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超级电能
作者: 桃仙喂马
字体: 特大
颜色:          

  “谁在这大放厥词?”

  李智话一出,辛凌和周润石顿时呆住了。

  魏松一干保镖和众警察也惊奇的伸长了脖子,朝李智这边看来。但是不等众人发话,从病房内突然传出严厉的质询声。

  随着话落,一名身穿休闲装的青年男子首先从病房内走了出来。他把所有人打量一通后,站在了病房的门口。他的两只眼像是鹰鹫般一遍又一遍的,在众人身上扫来扫去,像是在寻找可疑的猎物。

  看到突然冒出来的这个青年男子,李智顿时有种无所遁形的感觉。仿佛自己的秘密,毫不遮拦的暴漏在了他的视线中。心中一有这种感觉,李智赶忙的低下头。

  就在此时,一名身着西装的中年人从病房内走出来。

  随着脚步声响起,李智不自觉的退后了一步,心中更是叫苦不迭。这来人是什么人物啊,身上怎么有如其强烈的气场,我身体周围的空气好像凝固了。

  带着浓浓的惧怕和担忧,李智艰难的抬起头。

  在李智的视线中是一位器宇轩昂的中年人,他身上释放着强烈的霸者之气。虽然看不见,但那浓浓的压迫感却是让人不由得感到空气凝滞,呼吸艰难。结合辛凌来路时的介绍,李智顿时想到了这人就是省纪委的一把手吴越。

  一认清这人的真实身份,李智的脸色瞬间变得苦涩阴沉。真不愧是大人物,这气场可比周润石强得多了。

  吴越一出,周润石堂堂的市公安局局长顿时沦为了配角,毫无言语之地。

  “刚才是谁在这说话,说的很精彩啊,死了活该是一位有良知的公民挂在嘴边的?”

  吴越神色平静环视一圈后,语气平缓的问道。

  “吴伯伯,我是小凌啊,您近来可好?”

  见李智被吴越的气场镇住了,辛凌脸露微笑,满怀诚意的说道。

  “小凌啊,你怎么在这?哈哈,我还行吧,身子骨无大碍。好久没有见到领导了,你可要捎去我的心意哟。”

  吴越将辛凌稍稍打量后,脸上终于露出笑容。他神色慈祥,语气柔和的跟辛凌打起了招呼。

  “谢谢伯伯关心,我一定会把您的心意转达过去的。伯伯,小晴就是服用了我公司的产品,才出现这种事情的,我深表遗憾。”

  辛凌客气两句,随之把吴艳晴的事情坦言说了出来。说完后,辛凌愧疚的咬着嘴唇,低下了头。

  “嗯?”

  听到这话,原本笑容迎人的吴越,脸色就有些不自然了。一团阴云覆盖在他眉头,道道周围缓缓突显。

  随着吴越的沉默,现场的气氛再次的凝固了。那浓浓的压抑感,让李智的脸色瞬间变得煞白,呼吸也变得急促。此刻,李智切切实实的感受到了,草根出身的自己跟这些人的差距了。他们的气场太足太充盈了,自己在他们的面前,真像是螳螂,而他们就是汹涌前行的战车。

  “宿主,加把劲扛过去,不然会有心理阴影,你永远克服不了这一关。”

  就在李智的脸色涨得有些通红时,小音音提醒的声音适时的响起。

  “嗯?”

  听到提醒,李智咬了咬牙,眨了眨眼,终于挺直了腰杆,眼神再次的恢复了坚定。这么一挺直腰杆,李智突然的感觉到,自己的鼻子好像已经突破了重叠的阴云,出现在了九重天之外。呼吸变得顺畅,心中的压抑瞬间烟消云散。

  “呼!”

  心有所感,李智再也不顾及场面了,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将心中的憋闷一股劲的喷了出来。

  李智的这个动作,像是在人堆中点燃了一颗炸弹。静谧压抑的气氛,瞬间支离破碎,消失于无形了。长长的呼吸声,突然从李智的四面八方响起。

  “嗯?”

  突然感觉到气氛的变化,吴越阴晴不定的眼神瞬间变得坚定了,仿若箭矢般精光瞬间飚射而出。他的视线慢慢的转到了李智的身上,紧紧的盯着,一眨不眨。

  “你好,你是吴艳晴的父亲吧。我是辛小姐的合作伙伴,吴小姐服用的药剂恰恰出自我手。”

  李智好像已经瞬间适应了吴越的气场,他微微一笑,语气平静地跟吴越打了个招呼,随之把吴艳晴的事情揽在了自己的身上。

  “你?”

