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群侠传之风云再起
字体: 特大
颜色:          

  当晚的风依旧是萧杀的。虽然柳泽次郎已灭,江湖迈向平静,但是这股气息却依旧深邃迷茫。李默峰迫切地追随者不远处那窥视自己的身影。由于他的轻功超群,三两下子就窜到那神秘人的面前,阻挡了他前进的道路。

  “啊!……你是……”李默峰回过头来,那神秘人熟悉的面容让他吃惊——正是东方烨。“东方兄,大家都在找你,大家都在为你担忧,你怎么不回去?东方堡主他们可是非常思念你的啊!……”“正是因为爹娘非常思念,我更加不能回去……”东方烨开始叹息起来:“我开始是这样以为的:为了成大事,可以不拘小节。牺牲一些人的性命是在所难免。一将功成万骨枯,所以对于残害武林同胞,我眉头都不皱一下。”东方烨在回忆起自己的往事:“直到自己亲手杀死依风的那一刻,我的心在触动,我领略到那心痛的感觉。现在才发现,除了大事,我还应该拥有很多:亲情,友情,爱情。只是现在,我双手沾满血腥。回到那个属于我的家,只会给爹娘带来很多的麻烦。所以,我要离开。”东方烨字字铿锵,李默峰沉默地聆听着,无话可说。“李兄,这里有三封信,一封麻烦你交给爹娘,另外两封交给唐兄等人。这些日子,多谢你们……”说罢,东方烨踏起飞云步,无影无踪。李默峰并没有追赶,只是借着黯淡的月光,用最虔诚的眼神祝福着东方烨,希望他接下来的路会好过些。

  乘着风,李默峰黯淡地回到客栈。“李大哥……”一句风铃般清脆的声音牵回了神游太虚的李默峰,正是史灵茵。“李大哥,你好像很心绪不宁呢。”“嗯……”李默峰迟钝地点点头:“史姑娘,这么晚了,怎么还不休息?……”“挂念东方大哥啊……”史灵茵接着愁云惨淡的夜色,丝毫不避讳地直白出来。“呃……”李默峰顿了一顿。“噢?李大哥,你是不是有东方大哥的消息?……”史灵茵的话语充满疑问和渴求。“嗯。刚刚他已经离去了,还有封信交给你们。”史灵茵接过李默峰手上的信件,迅捷地拆之目视,信中主要就是表达东方烨自己对史灵茵的感谢,也真切说出自己对她的感觉:那时候陪伴在他身边时,东方烨几乎把史灵茵当做依风——那水灵的双眸,白皙的面容,那种体贴,那种关怀……当然,东方烨这样说,是因为他明白到,史灵茵对他的爱慕之心,只是想直截了当地告诉她,自己的心中,只有赵依风一人……

  “东方大哥……”史灵茵的的眼眶不争气地湿润起来,水灵的双眸受到泪水的点缀更加晶莹剔透起来。“好了,史姑娘。夜深了,早点休息吧……”李默峰摇头叹息了一下,疲惫地回房间休息去了。史灵茵的泪眼,带着思念眺望着远方……

  次日早晨,客栈内的客人已经是络绎不绝。唐枫舒适地伸着懒腰,整理好装束迈出房门时,已经是客栈内所有客房客人中,最后一个起身的客人了。“啊,师弟,李兄,早啊……”唐枫一出门,便见到丁晨和李默峰聚在一起,伸着懒腰打着哈欠说道。“大师兄,现在还早哦?都已经午时了……”丁晨无奈地答道。“噢,午时了?嗯嗯,被你这么一说,也饿了。对了,史姑娘人呢?……”唐枫关切道。“史姑娘已经走了。”李默峰冷冷地答道。“啊?怎么会这样?……”李默峰粗略地向唐枫说明了东方烨和史灵茵的事。史灵茵留下的书信和东方烨留下来给唐枫的都差不多,都是多谢他们这些日子以来的照顾。东方烨在信中表示了对唐枫深厚的情谊,他很感谢唐枫对他的信任,在众叛亲离,臭名昭著时的他,唐枫还一如既往地信任他。虽然东方烨在信中的语句只是寥寥数笔,但是他对唐枫的情谊绝对不是用言语所能描绘。

  唐枫看完两人的信件后,脑海中思绪万千,不知所措。“大师兄,我们也是时候回逍遥谷向师父复命了……”丁晨一语把唐枫唤醒。“呃,嗯……”唐枫此时才回过神来,点点头,然后问道:“李兄,接下来你又何去何从?……”“我?呵呵,继续云游四海,劫富济贫……”说罢,李默峰潇洒地拂了拂衣袖,纵身一跃,消失在唐枫和丁晨的眼帘。

