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殇情
作者: 主公爵
字体: 特大
颜色:          

  小镇的好处就在于要找的地方一目了然,走不了几步血鸢和木儿便来到了卖马车的地方。

  “两位小姐来买马车?来来来,看看我们这马车,那都是一等一的好啊!特别是这一辆,这全身的装备都是新崭崭的啊!现在只要二百两银子了啊!”一脸奸商表情的老板笑眯眯地给血鸢二人介绍着最近的那辆马车。

  一听老板报出的价格,木儿眼睛就瞪圆了,本想看血鸢杀价的样子,结果却看到血鸢伸出手欲掏银票的动作。

  “慢!老板,您这马车哪里能值得了二百两银子您来说说看,这二百两银子可是普通人家好几年的口粮啊,你就给说说拿好几年的口粮来买您这辆马车值不值?”

  “这······可你们不是普通人家啊······”老板眼见着钱就要到手又飞走,思维都有些不清楚了。

  “哟!瞧您这话给说得,见我们不是普通人家就想大宰一笔了啊?这还有木有王法了啊?这世道虽乱,可也没见人欺负到女人身上来啊?难不成老板您想当这天下欺负女人第一人?”木儿一扫木头状的呆样子,侃侃而谈,把老板给说得一愣一愣地。

  一听木儿把“天下欺负女人第一人”这么大顶帽子扣到自己头上,那老板忙高声道:“别,别,别,姑娘,有话好好说啊,这不是做生意嘛,自然要有来有往嘛,您给说说这马车值多少钱?”

  木儿转了转眼珠,突然出声道:“二十两!”

  老板脸一下就绿了,这二十两正好是这马车的成本价,这姑娘真是神了!

  见木儿一脸坚决,那老板忙哭丧着个脸转向血鸢,他记得这位姑娘本来是想掏钱了来着,结果被这小祖宗给捣了乱来。

  “这位小姐······您看······是不是给加点啊?小的上有老下有小,母亲一直瘫痪在床,医药费大把地往外撒,小孩儿刚满月,吃食也消耗得多,要是亏本卖给您二位那我明天就要被那些债主们逼死了啊!要是我死了怎么办?我们一家十几口人可都活不了了啊······”说着说着,自己都被感动到了,硬生生给挤出了几滴眼泪。

  血鸢自从木儿出声起便将掏钱的手收了回去,站在一旁饶有兴趣地观看二人斗智斗勇,没成想一下被拉入战局,本想拒绝那老板,但看他哭得也可怜,手又不自觉地想伸到怀中掏钱出来。

  木儿脸色一变,一把抓住血鸢伸出的手,大声道:“您老欺负女人还不明着来,还来暗的,我们来让大家伙儿评评理!”

  那老板心中叫苦,这会子人全被吸引来了,他就算想对这两姑娘下手也下不去啊!今天真是遇上霉神了,都是出门没有烧香的缘故!

  “哎,哎,哎,小姑娘真会开玩笑,我老王什么时候做得出那种事情来,来,二十两就二十两罢,算是看在小姑娘的面子上大出血了!”堆上比哭还难看的笑容,那王姓老板讨好地冲着木儿招呼道。

  木儿露出满意的神色,从怀里掏出二十两银子,往他手上一丢,利索地牵过马来。

  忽视那老板脸上惨淡的神色,血鸢自在地坐上那辆被木儿大杀价买来的马车。

  木儿见血鸢径直进了马车,明显是要让她来赶车,不乐意地道:“你也要欺负女人吗?”

  血鸢老神在在地道:“没关系,我也是女人,算不得欺负。”

  木儿喉咙一堵,心想这回可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回头见血鸢已经悠然地闭上眼睛,只好认命地驾着车往前走。

  “一直往东走。”马车里飘出血鸢淡然的声音。

  木儿在心里丢了一记白眼过去,嘴上却是答应道:“好的。”

  泄愤般地把马车驾得飞快,却不想马车中传出的话语里带了几分赞赏之意,“很好,你倒是很会驾车,我来驾都是要比你慢上几分的,那就劳累你多驾点了路程了,毕竟早点到总是要好些的。”

  刚扬起马鞭的木儿脸都气青了,很好,很好,好歹她木儿比世上第一杀手会驾车不是?这驾车的手艺拿出去倒也饿不死了!

  “啪”,吃痛的马儿跑得更快了,像一阵风般向前驶去,木儿恶狠狠地想到,既然觉得她驾车的手艺好,那就好好“享受”罢!

  此时的她很想大吼一声,木头遇到冰块实在是伤不起!被逼到自燃了有没有?!

  可惜坐在马车中的血鸢是听不到木儿心里的呐喊了,感受到马车变得更快的速度,血鸢点点头,心想这时来杯热茶应是件极享受的事情,还好现在没有热茶,不然太过享受会让她放松警惕,这可是杀手大忌啊。

  还好木儿现在看不到血鸢此刻满意的表情,不然她一定会“自燃”得更厉害。

  总之,不管什么生物遇到血鸢那都是要凌乱的,等认识到了这点,木儿应该就会对自己的表现感到正常了。

  保持着高速前进的木儿在看到前方出现的队伍时把速度放慢下来,慢慢打量着他们的装扮,想看出他们的来历。

  前面的队伍全部都是些大汉,他们骑在马上,包围着一辆马车,那辆马车光看外表就知价值不菲,乍一看倒有点像是劫匪们压着刚打劫来的财物回寨子。

  而就在木儿打量着他们的时候,他们也紧盯着她们的马车,满脸戒备。

  就在木儿驾着马车要从他们身边擦过时,他们突然动手围住了她们,一把把明晃晃的刀子出现在木儿面前。

  木儿刚想出声呼喊血鸢,就看见一只手从旁边伸出,将出现在面前的大刀全部都劈落在地。

  转身一看,血鸢正一脸淡然地从马车里躬身出来,眨眼又将几个想偷袭的大汉劈倒在地。

  见马车里的人物如此厉害,剩下的大汉犹豫着要不要再上前,气氛一时凝滞下来。

  一只白皙的手打破了这凝固的气氛,那只手缓缓掀开马车的车帘,露出一小截圆润的手臂,而后是一身华丽的大锦袍,上面用金线绣着造型奇特的凤凰。

  当那张脸出现在众人的面前时,不但木儿呆住,连血鸢也出现了片刻的怔神。

  只因那张脸,除了神情不一致外,长得和血鸢竟有七八分像,而剩下的两三分,如果不仔细看根本就发现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