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一个呆子
作者: 苏茜芯
字体: 特大
颜色:          

  赵雅萱随着干娘和干爹走进了处于二楼的一间雅致的房间里头坐下,这间房刚好能够看到那位赵公子所在的房间。房间里是灯火通明,丝毫没有受到外面天昏地暗的影响。房间里悬挂着一些名家字画,进入其中就如同进了现代的展览馆,赵雅萱虽然对那些字画没有什么研究,但也猜到了这它们的价值不菲,如果能够拿到现代社会上去拍卖的话,这些字画,每一个都是天文数字。

  为了吸引更多人到这里来,山寨也是下了重本的,除了这些字画,观众所坐的椅子,放置食物点心的茶几,也是经过名匠的精心制造,连盛茶的盖碗,装食物的盘子,都是名窑所出,上面的图案也是经过名家所绘制,以特殊工艺烧制而成。那如雪般的瓷质,再配上赏心悦目的图案,别说能够捧在手心,就算离远观赏也是一种难得的享受。

  赵雅萱坐在秦玉莲和秦香莲的中间,她看着眼前那张超长的茶几上排着的琳琅满目的精美小吃,不禁咽了咽口水,不过,她摸了一下自己刚刚才吃饱的肚子,还是忍住了立即大快朵颐的念头。

  为了不再受到这些精美小吃的诱惑,赵雅萱将眼光放到了别处,这房间足足可以容纳十几个人,为了不阻挡人们观赏节目的视线,只留下三面墙壁,前面那面墙壁是彻底不见了踪影,只有一道栏杆横在走廊前面,由坐处望去,刚好和舞台的边缘对齐,舞台的一切在这里都是一目了然。如果想再近距离地欣赏的话,走到栏杆前,凭栏而望,也别是一种韵味。

  对面的赵公子所在的房间,看在赵雅萱的眼里也是一清二楚,此时他正悠哉游哉的观赏着那边房间的名家字画,留给她一个壮硕的背影。那八个轿夫,和另外的两个随从都笔直的站在两边,警惕的向四周张望,随时应付突发qing况。

  视线向两旁移动,赵雅萱发现对面的第二层只有五间好像现在所处房间一样别致的观众室,中间的那间相对来说就比较大,两旁的房间就小很多了,不过比起第一层来,就好上很多了。

  第一层只是放着一张张的桌子和椅子,供寻常客人坐着看而已,每一个第一层的房间都放着四张八仙桌,有点小酒馆的意味,但是为了不影响观赏,靠门一侧的桌子那一边都不许人坐的。当然,如果只是为了听,或者品尝山寨里名厨所泡制的食物的话就不在此列。

  左右两侧的建筑物都是按照这种规格建成的,格局也是一模一样。只留下两个在第一层的大门口供看客出入而已。之所以留两个大门,就是怕人流量太多,只用一个门的话,要将来观赏节目的客人全部送走是很花时间的。

  两个大门口都有两个精干的喽啰守住,专门在那里检查进入演艺大堂客人的门票,他们的做法居然和现代的检票法一样,都是接过客人手中的票来,然后撕掉了一半后就还给客人,将那一半放进一个木盒里头,这票是用山里头一种特有的树木木材制造而成,别的地方根本就无法模仿的。

  赵雅萱此刻手上就有一块,那是她的干娘给她的,为的是让她了解,以后也能认清什么是真的演艺票。

  已经接近戌时了,在两个大门口的来客是络绎不绝,每个人都是递上自己手上的入门票,等着守门者的示意,才进来的。赵雅萱也看到,有的客人进来之后就独自去到第一层的房间当中,找位置坐下来,等着节目的开始。而有的客人却有专人指引,带着他们到第二层的房间里面。

  她就有疑问了,这些人那么多,怎么区分出他们应该去到哪个地方去看节目呢。

  寨主夫人秦玉莲向她解释道:“萱儿啊,我们山寨呢,每天只发放十九间房的高级门票,价格也是另外一些普通的门票价格的三倍。一张普通门票的价格只是十两银子,一张高级的门票就要三十两银子了。”

  赵雅萱问道:“那,跟着主人来的随从呢,他们也要一样买同样的票吗?”

