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星灭世
作者: 风里歌
字体: 特大
颜色:          

  沈星与若轩,两人都动用了无上秘法,最后一击,都将绝世一招重重击在了对方身上。

  若轩炽红双拳打在沈星身上时,沈星没有大意,施展无双秘法无伤之秘,抵御这妖异一击。

  但也只是将伤害降到最低,而那妖异的炽红侵入沈星胸前,跳动着亡魂之舞,企图将沈星焚烧成灰。

  若轩也是受到了沈星全力一击,在拳打在胸中,拳指深陷胸口。这一击让若轩也受到了重伤,震得胸内五脏移位。

  最后两人都倒退开来,盘坐在地,专注疗伤。

  沈星调集精气神,阻杀胸前妖异的炽红之气。

  但那妖异之气非常难缠,跳动着异样的旋律,沈星精气神齐聚将它包围扑去时总是有一丝逃脱出包围。沈星脸色凝重,这样下去,想要完全扑灭妖异炽红之气可需不少时间!

  就在这时,星台之地紫金双珠发出两色霞光,直向妖异炽红之气那,一举将其包住,拖入了星台之地。之后那炽红之气不再跳动,静静呆立星台之地,紫金双珠如常一般垂落霞光,流荡于星台,震慑着炽红之气。

  沈星正想再次扑向把它消灭时,转念一想,放弃了这个行动。现在这炽红之气归顺下来,而且体内双珠能让它进入星台之地也说明它的不凡,也许以后有着用处也说不定。

  处理了炽红之气后,沈星胸前之伤也快速愈合,不消片刻便完好如初。

  沈星站了起来,看向若轩,而这时若轩也是站了起来,望着沈星。

  此时若轩的胸前也已经完全痊愈,他有着神秘之技,可以超乎常人想像瞬间恢复战力。

  这一战,打得昏天暗地,打得豪情万丈,不分胜负,两人都是有着说不出的兴奋。

  这时两人站立相对,都是哈哈大笑起来。

  “爽快!从来没这么爽过。”若轩大笑道。

  “我们隔日再战!”沈星也是大爽,如此对手,实在难以寻得。

  “隔日再战!”若轩爽快道。

  这时一位少女出现在院落门口,淡漠地看着两人。

  这少女明眸皓齿,螓首娥眉,肤如凝脂,有着风华绝代之美,倾城之姿不下莫如月。

  少女飘然来到若轩面前,轻灵若仙,指着墙边花草淡漠道:“是你打烂的?”

  若轩低声应道:“是……”眼角飘向沈星,似乎在求救。

  沈星双眼飘忽,装作没有见到。

  “明天我要看到与之前一模一样的花草。”少女淡淡地道。

  “是是。”若轩连声点头道,似乎这淡然的少女身含灭世之力,让他都颤抖臣服。

  那少女转头看向沈星,淡然道:“你叫什么名字?”

  “在下沈星。姑娘是?”沈星看着少女道。

  “我妹妹,若妍。”若轩走了上前拉着沈星往门外走,他实在是不想让其他人知道他这个样子,被欺负得像个下人一样服侍妹妹。

  “额……”沈星无语。

  “明天要是看不到盛放群花,你懂的……”少女走入房间,传出一道法旨。

  “我知道,我马上去办。”若轩哭笑不得。

  沈星被若轩拉出了院落,看着慌张的若轩,大笑出声。

  “兄弟,不要告诉其他人,拜托拜托!”若轩哭丧着脸道。

  “真有你的,这么胆小,放心,我不告诉其他就是。”沈星笑道。

  “不是的……唉,你不懂的。”若轩没有道明原因,无比憋闷。

  “好了,我先告辞,来日再战。”沈星也不再追问,辞别道。

  “来日再战,不过下次要小心不要碰到她的花花!”若轩轻声道。

  “走了,你慢慢服侍你妹妹吧。”沈星笑着离去。

  “啊……你大爷的,下次我要下狠手了!”若轩在后面抓狂道。

  看着远去的沈星,若轩眸光闪亮,暗道:“这个人很强!未筑得星台却举手可退星台之境的人,让我都有那么一丝恍惚觉得他隐藏了星台境去面敌。这一次对战不知道他对了几分力量,我总感觉他还有绝招未施展出来!”

