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殇情
作者: 主公爵
字体: 特大
颜色:          

  血鸢刚出帐门,便感受到空气中不同寻常的气息,闭眼细细感受这不同寻常的感觉,突然发现藏在不远处营帐后传来的微弱气息,凝神掠去。

  “糟了,被她发现了!”正躲在灌木丛中的杨五看着血鸢向这边飞速奔来疾声道。

  伸出手想抓住旁边的木儿不想却抓了个空,还未回过神来,身体一紧,却已是被木儿夹着急速往杨威营地的方向逃了。

  眼角瞟到木儿木木的脸上难得的严肃表情,杨五忙咽回到嘴边的抗议,不敢干扰她的心绪,心砰砰跳得厉害,难道她们这次碰到危险的人物了?

  感受到身后人的接近,木儿心中一紧,危险的死亡讯号将她身上的潜力全部激发了出来,全力提速,没让血鸢再度拉近她们之间的距离。

  杨五只觉一阵头晕眼花,没想到木儿的轻功竟高到了这个地步?!不敢回头去看后面的人被甩掉了没有,但是见木儿的神情怕是来着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

  血鸢见要到手的猎物突然加速也没在意,她对前面那夹着人跑的女子生出了几分兴趣,这女子能在带着累赘的情况下还保持着和她的距离,武功绝对不简单,应是她见过的武功最高的人了罢?

  存了几分见识这女子武功的意思,血鸢悠然地跟在木儿她们身后,虽有余力却不全然使出,反正她们现在也跑不出她的手掌心,唯恐生变,几个暗卫也在第一时间跟了过来。

  似是感受到身后人的轻松,好不容易逃到这片营地防守最薄弱的地方的木儿心下一横,挥掌将杨五向前一推,略带急色地吐出一字:“走。”而后转身警惕地盯住停下来的血鸢,恐其突然出手拦住杨五。

  杨五的身体不由自主地飞了出去,眼看着木儿与自己距离越来越远,眼泪都要急了出来,万分想去帮木儿的忙,但心里也知晓权衡利弊,知道自己去不但不能帮到什么忙,反而只能拖了木儿的后腿,而且要是自己被抓住了,她哥哥想必会十分为难。

  一抹眼睛,加速向杨威的营地逃去。

  如果不是自己······如果不是因为自己,木儿怎么会······

  越想越悲愤的杨五见自己转眼就被几名黑衣人包围住,眼睛更是红成了一片火,不顾一切地挥剑乱砍,几次都差点将黑衣人置于死地。

  那些黑衣人也没想到这人突然发挥出这么大的威力,一时不察被伤到几处,但他们不愧是血鸢选出来的暗卫,转眼就冷静下来,配合默契地将杨五卸了武器,按照血鸢的吩咐把她五花大绑了起来。

  木儿虽把全副精神都放在了眼前这女子身上,但却一直心系杨五,而且人在高度的紧张下就会变得敏感起来,因此杨五那边发生的一切她尽数知晓。

  见杨五被黑衣人一掌劈晕过去,木儿心中一动,身体跟着也动了起来,没有太多的花招,直直地向血鸢冲去,速度快、出手狠,甚至还能看到她前行的残影。

  眼见那剑的来势汹汹,血鸢凝神,抽出软剑裹向那凌厉的剑招。

  手一震,血鸢心下有些心惊,软剑竟被弹了开来!

  眼见那把剑就要刺向自己的咽喉,血鸢借着软剑被弹开的力量向左一侧身。

  没想到的是,那凌厉的剑势竟是像料到了她的动作般也跟着转向了左边,只是方向却是把握得不太好,堪堪擦过了血鸢的脖颈。

  颈上一热,一条血痕出现在血鸢雪白的脖颈上,红得刺眼。

  看着地上滴落的点点血迹,血鸢反倒是冷静了下来,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仁慈了?再这样下去自己也确实该自裁谢罪了。

  眼中闪过寒光,再度出手就是接连的杀招,招招致命,不留一丝余地,将对方,也将自己,逼到绝路。

  木儿在这猛烈的杀招下顿时不支,颈上一凉,血鸢的剑已抵在自己的脖子上。

  看清双方的差距,木儿任命般地将剑一丢,垂下双手,木木地看着血鸢,一副任人宰割的样子。

  血鸢毫不留情地点了她的穴,封住了她的武功。

  因为这次出剑没有见对方的血,血鸢心下有些烦躁,粗暴地一手抓住木儿,冲着暗卫们比了个手势便冲进了万青山的营帐。

  正在沉思中的万青山感到一股寒风袭来,心下不悦,抬眼却看到了眼中闪过暴躁情绪的血鸢。

  将不满咽下,正欲看向被血鸢和暗卫丢下的人,却扫到了血鸢脖颈上的血痕,瞳孔一缩,失声到:“有人可以伤你至此?”

  说完眯眼看向地上的木儿和杨五,眼中一片寒意。

  血鸢向正呆呆地看着万青山的木儿点点头,淡淡地道:“是我放松了,见她武功甚高,心生了活捉的念头。”

  万青山讶然,看向那木头般杵着地少女,没想到这看起来年纪挺小的丫头竟能被血鸢称作“武功甚高”?

  再转头看向此时作男子打扮的杨五,心下更是讶然了,“杨五?杨威他派自己的妹妹来打探敌情?”

  见万青山识破自家小姐的身份,木儿心中也是稍感惊讶,但转念一想既然他是要夺这宁国天下,对一些人多作了调查也不奇怪,只是这下她们被活捉了对少爷来说就麻烦了。

  血鸢扫了扫昏迷中的杨五一眼,明眼人一看就知这是女扮男装,果然是大家小姐,对世事也太过天真了些。

  见万青山正皱眉思考处置这两人的方法,血鸢突然出声道:“把这人放我身边罢,带着她一起去东边也无妨,留下她恐生变故。”

  万青山皱眉看向血鸢颈上那突兀的血痕,他本想直接杀了这能伤到血鸢的丫头,但是既然血鸢开口了便只好答应。

  “你若是让她伤到分毫,我便十倍报于你家小姐身上,知否?”万青山压迫地看向木儿,沉声道。

  木儿无视万青山那如大山般压过来的气势,呆呆地点头,指了指杨五,又指了指血鸢,木然道:“照顾好我家小姐,不然下次她脖子上出现的就不是血痕那么简单了。”

  万青山听着她威胁的话语,有些恼火,但也有些犹豫要不要把这么个定时炸弹放在血鸢身边,看她样子不知是真傻还是装傻,要是拖了血鸢的后腿,把她杀十次都不够。

  血鸢看出他的犹豫,淡淡道:“她伤不了我。”

  万青山看了看血鸢,知她从不乱说,轻轻点了点头表示放心。

  “来人啊,把昏迷的杨小姐好好地‘请下去’,好吃好喝地供着,若有人去打扰,格杀勿论!”万青山威严的声音响起,马上便有侍卫进来将倒在地上的杨五抬着退了下去。

  血鸢见木儿终于放下心来,没多言语,抓起她便出了帐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