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殇情
作者: 主公爵
字体: 特大
颜色:          

  翌日,圣旨入将军府,命定国将军之子杨威为平乱将军,领兵二十万,午时启程,速往西南,平息逆贼叛乱。

  杨威领过旨,没多作耽搁,带上前夜收拾好的行李,便去了大营领兵。

  房中,一中年妇人靠在杨建武身上嘤嘤地哭着,断断续续地说着:“老爷······圣上怎么就······怎么就找到了我们家威儿呢······你去跟圣上求求情吧······呜呜,我们只有这一个儿子啊!”

  杨建武脸色有些无奈,他没敢跟妻子说是自己举荐的杨威,只好敷衍着安慰道:“没关系,威儿也需要去锻炼锻炼,你看,他从小到大还没打过败仗,这次肯定也不要紧的,你又不是不知道他的本事,那可是我儿子!”说到这里,看了看怀中的妻子,忙接着道:“也是你儿子!所以啊,我们不要拖威儿的后腿,让他好好地去打罢,万一······真的有万一的话,我会亲自上阵······杀他们个片甲不留!”

  许是杨建武话中的寒意惊住了那妇人,她果然不再哭了,只是眉头还是紧紧地皱着,惆怅地看向远方。

  不远的庭院中,一豆蔻女子挥剑起舞,身姿曼妙,随风起舞的衣裳包裹着里面柔软的身躯,旋转、弯曲,比那空中飞舞的蝴蝶还要美上几分。

  舞毕,地上落满了一地被刺穿的树叶,冰冷的剑面反射出女子浅浅的笑颜,似乎是极满意这成果。

  英气逼人的脸庞显现出的是活力与朝气,比起寻常女子惹人生怜的容颜,这张脸更让人觉得别有一番风味,想要与之把酒言欢、比武论剑。

  此时这张脸上露出了一丝兴奋的神色,轻巧地翻进一间屋子。

  屋子里一婢女打扮的人正转身,被突然出现的人吓了一跳,但似是早已习惯面前这人的把戏,狂跳了一下就恢复了正常,脸色更是连变都没变,木然道:“小姐,你真的要跟少爷去打仗么?你不再想想么?被老爷和夫人发现了木儿会被打死的。”一样的语调,连平仄起伏也没有,在说到自己被打死的时候也无动于衷。

  那张英气的脸开怀地笑了起来,捏了捏眼前这木木的小丫头,眨了眨眼睛小声道:“木儿不想去么?在那遍地男人的地方,肯定会有不少美男哦?而且据说那万青山也英俊异常哟。”

  木儿脸上圆圆的两坨肉被眼前的小姐蹂躏地不成“圆样”,在听到“美男”的时候眼睛顿时放光,嘴边挂着可疑的晶莹状液体,话都说不完整了,“真的······真的,会有美男······嘿嘿,美男么······嘿嘿,嘿嘿,嘿嘿······”

  英气的脸上露出嫌弃的表情,再捏了捏那两坨肉便像吃饱了般满意地收回了手,看着眼前只要提到美男就不正常的丫头,想了想,点头。

  “嘿嘿,嘿嘿,小姐,我们现在就走罢,走晚了就跟不上了,我早就准备好行李了······嘿嘿,嘿嘿。”木头成了花痴,还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中。

  英气的小姐一巴掌拍在木儿的头上,大喝:“魂兮,归来!”

  花痴状的木头顿时清醒过来,又成了木头状,呆呆地道:“谢小姐。”

  被称为“小姐”的女子满意地看着面前熟悉的木脸,兴奋地道:“出发!”

  刚准备冲出去的身形被一只手拉住,“小姐,换衣服。”木儿木然道。

  转身尴尬地笑了笑,左手摸了摸鬓角,“哈,哈,忘记了,太高兴了,那啥,马上!”

  无视眼前像风一般转身换衣服的小姐,木儿呆呆地看着地上,眼皮半天都不眨一次,慢吞吞地给自己也换了身衣裳。

  不久,一只脑袋鬼鬼祟祟地伸了出来,见外面没人,兴奋地抓起身后的小丫头就冲了出去。

  “小姐,我会武功。”木儿像只小鸡般被“小姐”抓着后襟提着,半天才木然道。

  “我知道,这不是好玩么,嘿嘿。”眼睛闪闪发亮的女子一脸纯真道,无视木儿想要自己使用轻功的意图,拍了拍她的脑袋,满意地向某外行去。

  没有挣扎,被提着的木儿木木地盯着脚下飞速向后退的景色,竟是又在发呆了。

  “不好了!不好了!小姐不见了!”定国将军府,一处庭院乱成了一片,焦急的声音传入了杨建武和他妻子的耳中。

  见怀中好不容易不再伤心的妻子蓦地又变了脸色,杨建武心中暗道:这一儿一女怎么就一个个都不省心呢!

  “五儿定是追她哥哥去了!”妇人腾地竖起身,坚定地道。

  “呃,这个,其实,那啥,也没有多大关系······”杨建武见夫人阴沉下来的脸色,声音渐渐小了下去,咽了咽口水。

  “她一个人去的还是木儿跟着一起去的?”妇人大声问道。

  外面的人明显愣了一下,呆呆道:“木儿也不见了。”

  妇人和杨建武同时松了口气,有木儿在应该就出不了太大的问题。

  见妻子放松下来,杨建武忙继续宽慰:“木儿跟着去肯定就没问题了,木儿的武功你又不是不知道,我都还没见过比她厉害的!再说了,那丫头虽然看起来木木的,但是那是大智若愚啊!五儿那闹腾的性子,跟威儿半斤八两,但自从跟木儿在一起就没见五儿像威儿一样闹出过什么不是?肯定没问题的啦!”

  没想到这番话还真起了作用,妇人点头表示赞同,再转头时已经连担心之色也不见了。

  杨建武心中冷汗涔涔,暗道:木儿这丫头还真让人感到靠谱。

  “等五儿这次回来就许人家罢。”

  还在神游中的杨建武被妻子这句话扯回现实,大叫道:“什么?!我们家五儿那么优秀哪里有人配得上?!那些个门当户对的公子哥哪个不是些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家伙!糟蹋其他家的女儿我不管,可不能让我们家五儿给糟蹋了!”

  妇人见他那么大的反应,有些无奈地道:“谁说要把五儿嫁给那些个公子哥了?你舍得我还舍不得呢?那可是我怀胎十月才好不容易生出来的女儿!哪能这么便宜别人!要嫁也要嫁给当今皇上!”

  杨建武闻言顿时变了脸色,转瞬却了沉入了思考中:是了,他们家的女儿嫁给当今皇上却也不能算是太高攀了,家中出了两个将军,而且这两个将军都还健在,放哪个朝代都算是名门望族了。而且······当今皇上模样一等一地好,品性也上佳,也是个挑不出刺的人,听宫中传来的消息,当今皇上也并不好色,如此人等,当是最佳人选啊!

  瞬间想明白的杨建武点了点头,应道:“也是,那就等五儿和威儿回来时向皇上求了这个恩典罢。”

  妇人在说出这话时见杨建武变了脸色还以为他要责骂她,谁知出口的却是赞同的话语,知他想得更多,结果却也是和她想的一样,放下心来,“嗯”了一声,倒在他的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