  吴越眼中闪过异彩,随之视线转移到无人处,似有困惑似的说了一个字。

  “吴先生,刚才大放厥词的那个人就是我。实话说,我的药剂是百分之一万的安全,绝对不可能出现问题。就算是把我脑袋瓜子割下来,我也不会改变初衷。想来,吴先生已经知晓吴艳晴小姐的病症,横纹肌溶解症诱发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但有一点不会变,那就是横纹肌产生了问题,释放了毒素,影响到了脏腑。”

  瞥了一眼吴艳晴的老爹,李智如同目中无人似的,在走廊内踱起了步,将自己了解到的横纹肌溶解症症状,慷慨激昂的讲了出来。

  “你是医生?”

  吴越背起手,扭头看了一眼李智,眯起眼问道。

  看到吴越眼中的冷光,李智虽然不怯怕他的气势,但还是打了一个寒战。稍稍的平缓紧张心情后,李智抬起头迎着吴越的目光,说道:“不,我是一名医科学生,尚没有毕业。”

  “跟我来,你们暂且等候。”

  吴越像是相信了李智的话,神色不变,交代一句,转身回了病房。

  “放心吧,小事一桩。”

  在走进病房时,李智回过头将辛凌等人安抚一番,自信的走了进去。

  拐过迎面屏风,李智立刻发现了病房内的情况。一拉溜的白大褂,拿着一张张的诊断书,小声的交流着。

  在这些人中间,李智发现了三位熟悉的人物,自己的授业老师。其中靠近床头的一位,坐在椅子上背着身奋笔疾书。

  看背影,李智依稀的判断出是与自己有半年之约的王医生。

  这些医生好像非常的敬业,已经完全的沉寂在探讨中,吴越和李智进去,都没有一人抬头查看,兀自在那低声私语。

  “这些人认识不?”

  吴越关切的看了一眼病床上的吴艳晴,转过头问李智。

  “都是我的老师,我的医术出自于他们。”

  李智迎上吴越的视线,坦诚的相告。

  “嗯”

  吴越淡淡的点点头,随之脸色骤变,冰冷寒气瞬间笼罩脸庞。他轻哼一声,转过身对着病房门口,说道:“润石,把这人查一查。”

  突然的变故,让李智顿时惊呆了。这是啥情况啊,就问了一句话,见到了几位老师,就认定了我的身份,这吴越老大太有‘办事能力’了吧?

  “好的,你们两个进去,把他带出来。”

  就在李智呆滞的无计可从的时候,周润石清脆的应了一声,作了安排。

  话声落,脚步声立刻响起。

  “咦,这不是李智吗,你怎么在这?”

  吴越的吩咐声,终究还是把敬业的那些白大褂惊醒了。一位白大褂稍稍辨认后,指着李智惊喜的询问起来。

  “孙老师好。”

  李智苦着脸打了个招呼。

  “李智?小子,怎么哪里都少不了你,你来干什么?辛老哥怎么样了?”

  正书写治疗方案的王医生,突然听到那个熟悉的声音,赶忙的扭过头。在看到果然是那个小子时,王医生噌的站了起来,带着稍许的诧异,语气不悦的质问道。

  “王老好,你也在这呢?有你在,我就放心了,我是来走个过场的,马上就走。”

  听到王医生的质询声,李智赶忙的打个招呼。自己马上就要被警察带走了,还是别让授业老师亲眼看到了,赶紧的开溜吧。至于吴艳晴大小姐,还是留给亲爱的王医生,这个享誉海内外的名医吧。

  “润石,暂且等一会吧。”

  见到里面的诸位白大褂对李智的态度有些暧昧,吴越别有兴致的瞥了李智一眼,再次的给周润石下了命令。

  那两位走进来的警员,也不用吩咐了,在中途一转身,走了回去。

  “小子,你又是辛小姐找来的吧?我听说辛老爷子的‘阿尔茨海默症’有了好转,是真是假?”

