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芒
字体: 特大
颜色:          

  叶青喝进嘴里的酒差点没有喷出来,白了眼撒娇的竹子摇摇,自顾自的吃饭。

  竹子摇摇看叶青不为所动,叹了口气,眼睛里竟然有了一丝淡淡的哀伤,她自觉得扒拉着食物,菜肴虽然精美,味道虽然新奇,但此刻,竟然仿佛完全没有味道一般。

  吃完饭,叶青对竹子摇摇说让她自己在这里闭关,自己要去寻找天劫。

  竹子摇摇默然点头。

  于是二人就在这里分开了。

  看着身后黑雾笼罩的小岛慢慢融入那片云海,叶青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几十天后他必将回来这里,到时候竹子摇摇的身体恢复,他们一起去伏击采集地脉精气的窃国良,取回竹子摇摇的内丹。

  叶青在空中不停的飞行,最终落在了一座巨山之上。叶青之所以选择这里,是因为他感应到了天劫的气息在这里出现了,叶青先前已经感应过劫珠的气息,能够轻易分辨出天劫降临时的恐怖威压。

  叶青取出九星连珠,控制它飞舞在身边,防范未知的危险,他又拿出九转阴阳镜,沟通器灵,云曦稚嫩的声音从镜中传来:“大哥哥。附近好像有天劫发生,千万不要接近。”

  叶青道:“我想要看看天劫到底是什么。”

  云曦沉默了一会,然后说:“可以,只要不进入天劫中心10里,就没有问题。”

  叶青笑了笑,手拿九转阴阳镜,附体九星连珠,腾空而起,朝天劫的方向飞去。

  这座浮空岛上有一座大城,城的左方有一座高耸的山峰,此时天劫正在峰顶聚集,黑色的乌云漫布于整个浮空岛上空,天空好像向人压了下来,无穷的压力让叶青感到心中憋闷,似乎有巨石压在心口。

  情急之下叶青连忙运转七练修神诀,体内神源力汹涌,成功的抵消了无边的威压,心里顿时一松,舒服了许多。

  叶青极目远眺,不断靠近劫云中心,就在他离劫云十三里的时候,终于看清了在那座高峰之上,一个妖艳的女子,身上穿着一件绸衣,被山顶的山风吹得迎风飘扬,露出雪白的肌肤,凭地诱人,不过叶青此刻体内神源力汹涌,心境如止水,他隐匿气息,九转阴阳镜抛出,在空中快速变化,瞬间变大几十倍悬浮虚空之上,叶青盘坐镜面正中,闭上双眼,以神识感受渡劫时的千百玄妙,竟然就此陷入修炼之中。

  梵鸢本是虚无界中一只凡鸟,她身长九尺,翼展八丈,每日于云雾中狩猎一种叫做紫怜梦的群居小鸟为食,那一日恰逢千年紫怜梦王出世。

  紫怜梦王,千年一现世,一旦现世,就能号令天下紫怜梦,成为真正的王者。

  曾经有一只紫怜梦王,百年而化形,最终修成金身,成为虚无界的一个传奇。

  紫怜梦王出世,何其浩大,无数紫怜梦从隐藏的地方汇聚来朝,那一日,整个虚无界震惊了,人类中大成的修士惴惴不安,化形的妖兽为之惊悚。

  然而,梵鸢对这一切一无所知,她以紫怜梦为食,本能中想要靠近紫怜梦聚居的地方。

  紫怜梦王出生在一片无人悬浮小岛之上,她的巢穴外,无数紫怜梦匍匐在地,低声吟唱。

  浮空岛外,天空中完全被紫怜梦充塞,到处都是紫怜梦,这里是紫怜梦的圣地。

  梵鸢迷迷糊糊的朝着紫怜梦聚集的地方飞来,她展开双翅,本能的张开大嘴,想要吸食这些体型仅有她千分之大小的紫怜梦。

  这时异变突然发生,紫怜梦王闻到了梵鸢的气息,要知道梵鸢可是紫怜梦的天敌之一,于是紫怜梦王发出了惊恐的鸣叫。这个时候的紫怜梦王刚刚出生,还没有产生灵智,仅仅有着一些本能。

