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花魂
作者: 嫦娥玉兔
字体: 特大
颜色:          

  尽管那上万正派武林人士全力应对,然武功相当以一敌二,无疑仍是立在必败之地,交战不久,些许胆怯之人已斗志大减,明明可以有胜算之人也因自己的懦弱而成了刀下亡魂,不出半个时辰,正派人士的尸体已鲜血淋漓倒了一地,一张张狰狞可怖的面目,一具具惨绝人寰的尸体令人望之毛骨悚然,永生难忘。

  那两万精锐却是越杀越疯狂,满脸皆是嗜血的快意。胜利在望,这江湖马上就要变成他们的江湖,他们迫不及待,是以出手又快又狠,未给敌人留下一丝反抗的机会。他们要以最快的速度来结束这场血战,然很快他们发现这长血战的终结者并非他们,只因他们已然瞧见数之不尽的人马呼啸狂奔而来,声势浩大,惊天动地。

  雄霸天的那些个门人未及弄清状况已有数百人中箭倒地。其余诸人惊骇之余方才发现已然被这群人马包围,人数虽不甚多,但却训练有素,箭术精湛,分三层围绕,射箭,搭箭,取箭,不紧不慢,有条不紊,配合的丝丝入扣,弓弦频鸣,长箭如暴雨般疾射而来,那众精卫唯有持刀挡箭,以求自保,再顾不得伤人。正派人士见有人相助,斗志大振,再不退缩,复又猛攻上去,与来人前后夹击,痛击那已不足两万的精卫,而他们腹背受敌一时间死亡惨重,血雾弥漫,血流成河,血气冲天…..

  百里浩然此刻正如一只扑向猎物的猎鹰朝青龙飞扑而去,青龙亦是纵身跃起,向着他迎上来,只听“啵!啵!”两声闷响,两人皆被震的腾空而起。

  百里浩然凌空翻身飘然而下,胸膛急剧起伏,嘴角已涌出殷红的鲜血,青龙则摇摇晃晃地摔了下来,就在接近地面的一霎那方才一仰头,身子一曲,双脚落地,嘴角亦有血丝沁出。

  青龙面色微变,复又出掌攻出,掌风浩瀚,似一堵无形的墙壁只朝百里浩然压去。

  百里浩然气血翻涌,不敢硬接,拔身而起,凌空倒翻,头下脚上急插而下,双掌凝满真气连环拍出,一时间青龙只觉四面八方皆是百里浩然的掌影笼罩而下,已瞧不清他置身何处。

  那掌风犹如一口金钟直扣而下,令他无处可逃,唯一的出路便是遁地,然整个广场皆是巨石铺就,任凭他功力再强也无法破石而入,故他无疑已至穷途末路,百里浩然不禁缓了口气。

  然就在这喘息的一瞬间,战况突变,只见青龙全身放光,赤如鲜血,双掌凭空朝天拍去,掌心立时发出两道红光,如闪电惊鸿,掌风如巨雷轰耳,其势之急,其势之猛,更不可言喻。

  那赤红的光芒弥漫天地,与雪雾交织,飘散,充斥着蓝的天,白的云,那邪恶的红,那诡异的红,迷离了百里浩然的双眼,恍然如梦,只听一声暴喝道:“日月同寿!”

  方才将他自梦中惊醒过来,惊骇之下只听的一声娇呼道:“百里公子!”已有一条倩影飞掠而来将百里浩然撞了开去。

  百里浩然震惊之余未及回头便听的“嘭!”的一声巨响,而他犹如被雷击中,久久不敢回头。

  丝丝碎袍块块血肉如漫天落红飘洒而下,充斥着他的感官直觉,令他为之胆裂心碎,口中梦呓般喃喃地道:“玉言…”然眼前除却一片狼藉的血肉哪还有玉言的影子?只怕就连他的魂魄都已不复存在了吧!

  朱雀见自己的同伴已尸骨无存,惊怒之下,举剑猛刺,只欲一招将花溅泪斩于剑下,再为青龙报仇雪恨。他剑快如风,剑尖一道青光流动无定,划出道道险招,无不精妙直取花溅泪各大要穴。

  花溅泪漠视利剑刺来,嘴角泛起一丝冷笑,眼睫轻颤,一道冷光自眼中一闪,柳眉陡竖,已挥动着手中的一只芙蕖迎了上去。

  那芙蕖长三尺,恰与朱雀手中的青锋剑相当,只是柔软有余,韧性不足。然此物落在花溅泪手中却化作了一件能屈能伸,能挑能勾,能刺能拨的灵物,集刀,剑,勾,爪,鞭的长处优点于一身,令朱雀惊佩之余却无可奈何,任他使尽浑身解数也伤不得花溅泪半分。

  他面对着一个病恹恹的柔弱女子,久攻不克,羞惭交迸,一时间心绪纷乱,难以自主,剑法也时乱章法,几近送命。但雄霸天亲手调教的属下自当有过人之处,片刻便又自羞惭中自拔,较之方才攻势更猛,剑光如灵蛇巨蟒只向着花溅泪缠绕而去。

  朱雀的剑法愈使愈妙,花溅泪的腾挪步法也越来越灵巧,退到尽处错步拧身,身形陡然一撤,右手横枝在胸,左臂微涨,轻柔一拂,朱雀已急退而去,直至此刻他仍未忘记,胭脂泪乃毒中之王,若等嗅到花香再退,只怕以后再也嗅不到花香了。

  花溅泪轻轻咳嗽一声,左手捧胸口,右手芙蕖轻挥,身形已凌空直上,如风中飘絮盘旋飞舞与朱雀的头顶,轻若浮萍,渺若烟云,一时间到处都是她的仙踪倩影,如天宫仙子舞袖,更有飘渺琼香散发开来。

  朱雀只觉琼香缭绕,氤氲弥漫,一阵异香扑鼻而来,他一动弹不得,惊栗之下见得花溅泪已翩然落于他眼前,手捧芙蕖,与那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一般,只是玉面不似菩萨天生喜,倒似嫦娥凝忧愁。

  她纤指微动,手中芙蕖已化作万千碎瓣,她纱袖轻拂,千娇百媚的散碎花片一飞散出去,再盘旋飞舞。粉花绿萼,艳影浮沉,如同在云霄城中下起了一场花雨,令人沉醉,而朱雀已在这花雨中倒了下去,无声无息。

  花溅泪这才长长吁了口气,轻咳两声已有血丝自嘴角溢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