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箭升职
作者: 方隆浩
字体: 特大
颜色:          

  这会天也变得凉爽,秋风阵阵。白啸林一路上听着肥崽天南地北瞎侃,郁闷的心好了很多。不知不觉一个多小时的路就过去了,他们顺利到了狮子岭。狮子岭头有一块地专供游人烧烤用的,有石凳,石桌,还有烧烤用的铁丝网和灶。游人可以自备食物和酒水,也可以向这里的经营部购买,但柴火必须在这里买。

  白啸林很快就分了工:小沈去购买柴火,楚柔清理好石凳和石桌。他和肥崽清洗和串好要烧烤的食物。肥崽看他俩单独在一起,就关心地问了白啸林失业的事,白啸林简单地跟他说了经过。

  肥崽听完后说道:“兄弟,这是天意啊!这事太巧,太玄了。这世上没几个人一天会有如此多的巧合,我看这就是所谓的福祸相依,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你有所失必有所得!”肥崽之乎者也地说了一通。

  “我哪有什么福啊?”

  “你是事业失意,情场得意啊!这楚柔绝对的一代佳丽,纯纯的,甜甜的,柔柔的,心地又好,我要有这福分,宁可折寿十年。”肥崽说得是口沫腾飞,神采飞扬。

  白啸林心里暖暖的,嘴上却说:“别瞎说,别人怎么想你也知道?”

  “嘿!瞎子都看的出来,你看她看你的眼神,那叫什么来着:缠绵,哥们。她看我是什么来着:坦然。哎!谁叫你小子英俊潇洒,才华横溢,没的比哟,要怨就怨父母播种没选好季节,哎……!”肥崽夸张地长叹一声,感慨万千的样子。

  “谢谢你,肥崽!”白啸林凝视着老同学,认真地说,他知道肥崽绞尽脑汁在安慰他。

  “别,别肉麻行不?俺们受不了。”肥崽调皮地用东北话回到,扭头大声喊:“楚柔公主准备好了吗,我们要上酒了。”

  “快了,胖哥哥,马上就可以了,我来帮你们。”

  “胖哥哥?啸林我有这么胖吗?我这叫强壮,哥们你说是不是?”肥崽不服气地把手弯起来,做了个健美的动作,一脸认真地问。

  “不是胖,不是胖,我说错了,我道歉!”楚柔不知啥时已过来了,接着肥崽的话说。

  “这还差不多,我接受美女的道歉!”肥崽笑呵呵的很大度。

  “我应该叫肥哥哥!肥哥哥!”

  “啊!气死我了,气死我了!”肥崽气得捶胸顿足,夸张地要去揍楚柔。楚柔笑嘻嘻地跑到白啸林后面躲了起来,白啸林自然地伸展双臂挡住肥崽。

  “啊!我现在算是明白什么是见色轻友了,你们俩还没怎么着了,就合起来欺负我。”肥崽打趣地说。听问此话,楚柔跟白啸林不约而同下意思地对视了一下,楚柔脸上刹时透出红润,白啸林也尴尬地回过头。

  “噢,噢,不闹了,不闹了,我们先摆酒,摆酒。”肥崽见这状况,马上转移羞涩镜头。

  小沈这时候也带着柴火过来了,放到灶里,点上了火摆上食物。大伙就一块说说笑笑地翻转着、烧着美味。不一会,火越烧越旺,涂山香料的火腿肠、鸡翅膀、鱿鱼、牛肉块等等被烤得是香气四溢,诱人食欲!他们各个已是饥肠辘辘,此刻都吞咽着……!

  “上桌,上桌,先把熟的上桌,我受不了啦!”肥崽第一个叫嚷起来。大伙笑哈哈地把烤熟的摆上桌。

  “让不愉快的昨天离去吧!让前程似锦的明天来临吧!”肥崽一手端起啤酒,一手挥舞着,就像自己是学富五斗的大诗人!