  有王医生这种名医在,其他的白大褂再不敢吱声了,静静的看着王医生在那说话。

  “有些好转了,意识开始清醒。只是说话能力暂时还不行,尚需要持续的用药。若是可能的话,一个月后,应该能流利的讲话。”

  回想了一下辛老爷子恢复的情况,再结合自己的身体等级提升,李智说出了一个保守的结果。

  “嗯,若是你们两个没有交流的话,老爷子正在恢复应该是板上钉钉了。看来,老夫正是有些看走眼了,你还有两把刷子啊。行啊,小孙,把诊断的结果让他看看,你们交流交流。”

  王医生好像完全的无视了吴越,在那评头论足,不住的点头,最后吩咐李智的授业老师,跟李智一道商议病情。

  “呃?”

  王医生此话一出,整个病房内的人集体惊愕了。

  吴越先是看了一眼李智,又看了看王医生,最后视线定格在李智的身上,脸上的表情写满了震惊不解。这位看起来也就是二十出头的学生仔,居然得到了名医的认可,这份实力不容小觑啊。

  李智的三位授业老师,看了看自己的授业老师,脸上满是苦涩和纳闷。李智应该算是王医生的徒孙了,这会居然赞赏有加,甚至于承认自己走眼,李智这小子到底藏了多少的秘密?平时咋就没有看出来呢?看来真要应了那句话,青出于蓝胜于蓝,不服不行啊,年轻人已经开始崭露头角了。

  李智幽怨的苦笑着,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发。

  “王老,老师,我学识尚浅,哪敢跟你们一块啊。今天我带来了一种特殊的药剂,对细胞恢复,组织重铸有些作用,你们给品鉴一下。”

  李智谦虚了一句,从口袋里拿出了一瓶生命能。李智也有意识的忽略了吴越,这里面大部分是医生,他这个外行在这里简直就是碍眼角色。

  感受着大家把自己无视了,吴越也露出了苦笑,走到一边沙发上做了下来。

  “哦?你就是通过这东西治疗的辛老哥?小孙,赶紧的接过来,这可是好东西。”

  看到李智手中的小瓶,王医生也顾不得再写治疗方案了,把纸笔一扔,心急火燎的支使起孙老师。

  孙老师听到这话,脸皮一耷拉差点哭出来。你徒孙有了成绩,你也不能把你徒弟当丫鬟使唤啊。

  狠狠的瞪了李智一眼,孙老师不情不愿的当起了服务员的角色。

  看着孙老师磨磨蹭蹭的样子,王医生一着恼,自己走上前,一把把生命能小瓶夺了过去。

  王医生抓着生命能像是绝世重宝般,轻轻的拧开了瓶盖。其他的白大褂伸长了脖子,探到王医生的肩头,打量着小瓶内的东西。

  王医生轻轻的闻了闻,然后皱起了眉头,疑惑的看向李智,问道:“小子,这里面咋没有味啊?这是什么物质勾兑的,看上去普普通通啊。”

  见王医生居然想靠肉眼分析生命能的成分,李智干脆的耷拉了头。这位爷是真牛逼啊,那玩意不是勾兑的,那是电能转换成的特殊能量。

  “王老,好东西必须有味不成?您若是觉得没问题,赶紧的让吴小姐试试吧。”

  李智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生命能的由来,忙不迭的催促给吴艳晴用药。

  “这个?”

  一听说运用到人体,王医生犹豫了。他没有见过生命能的真是药性,哪敢擅作主张。医学是严谨的,生命是严肃的,医生是治病救人的,不是拿病人当试验品的。

  在沙发上坐着的吴越听到李智的那句话,立刻坐直了身子,警惕的看着这一群医生。看他那意思,谁敢拿没把握的东西治疗他闺女,他就跟谁翻脸。

  “得了,王老,要不你尝尝?这玩意六千块钱一瓶呢,我亏得慌啊。”

  看着王医生犹豫不决,李智忽然想到了这个折中的办法。只是一想自己就这样白扔六千块钱,李智的小心肝就疼的直打哆嗦。

  “好,这方法好。”

  王医生正为为难呢,一听李智的提醒,想也不想拿起小瓶放进了嘴里。用力一吸,生命能进了肚子。

  “师傅?”

  孙老师听到李智的提醒,恨恨的瞪了李智一眼,赶忙的去阻止。但王医生态度坚决,手脚麻利,已经把生命能咽了下去。孙医生气恼的伸着手,比划着李智。看意思,王医生要有好歹,要找李智拼命。

  把小瓶拿开后,王医生抿了抿嘴唇,好像意犹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