  “当然不是了,如果这样子的话,肯定会让人觉得我们山寨太黑了。那些随从只是按照普通的门票来收费的。”秦玉莲继续耐心地为赵雅萱解释着。

  赵雅萱咂咂嘴:“就算是这样,如果带了很多随从来的话,那也是一笔不小的钱啊。”

  在一旁的寨主高森此时接过话头,对赵雅萱说:“哈哈,萱儿啊,你还真会为别人着想啊。哼,这些达官贵人要的只是一个排场,哪里会在乎那一点钱?每个来这里的人无不早暗中比拼,依我看,上到第二层的房间观看节目的客人,除了那位赵公子,其他人根本就不是冲着欣赏节目来的。大多数只是为了露露脸,让别人知道他们的财富有很多,还有就是为了在这里吃点在别的地方吃不到的美食而已。”

  赵雅萱在义父的眼中分明看到了几许不屑,除了说到赵公子时有些赞许的目光。

  当下她说道:“干爹,人呢各有所好嘛,每个人的目的都是不同的,您总不能强求每个个来到这里都是为了欣赏节目的吧。”

  “哈哈,萱儿还真是善解人意啊。也对,别人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山寨能够赚到他们兜里头的钱就行了。哈哈哈哈。”

  “我说干爹啊,咱们山寨有这么好的条件,为什么就不搬到繁华的城市里去发展啊,总是在这个山寨里面缩着,也不会有多大的发展前景啊。”

  赵雅萱此话一出,寨主高森的脸色立刻就一沉。粗声道:“小丫头,你懂什么,这种话你以后不要再说出口,听到了吗?”

  赵雅萱一下子就蒙了,不知道哪里说错了,嘴上只得诺诺而答道:“是,干爹,我记住了。”

  一旁的秦玉莲看不过去了,他对寨主说:“寨主,萱儿才来到山寨多久啊,她什么也不懂,您就不要生她的气了。来,吃个葡萄消消气。”

  豆腐西施秦香莲也向他说:“就是,姐夫,您大人大量,就不要和萱儿计较了。”

  寨主高森这才将脸色缓和下来。一双大手从秦玉莲面前探过来摸了摸赵雅萱的头发,之后就不再开口了。

  秦玉莲对赵雅萱说:“萱儿啊,你的干爹就是这副臭脾气,咱们不理他,来吃点水果,吃点点心吧。”

  赵雅萱连说自己已经很饱了,吃不下了,秦玉莲才没有继续劝她吃下去。偷眼看看寨主高森,看着那充满男人味的脸,赵雅萱不禁心下想道,寨主果然是寨主,总是让人心底产生敬畏,单单是他的一个眼神都能让人心里颤抖啊。也难怪啊,一个人高高在上久了,总会养出一种与众不同的气场来。这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够养成的。

  赵雅萱突然想到一个晚上有这么多人来到演艺大堂来欣赏节目,山寨里头的安全问题会不会很大啊。

  当她问出了这个问题后,秦玉莲就明确告诉她,不会出现问题的。山寨里头每个头领麾下都有一千喽啰,而高森和秦玉莲自己则除了各有一千喽啰作为部下以外,还训练有四百亲卫喽啰,一同听两人的命令,这四百亲卫喽啰都是精英中的精英,个个骁勇非常,都能以一当十的。如果真的有人来山寨里头闹事,面对的就是狠狠的打击,不会有好果子吃的。所以这个演艺大堂开放以来还是能保持安定的秩序的,偶尔有些不长眼的来闹事,都会被修理得很凄惨,自从有人做了那儆猴之鸡后,每个来这里的看客都是规规矩矩了,再没有出现同样的情况了。

  “还有,这里所摆设的东西那么珍贵,就不怕有人偷了去吗?”赵雅萱又一次问出了自己心中的疑问来。

  “呵呵,傻丫头,能够上到高级房间的客人都是有头有脸的,他们还不敢用自己那难得的名望来偷东西啊。如果被我们山寨给传了出去说哪位名人某天在梁山山寨偷了我们的东西,这个人以后就在他的那个群体里没法混了啊。”

  “哦,原来有这一层关系在里面啊,换作是我,也没有那个胆去博弈。”

  “所以啊,在高级房间我们也是安排了人在暗中观察的,那些端茶递水的人都是经过特殊训练的,那眼神可尖着呢。只要在他们的眼皮底下,别想搞什么小动作。”

  “哇,没想到干娘你们想得这么周全啊。如果有人看上了房间里面的字画或者杯碗盘碟,你们会不会出售呢?”

  “这个嘛,只要价格上能让山寨不赔本,而且买主带有足够的金银,那就肯定会出售了。事实上,我们山寨的大部分财产的来源就是这些字画和这些碗碟卖出所得到的利润。”

  “我明白了。”赵雅萱点了点头。

  这时已经到了表演的时间了,那些第二层高级的房间都已经被人占了,第一层的房间也没有多少位置了。所有人边吃东西边聊天的人们都降低了讲话的声音,只等着表演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