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一梦
作者: 明笑白
字体: 特大
颜色:          

  “要不要这么变态啊。”宋婷也是不满她被扣在急诊科一天,傍晚又见明筱白被扣,十分不爽。

  “有什么可抱怨的,我求之不得呢。今晚我就守在1病室里了,尤其是12点时,我倒要看看有什么事能发生!”

  你别这么看着我,好像生离死别似地,被明筱白一脸决然的看着宋婷直接害怕的哆嗦了一下。

  没有理会宋婷,明筱白心里能感觉到,今晚也不会平静,急诊科里大多都是昏迷的病号,前一天还在跟蔄青梦讨论他们有没有思想,第二天蔄青梦就成为了他们之中的一员,“说不定他们都去穿越了呢,呵呵。”想起昨天青梦那天马行空的想法,纵使不着调如明筱白都觉得实在匪夷所思。

  “你说什么?”宋婷也觉得明筱白与往常有些不同。

  “昨天我跟青梦讨论这些深昏迷的患者到底是什么情况,青梦说他们都去穿越了,说不定青梦也穿了,呵呵。那,如果今晚我也跟青梦一样,第二天你来看我俩时一定不要吃惊啊。你得拼劲全力守住我俩的身体,按我俩活到八十多岁算也最多俩个月,你可不能让我俩在这俩月里被火化了啊,要不我们怎么回来啊。”

  “你有病啊,发什么疯,现在青梦已经深昏迷了,你能不能正经点,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今晚你老实点,别去什么1病室了,守在办公室就好。别想什么穿不穿越的,那么没谱的事你也想得出来。”宋婷思想很简单,她喜欢韩剧,对穿越一点不感冒,每次明筱白和蔄青梦讨论穿越都会被她或明或暗的鄙视一番。

  “我没开玩笑啊,你怎么知道穿越不存在呢?”明筱白的火气被宋婷成功的点燃了,每次都这么一副不屑的样子,青梦对此倒是没什么,明筱白可就不乐意了。

  “行,那你说,你要是穿越了我怎么才能知道呢?要不你紧紧抓住手机,过去给我发条短信,就这么说好了——我已经安全到达八贝勒府,现任职侍妾一名,等待我被赐死的那天再见,勿念。”

  听得明筱白嘴角一抽一抽的,恨不得一巴掌拍死这只苍蝇。越看越看不惯,“行,如果我真的穿越了我就做个手势,让你后悔你刚才这番话的手势。”

  “切”宋婷已经想到她刺激的明筱白要做出什么了,这个胆大的明筱白还真是什么都敢做,但愿她今晚能消停点。

  陪明筱白买完了饭,宋婷又嘱咐了一遍不要乱来才走的。可宋婷的话对明筱白来说仅仅比废话稍有意义一点而已,结果,可想而知。

  【夜晚急诊科】

  自从接班开始,明筱白就把办公室搬到了1病室,拿着小手电筒到处照不说,还拿着护士的记录本自己记录。

  20:00——病人情况稳定,仍然处于深昏迷状态,病房内无情况。

  20:30——病人呼吸稍微急促,其他无异常,病房内灯管闪烁两次。

  21:00——心电监护仪警报一次,人工还原。

  21:30——怀疑心电监护仪下方时有漏电现象,有绿光闪烁。

  ……

  00:00——绿光已经持续亮起,我怀疑青梦手上的黑线与此有关,我的眼睛已经有些疼痛,青梦的眼角也已红肿,结膜有充血现象,现在,就是昨晚青梦出事的时间,如果我的推测正确,那么明早你们发现我的时候我的眼应该比青梦的更严重,因为我打算做昨天青梦做过的动作——触摸那道光。如何处理我和青梦请遵从宋婷的意见。

  写完这段外人看来毫无头绪的文字,明筱白左手做出一个特定的姿势,右手向前伸出,尽量模仿青梦手心那道粗线的角度,轻轻握住了那道绿光。

  “啊。”