  “为幸福的明天干杯!”楚柔一脸甜蜜蜜。

  “为好运的明天干杯!”白啸林大声疾呼,拿起一瓶啤酒,咕嘟,咕嘟,大口喝起来,就像要把今天所有的晦气,霉气,全吞下去,消化掉!

  “干杯,祝大家都发财!”小沈说道。干杯,干杯,四人就这样喝着,笑着,说着……!

  吃了半响,肥崽觉着有点饱了,抹抹嘴,眼珠转了转,提议道:“这样干吃也没劲,我们玩个游戏怎么样?”

  “好啊!好啊!”不甚酒量的小沈立马回应。

  白啸林狐疑地看了看肥崽,他知道他这个老同学鬼点子最多,有时候玩过头,不注意分寸,这里就楚柔一个女孩,到时不要闹得不愉快。

  “嘿!放心,绝对健康游戏,老少皆宜!”看到白啸林担心的眼神,肥崽拍拍胸口说道。

  “那怎么玩啊?”楚柔觉得有些意思。

  “这就对了吗,出来玩就要开心,你看我们楚柔公主都想跃跃欲试。”

  “说吧,怎么玩法。”白啸林无奈,只有赞同。

  肥崽拿过一个小瓷勺,说道:“很间单啦!我写下几个游戏节目,然后一个个压在勺子上,转动勺子,勺把朝谁,谁就表演压住的节目,怎么样?如果不表演,就罚酒三杯。你们看……”

  “好!”小沈和楚柔都觉着有趣。白啸林也只有点点头。

  肥崽兴冲冲地拿笔神神秘秘地写了些节目,然后把纸揉成团。他先拿了一个纸团用小石子压在勺里,说道:“我先转,说好了喔,大伙要遵守游戏规则。”

  他用力一转勺子,勺子飞快地转了起来,转了好一会,慢了下来,最后勺把直指小沈。肥崽迅速地拿起纸团,边打开,边说道:“我写了很多节目,我也不知你中了什么彩啊?”

  他把纸团打开看了后,他嘿嘿奸笑起来,说道:“你看喔,小沈,上面写了你要学猴子耍一趟,时间不能少于五分钟!”

  小沈拿过来一看,是如此。可他一点也不觉着别扭,稍有醉意的他到边上找了根树棍居然耍起了猴棍。只见他腾挪躲闪,耍开来:一招猴子上树,见他用棍一撑,人腾空而起,而后一手半环在额头,回首一望,挤眉弄腮,活脱脱一齐天大圣。又一招横扫千军、回头望月、开天辟地……!最后他把那棍飞快地转起来,从左手到右手,从前面到后面,从上面到下面。那树棍被他耍得是如飞轮般,呼呼有声!

  “好!”白啸林情不自禁地喝彩。

  肥崽和楚柔看得是目瞪口呆,肥崽他本想出这难题看别人洋相,哪知却成了小沈的精彩表演!失算,失算!小沈足足耍了五分钟,面不改色,心不跳的把棍一立,停了下来,谦虚地说道:“我小时候练过几年猴棍,很多年没练了生疏了,大家见笑见笑!”

  “好!鼓掌!”白啸林带头,肥崽和楚柔都跟着鼓起掌来!

  游戏继续,这次小沈提出他来转勺子,白啸林随便拿过一纸团放在勺子里。小沈不怀好意地看了看肥崽,轻轻一转勺把,勺子转了两圈,勺把稳稳地指向肥崽!楚柔急忙打开一看,“哈!哈!”她掩住嘴笑了起来。高声念道:“肥哥哥学猪八戒吃西瓜,时间不得少于五分钟!”

  “哎!害人终害己!”肥崽长叹一声,无可奈何地拿了块西瓜走到草地上,两腿一盘,猛吃了起来。

  “不行,不行!猪八戒吃西瓜时大耳朵要摇晃起来,而且还要发出很大的砸砸声,还有还有吃完后他要打饱嗝声,还有还有……!调皮的楚柔一连说了几个高难动作。肥崽无奈一一模仿,这几个动作一下来,那是丑态百出,出尽洋相,他本是肥胖,却也有几分像是猪八戒。大伙看着,笑得是前俯后仰!

