皖皖娇女励志记
作者: 赖筱懒
字体: 特大
颜色:          

  “沈野逸。”沈政委在确定眼前的男孩是自己的儿子之后,就对着对面车里坐着的沈野逸低声地喊道。沈野逸在听到有人在喊他的名字的时候,他先是诧异了一下,然后才反应过来,喊他名字的人居然是沈政委,他的爸爸。那个在他小的时候,就不陪在自己身边的那个男人,他的爸爸。

  “沈野逸?有人在叫你耶。”唐皖拽了拽坐在自己旁边呆呆出神的沈野逸的衣袖,可是拽了好几下,沈野逸才缓过神来,眼神直勾勾的看着唐皖。

  “怎么了?”沈野逸快速的整理了下情绪,面无表情的对唐皖问道。

  “坐在对面那辆车里的叔叔有在叫你的名字啊。”唐皖看了眼沈野逸冰冷的眼神,便弱弱的回答道。

  “哦。”沈野逸只是‘哦’了一下,继续面无表情着。

  “沈政委在叫您呢。”司机小王红着脸,在座位上扭了扭去,努了几次的嘴,一副很想要说话的样子,但是又不知道要怎么开口,最后他看沈野逸丝毫没有想要下车去见沈政委的意思,就用手胡乱的抓了抓头发,一脸替沈野逸焦急的样子对沈野逸说道。

  “哦。”沈野逸对着后视镜整理了衣领,确定仪表不存在任何问题的时候,他打开了车门向沈政委打开的车窗处走去。

  “沈政委。”沈野逸一脸正色的对沈政委喊道。沈政委在听道沈野逸在称呼他的时候,叫的并不是‘爸爸’,而是‘沈政委’的时候,他的双手不自觉的用力地握紧着,随后又张开了,他低声的对沈野逸说道,“上车。”

  沈野逸在上了沈政委的车后,看着车里坐着个身穿军装的女子背影的时候,表情僵硬了下,但随即就恢复了正常。但是车里的气氛却因为沈野逸的到来,而显得特别的尴尬。

  “清月,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儿子,沈野逸。小逸,这是你清月阿姨。”沈政委看韩清月并没有主动和自己儿子打招呼的意思,而自己的儿子也没有和韩清月打招呼的意思,他就自己张口打破了尴尬的局面。

  “你好,沈野逸。”韩清月转过头用打量的眼神看着沈野逸,这是韩清月第一次看见让她妒忌了四年女人的儿子。

  韩清月是从小就在大院里长大的孩子,从小她就很爱慕大她三岁的沈天易(沈政委),可是因为家庭背景的不相配,韩清月从小就不敢和沈天易表白,更不敢刻意的接近沈天易。直到沈天易结了婚、生了子,她才清醒的知道,自己爱上了这个大她三岁,从小几乎都没有和她说过话的男人。她那时的心像被生生的撕裂了一块,整日浑浑噩噩的,不知道该怎么释放她心中的不甘和不舍。后来她的家里给她安排了一个不错的结婚对象,她就稀里糊涂的就答应了,可是结婚才不到一年,她的丈夫就因为执行任务殉国了。直到当她丈夫出殡的那天晚上,她才彻底清醒了,她自由了,管它什么北京不相配,她也要去追求自己的幸福。从那时起,韩清月重新回到了学校,拼命的充实自己,不断地通过她自己努力创造的机会和沈天易渐渐地熟悉了起来,可是沈天易虽然和韩清月关系近了些,但是并没有便显出爱搭理她的趋势。后来沈天易离婚了,韩清月因为一次和沈天易作战合作的事情,才和沈天易的关系近了些。那时,韩清月整天小心翼翼的不让沈天易发现自己对他的感情,可是她又渴望被沈天易发现。在感情上很成熟的沈天易岂会不知道韩清月对自己的那点小心思,他也就半推半就的和韩清月的关系上的靠近。

  “嗯,你好。”沈野逸扫了一眼用打量的眼神看着自己的韩清月,韩清月冷不丁的被沈野逸的一看,愣了一下,随即礼貌性的回应了一个微笑。沈野逸看着韩清月的微笑总感觉很别扭,但是当他看见韩清月看着沈政委的眼神时,他一下子明了了。这使他原本就有些不愿意沈政委的情绪一下子都迸发出来了,但是在迸发的前一秒,他忍耐住了。