  1病室传出一句不大的声响,并没有惊动任何人,连值班的护士也没听到,急诊各项工作依然井然有序,没有丝毫混乱。

  明筱白虽然已经有了心里准备但还是痛的大叫了一声,然后,意识就一点一点离她而去了。

  【宿舍】

  宋婷早早就上床了,但心里烦躁一点睡意都没有,只能躺在床上想今天的事情,转头看到青梦空空的床铺,烦躁就愈加强烈。

  “明筱白那个笨蛋怎么就相信有穿越这么回事呢?为什么我心里总有种不安呢?不会明筱白真去守株待兔了吧?”想到这里,宋婷从床上一下坐起来,摸到手机就给明筱白打了过去。

  “对不起,你拨打的号码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一次没人听宋婷就拨第二次。

  “对不起,你拨打的号码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

  ……

  如果明筱白没死,那么她一连八哥电话都接不到的概率是多少?几乎可以省略,这可是典型的小概率事件。

  可能是有人在抢救呢,这是很正常的,强行安慰自己睡去,宋婷决定一早就去查看明筱白晚上到底干了什么。

  【第二天急诊科】

  “什么!明筱白也昏迷了?”宋婷的声音听上去竟然有些愤怒,“这家伙肯定找到原因了,可她给我发个短信或打个电话会死啊。”

  不理警察和急诊科大夫的阻拦,她直奔蔄青梦的病房而去,看来昨天空着的那张床今天肯定被明筱白占用了。“耍酷啊,就你能啊,找到了也不告诉我。”

  果然不出所料,明筱白的病床跟蔄青梦紧挨着,唯一不同的是,她的床头站着一个警察正在阅读一张纸。

  “你是什么人?赶紧出去。”听到动静,那警察转身想把宋婷轰出去。

  “我叫宋婷,是她俩的好朋友,也是舍友,昨天明筱白还好好的,为什么只要在急诊值完夜班就会这样!”宋婷对明筱白的怒火被警察这么一拦,顺利转移到了后者身上。

  “宋婷?那好吧,这张纸估计你会有兴趣,跟我来吧。”

  宋婷被领进了一件杂物室,这里看来已经被警察当做临时会议室了。警察大致讲了一下案件的进展,并把明筱白留下的那张纸给宋婷看,然后宋婷沉默了很久。

  “我想去看看她,她的手。”为了确认明筱白的意思,宋婷必须去看看。

  “不用了,我们已经检查过了,明筱白的眼睛确实比蔄青梦肿的厉害,这可能她注视那道绿光过久造成的,右手也有与后者一样的伤痕,我们已经找人去辨认这是种什么伤了,至于左手,也就是你关注的那只手,像是在对人竖中指。”说到最后连警察都觉得这事太离谱,一个深昏迷的病人,还是个女孩子,竟然保持着竖中指的手势,这是什么意思呢?

  嘴角抽了抽,宋婷有种眩晕的赶紧,明筱白不愧叫明筱白啊,最后还真让她整出这么个没谱的情况,宋婷能有什么意见呢,中国又没有安乐死,就让她俩在那躺着呗,等俩月不就水落石出了吗?如果三个月过去还没醒,那只能说,明筱白这次吹大了。

  “我没什么意见,只是昨天明筱白说想到了一个可能会导致青梦昏迷的原因,自己要试试,我不让,她可能偷着试了吧。不过她说青梦最多昏迷两个月,然后就会醒的,我想我们还是等等吧。”宋婷没有把实话说出来,因为她还要照看这俩人,如果自己进了精神病院,那么她俩万一有个什么情况就不慎乐观了。

  “那她有没有说是什么原因呢?”警察眼中精光一闪,宋婷就知道坏事了。

  “她当时急着回来值班,没说。”

  “好的,以后我们有事会随时找你,还请你配合。”

  “没问题,她俩都是我好朋友,这是应该的。”

  想着马上就是盼了一年的国庆假期了,这下哪里都不能去了,真是恨死这个明筱白了,“不过总算知道她俩暂时还算平安,这叫什么事,穿越?有没有搞错啊!!!”

  自从那天开始,上班、下班宋婷都会去看一眼这俩姐姐,比打卡还自觉,生怕一有个危险再被家人或大夫放弃了,那乐子就大了,到时候说不定会见到化成厉鬼的明筱白来索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