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古传说
作者: 铁洛
字体: 特大
颜色:          

  ————啊呀!一声怒吼打断了杯伯拿的动作,杯伯拿淡淡的转过头,冷漠的看着眼前的“残骸”。

  “混蛋!怎么可能强得如此离谱。”卫空一吼,全身吱吱作响,奋力用手撑开机械身体,咬牙从残骸中爬了出来。

  “不行,你很久没站立了。退到一边去吧!”卫界隔空大喊道。

  “嘿嘿。”卫空眼神一寒,咧嘴一笑。浑身肌肉一鼓,一挺身,硬是站了起来。

  看清楚了,人机结合令大量线缆连接在他的后背。

  “大哥啊!”卫空弯腰面对着妖族的强敌,眸子一片血红,嘴角狂笑道:“不是你教我们的吗?面对这种怪物不拼尽全力是不行的啊!”

  仙子奋力想要站起身来,拼命喊道:“空叔,你不要动,我来就行了。”

  但一阵强烈的剧痛令仙子再次倒下。

  卫空不理仙子的话,继续着自己狂热的笑意,一步一步蹒跚着强行前进,他后背的线缆一根根被他硬生生的扯断。

  “大家。”卫空咬牙撑住自己摇摇欲坠的身体,大喝道:“打倒这家伙的办法我已经想到了哦!”

  元天真人大喊道:“卫空,你想干什么?”

  理树也劝阻道:“卫空,快停下。”

  卫空像聋了一般,直行走到杯伯拿面前。这一次,他将赌上性命。

  索美米亚大法王杯伯拿并未在卫空缓慢的前进中出手杀死他,他只是饶有兴趣的俯视着这即将死去的卑微生命直到他来到自己跟前。轻视地一扫眼道:“你想干什么?”

  卫空一拳打中杯伯拿面部。

  乌云密布的圣地之中,一切犹如在漆黑的月夜下前行,显得这里的人们心中是如此胆怯与虔诚。

  杯伯拿微微一笑,似乎并不介意这毫无威胁的一拳,右手缓缓放在了卫空心口。

  神族鲜血自卫空嘴角流下,卫空一咧嘴,狂笑道:“尽管杀了我吧,我的死只会令我身后的战士一一站起。”————————兄弟,那就是他赌的东西。

  众人大惊!

  轰,强横的气劲穿透了卫空的身体。血肉如柳絮般挥洒在这片天空下。四周清静无风,闪烁的流星划落在卫空的头顶。

  “如你所愿。”杯伯拿淡笑,一切犹如事先设定的步骤。

  静了一秒。卫空合眼倒地,风中的精灵听得到星空在为他祈祷,然后……。

  “哇啊!”坤庐,卫界挺身站起,蹑影追风一般来到杯伯拿身边。

  “斩、斩、斩、斩……。”坤庐抢先出击,双手持“皇”一斩乱砍,杯伯拿回身收手压缩防御,任由坤庐一阵狂攻。等坤庐招式一老,单掌直取坤庐心口,坤庐沉着用剑格开。

  杯伯拿身后卫界一声暴喝,用机械右手手肘全力打来。右手受伤的杯伯拿只能单手应对,却不再斗力,一个巧劲绕过卫界的胳膊,扣住卫界臂膀。杯伯拿腰盘发力,脚下一移,将卫界绕过半圈撞向坤庐,坤庐反应了得,退步避开。

  卫界转完一圈后被甩回先前的位置,坤庐同时在杯伯拿身后出手。杯伯拿挥手一掌,用强猛斗气将他打飞出去。

  尚在空中,坤庐一甩手,后背两把利剑被扔了过去,卫界的炮弹从另一侧同时打去。

  “愚蠢!”杯伯拿一挥手,用肉掌将炮弹打飞,再一挥,两剑掉头射向坤庐。

  坤庐惊得闭上眼睛,心中暗道:——结束了。

  一切就像事先设定的步骤,所谓的真理就是这个世界的编程人员,一切都在他的喜好下演变。一切的一切…………。只是……。

  铛、铛!利剑————凭空落地。

  …………只是有个少年不肯相信,所以真理就不再是少年的真理。

  轰————————————!