  沈星辞别转身,也是心中感叹:“这里确是藏龙卧虎,这个若轩手段非凡,我都差点秘技全施了。而且他定有更强大的后招,但不会施展出来,也许与他之战永远不会见到那些招数吧。一旦施展开来,那面对的即将是死敌。”

  沈星回到了居所,之后便盘坐于地,细悟与若轩比拼之后的经验。

  这一战他受益颇多,他不再是只凭无伤之法去抵御攻击,在拳路这一方面在今日得到了全面的演练。

  沈星无悲无乐,无欲无求,沉醉在战斗回忆之中,感受着那比拼的兴奋。似乎两人战斗到现在还要延续,沈星脑中浮现两道影身,正在相互攻伐,演练着一招一式。

  一个像是锋芒毕露的矛,攻无不破,尽显霸气;另一个像是厚重沉稳的盾,坚可御天,矗立如山。

  两道身影时而愈演愈烈,难以捕捉,时而缓慢百倍,可以看清每一瞬每一个运作与表情。

  就这样沈星五觉紧闭,沉悟着内心中的拳道,不知日月之更替。

  他誓要演练出自己的拳道,创出适合自己的拳数。他觉得现在自己所拥有的秘法实在太少,一旦被别人看透,那么针对自己的阴谋也许会得逞。

  终于,沈星紧闭的双眼猛然张开,眼眸之中拳意顿生,一招一式自眼眸之中挥洒而出,冲天而去。

  沈星吐了一口浊气,站了起来,看着双拳,嘴角泛起一抹浅笑。

  “终于让我找到了路,虽然还没有真正成形,但之后会一马平川,万不可挡。”沈星笑道,他摸索到一条霸拳之道。

  “之后我还得演练拳道之中的招式,直到成形,这个若轩得与他多多切磋,呵呵。就算切磋之后要帮他整理植株,也是值得。”沈星暗道。

  沈星运转神识察看全身,全身暗藏神辉,晶莹剔透,力量也提升了不少,双拳之上也是霸意内敛,蓄势暗伏,在任何时刻都可以爆发冲天的锋芒。

  沈星满意地走出了院落,看着天色,有感而道:“山中无日月,转眼已千年!我只觉闭眼一瞬,却是已经过了一天一夜,这种感觉恍如隔世。”

  这时阿牛与左相延也不在院落之中,估计已经去演武场比武划道了吧。他们两人都是坚毅之人,自是无时无刻地锻炼自身,不甘屈居他人之下。

  经过昨天一战,沈星现在对着这个世界的各种秘法更感兴趣。无穷奥秘可让自身多次倍增,达到神魔之姿,可以跨越多个境界对战于敌。

  究南山中深藏着无数秘法,这是众所周知的,如果有缘得到一部逆天攻法,也许能无敌于天下。

  群山巍然屹立,吞吐日月精华,就是一代至尊强者穷其一生也不能参透一峰。

  而究南山藏书阁中也是包囊万千,有着惊天之秘,也有着绝世之法。在那里不是每人都能得到道缘,这需要有强者的信念,有无敌的风采,还要那么一丝飘渺的运气。

  沈星召唤祥鹤而来,踏上其背,翔游于空。散发飞舞,神俊儒雅,看着苍茫大地,催促祥鹤直飞向究南山藏书阁。

  也许藏书阁中有星台之秘,可解沈星之惑;也许存放着古老神话,关乎地球传说。

  来到藏书阁门口,望着高耸入云的藏书阁,博大精深,浩瀚如海,沈星不禁肃然起敬。

  沈星一步一步登临而上,踩着每一阶石梯,仿佛一个求学学子,在求道参禅。

  这只是究南山普通的藏书阁,竟然也有如此高深境相,而主峰之上,那入天之中的主阁该是如何的浩大啊!

  沈星看着层层书阁,他没有一本本去翻阅,这里都已经分类清明。

  这个世界有太多的秘密,他没有了解,他不再看着那些功法,直接走上了星神之秘的那一层中,寻求谜底。

  沈星拿起了一本解读南蛮的书本看了起来,不需片刻便再次放下,这些都只是南蛮的人文地理,没有什么值得观看。

  再次看看停停,沈星摇了摇头,这些只是普通记载,没有什么大秘密。

  许久之后,沈星在一个角落看到了一本残旧书本,沈星抽了出来,不禁一喜。

  星神秘史!

  “天地有灵,是为星神,受民祭拜,还予星辉,悠悠大地,取名星神。自古至今,修道之人,受恩星神,神辉加身,登天入地,无所不能……”

  沈星翻看着星神之史,眉头紧锁。

  “古之帝皇至尊,在成就帝身时为何都选在火焰城居住?而如今为何火焰城消失星空深处?”沈星低声道。

  “天地有缺,始于帝战,诸雄汇集,至尊齐聚。火焰城下,战意滔天,怒火焚城,尸横遍野,天地悲歌。”

  “战神洒血,蛮尊丧魂,盘古裂天,水火不容,女……”

  “这后面怎么缺失一角?”沈星端看着十万年前的秘史,而那一页破烂不堪,看不清后面一些内容,似是有人故意撕掉一般。

  “战神、蛮尊、盘古、水火,还有女什么?是他们在作乱,致使天地崩塌吗?”沈星喃喃出声。

  “为何地球之上,古老传说中的盘古,水火之神,还有战神和蛮尊都有对应的人物,他们都有着不少的传说,难道地球真与这个星神大陆有什么联系?”沈星看到此处,心中联系起了地球。

  “如果我梦境就是十万年前的星神帝战,那么那一次帝战主角肯定不是盘古,也不是水火之神等,到底当时还有谁在?”沈星回想着梦境暗道。

  “后面究竟还有着谁?女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