻那不知道存在与否的出口,反正据第二测试的时候还有一盏茶的时候,现在要出去的话直接打晕那两个人,然后御剑,大概也不需要多久的时间,但那事不到万不得以还是不做的好。

  “这是什么东西,羽墨过来看看。”过了不久,一声轻叫声传出。

  “这个,好像是个灵石,不过能量貌似已经用光了。”羽墨望着那苍白的菱形物体道。

  极罗修点了下头:“这东西挺漂亮的。”说着小手就伸了过去。

  羽墨也不理会,不久一颗灵石么,爱美是女孩的天性,世俗的人常常用没有的灵力的灵石来当饰物,所以羽墨见怪也不怪了。

  取出灵石,极罗修小脸升起了两朵红晕,这是兴奋和激动。

  突然就在灵石被极罗修收进囊中的时候,一道奇怪的波动从原来防止灵石的洞中发出。

  羽墨心里一跳:“怎么回事?”

  “我也是不知道。”极罗修愣愣地道。

  地下突然颤抖起来,羽墨微咪下眼睛,嘭!一声巨响,一个架子被这地震的震动震到地上,嘭的一声化为了齑粉。

  “啊!地震了?!!!”极罗修望着有些颤抖的洞顶,小脸刹那间变的苍白。

  四周的阵阵的响声响起,天花板上的灰尘也如同雪一般飘下,羽墨抢过极罗修怀里的灵石,放入那刚刚洞口。

  锵锵,几下接触羽墨无功而返,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不是这灵石问题?望着摇摇欲坠的洞府,羽墨灵光一闪,心道:对了!

  手一翻,一颗璀璨的石头出现在手里,羽墨毫不犹豫的扔入洞口,只听咔嚓一声,灵石瞬间变成粉末,就在羽墨失望的时候,一道光柱把羽墨和极罗修两人包裹在一起,羽墨一惊,快速的搂着身旁的极罗修。只见一道光柱闪过后,羽墨和极罗修两人便消失在洞府里。

  洞府也恢复了原来的样子,除了一些凌乱的架子和那转移了一点方位的水流外,其他的一点变化也没有,一切仿佛归于平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