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殇情
作者: 主公爵
字体: 特大
颜色:          

  一个江湖故事就是一段人生。

  熙熙攘攘地,江湖还在继续着未完的故事......

  望雪楼、忘忧堂、无情谷,江湖上最大的三个杀手组织。

  三者互相制约,维持着江湖的平衡。

  望雪楼楼主万青山,江湖传奇人物之一,前望雪楼楼主唯一的儿子,不会武技,只懂轻功,喜穿青衣。十三岁便成为望雪楼楼主,而当时,觊觎这个位子的人不计其数,个个都是江湖上叱咤风云的人物,但最终这个位子还是落入了这个乳臭未干的小屁孩手中,个中原因成谜。贴身兵器轻影刀。

  忘忧堂堂主江空,早年堕入空门,以诚心向佛闻名,后叛出,将同门全灭,遭世之漫骂,以雷厉手段创建忘忧堂,迅速发展到当今三大杀手组织之一。但其叛出理由不明。所用兵器屠龙刀。

  无情谷谷主离琼,世上最美的人,少年时是“万绿丛中过,片叶不沾身”,风流举世闻名,无数女人前赴后继投向他,他一一接受,却从未真正用情。直到某天他宣布他已找到他爱的人,从此不近女色,隐没与世,但从没人看见过他心上人的样子,也不知身份。某天他突然现世,创立无情谷,谷中杀手以绝对忠心与绝对无情闻名。所用兵器飞叶剑。

  这三大人物是连当今皇上也要认真对待的角色。

  当朝宰相刘文清,皇上跟前最红人,掌握朝中重权,早年丧妻,后娶得当今皇上亲妹妹容华公主,膝下有一儿一女,与江湖人士颇为交好。

  这四位都是妇孺皆知的大人物。

  而近来有一人风头甚至盖过了这四位,那就是:望雪楼最高杀手——血鸢。

  血鸢,性别不详,相貌不详,年龄不详,身世不详,所使用兵器不详。

  凡血鸢出手,绝杀,无伤口,无血迹,死者无表情。所以江湖上有这样一句话:血鸢手下死,做鬼也不冤。

  目前经血鸢手杀死的人有:公认武功排名第三的无门无宗人士“狂虎”、行踪诡秘的“采花公子”、剑术第一的“梅影”等江湖上重量级地人物。

  正是由了这恐惧感,在谈到血鸢时大家都用“那位”来代替。

  是日,扬州三月,草长莺飞,天暖气清。

  一家热闹的客栈内,一群大汉围坐在一张桌子旁,一只手上拿着大块的牛肉,一只手上拿着一缸缸的酒,大口饮酒,大口嚼肉。

  一大汉声如洪钟:“诶,你们知道吗?听说望雪楼的楼主万青山和那位一起来扬州了!”

  “不会吧?他们来干什么啊?”

  “管他娘亲的呢?不是来找你的就行了!”

  “诶,你们说那位到底是男的还是女的啊?”

  “男的吧,女的哪有那么厉害?”

  “照我说,应该是女的,女的才那么狠毒!”

  “男的!”

  “女的!”

  ......

  就在他们斜对面,一翩翩公子抿了一口茶,笑吟吟地对着旁边戴着黑色斗笠的身影说:“你还真是受欢迎啊,一路上都在谈论你啊!”

  黑色身影一动不动,手里把玩着一个茶杯,不知心里在想些什么。

  “不过......我们的行踪已经这么好知道了吗?连听说的都这么准。”翩翩公子敛去笑容,又抿了一口手中的茶。

  旋即他又粲然一笑:“看来......这次会蛮好玩呢。”