  好一会,大汗淋淋的肥崽表演完毕。这次他神神秘秘地从口袋里拿了个纸团放到勺子里,说是轮到楚柔转勺子了。楚柔也不说话,把勺用力一转,勺子又飞快地转了起来,一会,速度慢了下来。每次勺把朝肥崽时,他一返常态立刻大声喊起来:“停!停!”最后勺把果然慢慢指向他,肥崽奇怪得开心地笑了起来?

  忽然,来了一阵风,勺子一转,勺把稳稳地停了下来,直指白啸林!肥崽夸张地捶胸顿足,连连呼叫:“天意啊!天意啊!”楚柔打开纸团一看:转勺子人伴舞,勺把所指的人主唱一曲!她心里明白了,这肥崽想要我为他伴舞了,没想却是白啸林!

  楚柔高高兴兴地拉着白啸林下了桌。白啸林也兴致勃勃地说道:“我唱一曲王洛宾的在那遥远的地方!”

  小沈拿个碗和一根筷子说:“我来伴奏!”肥崽摇摇头,调侃地说道:“我来当观众。”

  白啸林清了清嗓子,唱道:“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位好姑娘,人们走过了她的帐篷都要回头留恋的张望……!”楚柔翩翩起舞,那柔软的舞姿让人如痴如醉。

  当白啸林唱到:她那粉红的笑脸好像红太阳,她那活泼动人的眼睛好像晚上明媚的月光时,他正好和楚柔相视而望,那眼神热烈、深邃、含情脉脉!一旁的肥崽心里感叹到:对上了,对上了,白啸林啊白啸林你小子有福啊!白啸林最后唱到:我愿做一只小羊跟在她身旁,我愿她拿着细细的皮鞭轻轻打在我身上。这时楚柔刚好跳到他身边,两人双手紧握,四目相对,久久不停,显然他俩已经沉浸在相互爱慕的情感之中,忘却了现实的环境!

  小沈也停下伴奏,羡慕而又祝福地看着他们。肥崽看了一会,他恶作剧心性又来了,只见他大吼一声道:“王母娘娘驾到,牛郎织女快快分开,哇……!”

  听到这晴天霹雳的吼声,白啸林和楚柔如梦方醒。楚柔羞涩地跑到桌上,白啸林笑着故着恼怒地看了看肥崽!肥崽嘿嘿笑了笑,说道:“不好意思我棒打鸳鸯了,哈哈哈…..!”楚柔听他这样一说,用粉拳轻轻敲了敲他。“好了,好了,游戏结束,来把这些酒喝完,一醉放休!”肥崽大声号召!

  天慢慢黑下来,喝尽兴,侃过瘾的四人站在岭头,开始欣赏着海晨市的夜景:此时海晨市灯光璀璨,绚丽夺目,仿若一颗明珠镶嵌在长江之畔。市内意达,锐达,巨人,三座大厦上的一道道亮丽光波就如朵朵鲜花绽放,争奇斗艳!绵绵不断的车辆,组成条条火龙滚动着明珠,倒影在江面上的灯光随波荡漾,摇曳,与岸上五颜六色的灯光互相辉映,恰似一幅天外神画!

  “真美!”楚柔看呆了!

  “我们来许愿吧,大伙都说狮子岭上许愿很灵的。”肥崽说,“我先来,我希望我将来能在这美丽的城市开个开心酒吧,大伙都能开开心心的来我这喝酒,聊天。”

  小沈说道:“我愿我健健康康,工作顺利,万事大吉!”

  楚柔望着远方,神情专注地说:“我愿我的家人身体健康,平平安安,我也希望我能在这美丽的城市有一个幸福的家!”说完深情地看了一眼白啸林。白啸林此刻神情专注地俯望着海晨市,忽的,他手臂一挥,大声疾呼:“海晨你等着我,我一定要做到金领!”四人许完愿,稍稍休息片刻,待酒醒后,肥崽开着QQ把他们一一送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