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我就跟我走吧
作者: 福寿鱼
字体: 特大
颜色:          

  (二)甜蜜蜜,丈夫爱体贴

  到这年的年终,大家在帝豪酒店吃年夜饭。欧艺的团队已经分出了一个细胞。也就是她自己管理的一个团队和拆分出去的一个团队,就已经有了两个细胞在供给她养料了,收入自然水涨船高。虽然那几个星星之火也有了团队,但欧艺是发展得最快最好的。

  开始大家都在热烈又祥和的气氛里吃饭。大家其实在意的不是饭菜如何,酒店级别如何,而是和谁一起吃的饭。平时同事间没什么利益冲突,大都是女性,又没丈夫小孩在旁,就没管束和负担,叽叽喳喳的聊起来就特别放得开。有限的几个男同胞,现在就只是陪衬和当绅士,忙前忙后地帮忙干点活的了。

  菜上齐了,每桌的人开始互相敬酒。经理端着酒杯走到了欧艺她们一桌。他先给欧艺敬了一杯酒,说了一些祝福的话,然后说:“欧艺,你明年的平台就不能是这个了,我要你更上一层楼。你给我个承诺,几月份能当部门经理?”

  欧艺听经理这么一问,就把脸转向她旁边的人,一帮人也笑呵呵地看着她。有人就在起哄说:“我们就明年三月成立部门吧。”“三月不行吧?起码要半年哪!”

  经理看欧艺用手挡着嘴巴在笑,就将她的军:“我看就到八月,欧艺敢不敢啊?”

  导师跟在经理后面,大声地嚷嚷:“欧艺,你能行的,别让经理看不起咱们啊!大家就想看你的了。你不带头谁带头啊?你对经理表格态吧。”

  大家就一起起哄,都是女人,声音又尖又高,在封闭的空间里,房顶都几乎掀翻了。欧艺是一个善于被启发的人,看到这样的阵势,也有点热血沸腾的感觉,于是也爽快起来,干脆地说:“好,听经理的,争取八月吧。”

  经理也爽快,大声说:“好,我们就等着你的部门成立,我到时一定亲手送给你鲜花,并为你们开香槟!”哗哗哗,掌声热烈地响起来。

  经理和欧艺团队的每个人都碰了一次杯,对每个人都说:“感谢努力!”“一起努力!”有人就想趁机给经理多忽悠一杯,导师忙在旁边挡驾,说:“领导随意,领导随意。”

  年夜饭的气氛变得火热。对欧艺,大家更是不会放过。可怜平时只会跟在袁木后面喝几杯啤酒的她,无法抵挡大家的热情,虽然已是推了又推,还是被迫喝了三几杯白酒。至于三几杯是多少杯,她也不记得了。趁着还能说清楚话的时候,她溜到洗手间打了个电话给袁木,让他来接自己回家。

  到后半夜,她醒来,觉得头晕,胃难受,翻江倒海的,赶紧起来跑到卫生间呕了一次,又觉得晕乎乎的难受,懒得再回床上了,她干脆躺地板上睡。袁木把她抱到沙发上,给她盖上一张毛毯,默默看着她睡得好像快昏死了的,就一直在沙发上坐到天亮。这是他看到欧艺的第一次醉酒,脸色青青的,嘴唇白白的。他想:是不是应该让她刹刹车呢?这样也太瞎胡闹一点了。他决定过两天好好和欧艺谈一谈。

  第二天欧艺没有去上班。反正快到过年的时候了,其实大家都没有心思去销售,只是给客户送春联、礼包什么的,和客户联络感情。欧艺一天都头重脚轻的,躺在家里不吃也不喝。胃里难受得要命。醉酒的感觉原来是这么难受。

  袁木晚上下班一回到家,就说好臭好臭,把窗户、窗帘全都打开,也不顾外面冷风嗖嗖地吹进来。“这感觉不好受吧?”他说着就去倒了一杯水递给欧艺。他心想,就现在和欧艺谈一谈昨晚想到的事吧。袁木毕竟是一个好男人,他没有开门见山地把自己的想法直接说出来,他往前凑了下,看着欧艺的眼睛说:“我觉得好心痛你。怎么觉得要你来养家糊口似的。”欧艺自己在家冷清了一天,看到袁木,早就想拥过去了,无奈全身无力。这回看到袁木这么柔情的话,就撒起娇来,把双手搭在他的脖子上,眼睛盯着眼睛,两眼好像有火苗在跳动。