  黑色身影始终无动于衷,似乎注意力全在手中的茶杯上。

  翩翩公子看了黑色身影一眼,苦笑着摇了摇头,说:“这么多年了,还是老样子,一个字的废话都不跟我说。走吧!”说着往外走去。

  黑色身影如鬼魅一般随着他走出了门。

  客栈内,如先前一样热闹,似乎刚才两个人本未曾来过``````

  ******偶系****场景变换****的****分割线************

  这是扬州郊外的一处偏僻的旧寺庙,因长年失修,早已变得破旧不堪。灰尘盖满了正中央摆着的大佛,使得大佛的本来面目变得难以辨认。寸长的蜘蛛在天花板上或吐丝,或悠然地吸吮着送上门的食物的营养液。偶有一束光从没有了窗纸的窗子射进,惊起了一片灰尘。灰尘在空中飞舞着,给这破旧不堪的寺庙增添了一丝神秘。“吱呀”一声,摇摇欲坠的大门被一双大手给推开了,无所事事的灰尘顿时一齐向来人涌去,似要将来人吞没一般。但来人若无其事的继续前进着,那些灰尘虽然向来人扑去,但却丝毫近不了来人的身。若仔细观察便会发现那些灰尘围绕着来人作有规律的运动,一毫也不能前进,分外诡异。

  来人径直走到大佛面前,席地而坐,闭目养神,似乎在等候着什么。

  若有人在此,一定会十分惊讶,因为此人赫然是忘忧堂堂主江空。

  只见这江空仍是一副出家之人装扮,但那眉眼间的煞气却是遮都遮不住外露着,令人心惊。

  不出一盏茶地功夫,又一位身影缓步进了来,看了看四周,皱了皱眉,一挥手,江空的旁边便露出一块干净的地方,来人便舒了眉头照着江空的样子坐下了。

  没错,能这样面不改色地坐在江空旁边的,就是那无情谷谷主、被誉为最美之人的离琼。

  他们两在这干什么?准备联手向望雪楼进攻么?如果你看到下一个进来的人,就不会这么想了。

  门一响,寺里的两人同时抬起头,看的却不是来人,而是来人身后那若隐若现的黑色身影。

  两束有如实质的目光死死盯住那道黑色身影,似要将那人看出一个洞来。

  只见推开门地那人身影一侧,将那两道尖锐的目光挡住,呵呵笑了两声,说到:“两位大哥可不厚道了啊,好歹我也是望雪楼楼主,两位倒好,光顾着看美女去了啊!果然是男儿本性啊!哈哈!”

  两人本已收回的目光重又落到了那道黑色的身影上,多了几分惊异与怀疑,还是江空先开口了:“想不到大名鼎鼎的血鸢竟是女子,让人刮目相看啊!”

  离琼开口道:“万楼主好福气啊,得此助手,恐怕血鸢姑娘的身手与我们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了吧!看来望雪楼实力又更上了一层楼啊,万楼主的手段真是令人钦佩啊!”

  两人嘴里虽说着赞佩的话,语气却十分平淡,而且脸上没有半点波动。

  万青山也不恼,微笑着走了进去,也坐了下来,身后黑影一直紧紧跟在他身后。

  “好了,人来齐了,那我们就进入正题吧!两位应该也知道我们聚在一起的目的吧!”江空开口到。

  “乾图已出,江湖必定将掀起一阵腥风血雨,朝廷的人说不定也会来搅这摊浑水,在这个时候,我们三大组织不能自乱阵脚,不然多年稳定的局面必定会瓦解,到时纷乱四起,受苦的必然是无辜的百姓。”离琼接着说。

  “所以我们要先达成一个共识,对吧?这也就是我们聚在一起的目的了。”万青山继续说。

  “没错,我们就约定无论如何望雪楼、无忧堂、忘情谷中的任一方都不能向另两方出手,如何?”江空提议道。

  “同意。”离琼略微思索了一下道。

  “同意。”万青山含着笑接着道。

  “行,那我们就散了吧,就此别过。”江空拱了拱手,走了出去。

  离琼也略微欠了欠身,走了出去。

  万青山仍待在原地,一丝冷笑自他脸上浮起,看了一眼血鸢,说:“我们也走吧,回去好好准备一下。”说完向门外走去。

  血鸢没有任何迟疑,紧跟着他就出了庙。

  阳光在寺庙中移动着,寺庙仍是原来的那副老样子。

  只有那旋转的灰尘知道,这里刚有人来访......

  【多多支持个吧!小爵表示感谢啦!新书各种求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