  “山藏,山藏!……”凤凰山下,一个熟悉的身影抱着山藏的尸身,正是伊贺。他期待能够把沉睡的他唤醒。只是,山藏已经永远的沉睡下去了。尽管他满脸血污,但是丝毫掩盖不住那凝固在嘴角里欣慰的微笑。仔细看看山藏尸身旁边不远处,还有一些简单的祭品。伊贺怒视着那些祭品,拂一拂衣袖,一把扫开了那些东西。他清楚知道,那是东方烨为山藏祭奠的祭品。恰逢在不远处,伊贺看到旁边还有一熟悉的黑袍。虽然尸身已经完全腐烂,但是黑袍腰间的匕首让他记忆犹新。“啊!首领!……”伊贺叹道,紧接着那悲怆的身影闪烁着熊熊的怒火:“首领,山藏,我绝对会为你们报仇的!东方烨,我必定会生啖汝肉!……”

  东方堡的弟子依旧在凤凰山旁搜查东方烨的蛛丝马迹,所幸他们对柳泽次郎,山藏不熟悉,只把他们当做一般的东瀛忍者的尸体。尽管伊贺要解决他们只是弹指的功夫,但是他并不像打草惊蛇。又过了一天,东方堡弟子完全撤离凤凰山,伊贺便小心翼翼地将柳泽次郎和山藏的尸身埋葬好,注视良久,才不舍地离去。

  东方烨,独自一人虚无地走在暗哑的路。这是一条只有他自己的道路。他不敢回去他的家,他怕给予麻烦。他明白到自己有朋友的,那种迸射出来的友谊——山藏,唐枫……但是他的道路,只属于孤独;背负着一身罪恶的他,不能轻易地一死以谢天下,因为他还有思念他的人。思念他的人,就是他的归处。但是他的道路,只属于孤独。

  东方烨杀死柳泽次郎,平定江湖动乱的事迹顿时不胫而走,传遍大江南北。许多门派的武林人士顿时对东方烨冰释前嫌,原谅了他以前的残暴不仁。但是江湖的颓败,除了实力,还有秉性。有许多门派的武林人士对东方烨残害他帮弟子依旧久久不能释怀,并集结起来踏向东方堡,声讨东方烨,要求东方堡交出东方烨给予他们处置。所幸东方烨早已洞悉先机,并不曾回东方堡。介于东方堡的势力,那些狐群狗党也难以成大器,最后只是无功而返。

  “东方大哥,我总算找到你了!……”一个不知名的清晨,东方烨在野外被一阵清灵的声音吵醒。那婀娜多姿的身躯,水灵的双眸,粉嫩的樱桃小嘴,正是史灵茵。“噢?史姑娘,你怎么会在这里……”东方烨揉揉惺忪的睡眼。“东方大哥,你让我找得好苦啊!……”说罢,史灵茵的双眸又湿润起来。“你为什么要找我?”东方烨的语气开始冰冷。他受不了女人的眼泪。“因为,因为我……”史灵茵羞涩的结巴起来了。“史姑娘,你不应该来找我。”“因为,因为我喜欢你啊!……”史灵茵鼓起勇气说道,灵动的双眸更加湿润,白皙的面颊点缀着绯红。“呵!……”东方烨冷笑着,淡淡地说道。“这些日子走遍大江南北,总算找到你了。东方大哥,不要走了好不好……”史灵茵的双眸充满泪水,楚楚动人的神情让人可见尤怜。“我并不适合你。唐枫,唐兄他一直都对你暗生情愫,你不知道吗?”东方烨直截了当地向史灵茵回答道。“不!我喜欢的只是东方大哥你!”史灵茵声嘶力竭道:“东方大哥,我知道你不想再理会江湖中事,不如我们找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归隐田园,过些与世无争的生活……”

  “……”东方烨沉默着,对于史灵茵的请求,他没有说话。早在东方未明劝慰他的时候,他就已经厌倦了江湖的纷争。如果时间可以倒流,他只希望和心爱的人一起归隐田园,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但是,他爱的人,早已经被自己亲手杀死,眼前的史灵茵,他心中容纳不下。

  史灵茵见东方烨没有说话,于是趁热打铁地想劝导他,希望让他不要离开。只是正当史灵茵要说话之时,她的背后顿时一阵发凉——只见东方烨不知何时闪到她的身后,他的神情充满悲怆。风萧萧地吹着,晨曦把飘零的落叶照耀得是那么灿烂。只是此时此刻他们的心情,却是非常沉重。“灵茵,抱歉,谢谢你……”说完,东方烨一掌劈向史灵茵的脖子,史灵茵顿时晕倒了过去。

  东方烨情不自禁亲切地说道史灵茵的名字,他衷心感谢史灵茵对他的情谊。在这些日子以来,东方烨的道路一直是那么昏暗——和东瀛忍者们同流合污,麻木不仁地残杀武林同胞,难得山藏与他的情谊是那般坚定,因为立场的问题,最终还是一决生死。直到最后,得到唐枫等人的信赖,他才重新感受到自己人生的曙光……

  晨曦的阳光温暖地抚摸着史灵茵的面庞,待她从野外醒来之时,四周空无一人,唯有飞鸟野兔为伴,落叶清风点缀。她的脑海中,一直回响着:“灵茵,抱歉,谢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