  袁木看她心情好,就继续逐字逐句说:“我想要你别那么辛苦,业务做少一点,人带少一点,收入稳定就行了。我也知道你的人生价值了,公司也看出你的能力了。要不就去找一份管理的工作。别像个男人一样去拼,好不好?你这样太奔波了。我觉得对不起你。”欧艺没接他的话,亲一下他,说:“我想吃东西了。我们到小区的那家湘菜馆吃点吧。”到了小饭馆,欧艺点了爱吃的酸菜鱼,袁木点了回锅肉炒蒜苔,还有青菜,两人就要了米饭吃起来。欧艺觉得很饿,大口大口吃的很香。袁木不停劝她不要吃太快。

  袁木一边吃饭一边想着怎么继续刚才的话题,欧艺先开口了:“我昨天吃饭的时候答应经理了,到明年八月要成立我自己的部门。在人力上还差十二个人,还差两个小组。过年后我要更忙了。我相信没什么问题的。下面的人也在出力。大家一起努力,每人带一个新人,很快就可以把人力赶上来的。真是众人拾材火焰高呢。”

  她看袁木没吭声,就问:“你怎么啦?”

  “嗯,我在想我的儿子的事情。你什么时候才有空考虑我儿子的事情呢?我老到有点等不及了。”袁木压低声音说。

  欧艺放下筷子,想了一下,也压着声音说:“再过一年,再过一年我们就把这件事办了,给你生个大胖小子。”

  袁木就说:“再一年就三十了,我们也不要再迟了,再迟生的小孩不聪明。”欧艺也说知道。两个人伸出小手指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许愿完又吃起来。欧艺挑鱼和肉给袁木,自己专吃酸菜和青菜。你一口,我一口,旁人看着小两口的恩爱羡慕得不行。欧艺又和袁木说工作上的事情,她觉得越快冲出来越好,这样可以尽量争取公司的更多的资源。袁木也认可。其实他是想欧艺快点冲出去,好放下担子完成生育任务。

  两人一回到家就迫不及待地要亲热一番。欧艺因为人逢喜事精神爽,主动了许多。迎合着袁木的进进出出,叫出了声音来。袁木伏在她耳朵旁说:“快赶上那些荡妇了。”一边又说:“叫呀,我喜欢你叫。”一边就左右上下地腾挪,把沟沟坎坎都照顾到了。欧艺一会把双脚勾起搭在他腰上,一会又把胸部抬起来轻轻摩擦,叫唤:“我快受不了了。我快受不了了。”一边用手勒紧了袁木的腰,袁木就势用力死死地顶了进去,一动也不能动了。欧艺感觉到了里面的一股温热,一下子颤抖了起来。然后两人就那样搂着,听着大家的心突突的跳动声,无限甜蜜。

  果然,过年后欧艺的工作没日没夜地开展起来。大家劲头很足。特别是张美兰,四十多岁,个子不高,文化也不高。她做过调味品的推销,也做过某著名品牌的直销,所以,现在做起销售来一点不含糊,进来不到半年,很快就上手。并且因为有销售经验,也有着一定的人脉关系,过年后一下子带了三个朋友来面试。她说自己老了,再不勤快点赚钱到以后就是看到地上有钱也捡不了了,现在有那么个好机会,不能浪费了大好时光。她的话激励了好多人。到三月份,别人还在懒洋洋地犯春困,张美兰就带了五个新人进来,自己也迅速晋级成了一个主管。欧艺因为她,简直如虎添翼,在人力上一下子就迈进了一大步。

  三月份,经理的邮件及时到来,恭喜欧艺新年新面貌,第一季度就人力业绩双双增长,带动大家努力拼搏,离目标更近了。在晨会的时候,欧艺及时地把经理的邮件拿来和大家分享,收到了预期的激励效果。大家都感觉到了经理的关心,不免自豪。同事们都为欧艺鼓劲。大家都把成立部门做主人翁当成一件大事重视起来。

  这么忙碌的一种状态,欧艺简直分身无术。每天的脚步都是匆匆忙忙的,走起路来就是一阵风。吃饭时间也被她节省了,中午有时就是一杯营养粉,几片饼干算一餐了。每晚几乎都十点才到家,甚至更晚,回家后又可能要做资料什么的。她也自知冷落了袁木。袁木呢,开始也没觉得什么,自己看看电视,上上网打发时间。但到底是年轻人,时间长了就不免和朋友们出去泡吧,唱K。从不分开的两人不在一起出去,朋友们开始还打趣一番。后来成了常态,大家就习以为常了。

  到了六月,S市就已经是盛夏的天气了,在钢筋水泥森林的城市里,仿佛能看到热浪在马路上腾腾上升,阴霾时不时地把整个城市笼罩,让人好像透不过气来。欧艺既黑又瘦,看起来憔悴了不少。但这是按计划冲刺的阶段。导师几乎是常驻欧艺这个办公室里督促了,协助她培训新上岗的员工,指导工作。同事们也很配合。都知道人力到了,八月是一定要成功晋级的,一条心都听欧艺和导师的安排,提前准备好八月的业务。只等时间一到,就全部到位。真所谓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