  成千上万的紫怜梦愤怒了,要是在平时,它们或许会忍受梵鸢的吞噬,但是今天,紫怜梦王出世,千万紫怜梦朝圣而来,这只梵鸢竟然还敢欺负它们它们愤怒了

  无数紫怜梦疯狂的冲向梵鸢,它们弱小的身体不断撞击在梵鸢的身体上,一只只紫怜梦不断牺牲掉,梵鸢的身体也在空中打起了摆子,紫怜梦不停地撞击梵鸢,最终,梵鸢浑身是血的一头栽向紫怜梦王所在的悬浮岛。

  无数紫怜梦用胜利的小眼看着梵鸢坠下,“轰”,梵鸢坠落在紫怜梦王德巢穴中。

  “咕噜”梵鸢一口把刚刚浮出,身上散发着无尽紫色华光的紫怜梦王吞了下去,这一瞬间,所有的紫怜梦都愣住了。

  然后就是更为惨烈的攻击,最终,血肉模糊的梵鸢被无数紫怜梦扔下了浮空岛,她的身体好似断了线的风筝,急速的坠落向无边的虚空,最终消失在云海深处。

  不知道过了多久,梵鸢幽幽的醒来,她惊奇的发现自己的身体变成了人形,并且属于她的传承记忆也已经苏醒,梵鸢感觉自己好像身在梦中,又好像从梦中归来。

  记忆中,梵鸢是一种名为金鹏的神鸟后代,但是时间太过久远了,血脉稀薄,她已经沦为凡鸟,机缘巧合,她吃掉了千年一现的紫怜梦王,于是血脉复苏了。

  除此之外,梵鸢还发现传承记忆中还有一篇金鹏王传下的功法,名曰:金鹏金身诀。

  梵鸢伸展双臂,身体涌动无尽淡金色华光,尖啸一声,化身金鹏,扶摇直上,身上,是一座孤寂的小岛。

  梵鸢走后,小岛上一个面容丑陋的老头仰望着天空,口中喃喃:“没想到我金鹏王笑傲一生,最终却落得这般下场,但愿她身上的血脉能真正觉醒,那样,我的心血才没有白费。”

  这个丑陋的老头正是昔年叱咤风云的金鹏王,他因为某些事不复昔日神威,老来隐居在这座浮空小岛上,半年前见一金鸟浑身浴血昏迷着从天而降,他出手救下此鸟,每日里以真元为其疗伤,如此半年之后,此鸟终于恢复,他就藏在暗处,直到此鸟飞走,才再次现身。

  此鸟便是梵鸢,金鹏王的后代。

  之后梵鸢闯荡虚无界,历五百年人心诡计天灾,这一日终于修为突破渡劫前期,迈入渡劫中期,天劫如期而至,度过天劫,便能铸成金身,增寿元一万年

  梵鸢选定一座浮空岛旁的峰顶,浮空而立,蓄势待发,准备渡天劫。

  劫云压身,虚空锁定,梵鸢准备好了一切,她身穿丝绸,山风呼啸,显露无限风姿,正在这时,梵鸢突然感到一股被窥视的感觉,她将真元运于双目,扫视八方,竟然看到十三里外有一个人影坐在一面巨大的镜子上,闭着双目,正在用神识窥探自己。

  这个坐在镜子上的人影不是别人,正是前来观摩渡劫的叶青,而叶青所看到的妖艳女修士,便是梵鸢。

  梵鸢以神识探出,想要警告镜上人远离此地。

  叶青感到一股强的神识扫向自己,不由一惊,睁开了双眼。

  梵鸢,叶青对视。

  头顶,十里劫云威压苍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