  “小逸,你,你今天怎么回大院了?你奶奶她还好吗?”沈政委看着已经长大了不少的沈野逸,突然感觉自己的心一抽一抽的痛,自己这么多年来,一直都用工作忙为理由,很少去陪他,弄得自己现在想和自己的儿子套近乎,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朋友脚伤了,带她来医疗室看看,奶奶她还好。”沈野逸回答沈政委的问题之后,气氛一下子又尴尬起来了。这时,沈野逸的手机震动了一下,沈野逸说了句“不好意思”就看了眼手机,手机显示有一条未读短信,他点开短信之后,短信是唐皖发给沈野逸的,内容是:‘发生什么事情了?你啥时和那个叔叔聊完啊,我肚子饿了。’沈野逸看完唐皖发的短信之后,先是开心的一笑,然后就觉得心里的浓浓的阴郁一下子一扫而光了。但是当他抬起头看见沈政委的时候,那种开心的笑就不知道躲到哪去了,反而变成种焦急离开的焦虑。

  “小逸,你要是有急事,就先走吧。改天爸爸再去你奶奶那里看你。”沈政委看着自己的儿子在看了眼手机之后,就一脸焦急却不好意思开口的样子,就替儿子开口说道。

  “嗯。”沈野逸在得到沈政委准许离开的批准之后,就急忙地离开了车里。一下车,他就感觉一下子心情舒服了许多,可是又有一种让他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感涌上心头了。他很想把那种情绪撇出脑子里,可是越是想要忽略,越是清晰。童年时那种渴望见到爸爸,却见不到爸爸的感觉,当他时隔很多年之后,再看见爸爸的时候,那种对爸爸的依恋早已经被他丢到某个见不到光的地方去了,再也找寻不回了。

  “您回来了。现在开车出大院,还是?”司机小王见沈野逸一脸沉思的样子上了车,也不敢多问些刚沈政委都和沈野逸聊了什么,乖乖的封住想要闲扯的心思,正了正身子,准备随时听沈野逸的命令把车子开出大院,结束他今天一天想说却说不得的悲催一天。

  “开车。”沈野逸冷冷地回答道。司机小王在听到沈野逸说开车之后,车子像离弦的箭一样‘唰’的一下子,就驶出了军区大院。沈野逸看着不断倒退的景物,他感觉自己冰冷的心在一点点的复苏,而温暖的心就像不断倒退的景物一般,渐渐地消失中。

  一路上,车里都没有人再说过话,唐皖一直低着头,偷偷地看着身上不断散发着浓浓冰冷气势的沈野逸,她感觉现在的沈野逸让她既害怕,又心痛。这一切都是噩梦吗?可是为什么她清晰地感觉到心底传来的痛意呢?并且心底传来的痛意都快把她的心痛得停止跳动了,她很想找个没有人的地方,大声的把自己心中所有的一切痛都给吼出来,她快要痛疯了。

  “停车。”车在开到唐皖家楼下的时候,沈野逸让小王停了车。唐皖在下车前,看了一眼沈野逸,她看不懂眼前这个她至少认识了三十年的男人,他的冰冷,是那么的让她陌生。难道以后他和自己的相处模式就会是这样的吗?唐皖再想到这的时候,心突然痛得无法呼吸了。她好怕好怕。

  唐皖再次失眠了。躺在床上的她,脑子里都是白天沈野逸的那句“不是”,还有一张张沈野逸冷着脸面无表情的样子的画面不断的在她的脑海里闪过。在她感觉自己的脑子都快要死机的时候,她把被子蒙在自己的脑袋上,特别想什么都不想的睡上一觉。她心想,说不定睡醒了,一切都恢复原样了呢。可是她怎么都睡不着,越是想要睡觉,脑子却是越发的清醒。她不得不扔掉被子,坐了起来,看着夜晚倾泻到屋里的月光,她感觉此时皎洁的月光真的好美,美得那么的似曾相似,貌似很像沈野逸白皙的牙齿?!可恶,怎么又想起他了,唐皖用力的咬了咬嘴唇,想要停止自己对沈野逸无休止的想念,可是貌似疼痛已经拦不住唐皖对沈野逸的想念了。但是唐皖只要一想到沈野逸今天的所作所为,唐皖又特别的讨厌自己对沈野逸的思念。纠结,唐皖此时的心情只能有这个词汇来形容了。

  “达拉达拉达拉…….”唐皖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响了,她下意识的去摸寻她的手机,可是当她看见手机上显示的来电人姓名的时候,她差点把手机激动地拿掉地上。因为电话是沈野逸打来的。

  以下是电话内容:

  “沈野逸?是你吗?”电话接通之后,唐皖试探性的问了是不是沈野逸,她很怕很怕,很怕电话不是沈野逸打来的。