  万众瞩目的八月终于到来了。欧艺领导的团队三十多号人经过了人力和业绩的考核,毫无悬念地成立了新的业务部门,欧艺成了六个人里出来的第一个部门经理。她们的成功,是公司决策的胜利。所以,欧艺的成功是整个公司的高层都为之欢欣鼓舞的一件事情。

  在隆重又热烈的庆功大会上,经理兑现了承诺,亲手给她送上一束鲜花,并为她们开了香槟。鲜花、掌声、荣誉,谁不是梦寐以求的呢?

  到了九月,她打开电脑的工资单来看,税后收入是五万多!虽然以前她想过要高收入,但这么高的收入还是从不敢想的。鲜花,掌声,荣誉,这种成就感是欧艺从没有过的体验,更重要的是实惠,她觉得一切的努力和付出都值得。她觉得自己上了人生的一个重要的台阶,使她飞上枝头兑变成一只受追捧,受重视的凤凰。她真的有点想飞翔了。

  又到年底了,虽是深冬,在S市也只需要穿件毛衣。欧艺盘腿坐在沙发上,拿了张毛毯裹着,对着手提电脑,拿着计算器正忙活。她一边算,一边把帐目对袁木汇报。确实,袁木在今年里很少过问她工作上的事情了。一方面是两人很少坐一起悠闲的聊天,,另一方面,他开始对欧艺没日没夜的忙有点不自在。毕竟他是一个很传统的男人,从丈夫的角度来说,他的收入比妻子就差远了,自尊心上有点芥蒂,就不像以前那么主动询问了。不过欧艺报出来的数字还是多少让他有点吃惊:一年的税后收入是43万6!看着袁木的反应,欧艺得意地笑了。

  她转过身,仰着头,眯了一下眼睛说:“我们买辆车吧。”

  袁木说:“要买也是我来买。不过,我要先交首付,再来供。”

  欧艺说:“什么年代了,你来买,还要供。房子没供完呢!”

  “要你自己买,你就自己开,我不要你的。”袁木的语气平和,但很坚定。

  欧艺叹了口气,说:“我们一人一半,这样可以了吧?”

  袁木不吭声了,聪明人找到台阶就该下。买车的事情就算定下来了。并且一致决定买了车一起回家乡过年。两人就买什么车商讨了一下,把价格定在二十万以下,颜色就黑或者白,至于什么牌子的车,要问一下有车的朋友,还要看看车行里的情况。两人说着说着心情就很好了,袁木就说:“还有一件正事明年一定要办。”

  “好,一定办。”欧艺开着玩笑。不说她也知道是哪一件事。家里老爹老娘不时有电话问。开始是小心地敲边鼓,问得蒙查查的云里雾里,让人摸不着头脑。后来就问得直接了,先聊一下家长里短天热天凉的,就直接说想早日抱孙。再后来就无所顾忌地催促起来。一句话就是:“只要生下来了,交给我们你就可以忙去了!”

  两人开着玩笑就又动起手来。袁木干脆把客厅的灯一关,就在沙发上霸王硬上弓了。欧艺也把披在身上的毛毯铺开。也许第一次没那么正儿八经的在床上按部就班,也许这环境更容易使人狂野,也许好久没那么亲昵了,欧艺真是奔放了。她一会坐丈夫的下身上,深深地坐进去又提起摇摇摆摆一番,一会又把上身趴在沙发上,翘起臀部,任由袁木横冲直撞。袁木觉得自己像一只雄狮,在广袤的原野上驰骋奔跑,他就是这片无边无际的草原之王。他居高临下,俯视这属于自己的原野,仿佛要长啸了。这种雄起的新鲜的感觉刺激他的每根神经,血在全身汹涌澎湃,发根都要炸了。两人干脆躺在地下淋漓尽致地折腾。欧艺完全忘记周围的一切了,她只在寻找让她身体爆炸的那个点,觉得快找到了,又那么的不得力,于是她大声地叫,痒得厉害似地全身使劲蹭。袁木的身体的那部分被吸得紧紧的,他也忍不住“哦哦哦”地呻吟起来。终于,欧艺像死了一样,全身僵硬,双腿用力一并,袁木“啊”地一声,就觉得一喷,全身的压力往外冲了出去。洪峰一下子过去了。

  欧艺抱着袁木,好半天才喃喃的说:“有身体真好。”他们再一次深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