  时间定格在这一秒。

  仙子伏地挥拳收式,而杯伯拿因此一击,身体横飞在半空中,脸上的拳印还没有消失。快意傲风纵爽,豪走在两人周身,在污尘之间劲舞。

  扑,杯倒在地上,没有动弹。

  “怎会——?”众人一惊,卫地一笑。

  惊天巨变,难道是——?

  仙子抬起头,眼中怒火熊熊燃烧,额头上红云浮动。

  正是仙子最强的一招:“——————后会有七!”

  “毒血不是不可以画印吗?”元天真人一惊。

  卫地看看自己流血的指头道:“所以牺牲了我啊!”

  仙子挺身站起,大步流星走到倒地不起的杯伯拿跟前。

  理树急道:“仙子,小心他的反击。”

  “不可能。”坤庐道:“我亲身体会过‘后会有七’,中招的一瞬间,大脑已经一片空白了。”

  仙子稳稳举起罩上结界的右手。

  大家分明看到仙子在散发一种白光。既是圣洁的乳白,又是死神的苍白。

  仙子眼神透着冰冷的寒芒,表情凌厉,冷呵道:“渡霜天!”身型一闪,闪拳正中目标,圣地震动,金光炸射,四周气浪翻卷,然后才是一声闷响传出,声震四野。

  地面尘沙四溅,杯伯拿面部金纹一散。

  “我父亲。”仙子眼神一历,又是一闪拳——闷响,轰!金光炸射,四周只余下这孤单的轰鸣!

  尘沙再溅,金色波纹再散。

  拳头上的结界已经碎了,仙子缓缓起身,再将右拳罩上一层结界。

  “母亲。”又是一闪拳——闷响传出,轰!金光炸射,闷响之中天地风云变色。

  “幽紫。”仙子眼中含泪,又是一闪拳——跟着闷响传出,轰!金光炸射。

  震撼的泪水流过理树的脸颊。

  杯伯拿已被这无以复加的强大拳力震入地内。

  “卫空叔。”仙子默默低语,再一闪拳——闷响炸起,轰!金光炸射,沙石扑腾。

  “仙子!打倒这个混蛋啊!”卫界含泪呐喊。

  杯伯拿五官都被震出血来,流得满脸都是。

  “还有所有被你伤害的人们。”仙子眼中炸射凶光,咬牙怒吼道:“可以去死了吧!”

  最后一闪——————巨大的闷响声响彻整个圣地,四周轰鸣回荡,脚下震动的余波阵阵传出。——————————沙石轰天而起!

  杯伯拿面部的金光四散。

  众人已惊得无言。

  杯伯拿面部的小微粒结界全数破坏了。

  仙子一伸手。

  坤庐甩手将“皇”扔了过去。

  “就算是真理也好。死吧!”仙子跳起将这一剑全力刺下。

  杯伯拿被彻底刺下大地之内。

  结束了!仙子抚剑跪下,——他已经是接近极限了。天使会在这里听到他内心的哭声。

  理树玄女佛去眼角的泪水,微微会心一笑:不管战事如何惨烈。为了亲情而战,仙子还是仙子。

  “结束了吗?”卫界吃惊的问道,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切,关键的风头又被你抢了。”坤庐又变回了一脸的冷淡,揉揉手心道:“不过勒,…………干得好,仙子。”

  卫地扭过头去不让人看见自己哭的哗啦哗啦的脸,呜咽道:“——卫空——可以安息了。”

  理树正欲解阵。

  “不,不对劲。”元咬紧牙关,汗流如注。

  仙子惊讶的看着自己脚下的一些细沙缓缓飞起,接着是较大一些的石渣。

  “拜托,还没有死吗?”坤庐一咬牙。

  一根气柱破土而出,气势之大,竟将仙子与“皇”托起。

  坤庐连忙将“小盘龙”扔过去,仙子抓住小盘龙,坤庐发力将仙子拉离气柱的范围。

  仙子心中一句暗骂:王八蛋,这样都不肯死吗?

  杯伯拿的身体慢慢浮起,因“十亿分子弹”而埋入地下的斩龙也随之破土而出。

  这就是所谓的真理?气柱冲天而起,尘沙飞舞间,索美米亚大法王杯伯拿衣带飘摆,上升的尘沙在他身后勾勒出惊艳世人的虚幻光影,犹如在杯伯拿的身后隐隐飞舞着迷离的歌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